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少年重歌在线阅读 - 重归 第四十二章 断你一臂

重归 第四十二章 断你一臂

        “颜卓,你这是什么意思?”郑合气愤的将那份契约折子撕成两半。

        颜卓一脸的不耐烦,“怎么?郑掌事这是不识字,上面明明写的很清楚!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

        “你...”郑合还想再说些什么,段松涛抬手打断了他,他倒是显然有些淡定,“老郑,你看看这四周的人,若是我们今天不把这份契约画上押怕是走不出这里啊。”

        “怎么?他还敢杀了我们不成?”郑合一脸的不屑。

        “杀人的事,我颜卓很早之前便不干了,身为一个商人怎么会有一个杀人心,这里又不是江湖。”颜卓舔了舔手上酱鸡腿的汁液,“我方才已经说过了,两位掌事要是不愿意转卖,那么现在也可以走了,并没有人会去拦着你们。”

        说完,他对那些黑衣手下们使了一个眼色,黑衣手下们顿时心领神会的退到了一边,让出来一条出去的路。

        虽然是给他们让路了,但段松涛和郑合两人的心中总是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可偏偏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段松涛眉头紧皱的想了想,然后警告道,“颜卓,你最好不要跟我们二人耍什么花招。”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啊?”颜卓依旧是不耐烦,“都说了让你们走了,路都给你们让开了,还耍什么花招。”

        “好!”老段直视颜卓,“那我们就信你一次。老郑,我们走。”

        “嗯!”老郑点了点头,跟着老段朝着门口而去。

        “救...救命啊...”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呼喊声响起。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男子逃也似的跑了过来,身后还有着一个提着三尺钢刀的魁梧状汉正气势汹汹的追他,“站住,别跑。”

        年轻男子害怕的一边喊着救命,一边一个劲的向前跑着。

        段松涛和郑合眼看就要迎面撞上,他们急忙闪到了一边,那个年轻男子就这么的从他们眼前划过,径直的朝着颜卓而去。

        可年轻男子还没有近了颜卓的身,就被两名眼疾手快的黑衣手下拦住了,他拼了命的祈求着,“颜掌事,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这时那那名持刀状汉也赶了上来,颜卓一脸不解的看向他问道,“大状,这小子是谁啊?”

        “大哥,这小子是冯海的儿子冯林,让我给抓来了。”持刀状汉笑道。

        听到冯海的两个字,段松涛和郑合心中都是一惊,冯海他们自然是认识的,可以说是他们两人故交。虽然最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喝茶,但是他们却知道,冯海的儿子从十岁就被送去计下学宫,几年也不会回来一次,怎会出现在这里呢?

        “冯海的儿子?”颜卓皱了皱眉头,“你没事闲的把他儿子抓来做什么?”

        大状挠了挠头,“大哥,不是您说他爹没有画押那份契约,所以就命我将冯海的儿子从计下学宫抓来的嘛?”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颜卓质问道。

        大状反应了过来,“哦...大哥,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哈哈...不过,这小子也是赶巧,刚好出学宫办事,于是小的便给抓来了。”

        段松涛和郑合相互对视一眼,难道真是冯海的儿子,冯林?

        虽然他们二人与冯海相熟,可他的儿子却从十岁开始便被送进了学宫,如今长成什么样子他们也不从得知。

        一脸气愤的颜卓张口还想说什么,忽然觉得裤角一沉,发现那名叫冯林的小子已经挣脱了束缚,拼了命的跑过来抓住了他。可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又被黑衣人又给拉了回去,可嘴中依旧再祈求着,“颜大哥,我求求你饶了我吧,那是我爹他不愿画押契约那是他的事,跟我这个儿子可没关系,我可不想死啊颜大哥,只要您放了我,要我做什么都....”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持刀而来的大壮一脚给踩在了地上,“小子,我大哥的腿,也是你能碰的。”

        说完,一刀将冯林的一整条左臂像是砍瓜切菜般的砍了下来,残叫声瞬间充斥了整间寺庙

        段松涛和郑合也被这一幕吓的大惊失色,这种场景他们哪见过啊,一时间有些愣住了。直到大壮将那条断臂扔到他们面前,才是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查看冯林的情况,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冯名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管他们怎么叫都无济于事。

        郑合站了起来,指了指持刀而立的大壮,看向颜卓,“颜卓。你就这么纵容你的手下肆意妄为,伤人性命?”

        “哟?”颜卓扣了扣耳朵,“两位掌事还没走呢?”

        “颜卓你少在那跟我装。”老郑怒指颜卓,“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这人又不是我颜卓伤的,好像跟我没关系吧?。”颜卓不以为然。

        “你...”老郑还想说什么,老段挥手打断了他,“颜卓,你到底什么目的?”

        颜卓忽然就笑了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重新拿了两份一模一样的折子走到了段松涛和郑合的身前停下,“我吧,就是想两位掌事把这契约画上押,我的这个手下确实是有些难管,没经过我的命令,就把那个冯什么的儿子抓来了,还废了一条胳膊。是不是,两位最好还是趁早画了押,要不然我可保证不了我的手下会对对二位掌事的家人做些什么。”

        “颜卓,你这是在威胁我二人?”老段沉声问道。

        颜卓看了看手中契约折子,“这哪能是威胁啊,我就是好心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其实如今段松涛只会面临着两种的决择,一是画押,二是不画押。

        如果画押的话,他又觉得对不起明珠商会,毕竟跟着做了几十年的生意,早就生了感情,可以说没有明珠商会就不是有他的家财万贯。

        但若是不在什么画押的话,那么他的家人就会面临危险,虽然不是很确定,但他不敢赌,因为那是自己的亲人。

        然而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可看眼前这个情况,他是不得不选了。

        最终段松涛还是咬了咬牙,“好!我画押。”

        “老段。”老郑不可至信看着他,“你不能画押啊,你不该相信颜卓说的话?他也就吓唬吓唬我们罢了,我就不信他敢动我们的家人。再一个,地上这个青年是不是冯海那老鬼的儿子还不好说,你就....”

        段松涛打断道:“老郑,我不敢赌,那是我的家人,家要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说完,抢过颜卓手上其中一个契约,毅然决然的画了押。

        “郑掌事?”颜卓试问道。

        郑合长呼一口气,他也不敢赌,谁会拿自己家人去赌呢。他犹豫再三后,也在另一契约画押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手中已经画押好的两份契约,颜卓的心中多了几分得意,他把契约递给了后方的黑衣人,然后望向段松涛与郑根两人,道:“既然两位掌事已经画押了,那老子也没必要再演了。”

        “你什么意思?”段松涛不解。

        wap.

        /134/134277/3154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