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七章:水鬼

第七章:水鬼

        屋内,两人的交谈还在继续,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在一门之隔的水渠外,李长青正通过沱江监视着他们。

        “哈哈哈,你倒是挺损的。那群流民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从一开始就拿不到户籍吧,倒是你,回扣吃到还挺畅快。”

        “你也别羡慕,等会儿晚上请你吃好的。就刚才那个傻子,三天前居然给了我一条凤鱼,哈哈哈哈,你说他傻不傻?

        “我瞧他那样子恐怕都不知道这玩儿多珍贵,多半是运气好碰巧遇到一头傻不愣登的凤鱼,两傻子撞一块了。正好还剩了条鱼尾巴,等晚上我们拿来下酒!”

        衙门外。

        李长青的脸色已然变得铁青。

        从来没有机会获得户籍,都是敲诈他的,一开始他就是注定是所谓“大人”的食物……

        种种话语停在李长青耳中,水渠内的沱江之水渐渐沸腾。

        “刘盈!”

        李长青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水渠中一抹残影瞬息而至。

        “最近你行事小心一些,城南流民消失太多,虽然他们没有户籍不入官府名册,但那些武夫就是狗鼻子,别被他们察觉到了异样。”

        “你说起这事我就来气!”刘盈狠狠把茶碗在桌上一放。

        “最近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一个叫燕青的莽汉,这家伙眼睛毒辣的很,我好几次给他名册都差点儿被看出异样,最近这几天,我都没敢给大人上供,挨了好几次骂。

        “唐宽,你那边如何?”

        另一个衙役摆摆手。

        “这种事不急,细水长流,大人不会怪罪你的。既然燕青这厮最近查我们的紧,就先放那群流民一马,反正他们也跑不掉。”

        “不然你以为呢,要不是燕青这厮,城南那群流民我早献给大人了。

        “说来也巧,上次大人去城南沱江进食,就是因为燕青突然找来,才放过了那几个傻子。”

        “这件事上你可真得感谢燕青。”那人呵呵笑道,揶揄了一句。

        “要不是燕青来让大人留了那几人一命,你可吃不到这凤鱼。”

        “哈哈哈,说的也是。”

        刘盈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正好我也可以再等等,那傻子刚才还来找我要户籍,过几天说不定又给我送礼咯。”

        突然,屋内的蜡烛被风吹灭,光线一下子就暗了。

        “真是把他给卖了,他还得帮我数钱,这群没脑子的流民是这样的。”

        “唐兄,你说是不是。”

        “唐兄?”

        唐宽的脸色诡异,刘盈看着面前的同僚,伸手挥了挥。

        “你咋了,犯癔症了?”

        唐宽的嘴角抽搐,露出哭一般的笑容。

        “刘兄,你背后。”

        “背后?”

        冰冷的锐利抵在了刘盈的脖子上,寒气从尾巴骨直窜天灵盖。

        “谁……是谁。”刘盈牙齿打颤,刀刃的锐利让他根本不敢乱动。

        他试着朝唐宽使眼色,可后者却一副被吓傻的模样。

        在他面前,李长青的身体被水流环绕,正一点点从水渠中浮现,这诡异的出场姿态让唐宽心中升不起半点儿反抗的欲望。

        “刘盈,刘大人。”李长青手中的剔骨刀在刘盈脖颈处徘徊。

        “告诉我,你所谓的大人是谁?”

        他的嗓音冷若深秋的沱江,刘盈狠狠打了个哆嗦,身体试着想要挣扎一下。

        “你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官府衙门,你一个流民莫非要……”

        “啊——”

        惨叫刺耳,唐宽吓得闭上了眼,李长青右手五指按着刘盈的肩膀,直接将他的骨头捏碎。

        “现在我问你答,听懂了没有。”

        断骨之痛让刘盈只觉得生不如死,直到喉咙处的刀刃切开表皮,死的恐惧才让他强行住嘴。

        “是大人让我们干的,都是它!”

        “沱江的水鬼!他吃掉了领班,就在县衙里。”

        水鬼?

        两个冰冷的文字刺入李长青大脑,唤醒了原身残破的记忆。

        冰冷的江畔,死尸,鲜血成河。

        一只狰狞的四足怪物将四散逃跑的流民吞噬殆尽。

        “三个月前,那个要杀我的水鬼?”

        “……是。”

        刘盈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触怒李长青一刀把他给杀了。

        刚才的断骨之痛正不停提醒着他。

        这家伙是个疯子。

        他真该在县衙里动手!

        “你们和他合作多久了?”

