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南山草木之灵(求追读!)

第二十三章:南山草木之灵(求追读!)

        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摆在李长青面前,随后中年汉子坐在一旁,眼巴巴看着李长青。

        李长青用筷子挑了挑面条,热气腾腾遮蔽了碗口,让人看不清下面有些什么。

        他挑起一筷子面,却没有放入口中,反而转头看向中年汉子。

        “掌柜的,最近几天听说你们梁家镇闹鬼啊,你是本地人,有没有什么事儿可以给我说道说道的?”

        中年汉子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

        讲鬼故事,这个他在行!

        一边想着,他就凑了上去,神神秘秘道:

        “客官我给你说啊,就在前几天,一队商贾来到我们镇子,因为贪便宜没有住店,想连夜走山路离开,结果第二天镇上的人就发现,这支商队不见了。”

        “客官你猜,他们怎么着了?”

        “怎么着?”

        李长青似笑非笑地看了中年汉子一眼,抬手指了指面馆二楼。

        “掌柜的,你们家就是开客栈的,这该不会是专门骗外地人住店编的吧。”

        “嘿,哪儿能啊,这件事可真的不能在真的。”

        “那你说说那支商队到底是去哪儿了?”

        中年汉子缓缓坐直身子。

        “其实啊,他们那里都没去。”

        面馆外侧,静悄悄的。

        那些原本热情吆喝地小贩都没了声,走路完全没有动静,悄咪咪地来到了店门口。

        围着李长青,一双双眼睛像死鱼般凸出眼眶,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二人。

        然而李长青就像是没看见似的。

        “掌柜的,你怎么停了,那些商贾到底是怎么了?”

        中年汉子压低声线,声音像是两块砂纸互相摩擦。

        “他们啊,都变成了一张张人皮,里面被掏的干干净净。”

        “嗤——掌柜的,我看你就是在编故事。”李长青嗤笑一声。

        “不然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连他们变成了人皮都知道?”

        中年汉子裂开嘴角,咕咚一下。

        他的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落在桌上,咕噜噜地滚在李长青面前,正对着他,嘴唇裂开。

        “因为,我当时亲眼看见了。”

        桌子上是圆鼓鼓的脑袋,中年汉子的身体还在他身旁坐着。

        围着的村民眼珠子泛白,无比诡异。

        在人头满是恶意的眼神中,李长青伸出右手。

        “说话就说话,讲故事就讲故事,别乱扔垃圾。”

        砰。

        他捡起人头,一巴掌按在了中年汉子的脖子上。

        这一下,不仅是对方懵了,围住面馆就要下手的画皮们,也懵了。

        眼中的恶意变成了迷茫,中年汉子看着李长青,脑袋上差点儿就冒出了三个问号。

        一时间,整个面馆的气氛尴尬了起来。

        可紧接着,画皮眼睛一翻。

        等等!

        他可是妖怪!

        望着面色如常,一副听的津津有味,示意他继续讲故事的李长青。

        画皮的胸膛一下被怒气点着。

        我是画皮!

        我是才搞定了两个锻肉境武夫的画皮!

        你一个初入导气境的武夫,居然在我面前这样放肆?

        你以为,胆子大就没事儿了吗?

        他一把伸出手抓住了李长青的手腕,毫无血色的面皮愈发紫青。

        “你胆子很大嘛。”

        说话间,他手下控制的画皮迈步上前,死死盯着李长青,嘴角淌出涎水。

        中年汉子站起身,狰狞的表情撕碎五官。

        “你要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他一把就要将李长青从椅子上拉起来,手臂陡然发力。

        然而,李长青依旧坐在椅子上。

        他拉不动。

        突然。

        他的手掌被一把甩开,李长青反扣住他的手腕。

        画皮面色一凛,只看见后者缓缓抬起头。

        “我的胆子不算大,但是……”

        下一刻,柔和的人声不见了,无情似沱江之水冲刷万物的冷冽从李长青的喉咙处传来。

        愤怒与恶意僵硬在了画皮脸上,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你的胆子倒是很大。”

        嗓音冷冽而无情,这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

        块块鳞片从李长青脸上钻出,他的瞳孔消失,化作流淌的冰凉沱江,诡异的纹路编织成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

        沱江之神,降临!

