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九章:沱江副灵

第九章:沱江副灵

        “你竟敢羞辱于我!”

        水鬼这才反应过来,李长青纯粹是在逗他玩。

        没洗澡是个什么蹩脚的借口,他是水生妖物又不是什么骚狐狸,黄鼠狼,哪里来的气味。

        “羞辱你?不不不,我只是实话实说。”李长青继续用言语激怒着面前的水鬼。

        同时微微附低身子,一手握住八面利剑,一手反握剔骨刀,交叉放在身前。

        此刻,水鬼的真身也完全暴露在李长青面前,体表干枯如树皮,四肢袖长满是皱纹,趴在地上活像是一只畸形的大蜘蛛。

        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反而是那张大嘴,布满獠牙。

        伴随着水鬼露出真身,空气中的水气都浓郁了不少,渐渐凝结成白雾漂浮在空中,能够阻挡人的视野。

        一人一妖就这么对视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空气仿佛在此刻凝结,直到屋顶横梁,雾气重新在木头上化作露珠,滴落在地。

        啪!

        砰!

        两处实木地板几乎同时爆开。

        一人一妖掀起白雾,随后在宅邸中央炸开一道圆形气浪。

        轰!

        李长青双手握剑,八面利剑厚重的剑刃极其适合劈砍,仗着身强体壮,李长青抬手在眼前劈出三剑。

        剑刃在白雾中留影,恰到好处地碰上水鬼的前臂。

        乒!

        斩击并没立功,李长青瞳孔微缩,只看见水鬼的两条前肢被某种瘤状物覆盖,好似套了一层甲胄。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在这儿?”

        水鬼的脸庞扭曲,一边咬向李长青的脖颈,一边用言语干扰。

        后者并未回答,他向后退了一小步,草鞋直接被巨力踏破,五根脚趾触地刹那深入木板,腿弯好似一个蒸汽杠杆,小腿肌肉猛然收缩,力道之大宛若大炮轰击。

        “喝!”

        李长青并不会任何剑法,甚至于大学学的太极剑都忘了。

        但不打紧。

        他力气大啊!

        剑势陡转,在水鬼错愕的目光下,李长青好似泰山压顶般,双手握剑挡住了他两条前肢的压力。

        随后他的动作打破了水鬼在脑中构建的十二中预判,以极端莽夫的架势,直接开始和水鬼的硬碰硬。

        感受到了李长青的意图,水鬼脸色诡异,他有些想笑。

        什么东西,你一个人居然要和我一个妖比力气?

        在水鬼的感受中,李长青并没有燕青给他的压迫感大,而就算是后者也不会在厮杀中和他角力。

        武夫,武夫,虽然有莽夫的夫,但终归是武字在前。

        但很快,水鬼的脸色变了。

        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好像比不过这家伙。

        在水鬼惊愕的眼神中,李长青推着他的两只手竟然缓缓反压了过来。

        卸力?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不不不。

        我李长青只会大力出奇迹!

        李长青咧嘴一笑。

        “你力气挺大啊,到我了吧。”

        他身子突然后仰,双手握剑高举头顶。

        随后,猛然下劈。

        砍砍砍,我再砍!

        李长青直接化身为人形打桩机,双手握住长剑将其当做斧头来使。

        一下,两下,三下!

        胸口一股浊气被李长青吐出,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

        水鬼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生生压制,双手的瘤状物都被劈开了裂缝。

        不对!

        这家伙不当人了!

        “你别得寸进尺了!”

        轰!

        李长青一连竖劈十二剑,最后对着水鬼的脑袋,就要将其砍的稀巴烂。

        突然,水鬼前肢收缩,在李长青眼中迅速抱团成了一个球体。

        随后。

        哗——

        突如其来的江水从水鬼体内迸发,猝不及防之下李长青被远远推开,一个驴打滚重新起身。

        宅邸外,也同样想起水流涛声。

        此刻县衙的所有水渠突然开始了流淌,最后全部汇聚到水鬼的房间内。

        干枯的皮肤逐渐充盈,细长诡异的四肢变得肥大,水鬼的整个身体好似灌满水的气球,全方位的膨胀起来。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分钟。

        当水鬼再度抬起头,那种丑恶的嘴脸又再次大变模样,变得……

        更丑了!

