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不,我要做人!

第十七章:不,我要做人!

        第二周。

        气血包裹着先天之气再度回到百会穴,第二周运行圆满。

        此刻他的体内的神性已经被先天之气掠夺大半,背部原本长出的鳞片渐渐稀少,身躯神灵化的趋势被消减。

        感受着依旧充溢的气血,以及愈发凝练的先天之气。

        李长青想了想。

        “好像可以再来一圈?”

        外界。

        燕青已经来到了李长青面前,眼睁睁看着后者真的完成了第二次大周天。

        他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

        “嗯,等会儿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武道一途需戒骄戒躁,不能让长青太骄傲。”

        燕青决定等李长青醒来,自己一定要控制住表情。

        然后他就看见。

        李长青体内的先天之气又动了。

        燕青:???

        !!!

        “师父!”

        他猛地回头,只看见裴闵依旧待在原地,毫无半点儿起身的意思。

        随后余光瞟了他一眼。

        “别吵,好生看着。”

        燕青嘴角抽动,最后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

        第二周结束,这次燕青吸取了经验教训,谨慎地盯着李长青。

        果然,第三周开始了。

        燕青:“呵呵。”

        谁以后再说我天才,我和谁急。

        第三周,第四周。

        终于,到了第四周末尾,李长青体内的先天之气明显不再稳定。

        最后停止在百会穴,徐徐消散。

        李长青缓缓睁开眼,世界在他面前陡然明晰了起来。

        飘荡在空中的尘土,蚊子煽动的翅膀,一切都秋毫毕现。

        “裴先生,我好像成功了?”

        “呵呵。”

        听见笑声,李长青这才看见燕青也在。

        “燕大哥,原来你也在,我感觉我好像成功了。”

        望着满脸喜悦的李长青,燕青强行挤出笑容。

        “只要先天之气在体内运转一周,就能顺利成为武夫,长青你当然成功了。”

        李长青从地上一跃而起,整个人蹦起一丈多高。

        “多谢裴先生!”

        李长青冲着面前的老者一拱手,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此刻完全不需要借用沱江的力量,就已经更甚于那天吸收水鬼沱江之力后的状态了。

        燕青很快就调整了心态。

        毕竟长青天生神力嘛,天赋高一点儿也正常。

        他快步上前。

        “长青,你有没有感受到气感?”

        “气感?,那是什么?”李长青不明觉厉。

        燕青耐心解释。

        “成功导气之后,你的身体会开始后天返先天,内脏不断增强,你尝试着全力呼吸,能不能感受到体内有气脉流动。”

        “我试试。”李长青点点头。

        随后张嘴开始吸气。

        嘶——

        尖锐的空气破鸣在院内响起,宛若一个鼓风机。

        一吸一呼。

        李长青眉头皱起,他除了感觉因为肺腑增强,体力大幅提高之外,也没用别的感觉啊。

        “长青,不要急,慢慢来。”燕青在一旁立马安慰了一句。

        “气感这种事只需要尝试一下,等你学习呼吸法门之后,就能感受到了。”

        “呼吸法门?”

        “师父应该告诉过你我们武夫先锻五脏,此皮肉,后筋骨吧。呼吸法门就是帮助我们锻炼五脏,以及提高战斗力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说到这儿,燕青不由地挺起胸膛,骄傲道:

        “像你大哥我就是刚一接触呼吸法门就能察觉到气感,我相信长青你也一定可以的。”

        哗啦——

        燕青耳朵一动。

        他怎么听见沱江拍岸的声音了?

        又有商船靠岸了?

        他朝着远处眺望,并没有看见商船那标志性的高耸船楼。

        而且他发现。

        这个声音……为什么那么近?

        燕青猛地扭头,只见李长青已然闭上双目,悠长而有节奏的呼吸从他口鼻处传来,宛若江水潺潺,连绵不绝。

        !!!

        “燕大哥。”

        李长青这时睁开了眼,他看着燕青好奇道:

        “我好像感受到气感了。”

        燕青:???