        “画皮,你的胆子很大。”

        扑通一声。

        中年汉子的膝盖一软,整个人跪倒在地,纯粹的神性压制着他,让他根本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

        是神灵!

        居然又有一个神灵出现了!

        宛若割麦子似的,所有的画皮一个个倒下,像是漏气的玩偶,软乎乎地贴在地上。

        瞬间,原本阴冷的面馆,只剩下沱江的寒意还在流淌。

        李长青傲然而立,一手拽着跪倒在地的画皮本体。

        “说说吧,谁给你的胆子威胁本座?”

        “神灵在上,不关我的事!是南山草木之灵让我干的!”

        草木之灵?

        能冠以“灵”之称的,只有另一个神灵。

        还不等李长青开口,那画皮竹筒倒豆子似的,直接将所有问题和盘托出。

        他不敢不说,自从感受到李长青身上那股水灵的气息,又想到环绕梁家镇的沱江支流,画皮立马猜出了面前来人的身份。

        给他十个狗胆,画皮也不敢面对在自己疆域的神灵。

        会死的!

        “神灵大人,一切都是祂让我干的,梁家镇的人是祂让我吃的,杀死一切来这里的武夫也是祂吩咐的,我所有的养分大部分都供奉上去了,请大人明鉴!”

        望着极度配合的画皮,李长青能看出。

        对方似乎极其害怕神灵。

        虽然他的实力的确比画皮强。

        在之前李长青的身体素质就抵达了武夫门槛,后来又成功导气加上自创呼吸法门,加之补完了沱江之灵,又将其彻底收复,能够在远距离摄取沱江的力量。

        如果不在沱江内,他可能还比不上柳长风,但面对这只画皮还是能战而胜之。

        可也不至于让对方这么害怕,连一丝一毫的反抗都不敢有。

        这只能说明,这只妖物极其惧怕神灵。

        “你说这一切都是南山草木之灵做的,那祂有什么计划?”

        画皮闻言连忙低头。

        “大人,小妖不知,小妖只是祂坐下的马倩最。”

        “但这一切都是小妖被那神灵逼迫的,今日有幸遇见大人,小妖愿弃暗投明,跟随大人脚步,身先士卒!”

        画皮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一字一句都透露着求生欲。

        但是,李长青的面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他环顾四周,看见了地上一件件人皮,只问了一句话。

        “这些人,是你杀的吗?”

        那画皮眼睛一亮。

        “是的大人,那些人都是我杀的!”

        “他们肆意开垦沱江,擅自捕鱼,侵扰了大人!”

        画皮以为自己得救了,绘声绘色的向李长青讲述他是如何杀人,又如何活生生把他们的皮剥下,制作成画皮妖物的。

        李长青细细听完,他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他长舒一口气。

        “跪下。”

        “是!”

        画皮的喜色溢于言表。

        神灵大人一定是要给我赐福了!

        他连忙跪在地上,甚至于额头触地。

        得救了!

        还没等画皮展望未来。

        长剑轻鸣入耳。

        随后,头颅一凉。

        冰凉的沱江之水附着在剑刃上,贯穿了画皮的天灵盖,一剑将他钉死在地上。

        “大……大人。”

        画皮难以置信地强行翻起眼皮。

        他不明白,为什么沱江之神还要杀他?

        鳞片在李长青脸上褪去,毫无感情的神性双目散去后,只剩下一对写满厌恶与愤慨的人类瞳孔。

        “不好意思,我是人不是神。”

        “所以,下地狱去吧!”

        这一刻,李长青的愤怒难以抑制,他又想起了自己差点儿成为水鬼的口粮,想起了那群该死的衙役。

        长剑搅动,将画皮本体切成了碎屑。

        随着画皮死亡,鬼打墙也缓缓消散,李长青通过面馆,看见了被困的王峰二人。

        就在这时。

        他陡然发现远方出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是燕青和柳长风。

        望着地上的画皮残骸,他果断一把将长剑刺入残骸的胸口,右手被领鳞爪覆盖。

        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是几下。

        撕拉——

        李长青一头摔在地上,胸口看起来血肉模糊,赫然一副两败俱伤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