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神灵

第十五章:神灵

        “这是哪儿?”

        李长青的意识恍恍惚惚,他仿佛重新变成了一个婴儿蜷缩在母体内,温暖的羊水将他团团包围。

        哗啦——

        他似乎听见了水浪的声影,有些疲倦地睁开眼,浑身无力,脆弱的好似一碰就碎。

        “我是谁?”

        过往的画面在李长青脑中倒带,有这辈子的,也有上辈子的。

        但过去种种好似隔着一层薄纱,如雾里看花,极不真切,让他情不自禁地想伸出手,揭开挡住他视野的薄雾。

        扑通一声。

        薄雾被他撕裂,李长青的意识下沉,冰冷却无比温柔的水流包裹住了他。

        他终于将眼睛完全睁开,绚烂的星空倒挂在江河之上,群星点点,一尾尾凤鱼好似星空游荡的流星,簇拥在他身边,狰狞头颅上的鱼眼,却写满了爱戴与恭敬。

        他的身体缓缓下坠,被一只只凤鱼托起,江底的老蚌张开大嘴,吐出一颗足以惊世骇俗地巨大珍珠,为其戴在头上,加冕为王。

        声声高呼,伴随着珍珠落下,浮现在李长青心中,他终于听清了他们喊的是什么。

        这是一屡屡江水的效忠,鱼儿们的臣服。

        “我是,水君?”

        岁月如梭,李长青已经忘了自己来时的姓名。

        祂只记得,我叫沱江水君,是沱江的神明。

        直到有一天,沱江上突然来了一群他从未见过的生灵。

        他的属下告诉他,这些生灵叫人类。

        起初,祂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些人类在土地上耕耘,采西山之石,伐南山之竹,在一片荒凉的大地上建起了他们自己的城。

        有时候出于好奇,祂也会把江中的鱼儿抛给那些人类,免得他们饿死,久而久之江畔出现了一座龙王庙,看着那座泥塑,祂有些想笑。

        可是随着日子推移,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平静的江面上被大量渔船占满,那些人类搜刮着属于祂的财富;江畔,一个个人类开垦码头,强行修改了他的河道。

        于是,祂掀起江水给了这些人类一个教训,然而他们非但没有收敛,甚至砸掉了龙王庙。

        这下祂愤怒了,看着那些蚂蚁一般大小的生灵,沱江河神没来由地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

        祂是沱江之灵,沱江的水君,我赐予你们的才是你们的,我不给的你们不能抢。

        心中毫无半点儿怜悯之情,这一刻祂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百年难得一遇的洪水被祂掀起,那些江畔的渔夫第一个受到了冲击,祂的意识高举沱江上空,看着这些渺小的人类在恐惧中,一个个被洪水碾压,城市坍塌,所有的一切都在洪水中被淹没。

        那些未曾被祂所赐予的,就不应该存在,唯有我给了你们,才是你们的。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看着横尸遍野的城市,祂的心头一片平静。

        是的,这样才是正确的。

        突然祂的心绪波动,仿佛看见了江畔,一个捕鱼的青年。

        “他是谁?”青年的身影愈发淡薄,终于祂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对方的容貌赫然与祂一模一样。

        “这是……我?”

        就在这时。

        一个灰袍人影踏步走入城市,一根芦苇躺在江面被其用脚轻踏,在祂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

        一抹剑光映入瞳孔之内。

        “为神不仁,当诛!”

        哗啦——

        巨大的水花在亭中掀起。

        李长青猛地坐起身子,大口喘着粗气,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幸好,还在。

        “刚才那是什么?”

        最后那抹清冷的剑光好似砍在了他身上一般,痛楚几乎深入灵魂。

        “是沱江之灵的记忆?不对,不是记忆。”

        想起自己梦中那些无比真实的记忆,李长青依旧有些后怕,狠狠打了个寒战。

        “我到底是怎么了?”

        他还记得,在梦中的前半段,他依旧保持着自己身为人的记忆,可是到了后来,他居然可以毫不留情地掀起洪水,看着横尸遍野的城市却毫无愧疚。

        “还好,这只是个梦。”

        李长青长舒一口气,抬起尾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滑腻的鳞片冰凉,让他的额头迅速降温。

        嗯?等等……

        尾巴?

