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五章: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求追读)

第五章: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求追读)

        壶堤。

        离阳城西,与李长青所在的城南不同。

        沱江自城西而进离阳城,途径城南,绕道城东而去。

        其中,城东乃码头所在,漕运、商贾齐聚于此,城西则为城内权贵之居所。

        李长青站在渔船上并不打算靠岸,他可不想一上岸就被一群衙役包围。

        把船停好,也不需要李长青如何动作,水流自然稳住小小的渔船,如履平地。

        他蹲下身子,手指触碰水面,江下的场景迅速就被水流忠实地传回脑中。

        水草丛生,怪石嶙峋。

        相比于城南的沱江,这里的水域几乎可以用极端来形容,看似平静的江面下,尽是可怕的暗流汹涌,游鱼也稀少的多。

        李长青估计,就算是靠水吃饭的浪里白条,一不小心也得栽个跟头。

        “凤鱼是吧,让我看看你到底为何身价如此之高。”

        李长青将裤腿挽起,就这么坐在船沿上,双腿自然没入水面。

        “李先生,你准备好了吗?那凤鱼可是相当凶猛的。”

        摇摇晃晃,那伙儿渔民的船也靠了过来,老大朝着李长青喊道:

        “你的船里有专门钓凤鱼的鱼竿,可好使了。”

        李长青闻言眉头一挑,他也不多说,随手在船舱里摸了摸,拿出一根墨竹鱼竿。

        “嚯,连家伙事儿都给我准备好了。”

        墨竹是制作鱼竿的上等材料,算是这个世界钓鱼佬的巨物指定鱼竿。

        “凤鱼喜食牛肉,我们老太爷知道你要垂钓凤鱼相当钦佩,这是他给您准备的饵料。”

        老大又递来一个油纸包,李长青也没拒绝,牛肉百多文一斤,可比几文一斤的鲫鱼贵多了,他可舍不得。

        “李先生,我们就恭候您的佳音了。”做完所有,渔民老大摇着船桨几下跑的老远。

        望着远处李长青垂钓的身影,几个渔民有些迫不及待。

        “老大老二,我们来打个赌,你说这厮最多什么时候会被凤鱼拖下水。”

        老大摸了摸胡须,有些不确定。

        “虽然凤鱼喜食牛肉,但壶堤的凤鱼数量也不多,可能要几个时辰才得上钩,不过你们也别担心。”

        他的眼神笃定,手指着李长青掌中的鱼竿。

        “这墨竹鱼竿是老太爷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到的,坚韧无比。就算是凤鱼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折断,加上那怪物的力气铁定不会放手,渔船可受不了他们这样折腾,到时候,那厮一定会被拖到水里,变成凤鱼的口粮!”

        “哼,管他地上多威风,就算是寻常武夫也不敢下水和凤鱼搏斗!”

        “老太爷英明,老大英明!”

        三个渔夫对视一眼,随后一脸期待地望向李长青。

        江面平静,李长青把饵料挂在鱼钩上,用力一抛,紧接着就不动了。

        他的感知随着江水迅速扩大

        嗖——

        怪石堆里窜出一抹雪白的虚影,李长青连忙集中注意力。

        流线型的身段,雪白无鳞的皮肤,头部如鲨鱼般凶历,血盆大口隐藏在前凸的鼻下。

        最引人瞩目的是它的尾巴,居然是如凤凰流苏般的飘逸。

        身段足有一丈开外,堪比大白鲨。

        “这是江鱼?”看清凤鱼的真面目,李长青也不由咋舌。

        不愧是有妖魔鬼怪的世界,一条江里的淡水鱼都那么恐怖。

        怪不得那群渔民回告诉他这个,八成是想借刀杀人。

        不过嘛——

        “鱼儿,鱼儿,快来哦。”

        水流骤变,牛肉的血腥气瞬间就被水流传递过去。

        血腥激起了凤鱼的凶历,又有李长青暗推波澜,凤鱼抽身扭转直奔饵料而去。

        这畜生脑中就没有怕字。

        张口,咬饵!

        嘎吱——

        几乎是瞬间,由墨竹制成的鱼竿弯成了九十度,令人牙酸的嘎吱声仿佛竹子的痛哭呻吟。

        “怎么快就来了?”

        渔船上,三个渔民对视一眼。

        “为什么这么快,他抛下饵料才不到半刻钟吧。”

        “他运气还挺好。”

        渔夫老大抽着旱烟,言语有些兴奋道:

        “咬杆快,说明那条凤鱼饿啊!你们说,被一条饿慌了的凤鱼拖下水会发生什么。”

        闻言,两个渔民的眼睛也是一亮,似乎看见了李长青被啃成白骨的画面。

        “掉,快掉。”就在渔夫老大一边默念之时。

        没用角力,没有拉扯。

        李长青屁股一滑,直接跃入水面,水花四溅之后船上再无一人。

        三个渔民的交谈戛然而止,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就完了?”

