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同归于尽

第十一章:同归于尽

        “你们说有衙役被杀死在了县衙内部,凶手现在还没找到?”

        燕青按了按眉角,有些头疼。

        “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这几日,他一直在追寻城内妖物的踪迹,按理说就算是那妖物懂得变化之术,可以避开他的视线,但他找了怎么久,怎么也得露出一些破绽才对,可都三个月过去了,他燕青楞是没找到一丁点突破口。

        就好像他和那妖物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

        昨晚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丝痕迹,结果等他赶过去,依旧什么也没找到,哪想刚回来又遇到这种事。

        大堂内,几个领班的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看清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刘盈和唐宽是他们手下的人,负责帮助水鬼寻找可以进食的流民。

        如今这两人离奇被杀,并且现场出奇的诡异,这不得不让他们嗅到一丝异常的气息。

        幸好昨晚上,燕青几个武夫被妖物的痕迹吸引,没有待在城内,否则他们都会以为刘盈二人的死是和武夫有关,今早就跑路了。

        “现在的问题是,刘盈和唐宽两个的死,到底是不是和大人有关。”

        “我觉得是不是都不重要,那两个家伙没有半点儿骨头,我敢肯定都不需要审问,这两个废物就会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既然他们死了,我们就得做最坏的打算。”

        “此言有理,无论他们两个到底泄没泄露消息,我觉得先请燕青帮我们把那个凶手找到,抢先一步杀了他,事情就结束了,只要没有证据,一切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有理,有理。”

        两个领班衙役交头接耳了一番后,为首一个胖子上前,笑眯眯的拱手抱拳道:

        “燕大侠,刘盈和唐宽是朝廷的人,他们被凶手刺杀在县衙内,这是对朝廷的挑衅啊,还请燕大侠为我们主持公道,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我贾人在此拜谢!”

        燕青其实对衙役被杀并不感冒,但贾人说的却又有道理。

        无论如何,死者都是朝廷官吏,被刺杀在衙门内,影响的确很不好,这是对律法的公然对抗。

        “可以,我这就去两个衙役死亡的地点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燕青抽身便走,这时府邸外,一个衙役突然着急忙慌地跑了进来,口中大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

        贾人眉头紧蹙,连忙训斥一声: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慢慢说,莫非天塌下来了不成?”

        那衙役连忙站稳,脸皮通红,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那杀人的来了!”

        杀人的?

        几个领班衙役有些疑惑,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

        “你是说,杀死刘盈和唐宽的凶手找到了?”

        “不是找到了。”那衙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是他自己找上门来了!”

        “什么!”

        县令官邸外。

        原本繁华的街道此刻空无一人,店铺内一双双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外界,街道两侧的房屋的大门紧闭,唯独窗户开启了一道缝。

        一双双目光直射向街道上,那单人独行的身影。

        来人一身粗布短衫,浓郁的血腥气在他身上挥之不绝,他左手提着一个布袋,右手握住一把染血利刃,煞气充盈这个街道。

        十几个捕快将李长青团团围住,带队的捕快头子满脸冷汗,来人身上的煞气让他感觉像是在面对妖魔。

        他壮着胆子吼了句。

        “你刺杀县衙官吏还敢来县令府前,你莫非真不怕朝廷律法?”

        “你们不是要抓李某吗?怎么,我人就在你们面前,为何不敢上前?”

        李长青嘲弄地看向那些捕快,见无一人敢上前,他直接迈步。

        小小的动作却牵扯到了捕快们的神经,他们连忙大呼。

        “站住,你要做什么!”

        李长青却是不停,迈开双腿大步上前。

        “既然你们不来抓李某,我就只好自己进来了。”

        “站住!”

        “让他进来。”

        就在捕快们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时,一个瘦削的阴翳中年人出现在捕快们身后。

        “贾义大人!”

        来人名为贾义,同样是领班官吏之一,他看着浑身浴血的李长青,心中也是一阵打鼓,但想到燕青还在,又吃了颗定心丸。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杀害县衙官吏居然还敢过来。”

        说着,贾义让开道路。

        “走吧,你不是要进来吗?等会儿可别后悔。”

        李长青站在门口,看了眼幽邃的官邸深处,洒脱一笑。

        “后悔?等会儿你就知道谁会后悔了。”

        李长青直接迈过门槛,一路走到大堂外,这儿站着两个佩刀捕快,他们额头渗汗,咬着牙说了句。

        “进入公堂,不得佩刀。”

        “嗯?”

        李长青双眼看来,两个捕快心头一紧,差得晕厥过去。

        “锵!”

        只听一声清脆剑鸣,那把枭首水鬼的利剑便插在了石头上。

        “帮我看好咯。”

        言语间,他两步跨入公堂。

        迎面而来便是一张肃然却又无比恶臭的肥大面庞。

        县令不在,贾人便坐上了主座,见贾义带李长青进来,他一拍案几大吼一声。

        “堂下罪人报上名来!”