        李长青的脸色逐渐僵硬,他咽了口唾沫,看着在眼前摇曳的尾巴,鳞片闪闪发光,还有些小可爱……

        可爱个鬼啊!

        “这是什么东西!”

        他一脸惊恐,四肢刨水飞速向后退去,却只见那尾巴,同样跟着他一起欢快地游了过来。

        “你不要过来啊——”

        光滑的鳞片闪闪发光,看的李长青却是整个人如坠冰窖。

        他颤抖地伸出右手,摸向自己尾巴骨的位置,滑腻的尾巴从脊椎下方长了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庭院内,李长青趴在地上嘴里塞着布团,拿着一把长长的大砍刀,表面被木炭烧的透红。

        他身下的水渠直通沱江,保证他能时刻接触到江水。

        他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手臂缓缓向后,刀刃抵住了那条细长的尾巴。

        李长青猛地咬牙,心底大骂一声。

        “妈的,我才不想当妖怪!”

        他已经试过了,这条尾巴根本不像志怪小说里写的那样,还能藏起来。

        好不容易成了人上人武夫老爷,李长青可不想变成妖怪从此亡命天涯。

        “干了!”

        手起刀落,锋利的大砍刀被木炭烧过,划开皮肉的刹那只听见呲的一声。

        好似烧烤的时候把五花肉按在铁板上一样。

        “唔——”

        要不是嘴里塞了布团,这一下舌头都得咬掉。

        细长的蛇尾从他腰间被齐根斩断落在地上,一块铜钱大小的伤口正淌着鲜血。

        李长青再也忍受不住,四肢一软坠入水渠,冰凉的沱江水迅速覆盖他的身子,腰背后方的伤疤开始结痂。

        但还没完。

        李长青用力甩了甩头,勉励支撑起身子,他又从面前的炭火堆里拿出一把剔骨小刀,摸着自己的背脊。

        皮肤表面,一排细密的光滑蛇鳞冒出他的皮肤,滑腻的触感让李长青心里发麻。

        “嗯!”

        剔骨刀刺入皮肤用力一挑,光滑的蛇鳞染血落在地上。

        李长青大口喘着粗气,肌肉止不住的颤栗,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缓了缓继续将刀尖伸向下一个鳞片,用力一挑。

        “嘶——”

        清晨的日光下,李长青背后浴血,额头上的汗珠好似蒸桑拿一般,汇聚成了小溪。

        终于,随着最后一片蛇鳞被挑出,李长青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意识一黑摔进水池里。

        浑浑噩噩间,他又来到了沱江上空,但是这一次他却没再化身为沱江之灵,李长青面前,一个蛇身人面的虚幻形象与他相对而立。

        “为什么要拒绝神位?”

        那蛇神人面的存在缓缓开口,祂的嗓音威严,宛若雷霆共鸣。

        “为什么要拒绝自己?”他指了指自己和李长青。

        “你是之前沱江之灵?”

        “非也。”面对李长青的质问,眼前的神灵却摇摇头。

        “我是你,你就是我。”

        说话间,神灵的模样发生了改变,化作另一个李长青,只是他的眼中尽是淡漠,毫无半点人性。

        这一瞬,李长青浑身一机灵。

        他想起来了,面前的“祂”赫然就是梦中的那个沱江之灵!

        “如果你接受自己,那沱江便会成为你神灵的权柄!”

        看着面前的另一个眼中毫无感情的自己,一股无明业火噌的一下,在李长青心头窜了起来。

        “就是你让我变蛇的?”

        “蛇?不,这是神灵之体,只要你接纳自己变成化作这个模样。”

        “什么?你还要我变成妖怪!”

        想起刚才的事,自己只是砍了条尾巴,剔了些鳞片就疼成那样。

        变成那样子还了得。

        “你居然要让我变成蛇!”

        一声怒吼,李长青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长剑,对着面前的沱江之灵就是一剑。

        对方虚幻的身影毫无变化,看着他淡淡道。

        “我们本位一体,力量都源自于沱江,难道你觉得沱江的力量能杀死同位神灵的我们吗?脆弱的人性毫无价值,你其实无需逃避,只要你还需要力量,迟早会回归神座。”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本为一体。”

        “我是你爹!”

        他再忍无可忍,直接冲向了眼前的神性自我。

        “我会等你的。”

        祂最后看了李长青一眼。

        随即梦境轰然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