        “好像是?”老大也不确定。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三人蹲在船上,好半晌老大才伸出手在两个小弟头上一拍。

        “走啊,还愣住干什么,准备给那厮收尸吗?被凤鱼拖下水,你们不会觉得他还有活路吧。”

        二人连忙起身,他们从没想过事情居然会如此顺利。

        老二跳上了李长青的渔船,愉快地摇动船桨,三人晃悠悠地朝着城南驶去。

        “我觉得我们等会儿可以去庆祝一下。”

        “对对对,晚上去买点儿酒,再拿点肉,今天一定要庆祝庆祖。”

        “这可是大喜事!”

        哗啦——

        巨大的水花在船头冲出。

        “哟,发生了什么喜事儿,还要庆祝庆祝,说来给我听听?”

        砰的一声。

        渔船明显下沉,长达一丈开外的狰狞凤鱼被扔到船上。

        李长青赤裸着上身从水面缓缓浮起。

        渔夫老大的脸上爬满了惊骇,最终在李长青揶揄的眼神中,变作尴尬的赔笑。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

        “哦,什么高兴的事?”

        “我老婆生孩子了。”

        “那你呢?他老婆生孩子,你们两个笑什么?”

        老二和老三哭丧着脸,看了眼老大,随后。

        “我老婆也生孩子。”

        “哦。”李长青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老婆生孩子被我听见了,怎么着也得沾点儿喜气。”

        说着,李长青手一摊。

        “拿来吧。”

        “什么?”三个渔民一脸懵。

        “礼钱啊,不给钱我怎么沾点儿喜气?”

        ???

        “李先生,你说的……很有道理。”

        老大面皮抽了抽,在李长青的注视下,三个人掏空了腰包,赔上了自己所有私房钱。

        李长青这才满意,跳上船对着老二的屁股就是一脚。

        “开船。”

        老二:这小匹夫欺人太甚!

        随即他猛地转身,谄媚一笑。

        “大人,您坐好。”

        城南,坊市。

        李长青背着凤鱼径直向前,街道两旁站着许多看戏的百姓。

        “快看啊,那好像是凤鱼。”

        “一丈长的凤鱼,乖乖,这可比老虎还要凶悍。”

        “这是谁啊,其他地方的大侠吗?”

        “看起来也不像,不过能抓凤鱼,是个狠角色。”

        三个渔民跟在李长青身后。

        “老大,你说的还真没错,这小子卖不出去!”

        “哈哈哈,你们说,等会儿他会不会把凤鱼给贱卖了,这里的人我打赌,最多就出半两。”

        三个满脸睿智的渔民跟在李长青身后,一副自己又行了的样子。

        “我早就说过,这厮是个流民,不敢去城西贵胄住的地方,离阳城只有在那里凤鱼才能卖出去,现在他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老大一副再世诸葛的样子,一张嘴分析地头头是道。

        “所以说嘛,别看这小子运气好抓了条要死的凤鱼,银子该赚还是赚不到。”

        他越说越兴奋,两个小弟也是一副老大说的妙,听起来他们的计划好似大获成功。

        简直就是秦始皇摸电线,赢麻了。

        可走着走着,三人中的老二只觉得这路有些熟悉,他戳了戳自己兄弟。

        “老大,老三,你们瞅瞅,这条路是不是有点儿熟?”

        “嘶,我好像来过这儿。”老二摸了摸下巴。

        突然,老大一拍手。

        “嘿,我想起来了,这里不是衙门吗!”

        “诶?还真是,可不就是衙门嘛,我说那小子来这儿干嘛,办户籍不就得……”

        老二的声音渐渐小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三人呆头呆脑地站在衙门外,看着李长青背着凤鱼从那小门直接走了进去。

        “要办事,得给刘盈那厮送钱。”

        “凤鱼很值钱。”

        “刘盈能接触武夫,可以卖掉。”

        三个渔民大眼对小眼,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劲了。

        ……

        “凤鱼?”

        刘盈看着面前展开一丈有余的狰狞巨物,情不自禁地伸手触碰。

        指间温热,尚能感触到鱼的鲜活。

        很明显,这是一条刚刚捕捞上来的凤鱼。

        “这是你抓的?”

        刘盈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他知道李长青是渔民,可这是凤鱼啊。

        堪称水中狮虎。

        拿枪的猎人也不敢说能打虎吧。

        “侥幸而已,在下今早运势颇好,恰逢其会。这鱼又大又难处理,想必只有刘大人有办法享用。”

        “好好好。”

        刘盈很高兴,一条凤鱼至少能值十几两纹银,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放在他手里,完全可以拿去孝敬大侠,习武之人需多食肉,凤鱼是普通武夫绝佳的补品。

        “你小子这事办的不错。”刘盈笑眯眯地看向李长青。

        “最近衙门事忙,关于上次你户籍的事拖了许久,不过别担心,这几天我正好有空,就帮你把事给办了。”

        “那就多谢刘大人了。”

        李长青一拱手,虽然明知之前刘盈是在敲诈他。

        不过此刻自己还不是武夫,该有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在大人公务繁忙,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好好好,你去吧。”

        两人一阵寒暄,最后李长青被刘盈起身送出了衙门。

        看着身后县衙的朱红色大门,同样是来县衙,今日再不同于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