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不能从良的我只能权倾朝野了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吓麻了

第112章 吓麻了

        事实上当整个扬州城都陷入大罢工的状态之后,事态就已经相当严重了。

        因为此时的义字门规模到底有多大,谁都说不好,就连刘大炮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义字门到底有多少成员了,反正上一次统计名单的时候还是半个月前,那时候扬州城的义字门弟子数量就已经超过二十万了,而且还在指数级的裂变之中。

        虽然这些人刘大炮绝大多数连见都没见公他们,但是五险制度的存在让他们都发自内心的认可了刘大炮。

        而且刘大炮搞五险制度虽然实际上是代政府在行驶行政权,是在抢占被朝廷忽视的基层权力,但名义上他毕竟是打着江湖义气的口号。

        这玩意又和义字门的入门三十六誓是高度匹配的,对于许多聪明人来说确实是未必相信所谓的同门义气,毕竟又不认识,但其实大部分还真就是信的。

        真的都是拿刘大炮当大哥来看待的。

        而身份见识的差距,又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刘大炮与郑鑫之间相互斗法的整个过程,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来了个莫名其妙的相公,不由分说的就抓了他们的大哥。

        这火气蹭得一下就上来了啊!

        天底下那么多的坏人你不抓,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你不管,偏偏对我们大哥动手,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么?

        是,我大哥确实是干过逼良为娼的事儿,也干果欺行霸市的事儿,嗯……事实上这世上绝大多数缺德冒烟的事儿我大哥都干过,他主业是个放高利贷的。

        可是,那又如何呢?这真的是大哥的错么?这分明是这个世界的错啊!

        这话还真不是中二,大周朝廷的一切原罪都来源于不给基层公务员发工资,这不纯粹是在逼迫大家做恶么?这也是为什么宋朝时明明税赋一点也不重,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恶政,但民间造反百姓层出不穷的原因。

        当然,这也是宋朝时民间起义一直闹不大的原因,基层百姓的生活质量与基层公务人员个人素质挂钩,基层公务员么,破坏力虽然很大,但破坏范围通常都不大。

        刘大炮不放高利贷的话要,扬州城这么多的不良人和胥吏开工资?

        更何况最近刘大炮已经不放高利贷了,相反,还把这些胥吏和不良人的收入进行了标准的工资化,而且还很多,走的是高薪养廉的路线。

        虽然钱还是从公廨钱里走的,但所有人都知道公廨钱也是刘大炮赚的。更别说,他还组建了纪律纠察部队,严打贪污受贿,欺压民众等不法现象。

        还有比老大更好的捉钱人么?

        欺负刘大炮,就是欺负扬州所有老百姓的狗官!

        所以绝大多数的义字门帮众此时的心理状态,都是极度愤怒的,正好在第二天的时候大家还罢工了,罢工,就是不用上工的意思,那这么大一群不用上班,又在心里充满了愤怒的人,又能干出什么事儿呢?

        打砸抢是不可能打砸抢的,义字门本身也不许帮派成员仗勇力而欺压良善,但是大家真的好生气啊,若不是刘大炮派人拦着,那些胥吏和不良人都围成了一圈在衙门周围静坐,早就有二缺冲进府衙把所谓的相公给大卸八块了。

        不就是相公么,反他娘的既完事儿了。

        这个想法虽然很蠢,但是在普遍见识不高却诶愤怒冲昏头脑的底层帮众之中,真的很有市场。

        那既然又不能冲击扬州府衙,又不能打砸抢欺负普通民众,大家又很生气,那大家还能够干什么?

        总不能,像一群傻子一样的远远的冲着衙门里的郑相公放嘴炮吧?

        再说放嘴炮这个事儿刘大炮也用不着他们,早就另有安排了,负责这一圈静坐围府总指挥的杜孟东虽然不会放这些底层成员,大老爷们们进入包围圈,让事态失控。

        但是女人,他还是放进去的。

        也即是扬州城内大大小小的妓女们。

        现如今扬州城的妓女里面十个里头有九个半都已经加入了义字门。

        再说她们这些人对刘大炮的感激那是真不掺杂半点虚假的,废除咸肉庄、断账变拆账、等等政策真的全是实惠,说是他把这些女子从鬼变成了人也不错的。

        此时既然帮主有难,难道她们这些女子就不懂恩义二字么?

