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八章:夜黑风高,斩妖去!(求追读)

第八章:夜黑风高,斩妖去!(求追读)

        时间只有十二个时辰。

        甚至会更少。

        虽然刘盈和唐宽的尸体被李长青扔进了沱江,但他杀人的地点的确是在县衙内。

        衙门中莫名其妙死了官吏,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尤其是这两个官吏还与妖物有勾连。

        既然这只水鬼已经混入了官府内部,李长青才不相信他的手下只有两个衙役。

        一旦刘盈和唐宽确定被害,那只妖物手下的官员肯定会害怕事情暴露给城内的武夫,绝对会先下手为强。

        甚至于,李长青不吝用最恶毒的想法去揣测,这个城里甚至有武夫也加入了妖物的队伍。

        如果真是这样,他就更危险了。

        这个世界的武夫虽然没有种种神异,不能呼风唤雨,但什么千里锁魂,五感入微这些武侠小说中经常出现的技能,他们都是会的。

        如果真被追踪到,自己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沿着沱江一路跑出城去,从此开始荒野求生。

        所以李长青明白,自己必须先下手为强!

        流民擅自杀掉衙役,那一定是死罪;平民擅自杀掉衙役,即便不是死罪,也活罪难逃,关在地牢里只能任人鱼肉。

        唯独武夫除外!

        武夫者,降妖除魔之侠,可独断专行。

        这是朝廷的明文规定。

        也就是说,只要武夫认为你和妖物有关,即便把你一刀砍了,也是合理且合法的!

        杀一个衙役,毫无问题。

        而想要成为武夫,除了进入武学堂外,还有另一个剑走偏锋的方法。

        那便是,除妖!

        能独自除妖者,便可视作武夫。

        李长青需要赶在官府发现刘盈和唐宽死亡,派出人追踪自己之前。

        除掉那只水鬼。

        离阳城的天亮的早,黑的也快。

        才刚刚傍晚,夜幕已经笼罩了四方。

        从破屋出来,最后看了眼这座自己容身三个月的居所,李长青颇有些怀念地摸了摸曾被王五砸破的木门。

        “永别了。”

        无论之后是胜是败,他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了。

        夜黑风高。

        斩妖去!

        李长青什么都没有带,就那么一身穿了不知道多久的粗布短衫,腰间挂着一把从铁匠铺顺来的三尺利剑。

        剑身呈八面,足足三斤有余,相比于上辈子的刀剑,这个世界的武器无论重量还是品质,都要高上不止一筹。

        甚至于菜刀都能劈砍石头。

        扑通。

        沱江水面平静,黑暗的江底,一道水箭破开暗流朝着城内激荡而去。

        水鬼虽然被称为鬼,但实则为诞生于江畔湖边的妖物。

        力大如牛,并且速度之快宛若鬼魅。

        因为这种妖物从不和武夫硬碰硬,最为狡诈,所以才被贯以“鬼”字。

        离阳城的朝廷有三处办事结构。

        一个就是水鬼所在的县衙,一个则是县太爷办公的府邸,还有一处便是地位最特殊的武学堂。

        专门负责培养对抗妖物,掌握强大力量的武夫。

        水渠内,李长青的身影被流淌的水流覆盖,一座巨大的宅邸坐落于他面前。

        “燕青没在吗?”

        离阳城并非重镇,只有一处漕运码头还算有些价值,故而此地的武学堂人并不多,常驻武夫也很少。

        他刚才围着武学堂绕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武夫,看起来他们似乎都有要事离开了。

        “罢了,本来也没打算叫帮手。”

        没有继续去城内寻找燕青的踪迹,李长青沉入水渠,直奔县衙而去。

        水鬼我吃定了,天皇老子也留不住他。

        深夜,大部分差役都下班了,负责巡逻的守卫压根注意不到水渠内的动向。

        毫无阻碍地,他顺利进入了县衙内部。

        “按照刘盈的说法,水鬼是吃了他的顶头上司才坐上的这个位置。”

        沿着水渠,李长青没有去县衙四周的偏房细瞧,既然是刘盈的上司,那水鬼的办公地点肯定在县衙内部。

        穿过三层小院。

        一栋独立的宅邸出现在李长青眼前。

        这座宅邸很奇特,一株株桂树密密麻麻种在四周,明明即将入冬,可那桂花依旧开的艳丽,空气仿佛都被着桂花香侵的粘稠。

        院落四面八方的青石板路被挖断,向着四方延展出十多道水渠。

        这些水渠途径整个县衙,最后一股脑地汇入沱江。

        而按照原身的记忆,这些水渠应该是这三年才出现的。

        “应该没错了,水鬼的力量依托附近的江水而存在,可绝水以退之,这些水渠八成就是他给自己留的退路。”

