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肝经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三个月

第九十八章 三个月

        一间三进院落,院中小树桂花开,一场秋雨绵绵后,雪白片片铺陈一地,平添了几许秋凉。

        真正入秋了。

        胡茵茵带着不修边幅的司徒大娘,从后门走入了院子,二女甫一入眼看到的便是此刻的景象。

        斑驳桂树下,一身材高挑的青衣男子,单手负后,正在池塘边望着一本书入神,远处青烟袅袅,白墙乌瓦的江南水乡成了这幅画的点缀。宁静的小院,远离了尘世纷扰,淡忘了恩怨情仇。

        那名男子的头发也很有特点,一头乌发垂于后背,以两缕鬓发在脑后扎一根小辫子束于背部,使得乌发不至于凌乱。从侧面看去,另有两小缕鬓发垂于男子的前胸。

        此人给司徒大娘的第一感觉,便是斯文,安静,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读书人。

        “舵主。”胡茵茵踩着小碎步上前,躬身行礼,浑然没了面对司徒大娘的洒脱坦荡。

        司徒大娘暗暗吃惊,这一看背影便觉气质出众的男人,就是江湖人口中人人得而诛之的玉魔?

        “如果没记错,此地乃是本舵主修身养性之地,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把不相干的外人带来?”

        那男子发话了,声音很有磁性,然而也透着一股很有穿透力的杀气。

        胡茵茵慌得赶紧请罪,半跪在地道:“舵主恕罪,属下罪该万死,只是,属下带来的人,乃是一位重情然诺的女侠,且一心投靠我等,相信舵主会用得上……”

        那男子冷冷截口道:“胡茵茵,未得本舵主允许,私自泄露此地,该当何罪?”

        胡茵茵脸色惨白,过了片刻,忽抬起右掌,功力运转,狠狠一掌朝着自己的天灵盖打去。赫然是要以死谢罪。

        这一掌要是打实了,铁人也得魂飞魄散。

        站在后面的司徒大娘没想到玉魔如此冷酷无情,也没想到胡茵茵那么傻,事发突然,也幸亏司徒大娘反应够快,嗖地冲上去,拼尽全力抓住了胡茵茵的手。

        司徒大娘沉声道:“妹子,是姐姐我非让你带路的,要死也是姐姐死,与你何干?秦舵主,我这妹子一向忠实可靠,如此手下,你怎舍得牺牲?千错万错是我司徒静的错,你要立规矩,我这条命给你便是!”

        前方的男子终于转过身来,正如江湖传闻那般,此人极为年轻,年轻得让人嫉妒,可这样年轻的人却已成了魔门的一舵之主,那张俊朗得几乎挑不出瑕疵的脸上,噙着一抹微笑:“这可真是奇了,一个个要死要活。你是什么人,竟有胆子与本舵主这么说话?”

        不愧是玉魔,果然邪气凛然,司徒大娘暗暗一凛,抱拳道:“在下司徒静,给面子的江湖同道都叫我司徒大娘。”

        秦鹏笑意不改,可落在司徒大娘眼里,俨然带着讽刺。

        也是,她司徒大娘在江南武林一带,大部分底层江湖人知道她,可放眼更高层次,又有几个人知道她是哪个?

        在最新一期的龙榜中,秦鹏已然跻身第五位,尤其与‘剑仙子’江梦影一战,近来更是传遍了大江南北,令这位魔门后起之秀备受瞩目。

        像这等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怎可能将她一个跑江湖,干风媒的底层人物放在眼里?

        原本信心满满,觉得能在秦鹏手下大展拳脚的司徒大娘,一下子有点焉了,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这种份量,恐怕根本没资格让眼前的年轻人多看一眼。

        偏偏越是如此,司徒大娘就越能了解到胡茵茵的深情厚谊,冒着杀头危险,带着她这样一个江湖泥腿子,跑来见舵主,只为了达成自己一厢情愿的请求……

        这一刻,司徒大娘是真的感动到无以复加。以往她和伍英杰等人也不是没怀疑过胡茵茵在背后动手脚,但今日的所见所闻,让她彻底推翻了这个怀疑。

        人家犯得着吗?花那么大力气,为了什么?何况金月舵还有能耐勾结孙园和铁鹰帮不成?