        组团进府衙骂人是最最基本的了,谁又管他政相公介意不介意呢?一群妓女,又能狠狠地恶心郑鑫,又不可能在冲动之下把事态搞得失控,岂不是最好的喷子人选么?

        要知道中低层妓女,嘴里骂出来的脏话的杀伤力可是丝毫不逊色于普通小混混们的。

        更别提,顶级的青楼女子全都是文采风流,色艺双绝之辈了,写个词啊,作个曲啊,诌上几句“使君非豺豹,为政何腥臊”之类的绝句,侮辱性虽然不强,传唱度却是极高的。

        妓女骂宰相这么热闹的事儿,这肯定是要流传千古的,谁还不绞尽脑汁的创作呢?何况这宰相至少暂时拿这些妓女是没有办法的,万一谁写出个千古绝句之类的,那不妥妥的鱼玄机第二了么?

        当然,真要是写出几首“使君非豺豹,为政何腥臊”这个级别的诗词出来,这郑鑫这个宰相的名声,就算是臭了大街了,而且很有可能是遗臭万年的那种。

        高级妓女搞诗词,中低级妓女也不甘心只骂人,也迫切的想为刘大炮做点什么,也不知道谁组织,谁发起的,上万名女子在街头抗议和骂人的时候居然把衣服都给脱了。

        远看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啊。

        然后他们自己凑钱请来了好多画师来画画。

        知道自己没有写千古绝句骂人传颂的本事,但若是能留下几篇足以传世的画作,这个影响力,论效果来说,恐怕,也并不输几篇诗词歌赋吧。

        这是铁了心的要把事情闹大了。

        说真的,这对郑鑫来说,真的比一群大汉冲进来把他揍成重伤还让他感到难受,几乎想要吐血。

        而且这么大的热点,几乎可以肯定,开封街头那些混混游侠们没哟不抓的道理,开封那些混混名义上现在也是义字门的人了,只是与刘大炮没有直属关系而已。

        而开封城的那些个青楼女子,知道了这扬州这边的事情之后,即便他们不认识刘大炮是谁,即便与扬州这边没有丝毫关系,即便压根就不知道这扬州城的来龙去脉。

        但同是天涯沦落人,仅仅是这一条理由,只怕那些开封城的青楼女子,恐怕其中也会有不少人要加入这一场“一起来骂人”的盛会之中的。

        既然扬州的姐妹们为了骂你都不惜做到了这般地步,那就一定是你不好。

        要知道,这开封的女子与扬州的女子是不同的,其中的许多花魁,是真的跟当朝大员都有感情牵扯的,那些骂他的话,也一定是会传到宫里去,传到官家耳朵里去的。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真的是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要知道他郑鑫虽然脾气暴躁,人设上有些类似于武将,但实际上他还是个文官的,官声对他是极其极其重要的。

        那么,在既不能上工做事,又不让他们骂人游行,更不让他们打砸抢骚扰其他普通百姓的情况下,他们难道真的就回家睡觉去么?

        怎么可能啊!

        扬州城目前所有的铁匠铺,全都是三班倒,所有行业全停工,但他们非但不停工,反而在扩建,日夜不停的,在为了义子门的底层弟兄们打造武器中。

        而这些老爷们们表达不满的方式非常简单:操练。

        打造兵器,操练队形,练拳熬力,就是他们声援刘大炮的方式,而且几乎都是在大街上,完全没有避人的想法。

        潜台词也非常明显:大哥若是少一根汗毛,那咱弟兄们没什么可说的,反呗。

        要知道单论人数来说,刘大炮手下这些义字门的弟兄是远远超过苏宁衔手下兵马的。

        何况苏宁衔手下兵马本来也已经大多都是义字门的弟兄了,虽然都还只是名义上的。

        刘大炮和川蜀那边的联系也在日益紧密,考虑到他们这边情况的特殊性,也是希望刘大炮在扬州这边也闹得大一点帮他分担一下压力,慕容德丰甚至一直都在偷偷摸摸地给他运送武器和铠甲。

        就这么三两天的功夫,算上原本的巡防营,真的让过江龙组织起一支人数超过三万人,批甲率超过10%的一支军队出来。

        毕竟过江龙这一次是真的出了力的,又本来就是义字门的二当家,整个义字门就他会练兵,刘大炮又躲在监狱里过小日子不方便出来亲自操持事物,这事儿自然只能是由他来牵头了。

        当然,没操练过的士兵本质上仍然不过是一些拿起了武器的混混,若非是正好最近罢工,平日里这些人也没有操练的机会。

        甚至过江龙也不是那种真正指挥过大军的名将,练兵的那个水准也就仅仅只是会而已,真不怎么样,而且凭他一个人的话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