        刘盈嘴唇颤抖,吐出一个可怕的数字。

        “三年。”

        “也就是说三年来,大部分来离阳城的流民,都被你送给了水鬼?”

        刘盈不敢开口,李长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所以之前,你就从未打算帮我置办户籍,一开始你就把我当做了水鬼口粮?”

        “不,大人你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

        “啊!!!”

        刘盈的另一只肩膀也被李长青捏断,他终于反应过来。

        这流民要杀他!

        “不,你不能杀我!”

        刘盈被吓的小便失禁,他扯着嗓子大吼,但门口已经被李长青控制沱江之水覆盖,隔绝了大半动静。

        “我是衙役,是官府的小吏,你杀我就是公然挑衅律法!”

        “你勾结妖物,照样是死罪!”李长青冷哼道。

        “我是死罪,但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你只是一个流民,没有杀我的权利!”

        闻言,李长青也不由皱起了眉头,的确如刘盈所言,流民杀吏,无论如何都是死罪。

        “我们可以合作,真的!”

        见李长青开始沉思,刘盈似乎发现了生的可能,急忙道:

        “我可以帮你找到城内武夫,揭发那只水鬼,到时候你只需要帮我保密这件事,我们一口咬死所有事都是那只水鬼干的。

        “到时候你不但没有罪,还能获得户籍,我们不是双赢吗?”

        不愧是常年厮混衙门底层的小吏,生死之间刘盈大脑飞速运转,给出了一个看起来最佳的解决方法。

        半晌。

        “你说的很对。”李长青缓缓低头。

        刘盈的眼神不由一亮,成功了!

        我就知道这些流民见钱眼开。

        他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只要水鬼被武夫杀死,就能死无对证,解决一个小小的流民还不容易,给不给户籍还不是他们衙役说了算。

        你给我等着!

        “不过,我拒绝。”

        然而,正在刘盈畅想之间,李长青冰冷的嗓音打破了他的一切幻想。

        “你!”

        刺啦——

        剔骨刀深深插入刘盈的胸膛,他眼珠子瞪大,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

        “为……什么?”

        李长青面容淡漠,一字一顿道:

        “户籍不重要,你也不重要,对我来说,没有你这样的人才重要。”

        李长青握住剔骨刀,手臂陡然发力,刺啦一声,猩红的刀尖从刘盈后心透出。

        刘盈的瞳孔逐渐涣散,他张了张嘴,无比怨毒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你杀害官府衙役,公然处罚律法,衙门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在下面……等你。”

        唐宽已经被吓傻了,他很想拔腿就跑,可身体却不停使唤,在地上乱蹭。

        李长青一把抽出剔骨刀,垂着手走到唐宽面前。

        “别过来,你别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杀我!”

        “你也是和他一伙儿的吧。”

        唐宽惊恐抬头,歇斯底里地喊出了声。

        “不要杀我,我可以帮你作证,对,有我在官府就不知道你杀了刘盈,我会告诉他们,你……”

        噗呲——

        尖刀透心而出,李长青扶住唐宽,勒紧他的脖子,直到他的身体停止挣扎,李长青才放开手臂。

        “呼——”

        他长舒一口气,看着地上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地砖。

        哗啦——

        水渠内沱江之水暴涨,迅速冲入房间将两具尸体包裹住,随后冲洗掉所有血迹。

        回头看了眼官府深处,李长青纵身跳入水渠。

        江水湍急,遮蔽了他和尸体的踪迹,沿着巷道一阵穿梭,很快便进入沱江。

        站在水里看着两具尸体被鱼儿分食,李长青的表情毫无变化。

        自从那天他亲手割掉了王五三个泼皮的脑袋后,李长青发现自己就已经免疫了杀人这种负面情绪。

        更何况,无论是刘盈还是唐宽,统统都是罪该万死之徒!

        此刻李长青很冷静,他并非不识大局之人,杀死刘盈无疑是一步坏棋。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不停地提升自己不就是为了不被人欺辱?

        无论是那伙儿渔民,还是衙役。

        现在他已经触碰到了武夫的门槛,再进一步便可鱼跃龙门,这时候以流民之身杀掉衙役无疑是不明智的。

        但再给他一次机会,李长青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干掉衙役。

        不为别的,就为念头通达。

        要是有了力量依旧不痛快,那我练个什么武?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更何况。

        “水鬼是吗?”

        李长青站在沱江之内,他抬起头双手,股股力量被水流传来,

        原身记忆中的水鬼也出现在他面前。

        水鬼者,力大如牛,喜食血肉,通变化,可绝水以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