        “人类,你很自信,居然没有试图阻止我。”水鬼张口喷出水气。

        “不过就算你阻止我也是没用的,沱江会给我力量的,你以为那些水渠只是为了好看用的吗?哈哈哈,你们人类口口相传,面对我们水鬼可以绝水以退之,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凭什么绝水!”

        水鬼笑容阴翳,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向李长青。

        “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身体开始变得迟钝了,呼吸是不是越来越困难了?”

        李长青当着水鬼的面,动了动身子,随后深吸一口气。

        呼——

        如剑的水气被李长青直接喷在了水鬼脸上。

        “神清气爽。”

        李长青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霎时,后者的脸色黑成锅盖。

        “嘴硬!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水雾的包裹下,这妖物的身形几乎完美融入环境,速度也快了不止一筹。

        一个闪身水鬼跳到李长青身侧,看着依旧正视前方没有回头的李长青。

        “嘴硬的莽夫,你死定了!”

        砰!

        比之前粗壮了好几倍的手爪就要撕开李长青的腰腹,千钧一发间,八面利剑横向切来,恰好挡住了水鬼的攻势。

        “你居然能挡住?”水鬼依旧自信。

        “这一次你能挡住,那下一次呢?”

        水鬼再度闪身,又出现在李长青的另一侧。

        和刚才一样,他俯身探爪,目标直指李长青下盘。

        “砰!”

        粗壮的前肢与利剑碰撞,再度弹开了水鬼的攻势。

        前肢隐隐传来的疼痛似乎在提醒他,面前这个人类的力气好像也变大了。

        “一定是错觉!”

        站在原地,看着水鬼在自己面前不断辗转腾挪,李长青的脸色愈发奇怪。

        他刚才真没骗水鬼,被这团团水雾包裹着,他非但没有任何不适。

        甚至还觉得神清气爽。

        李长青五指用力握了握,现在他确定这绝不是错觉。

        自从这水鬼召唤出水雾之后,他的力量同样开始增加。

        而且看起来,似乎自己从沱江中获得的力量更多。

        “死!”

        终于,水鬼的身型膨胀到了极限,沱江力量对他的增幅也到了极限。

        他一个纵身跃上房梁顶端,倒挂在上方,下一刻如炮弹般直接撞向李长青。

        轰!

        地板被聚拢的水气撞出裂缝,恐怖的水气包裹于水鬼的前肢上,重重轰击于李长青的躯壳。

        “你死定了!”

        看着李长青站在原地承受了他这一击,水鬼可以笃定。

        眼前的人类绝无生还的可能!

        烟尘缓缓消散,水鬼匍匐于地,看清了那破碎地板上逐渐升腾的水雾。

        那是被他召唤来的沱江之力。

        见此,水鬼终于确信,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找来的武夫。

        已经死了!

        哗——

        大量的水雾从水鬼体内溢散而出,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原本膨胀的水鬼再度被打回原样,化作枯瘦妖物。

        “咳咳咳。”

        好似得了肺结核,凄厉的咳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糟了,这是神灵反噬,该死的……我得快点儿离开这儿。”

        心中杀死李长青的兴奋散去,留下的只有浓郁的怨毒。

        重新恢复原样,水鬼的力量又回到了刚才的状态,甚至更加虚弱,一颗破碎的浅蓝色光团被他呕出。

        还未等落地,水鬼像是丢了魂一样,手忙脚乱地又将其送入口中。

        “该死的人类武夫,要不是你找来,这座城里的流民都是我的食物,该死!该死!”

        水鬼越想越气,要不是李长青突然搅局,离阳这座远离都城的偏远之地,完全就是他的粮舱。

        可现在,他必须得走了。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浪费掉沱江副灵,神灵力量居然用在了你身上,你简直罪该万死,现在杀了真是便宜你了!”

        幸好有这些水渠在,就算有武夫现在过来也拦不住他。

        水鬼纵身一跃,大量水流喷涌,熟悉的接纳感消失了,冰冷的排斥将他猛地打了个跟头。

        “你想去哪儿?”

        宅邸内,大量水气升起,李长青完好无损地被水流环绕。

        他看向惊骇的水鬼,就在刚才对方吐出那枚淡蓝色的光团时,他心中居然出现了一丝悸动。

        “沱江副灵,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