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睡大马路去吧

第二十章:睡大马路去吧

        梁家饭庄。

        “老板来碗牛肉面!”

        “好勒,客官要几两?”

        “三两!多放些牛肉。”

        食客在长凳上坐下,摘下斗笠,抖了抖身上的露珠。

        “老板,你们这附近有客栈吗?我看天都黑了,夜里赶路不方便。”

        “小店就有。”

        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他将一块抹布搭在肩头。

        “客官,在这南山啊晚上可千万别走夜路。”

        “哦,这儿又怎么了?”

        “客官有所不知,前天晚上有一队商贾从南边来,贪了便宜没有住店,结果第二天一早,等镇上人发现他们的时候,全都变成了一张张人皮。”

        “嘶——”食客身体一缩。

        “老板你可别唬我,大白天的说这些话。”说着食客抬眼看了看楼顶。

        “喂,我说掌柜的,你该不会是故意这样说,想让我住店吧。”

        “哪儿能啊,我们可不赚这些黑心钱。”

        这会儿,面上来了,食客拿着筷子挑了挑,随口问道。

        “对了老板,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他告诉我的。”

        “他?”

        “嗯。”老板点点头,指着面碗。

        “你瞧,他不是正在看你吗?”

        牛肉面里,一张腐烂的人脸裂开了嘴角,被筷子一挑,立在了食客眼前。

        ……

        “都说人靠衣装,这身可真适合你,十里八乡的小姑娘看见不得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燕大哥,我对女人没兴趣。”

        武学堂门口,李长青和燕青并肩而立,他穿着一席灰色劲装,头戴斗笠,垂下的面纱遮住大半容貌,身后挂着一把三尺青锋,剑鞘通体灰色。

        这是裴闵今天早上送给他的,成为武夫后不能没有武器,拳脚对许多妖物甚是不便。

        两人说笑片刻,远处大路上灰尘渐起。

        “来了。”

        燕青话音刚落,就看见三匹毛色水亮的枣红色骏马疾驰而来。

        看的李长青有些眼热,这种品相的马怎么也得数百两银子,还不一定买得到。

        “你们两个就是燕青和李长青?”

        骏马及身,不等勒紧缰绳,白衣如大鹏展翅,足尖于马背轻点,潇洒落地。

        燕青瞳孔微缩,好厉害的轻功,他自我估量了一下,如果刚才马背上的是他,不一定能这么轻松写意。

        “这位便是柳长风,柳大侠吧。”

        大侠,是武夫间常用代称,就和李长青上辈子的靓仔,靓女一样。

        谁不想被人叫一声靓仔呢?

        看了眼燕青,柳长风只是随意点点头,表示回应。

        很快,其余二人也纵马来到三人跟前。

        “在下洪武。”

        “在下王峰。”

        李长青的眼神在三人中扫过,看着面前傲然的柳长风,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威胁。

        对方应该就是那个锻骨境武夫。

        燕青上前接过话茬,开口问道:

        “三位远道而来,是否需要暂且修整?”

        “身为武夫,就应身先士卒,哪儿修整的道理。。”柳长风抬手制止燕青。

        “如今天下渐乱,妖孽抬头,我们每迟一分说不定就有更多的百姓死于妖物之手,哪里有时间修整?”

        燕青眉头皱了皱,但想到柳长风可能是忧虑百姓安全,也没有多说。

        他拿出一张地图,指着离阳城南侧一处用朱笔勾勒的区域。

        “梁家镇,三天前有一队商贾在此遇害,百二十人尽皆化作皮肉,血肉不存,推测是画皮作祟。既然柳大侠焦急,我们不如现在就去梁家镇。”

        柳长风随手拿过地图就放进自己的怀里。

        “目前信息太少,先去现场看看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

        说完也不等着其他的人的意见,似乎早就习惯了一言堂,抽身边走。

        “出发!”

        眼看柳长风施展轻功边走,燕青看了李长青一眼。

        “长青,我们也走。”

        梁家镇山路崎岖,就算是千里马也难以奔袭,正好他们五人都是武夫,索性各自施展轻功,徒步赶路。

        柳长风一马当先,身躯如柳絮飘零,足尖点地看似不受力,却一荡好几米远。

        燕青紧紧跟在他身后,王峰二人被落下老远。

        “柳大侠,我师弟刚成武夫不久,尚未习得轻功,况且我看王大侠他们二人也没跟上,不如速度慢一下。”

        “燕大侠,你这是在害你师弟,成为武夫哪儿还有帮衬的说法,只是一个简单的赶路都要别人迁就,那以后遇到妖物怎么办?

        “莫非让妖物把实力压到和他同一水平在厮杀吗?”

