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六章:食物(求追读)

第六章:食物(求追读)

        离阳城已然步入深秋。

        北国寒风南下。

        沱江表面生出许多雾气。

        临冬,渔民们已经减少了捕鱼的次数,江面寂寥无人。

        哗啦啦——

        江心,水流嘴湍急之所。

        一个人影居然伫立于水面之上,流动的江水托举起男人全身,他就这样站在水面上,只有半截小腿没入水面。

        行卧间,江水自动,宛若神祇飘带,真如水君临凡尘。

        呼——

        男人张开嘴,大片雾气涌入,腹部微微隆起,随即他张嘴轻吐,雾气如剑如蛇,划破长空数米才堪堪消散。

        周身的水雾淡了些,露出如大理石般雕刻的身躯,肌肉菱角分明,一块块紧缩贴紧躯干,充斥着恐怖的爆发力。

        “力量增加到了瓶颈吗?”

        李长青睁开眼,他尝试着双手紧握,感受着全身上下传递而来的充沛力量,江水在他脚下匍匐,让他永远充斥着活力。

        自从上次他找到刘盈,后者同意帮他办理户籍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李长青每日都在江面,靠着沱江的养分增强自己的体魄。

        期间,他控水的能力也逐渐增强,虽然无法做出什么掀起惊涛骇浪之类的超自然能力。

        但通过沱江之水,他在水下的速度完全不亚于灵活凶猛的凤鱼。

        李长青极目远眺,确定岸边无人后,他转身踏步,滚滚波涛仅仅没过脚背。

        踏江而行。

        如果这一幕让不明白李长青深浅的人看见,恐怕要不了一个时辰,整个离阳城都会传开。

        无名宗师莅临离阳城。

        整个城内的武夫都会发疯的。

        踏江而行,一苇渡江。

        这可是传说中武学宗师才有的实力,寻常武夫水性再好,能让江水不没过大腿都算是内功深厚。

        这三日,李长青也读了一些有关武夫的书籍,对这个世界的习武之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无论再强的武夫,就算是打通任督二脉,内力运转周天,抵达宗师之境,杀妖如屠狗,斩魔似割草。

        也不能呼风唤雨,凌空飞渡,唯有妖魔才能做到这种事。

        所以李长青明白,自己对于沱江的种种神异,出了表现在体魄上的提升外,其他的统统不能暴露。

        一路踏江而归,李长青穿着草鞋走到岸边,看着身旁枝叶摇晃的大柳树,他抬起右臂。

        砰!

        五根手指深深嵌入树干,像是抓豆腐一样,李长青轻松抽出右手五指,看了眼脚下的地面。

        现在他不是在沱江内,是在地上!

        此刻的李长青相比于三天前刚刚得到力量的他,已然成长了太多。

        满意地点点头,李长青走到树旁席地而坐。

        面前摆着一对柴火,上面架着一条被火烤的金黄的凤鱼。

        鱼肉细嫩,在火焰的炙烤下,无鳞的表皮爆开,露出下方晶莹的鱼肉,什么调味料都不需要加,撒一点儿粗盐已经就很完美了。

        李长青迫不及待地抓起木杆,对着鱼腹就是一大口。

        鱼肉呈现蒜瓣状,块块分离,咀嚼在嘴里混合着粗盐有着一股浓烈的异香。

        “不愧是一条就值十几两白银的鱼,够劲儿!难怪武夫都那么喜欢,我也喜欢。”

        不止如此,鱼肉下肚,丝丝暖流顺着腹部直上李长青四肢百骸,像是泡在温泉里似的。

        这几天力气能提升这么快,和他一天三顿烤凤鱼是脱不了干系的。

        沱江现在就是李长青的后花园,凤鱼是要多少又多少,被称作水中狮虎的他们遇到李长青,完全没有半点儿反抗能力。

        打不过,还跑不过。

        一条几十斤重的鱼下肚,李长青打了个饱嗝,待将凤鱼毁尸灭迹扔进沱江后,他才进屋换了身短衫,朝城里走去。

        从昨晚开始,李长青已经感觉到沱江对他力气的增幅似乎到了临界点,开始变慢了许多。

        他今天准备去城里的书店看看,有没有武夫锤炼身体,搬运气血的书籍,能多增强一点儿是一点儿。

        桃花书屋。

        “什么,户籍?还要官府盖章?”

        柜台前,一个带着水晶镜片地老者对着李长青歉意的笑道。

        “李先生,按照官府规定,所有与武夫修行有关的书籍统统需要盖有官府印章的文书与对应的户籍作证,才能借阅。”

        李长青看着自己手里的两本书,分出一本不讲内功,只说锻体的书籍。

        “这个呢,只是一些和锻体有关的知识,禁令应该不禁止吧。”

        “不好意思,李先生。”

        老者依旧是歉意地笑了笑,摇头表示不行。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如果李先生你是武夫的话,就不必要这些文书。”

        老者的笑容依旧和蔼,但拒绝的态度却很明确。

        很显然,这是一个有自己原则的老书生。

        李长青有些犯难,他没想到有关修行的内容居然如此保密,就连基本的锻体法门都不允许民间流传。

        “桃爷爷。”

        书店的门帘被人掀开,一个身着雪白绸缎的青年跨步而入,他双目有神,行走间脚下好似老树生根,肩膀四平八稳。

        武夫?