        李长青却只是随意抬眼。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李长青。”

        见李长青如此嚣张,贾人心头打鼓,但看见一旁站着的燕青,信心又足了起来。

        “罪人李长青,你擅自杀害县衙官吏,可知罪!”

        “罪?李某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罪。”

        “大胆!”

        见李长青开口否认,贾人猛地一拍案桌。

        “我问你,刘盈和唐宽是否死于你之手?”

        站在公堂上,李长青早早便注意到角落的燕青,他听出了贾人语气的急躁,不慌不忙道:

        “是又如何?”

        好!

        贾人脸上喜色浓郁。

        他原本还打算用话术诱导李长青,没想到后者居然就这样认了杀害刘盈而人的罪状。

        稳了。

        “李长青,我问你,你是否有功名在身?”

        “未有。”

        “那你是否有官职在身?”

        “未有。”

        李长青面露讥笑。

        “你不用问了,这些李某都没有,甚至连户籍都没有,只是一个流民罢了。”

        “流民!”贾人眼睛一瞪。

        “你一介流民,居然杀害县衙官吏,若是不严加惩治,谁还会遵守朝廷律法?”

        说完便看向燕青。

        “燕大侠!你看此人已经认罪,但其穷凶极恶,还请燕大侠出手,将其丈毙于廷上!”

        燕青闻言扭头,看向李长青。

        “李长青,你对此可有异议?”

        “刘盈二人本是我所杀,当无异议,只不过……”

        “还请燕大侠出手击毙此撩,莫要听他妖言惑众!”

        贾人急了,他可不想李长青乱说话,要杀就快杀了!

        “李某只是一介流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只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燕大侠。”

        “你说。”燕青没有动手,他的想法没人知道。

        李长青提直背脊,如炬目光直向堂上三人。

        “身为县衙官吏,勾结妖物,残害百姓,此罪当如何?”

        嗡!

        一言掷出,激起千层浪。

        贾人的脸色骤变。

        “你莫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李长青不屑地笑了笑。

        “请问贾大人,我喷谁了?我刚才好像还没指名道姓的说,是谁勾结妖物。”

        燕青此刻缓缓转身,面沉如水看着脸色不对劲的贾人二人。

        “按照大燕律法,勾结妖物者。”

        “杀无赦!”

        得到了燕青的保证,李长青抬头看向面如土色的贾人二人。

        “贾大人,你听见了吗?勾结妖物者,杀无赦!

        “你觉得,现在应该治谁的罪了?”

        贾人心虚了,但心中尚存侥幸,只要李长青没有确凿证据,燕青就不能出手!

        “你说我们勾结妖物,那你就把证据拿出来,否则休要妖言惑众!”

        “贾大人真是不打自招。”李长青玩味地笑道。

        “你要证据吗?这很简单。”

        见贾人依旧嘴硬,李长青转头看向燕青。

        “燕大侠,你只需要到县衙深处,一座种满了桂花的隐秘院子里看看,那一切就都清楚了。”

        “桂花?县衙里有种满桂花的院子?”燕青心头咯噔一下,这件事他从来不知道。

        “没错,只需要顺着水渠就能找到。”

        砰!

        公堂上,贾人屁股下的椅子一歪,他整个人摔倒在地,可此刻却没人敢扶他。

        燕青满是杀意的眼神已经看了过来。

        “贾大人,还请告诉在下,那所谓种满了桂花的院子里,到底藏着什么?”

        此刻,两人的心已经凉透了,种满桂花的院子,这就是水鬼的居所。

        一旦让燕青找去,那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该死,刘盈他们居然连这件事都说出去了?

        此刻,公堂上赫然大变模样。

        原本应该是被审判者的李长青,堂而皇之地成为了审判者。

        就在这时。

        “没错,我承认,我们的确是勾结了妖物!”

        !!!

        “贾义,你在说什么!”

        看着突然自爆的队友,贾人都傻眼了。

        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的确,我们勾结妖物是死罪。”贾义甩开同伴的手,直面燕青。

        “但是燕大侠,你是否遵守朝廷律法?”

        燕青捏了捏手指,没有搞懂贾义要做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自然。”

        “那好!”贾义此刻已经陷入疯狂,他怨毒地看向李长青。

        “勾结妖物是死罪,我认罪,但是!”

        他伸手一指。

        “这个人,以一介流民的身份擅自杀害县衙官吏,按照朝廷律法,燕大侠还请告诉我等,他是什么罪!”

        贾人终于反应过来,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贾义,明白了后者的打算。

        转念一想,今天燕青在场,自己不可能跑得掉,既然如此。

        不如,就让李长青陪葬。

        “燕大侠,按照朝廷律法。”

        “杀害县衙官吏者,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