        虽然已经尽可能的挑选曾经当过兵的退伍老兵填充基层甚至中层,但整个军队的指挥系统仍然是混乱的。

        毕竟真的能在军队中混到中级将领的人,说白了就已经是牙兵阶级了,人家也不会退伍退役。

        刘大炮很想就此事与苏宁衔展开合作,但苏宁衔却真没有这个胆子,这事儿实在是太敏感了,慕容德川倒是表示自己乐意帮忙推荐,甚至派几个老部下来,但是俩人距离实在太远,帮忙的效果着实是比较有限。

        简单来说就是这三万人,中看不中用,吓唬吓唬人还行,真动手,未必就能有什么用,至于这三万人以外,连个正式的兵器都没有,拿着砍刀、盾牌、叉子之类乱七八糟的武器耀武扬威的普通帮众,实在是和普通的农民起义军差别不大,吓唬人都有点不够格。

        但反正即便是吓唬人,也把郑鑫给吓了个半死就是了。

        要知道这一切可都是他搞出来的啊!

        刘大炮手下这些乌合之众就是再乌合,至少想占领扬州的话,那还不就跟玩似的?

        虽然真造反的话他也不认为刘大炮能成得什么事儿,但是扬州毕竟是国家的财税中心,这个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而眼下官家新登大宝,西南反贼余孽未消,北部契丹虎视眈眈,于公来说,朝廷真承受不起这扬州一叛所造成的损失。

        于私来说,官逼民反,就算是这一股反贼最终能被朝廷平定,作为逼反这些“百姓”的罪魁祸首,还有着无数的妓女帮忙骂他,能有他什么好果子吃?

        却是真没有想到,这个黑心熊,民心居然稳固至此,势力庞大若此啊!

        除了他黑心熊本人没有出将入相,也不靠家族成员帮衬之外,这跟南北朝时期王、谢那般的顶级门阀又有什么不同?

        甚至尤有过之了啊!

        那杨知府脑子里是装了大便么?居然让一个江湖之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展成了这样的庞然大物!

        却是压根没往沈毅的身上想,甚至,他现在还真有点不怎么怨恨沈毅,甚至同情沈毅了。

        这货刚权扬州知府才几天,他可不信,黑心熊这么大的势力是在这么但的时间之内膨胀的,反而愈发的相信沈毅是个无可奈何的倒霉蛋了。

        境内摊上这么大的豪强,对付不了是正常的,自己一个宰相现在都感觉棘手无比,这沈毅要是真能压制得住这黑心熊,那反倒才是咄咄怪事了,如此大才,自己这个宰相的位置才真应该退位让贤了呢。

        这叫他如何还能够不慌,不乱,不悔,不恼?

        这还多亏了他的心理素质是比较好的,跟随他一波来的这些随从们,不论是门客还是命官,这会儿全都已经彻底吓傻,吓得麻爪了,一丁点主意都没有,甚至有些孬种连遗书都写好,准备要自杀,一死以明其志了。

        至于本地的这些其他官员,对他这个宰相说出来的话,也已经不再那么尊重了,甚至看他的眼神中都不无怨毒之色。

        坐以待毙?

        这实在不是他的性格。

        却是在苦思冥想之后,还是认为不能只被动的等待外地调吏到来,就刘大炮摆出来的这个架势,单单只是调来几百个胥吏,恐怕就是来了也未必就能有什么用。

        想了想,却是干脆抽出宝剑,昂首阔步的出了门去。

        “相公,何去啊?”

        “我知道你,你是叫杜孟东,是黑心熊的结拜兄弟是吧。”

        “能入相公您的眼,是杜某的荣幸了。”

        “我只问你,你们罢工,可是要软禁本相?”

        “不敢,不敢,兄长也特意嘱咐过要您去留随意,小人带弟兄堵门,绝非是为了监管、看押相公,恰恰相反,正是为了保护相公啊。”

        郑鑫闻言哼了一声,却是也知道这杜孟东说得还真是事实,若非是他带着人堵了扬州府衙的门,搞不好他现在真的已经死了。

        “本相现在要出去办事,你,总不会拦着吧?”

        “当然,当然不拦,只是为了相公您的安全考量,小人,得带人跟着您,保护您,您看……可以吧?”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