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流民杀不得,武夫杀得否?

第十二章:流民杀不得,武夫杀得否?

        死罪!

        贾人、贾义已经彻底破罐子破摔。

        他们心里已经把刘盈和唐宽二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你说有水鬼就有水鬼吧,这没什么,但你不能把刀抵在别人手上啊。

        桂花庭院这种东西你都说出来,非要大家一起死是吗?

        他们二人看着李长青,眸子里尽是怨毒的快感。

        行,你李长青要干净杀绝,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要死,大家一起死!

        在穷凶极恶的歹人走投无路的时候,抓人垫背已经成了本能。

        “李长青,这是你逼我们的!”贾人已然歇斯底里,他红着眼珠子看向燕青。

        “燕大侠,你是朝廷大侠,是位列英才榜的大侠啊,难道你要是非不分,包庇当庭蔑视朝廷律法的凶徒吗?”

        “住口!你这无耻之徒。”

        燕青也勃然大怒。

        他从成为武夫之后,便立志于铲除天下妖魔,对于贾人这种勾结妖魔的恶徒,他发自心底的厌恶。

        可是……

        他又转脸看向李长青,眼神无比纠结。

        按照朝廷律法,李长青的行为是无可争议的死罪。

        以一介流民的身份刺杀朝廷官吏,这是一件相当严重的罪名。

        他燕青不能装作没看见。

        可是,李长青又是揭发妖物的首要功臣,如果不是前者,他连妖物在哪儿都不知道,离阳城肯定会有更多人死于妖物之口。

        两难的抉择,让燕青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燕大侠,动手啊!”

        贾人开始煽风点火,他直接展开双臂正对燕青。

        “勾结妖物者,该杀!”

        “刺杀朝廷官吏者,也该杀!”

        “我们都在你面前了,动手啊!”

        李长青站在一旁,他看见了燕青脸上的纠结。

        这是一个好人。

        他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和燕青碰面时,对方正是向刘盈讨要官府对于人员的记录资料。

        现在想来,水鬼之所以能避开燕青,就是因为这些蛀虫,借用了流民没用户籍和记录的漏洞,在城里大肆吃人。

        而他们,凭借水鬼的包庇肆无忌惮的鱼肉百姓。

        “燕大侠。”

        燕青看向李长青,只见后者冲他微微点头。

        “接下来,交给我吧。”

        不只是燕青,就连贾义二人都愣住了,他们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

        “你要做什么?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判处了死罪的流民!”

        “流民?”

        李长青迈步上前。

        “既然二位是朝廷官吏,那应该对律法很熟悉吧。”

        贾义二人不再言语,他们摸不清李长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流民刺杀朝廷官吏是死罪?”

        “废话!你别挣扎了,就算是你找出我们和妖物勾结的证据又如何?你也是死罪!”

        “这么说,即便官吏罪恶滔天,流民也杀不得?”

        “对,杀不得!”

        贾义二人死咬不松口,李长青步步紧逼,突然他话锋一转。

        “那武夫杀官吏,犯不犯法?”

        他的声音陡然拔高,身后传来一道铿锵有力的回答。

        “官吏勾结妖物者,武夫有权诛杀!”

        李长青豁然转身。

        “燕大侠!请问如果要成为武夫,有什么条件?”

        “进入武学堂,通过考核。”

        “那是否有例外?”

        燕青语气一顿,很快又点点头。

        “当然。”

        “依据朝廷律法,斩杀妖物者,可破格获得武夫之位!”

        随着燕青开口,贾义二人心中的预感愈发强烈。

        不知何时,李长青已然来到了他们面前,手中一个布包缓缓渗血。

        “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李长青嘴角翘起,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突然左手扬起,布包展开。

        大好的头颅落在桌上。

        “流民李长青杀不得你们,那武夫李长青杀不杀得?”

        轰隆!

        宛若一道晴天霹雳。

        贾义二人看着桌上圆滚滚的水鬼头颅,一时间忘了思考。

        “流民杀不得,武夫杀得否?”

        李长青再问。

        轰然大吼将二人带回现实,赫然发现,李长青已来到身前。

        “等等,你不能杀我们,我们是……”

        “燕大侠,借剑一用!”

        “锵——”

        利刃出鞘,三尺青峰自燕青腰间而起,他屈指一弹。

        “哈哈哈,自无不可!”

        利刃入手,杀心自起。

        望着惊恐的贾义二人,李长青展臂挥剑。

        “流民不可杀。”

        “武夫可杀!”

        血光泼洒。

        两颗大好头颅被血液直冲上天。

        整个公堂血溅五步。

        “痛快!”

        燕青放声大笑,看着地上两具无头尸身,胸中畅快无比。

        发泄完胸中的怨气,李长青听见燕青的笑声,也情不自禁地放声大笑。

        整个官邸都被震动。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燕青看向李长青,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上诛妖邪,下斩奸佞,好好好。”

        李长青也抱拳行礼,将手中的长剑奉还。

        “今日多谢燕大侠为我站台,长青感激不尽。”

        虽然说,朝廷律法的确规定了武夫可斩官吏,也规定了,独自斩杀妖物者,可为武夫。

        可如果没用燕青力挺,李长青就算是拿出妖物头颅,也不一定会被朝廷认定为他独自斩杀。

        尤其是,他要杀的是离阳城势力根深的本地官吏。

        没有燕青站台,这一切都不会那么顺利。

        随意一脚踢开贾义的头颅,燕青拍了拍李长青的肩膀。

        “长青,我比你痴长几岁,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吧。”

        “是,燕大哥。”李长青从善如流。

        将水鬼的脑袋拿在手上,燕青看向李长青道:

        “长青啊,这水鬼你是如何将其杀死的,可以告知与我吗?”

        “当然。”

        事情的说辞李长青早就想好了,反正刘盈也死了,死无对证。

        当即,李长青掩盖了自己获得沱江之灵的事,半真半假地把事情全都讲了出来。

        “这刘盈,该死!”

        砰!

        燕青忍不住一拳将桌子打了个洞。

        虽然早有预料,但知道刘盈给他假资料,将流民送入水鬼口中时,燕青还是恨不得将这个人渣挫骨扬灰。

        “你杀了他,真是便宜了这个人渣。”

        见燕青完全没用怀疑自己,李长青只能说,第一映像很重要。

        “对了,燕青大哥,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

        “当时我在解决这个水鬼的时候,他说明他要报复整个离阳城,沱江的神灵会掀起巨浪,淹没大地。

        “你知道沱江的神灵是什么东西吗?”

        “神灵!你确定那水鬼这样说了?”

        燕青的脸色勃然大变,看的李长青心中咯噔一下。

        他下意识想要摸摸自己的小腹,那沱江神灵可就在他丹田附近。

        “对于神灵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有个人知道。”

        “正好,你刚成为武夫,就和我一起去吧。”

        “见谁?”

        燕青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