        柳长风完全没有半点儿减速的意识,看的燕青眉头紧蹙。

        王峰他们两个锻肉境的武夫都跟不上,李长青才刚刚导气完成,连轻功都没有学习,就算再天才也跟不上啊。

        他伸手探入怀中,准备在地上留下一些标记让李长青不至于掉队。

        咚咚。

        就在这时,二人身后传来一阵脚步。

        柳长风看向燕青道;

        “你看,刚才王峰他们落下我们多远,现在还不是追上来了。燕大侠,对师弟不能只有爱护,人要磨炼才能成长。”

        “柳大侠所言极是。”燕青面上笑嘻嘻,心头却腹诽道:

        “王峰他们是锻肉境武夫,还学了轻功,我师弟只是刚刚导气完成,连轻功都没学怎么比。”

        即便心头很不满,但燕青却无法表露出来,因为柳长风是黄级辑妖人,等级比他高、

        但就在二人说话间,脚步声却越来越近了。

        “王峰,你们最近轻功进步很大啊。”

        就连柳长风也有些惊讶,按理说王峰的速度不该怎么快才对?

        他和燕青一回头。

        只看见一席黑袍在地上奔走,双脚用力践踏地面,在后身掀起大片灰尘。

        来人抬起头,露出一副清秀面孔。

        “柳大侠,跑挺快嘛。”

        柳长风蒙了。

        来人并非王峰,也不是洪武,赫然是他认为不行的李长青。

        看着李长青脚下四溅的灰尘,柳长风像吃了死苍蝇一样。

        “你这是什么……武功?”

        李长青一本正经的看着柳长风。

        “柳大侠,这是在下的独门轻功。”

        柳长风眼角狠狠地跳了跳,他只想翻白眼,轻功轻功,顾名思义要轻嘛。

        可看看李长青的样子,那里有一点儿轻的样子。

        活生生一个野猪冲锋。

        “你这轻功……很独特。”

        柳长风说完便扭过头去,脚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份。

        “长青,干的漂亮。”燕青朝着李长青竖起大拇指。

        对于这个城里辑妖司派来的人,燕青也不喜欢。

        “你不要急,我会在地上给你留下标记,你看着标记走。”

        说完,燕青也陡然加速,死死咬住柳长风朝着山内疾驰而去。

        望着逐渐远去的两人,李长青用力猛地一口气,宛若涛涛江水在胸口激荡。

        可三人的距离依旧在缓缓拉开。

        即便使用呼吸法门,他的速度也跟不上二人。

        “果然,没学轻功还是不行。”

        他正要追着地上的标记向前,翻过一座小山丘,潺潺河水俯冲而来,掀起千层浪。

        “咦?”

        李长青的脚步一顿,他的眼珠子微微一转。

        这条河,好像是沱江的支流?

        ……

        大日西斜。

        燕青和柳长风站在梁家镇前。

        前者眉头紧锁,望着柳长风十分不满道。

        “你跑这么快有什么意义吗?我师弟还有王峰他们都没跟上,你还不是要在这儿等着。”

        然而,柳长风只是看了燕青一眼。

        “因为我是这次行动的队长。”

        “你!”

        轰隆隆……

        树干破裂。

        满身灰尘落叶的王峰与洪武二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柳长风面露不满,张口训斥道: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一个简单的赶路都做不好,你们以后还能做些什么?要是所有武夫都像你们这样,百姓都被妖怪吃完了!”

        燕青听在心头,总觉得怪怪的,不是你自己一个人一马当先,到了地方还要等人吗?

        他看向树林尽头,面容缓缓沉了下来。

        王峰两人身后,并没有李长青的影子。

        糟了,长青师弟只是导气境武夫,就算是天生神力之前跟的上,但他的体力不行,一定是掉队了。

        燕青下意识就要朝回赶。

        “站住,你要去哪儿?”

        “我师弟没来,我去找他,不行吗?”

        “不行。”

        哪儿知柳长风却突然拦住了燕青。

        “你要违抗辑妖司的命令吗?”

        “你!”

        “一个武夫,难道还需要别人去保护他?若真是如此,这样的武夫如何保护百姓。”

        柳长风的话让燕青无法反驳,但要不是前者乱来,自己师弟怎么可能掉队。

        “先进小镇,如果你师弟找不来,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武夫。”

        听见柳长风居然还要取消李长青武夫的身份,燕青再也忍不住了。

        “长青只是刚刚进入导气境的武夫,你难道认为他可以跟上你一个锻骨境的武夫吗?”

        “你可以等王峰他们,为何不能等我师弟?”

        “因为马上天黑了。”

        柳长风说的理直气壮,他转身就走向小镇。

        “要是天黑前,你师弟还没有找上来,他就不用当武夫了。”

        燕青怒了,他一把握住腰间长剑,现场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燕大哥,你们到了?”

        就在气氛紧张之时,一道嗓音道破了平衡。

        “长青!”燕青双眼圆瞪,自己的师弟怎么从小镇出来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柳长风的脸又黑了下来。

        他同样看见,李长青居然是从梁家镇出来的。

        “我去开房啊。”

        ???

        看着同时愣住的几人,李长青掏出一把钥匙。

        “诺,最近梁家镇闹鬼,客栈基本都关了,现在整个小镇只剩下一家房了。”

        说着,李长青笑容灿烂,看向一旁的柳长风三人。

        “所以柳大侠,真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

        “今天只能在马路上讲究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