        “呼吸法门!长青,这是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李长青一脸疑惑。

        “嗯……好像是,刚才?”

        他真没有说谎,就在刚才燕青告诉他呼吸法门的时候,李长青脑中突然出现了沱江的虚影,随后他就自然而然地模仿沱江节奏进行呼吸。

        “燕大哥,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燕青的脸皮抽了抽,最后哭笑不得道;

        “长青,这很对,你是武道的天才。”

        虽然燕青以前听说过,有武道天才刚一踏入导气的大门,就能自创呼吸法门,以前他以为这只是传说,但现在他知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

        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狗都大。

        “长青。”

        “裴先生。”

        听见裴闵叫自己,李长青赶忙应声。

        “燕青,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和长青说。”

        “是,师父。”

        燕青临走之前朝着李长青挤了挤眼睛,示意他放宽心。

        很快后院又只剩下他们两各人。

        “长青,坐。”

        李长青有些拘谨地找了各蒲团坐下,只看见裴闵坐在自己的面前,轻声道:

        “长青啊,你杀过人没有?”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李长青却有些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用手把衣服扯紧,挡住了他后背新长出的鳞片。

        “杀过。”

        说完他有些紧张,立马补充道:

        “我杀过八个人,其中有三个是城南的流民,他们被一群渔民雇佣要来杀我,被我反杀。还有四个是衙门的官吏,他们都是水鬼部下,整日鱼肉百姓,也被我当众击杀。”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杀人者恒杀之。勾结妖物者,杀无赦。”

        裴闵点点头,对李长青的行动表示了认可。

        正当李长青松了口气,认为自己过关的时候。

        裴闵抬起眼帘,浑浊的瞳孔下发散出锐利寒芒。

        “长青,那你吃过人吗?”

        轰!!!

        脑瓜子嗡嗡作响。

        庭院不再是庭院,天穹不再是天穹。

        就好像戏台突然换了个曲目,阳关三叠边做了十面埋伏,气氛的变化是如此清晰。

        吃人?

        什么东西才会吃人。

        李长青几乎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摸向后背鳞片的双手。

        只见裴闵缓缓起身,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可他的气息却压的李长青喘不过气来。

        好像周身被无数把利剑环绕,只要他稍微一动就能将其凌迟处死。

        “长青,我去官府拿过三年前那批流民的资料,你是那时候来的离阳城的。

        “当时你还是逃难的流民,无法办理户籍只能在沱江捕鱼为生,但因为离阳城原来的渔民排挤,你很难捕捞到足够的渔获。

        “直到三天前,你居然一个人捕捞到了凤鱼,还在之后不久,独自搏杀水鬼。”

        裴闵每说一句话,都让李长青的心凉上三分,到最后他整个人如坠冰窖,死亡的气息几乎将他淹没。

        裴闵突然伸手,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

        李长青浑身肌肉绷紧,刚刚结痂的伤口刺激着神经,让他猛地清醒过来。

        人是有第六感的,就在刚才裴闵捏住他的一刹那,李长青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他下意识想逃,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四周高墙,余光却瞥见裴闵手旁,一把通体灰黑色的长剑。

        霎时,李长青所有的念头仿佛被寒霜冻结,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长青,你是为了什么才来找我习武的?”

        “你为什么,想成为武夫?”

        李长青嘴巴张了张,余光微微下斜。

        他注意到,裴闵的左手还牢牢抓着他的手腕,右手却已然握住了剑柄。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危机感,几乎如同一把刀刃即将插入胸膛。

        在这千钧一发间,求生的本能让李长青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

        冰冷的沱江,繁华的尘世,流年忘返的人间烟火,以及只剩下神性、冰冷且淡薄的“祂”。

        李长青豁然用力,反手抓紧裴闵的手腕,用一种几乎嘶哑的声音大吼道:

        “我留恋这烟火,我思念这人间,我不想躺在冰冷的沱江水底,我也不想变成任何其他的东西。”

        “我就想——”

        “当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