        司徒大娘又是羞耻又是后悔,自觉没脸再待下去了,但也不能坐视胡茵茵自杀,朝秦鹏求饶道:“秦舵主,您是江湖俊杰,我的命就在这里,你随时可取,但妹子是无辜的,请你别怪她。”

        秦鹏冷笑道:“犯了我的规矩,还算无辜?本舵主统率一舵,若无规矩约束,岂不是无人将我放在眼里?”

        胡茵茵绝望道:“姐姐,是我害了你,舵主,属下一条贱命死不足惜,请你看在属下鞍前马后的份上,留我姐姐一命吧。”

        说罢,又要自杀谢罪,再度被司徒大娘拦下。

        见妹子现在还替自己求情,一向义薄云天的司徒大娘哪里受得住,急眼之下,叫道:“秦舵主的规矩,未免太过刻薄,就算我这妹子有错,难道还不能将功补过吗?”

        秦鹏哼道:“将功补过?说得倒是容易。”一副根本不信胡茵茵能干出好事的样子。

        司徒大娘是彻底被这对主仆逼到了墙角,也顾不得害臊了,硬着头皮道:“不瞒秦舵主,小妇人行走江湖数十载,别的本事没有,收集情报还算麻利。

        听闻贵舵刚建立不久,想必各方面还缺人手,若是秦舵主不嫌弃,小妇人愿带着手下兄弟归附。

        舵主别忙着拒绝,小妇人知道以舵主的眼界,看不上我等小打小闹。还请舵主给我半年时间,若是半年之内,我与众位弟兄不能让舵主满意,舵主再处置不迟。

        可若是我等干得还算入眼,也请舵主不要再归罪我这妹子,饶她一命吧!”

        话说完,头一低,不敢去看秦鹏的脸色,对于秦鹏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司徒大娘根本一点底也没有。

        时间好似极为漫长,漫长到司徒大娘的后背都浮起了一层薄薄汗液,她算是亲身感受到了玉魔的压力。

        就在司徒大娘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秦鹏毫不留情打击道:“你这算毛遂自荐吗,还真有脸的。”

        胡茵茵像是豁出去了,急眉赤眼道:“舵主,难道你怕了,怕姐姐干的出色,令你颜面无光,害怕到时显出你看人不行?如果怕了,属下无话可说。”

        “妹子住口!”

        司徒大娘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这妹子疯了不成,可见到胡茵茵娇躯微颤的样子,立马知道这妹子打算拼一把,心里怕着呢,就越发自责起来。

        有妹如此,司徒大娘怎能落后,亦是道:“如果秦舵主连等待半年的勇气也没有,那小妇人无话可说,秦舵主动手吧。”

        “哈哈哈……”

        秦鹏可谓是怒极而笑,冰冷的眸光扫视二女几个来回,点点头,一副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要命了的样子。

        “好,好,好,想不到我秦鹏竟有一天会被两个女人鄙夷。胡茵茵,司徒静,你们记住今日的话,别怪本舵主不给你们机会,就以三个月为限,要是干得好,本舵主不跟你们计较,可要是什么都没干出来,你们自己提头来见!”

        虽然把半年变成了三个月,可司徒大娘还是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至少获得了三个月的生存期。

        不过司徒大娘没走,低头低声道:“舵主,小妇人还有一个请求。小妇人虽是真心归附,但,但小妇人和众位兄弟绝不会干任何伤天害理之事,还望舵主见谅。”

        “姐姐!”胡茵茵吓得大喊,那意思是舵主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了,你怎么还敢提要求呢。

        秦鹏的声音像是冰碴子一样,宣判道:“三个月,如果没干出让本舵主满意的事,你,还有你所有的弟兄,全部都要死,滚!”

        原本只是司徒大娘一个人的事,但因为司徒大娘提出的条件,所以对象一下子扩大到了所有人。

        这就是代价,这就是触怒他秦鹏的代价!

        司徒大娘明白这一切已经晚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小院子的,只知道玉魔比传闻中还要喜怒难测,还要邪气森森。

        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现在她要是敢退出,恐怕不用等孙园和铁鹰帮,那个魔头第一个就会把屠刀斩向她和她的兄弟们。

        三个月!

        司徒大娘暗暗握紧拳头,涌起一种强烈的时不待我的感觉。在生存的威胁下,以至于她来不及和胡茵茵多聊,当即就辞别胡茵茵,赶往了与伍英杰等人的汇合之地。

        很明显,这批刚刚加入金月舵的生力军,等不及适应魔门的条条框框,立刻就会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无限的江湖事业中去。

        /132/132296/31546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