        李长青瞳孔缩小,但很快又恢复原状。

        不,应该不是。

        他之前第一次去找刘盈办事见过一个被称为燕大侠的武夫,对方的气场和这些青年完全是两个样子。

        “长空剑典的拓印本到了吗?”

        “到了,早就给你们留着的。”老者乐呵呵地将一本用牛皮纸包住的线装书递给那三个青年。

        “小心点儿,别弄丢了,不然你们的先生可是会找麻烦的。”

        李长青目力惊人,看清了那绝对是一本武学图集,他冲着那青年抱抱拳,看向老者。

        “老先生,这位少侠为什么就可以随便借阅武学书籍,难道他也是武夫?”

        “我是武学堂的学生啊。”那青年爽朗笑道。

        老者解释了一句。

        “武学堂的学生借阅书籍是他们的权利。”

        随即老者看了李长青一眼,乐呵呵地笑了笑。

        “要是你也进了武学堂,到时候来老头子我这儿借书,我也什么都不要。”

        那青年闻言转头。

        “这位先生也想加入武学堂吗?那你可要快点儿准备,秋试马上就要结束了,现在报名应该来得及。”

        “多谢。”

        道谢一声,李长青离开了书屋。

        得。

        绕来绕去,想快速成为武夫还真得拿到户籍才行。

        “都三天,就算再拖,我的户籍也应该下来了吧。刘盈那厮,我可是送了他条凤鱼,十几两银子哩。”

        李长青打定了主意,今天去衙门问问。

        还是和之前一样的道路,李长青轻车熟路地来到县衙旁侧小径,沿着小门径直来到刘盈的房间外。

        咚咚。

        “进来。”

        李长青推门而入,只见刘盈正低头伏案,似乎在做什么工作。

        “先把东西放下吧。”

        李长青见刘盈也不看看来人,就敲了敲桌子光明正大地讨要贿赂。

        “刘大人,是在下。”

        刘盈恍然抬头,这才看见是李长青。

        “哦,是你啊。”

        他脸上倒是乐呵呵的,嘴里却明知故问。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长青眉头一皱,下意识感觉有些不妙。

        “刘大人莫非忘了李某?三天前,大人可是答应李某有关户籍之事会尽快办理的。”

        “哦,我想起了。”刘盈敲了敲脑袋。

        “唉,最近公事繁忙,看我这记性。这样吧,你再等个一两旬来找我,说不定我就有空了。”

        “一两旬?大人,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玩笑?谁有闲工夫跟你们这些流民开玩笑!”

        毫无征兆地刘盈脸色突变,瞬间黑了下来。

        “没看见我现在正忙着吗?”

        “刘大人,三天前在下可是给你送了一整条凤鱼,您该不会是忘了吧。”

        李长青也不再惯着刘盈,声音顿时强硬了起来。

        “收了礼却不做事,大人这不好吧。”

        “你在教我做事?”刘盈眼睛一翻。

        “再说了,谁能证明你给我送了凤鱼?那东西,是你一个流民可以捕捞的吗?”

        “刘大人!”

        李长青这下彻底怒了,面前这个衙役分明就是想只收钱不办事。

        然而面对愤慨的李长青,刘盈却不为所动。

        “想清楚了,这里可是衙门,你想要做什么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想办事?那就交钱来!”

        他再度露出贪婪的嘴脸,胃口好似无底洞般,看着沉默在原地没用动静的李长青,讥笑道:

        “没钱就滚,别站在这儿碍眼,什么东西。一介流民居然敢威胁我?”

        “带着你的东西,滚!”

        一份油纸包裹的文件被摔着地上。

        李长青此刻已经出离了愤怒,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伸手捡起地上的文件,最后看了眼刘盈。

        随后转身而去。

        李长青知道,此刻他还不算武夫,如果敢对县衙官吏动手,后果不堪设想,他可不想被官府通缉。

        离开衙门,李长青没有离开,他绕道一处水渠旁。

        县衙内有数道水渠联通沱江,李长青能借此通过沱江之水,监视县衙的环境。

        他倒要看看,刘盈这厮有没有什么把柄。

        手指触碰水面,李长青的意识迅速进入县衙,最后停在了刘盈的房门前。

        而刚才还只有刘盈一人的房间里,赫然多出了一人。

        “老刘,谁又来了?”

        “嗐,能又谁?还不是那群讨饭的刁民,你不知道,刚才那家伙居然敢威胁我。”

        听见似乎在谈论自己,李长青立马集中注意力。

        “让我猜猜,是不是那天给你送凤鱼那个?”

        “哈哈,就是那厮。”

        “我看那小子也是傻,他居然以为你真会给他办户籍。他们这些没用身份的流民死了,武夫可不好追查,是大人最喜欢的食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