        李长青的身影缓缓从水中出现,腰悬长剑,寒光凛凛。

        他的鼻尖抽动,空气中的水气被他吸入鼻腔,淡淡的尸臭和血腥气被隐藏在桂花香下。

        没错,是这里。

        沱江之水附着在李长青的脚底,落地无声,他右手拔出利剑,附身靠近宅邸。

        花香下掩盖的血腥气也愈发浓郁。

        “恩?”

        大门被细密水流推开。

        李长青没有藏匿身形,就这么站在门口。

        门内,一缕水流钻进了他的袖口。

        刚才他控制了一缕沱江之水进屋,只察觉到了屡屡消散大半的恶臭腥气。

        “你是谁?”

        宅邸中,一个艳丽美人半靠在太师椅上,她衣衫半解,烛光下隐约有晶莹剔透。

        “你是衙役和捕快的头子?”

        李长青缓步进屋,随手关上了大门。

        “我?”那女子一双丹凤眼摄魂夺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长青的装束。

        “你是武学堂的大人吗?”

        “与你无关,回答我的问题。”李长青抬起利剑,面容冷峻。

        “当然不是。”

        那女子坐直身子,动作幅度有些大,敞开的胸襟无比伟岸。

        “小女子凤仪只不过是凤阙楼一介草民而已,今晚被陈大人叫来侍寝罢了。”

        凤阙楼是离阳城最大的青楼,眼前的女子应该是个花魁。

        “那姓陈的去哪儿了?”

        “小女子不知,我来的时候陈大人已经不在了。”

        “你何时来此地的?”

        “小女子来这儿已经莫约有半个时辰了。”

        李长青看了面前的女子两眼,两步上前,抓起一旁的披肩扔在女人身上。

        “把衣服穿好,跟我走。”

        “是,大人。”

        凤仪见李长青依旧看着他,眼睛眨了眨,妩媚一笑。

        “大人莫非要看小女子更衣?其实也不是不行,小女子……”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长青直接背过身去。

        “动作快。”

        凤仪遮嘴低笑,青葱玉指下淌出粘稠涎水。

        再抬头,丹凤眼被鲜血充溢,随即她裂开嘴角。

        一只可怖的干枯手臂从凤仪脸上破壳而出,一把抓向李长青的后心。

        “锵!”

        利剑嗡鸣,凤仪妩媚的俏脸已经碎了大变,内部一只猩红的独眼满是贪婪。

        利爪已至,而剑刃尚未回转。

        你来不及的!

        “啊——”

        干枯的手爪扯开李长青的衣襟,锋利的剔骨刀刃被沱江之水附着,轻易将诡异的手爪切开小半。

        屡屡白烟在伤口处冒气,毫无征兆之下,剧痛从掌心处袭来。

        还没完。

        李长青仿佛背后有眼,就在凤仪脸庞被撕裂的刹那。

        他与妖物几乎同时出手,剔骨刀切开手爪,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妖物动作一顿。

        而恰时,李长青已然挥出利剑。

        八方长剑,刃面被一层几乎不可见的沱江之水覆盖,大大增强了锋利程度。

        转身看着中门大露,衣衫不整,两腿白净的长腿一晃一晃的凤仪。

        李长青毫无半点儿怜香惜玉,右臂陡然发力,紧贴躯干的肌肉充血,将足以生撕虎豹的力道贯入利剑之上。

        “啊!!!!”

        惨叫声一道高于一道。

        凤仪的身躯被直接劈成了两半,剑刃下落的刹那,一道黑影从起躯壳内跳出,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李长青的利剑。

        皮囊化作两段,没有肌肉,没有骨骼,没有内脏。

        单单只是一层皮被切成两半,可怜的女子就这样躺在冰凉的地上。

        面前的阴影处,一个诡异的肉球正迅速膨胀,随后从中传出好似锉刀般沙哑的嗓音。

        “这不可能,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李长青反手握剑,单臂夹住剑身拭去血迹,张口念道:

        “有水鬼者,生于湖畔江岸,好嗜血肉,力大如牛,而通变化,常人难以查之。”

        李长青面露嘲弄,戏谑道:

        “不过,你似乎只变化了形态而忘了其他东西。”

        “什么?”

        “你今天没洗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