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人神不两立

第十三章:人神不两立

        离开了县令府邸,李长青跟着燕青朝城东走去。

        “燕大哥,你师父以前跟你说过这些?”

        “是的,以前我曾经听师父曾提起过神灵二字,他老人家应该知道些什么。”

        燕青说着,一边好奇地打量李长青。

        “话说起来,长青你的武艺是跟谁学的,家里人吗?居然可以单枪匹马解决掉水鬼”

        他知道李长青是流民,原本不是离阳城人,对后者的家世有些好奇。

        “燕大哥,我不会武功。”

        “什么!不会武功?”燕青从没想过李长青的会这样回答。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能杀妖怪?玩儿我呢。

        “燕大哥,我是真的不会。”

        李长青双手一摊,这件事他没打算说谎,也说不了慌。

        燕青只需要一搭手就能知道他李长青不会武功,这种事也装不出来。

        “你认真的?”

        见李长青不像是在说假话,燕青也有点懵。

        “当然。”

        “那之前那只水鬼,你是怎么杀的?”

        “我天生神力。”

        “咳咳咳——你说什么?”

        燕青差点儿被一口唾沫呛死,他连咳几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

        “我天生神力啊。”

        李长青理直气壮,对着燕青挥了挥自己的胳膊。

        “我从小力气就大,一拳能把老虎都打哭,那水鬼力气没我大,就被我打死了。”

        “咕咚”

        燕青吞了口唾沫,力气大活生生把水鬼打死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打的是兔子呢,那可是妖怪。

        这件事怎么听怎么离谱!

        可那水鬼的确是李长青杀的,又让他不得不承认。

        李长青的确是天生神力!

        “燕大哥,要不我们两个试试?”

        走在路上,李长青直接抬起一只胳膊示意要和燕青角力。

        此刻已经快到城东码头了,周围到处是人,燕青连忙摆手。

        “不用,我相信你。”

        到时候问问师父他老人家算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天生神力也不奇怪。

        随着两人逐渐靠近城东,人流愈发增多,这里是离阳城的码头所在,最是鱼龙混杂。

        “燕大哥,令师住在城东吗?”李长青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

        这里可算不得高档,最多比他住的城南好一些,不符合武夫的身份啊。

        “我也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以前我还想接他去城南,结果师父不愿,就只能这样了。”

        “县衙没有给令师分房子吗?按理说武夫的宅邸是由县衙安排才对。”

        李长青有些不解,县衙可不敢得罪武夫,为何会把燕青师父的房子选择在城东。

        “家师不是武夫。”

        “不是武夫?”李长青看着燕青。

        “燕大哥,难道你师父不是你的武道老师?”

        “不,我师父当然是我的武道老师,但他不只是我的武道老师。”

        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燕青拉着他来到一处小院前。

        站在大门口,隔着木门,李长青隐隐约约听见院子里传来孩童的嬉闹声。

        “师父,我回来了。”

        燕青推开木门,带着李长青走了进去,刚进门便看见两个四五岁的孩子,拿着木剑正在进行比斗。

        动作之精妙,完全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小孩,李长青只是看了两眼就收回目光。

        嗯,光从动作和技法上来讲。

        比他强多了。

        “燕师兄!”

        “师兄好!”

        两个小孩看见燕青的刹那,立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小伍,沙树。”

        燕青蹲下身子,摸了摸他们的头顶。

        “最近有认真听师父的话,好好练习吗?”

        “当然了,燕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杀妖怪啊。”

        名为沙树的孩童脸颊有些明显的高原红,兴奋道。

        “我觉得再练几天,我们就可以出师了!”

        “滑头。”

        燕青没好气地一巴掌将沙树拍在地上。

        “先把马步练好再说。”

        “我练好了!”沙树不服气,一咕噜翻身而起,刚扎好马步。

        “啪。”

        燕青又一拍,看着趴在地上的沙树,笑道:

        “扎好了?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燕大哥欺负人!”

        沙树不干了,气鼓鼓地走到树下,开始扎马步。

        “燕青,你回来了。”

        屋内,一个胡子花白,身着青衫长袍的老者走了出来。

        “还真不是武夫。”李长青能够看出,眼前老者的步履迟缓,全无丝毫磅礴血气,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老者。

        “这是?”

        “师父,这位是李长青,就是他杀死了最近肆虐城内的水鬼。”

        燕青连忙介绍,他拉过李长青。

        “长青,这是我的师父,裴闵。”

        听见李长青一人单枪匹马击杀水鬼,裴闵的眼神在燕青和李长青身上扫了扫,笑道:

        “我没记错的话,那只水鬼你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没想到居然被这个连武都没习过的小家伙得了手,你当时怎么跟我说的?”

        燕青的脸皮一红,当是他跟裴闵说的是,两个月必然将那妖物拿下,结果过了这么久,还是靠李长青才能干掉那只妖物。

        突然,燕青眉头一挑。

        “师父,你知道他没修习过武道?”

        “最近手脚生锈,脑子也不灵光了,连别人习没习武都看不出来。”

        “嘿嘿,这不是师父慧眼如炬吗?”燕青尬笑两声,连忙转移话题。

        “师父,这次我带长青来有重要的事要向你讨教。”

        说着,燕青迅速将李长青告诉他的事又转述给了裴闵。

        “神灵吗?我知道了。”

        老者转头看向燕青。

        “我记得你昨天说过,今日要带小沙树他们去沱江锻体?”

        “我这就去!”

        燕青的身影陡然消失,速度之快让李长青瞳孔紧缩。

        好快!

        几个起落间,燕青便夹着沙树二人离开了院落,只剩下李长青和裴闵二人。

        “来,快坐下,别站着。”裴闵笑眯眯地招呼着李长青在院子中坐下。

        “刚才除了燕青说的那些,你还有什么补充吗?”

        “没了,燕大哥说的很详细。”

        裴闵点点头。

        “首先关于神灵这一点,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那水鬼所说的沱江之灵,并非庙里供奉的那些泥偶。

        “神者,天地之灵也。神灵是天地自然力量的显化,从某种意义上讲,一条河,一座山,甚至一株草都有可能诞生神灵。”

        “一株草都可以?”

        “当然,神灵并非你想的那样无所不能,这只是一个称谓,有些神灵的力量甚至比不上一个普通人。”

        “那沱江之灵呢,那水鬼说的报复真的存在吗?”

        这才是李长青最关注的答案,之前的问题都是铺垫。

        沱江之灵在他体内,李长青很想知道这东西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

        裴闵看着李长青,突然摇着头笑道。

        “放心,沱江之灵不会报复离阳城的。”

        “为什么?”

        四目相对,裴闵嘴角微微勾勒。

        “因为早在十年前,沱江就曾淹没过离阳城,而那次的罪魁祸首便是沱江之灵。”

        !!!

        空气仿佛死寂,李长青咽了口唾沫。

        “所以……”

        “所以淹没离阳城的沱江之灵已经死了。”

        裴闵身子后仰靠着竹椅,轻描淡写道:

        “神人不两立,已经死去的东西不需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