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三章:敲门的人是我(求追读)

第三章:敲门的人是我(求追读)

        江畔码头。

        一间不大的木屋内。

        七八个渔民穿着蓑衣,屋内充斥着江风特有的鱼腥味,几个人叼着烟斗,缕缕烟雾把房间染的乌烟瘴气。

        “老太爷,你看这事到底该怎么办,那小子就是一介流民,我们让他来江上捕鱼已经是对这小子的恩典了,结果那厮居然不领情,还打伤了陈麻子。”

        几个渔民交头接耳,话语间尽是对李长青的恶意。

        “你们先说说,想怎样?”

        一个老头叼着烟斗,他是整个南城沱江渔民的扛把子。

        “那家伙被水鬼盯上,居然还敢来捕鱼,我们没当场宰了他算是仁至义尽了,他妈的居然恩将仇报!真让我来安排,我非把这狗娘养的沉到江里去!”

        陈麻子阴沉着脸,他半躺在竹椅上,腰间用绷带密密麻麻地捆了一圈,此刻动弹不得。

        他就是早上一棒子敲在李长青脑袋上的渔民,平日里就属他最讨厌李长青。

        “你想杀他?”老头斜眼一瞧。

        “对,我要把他给绑了石头沉江里去!”陈麻子暴虐道。

        “行了,就算那小子是流民,衙役完全不理会他死不死,但你别忘了,刘盈那群混账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陈麻子满脸阴狠,愤愤开口:

        “那小子就是个流民,我又不是当街把他打杀,谁有证据?”

        “证据?”一直没有开口的老头突然哼了一声。

        “他刘盈需要证据?对,流民的死活完全不管他的事,但敲诈你管不管他的事?如果被他拿到这个把柄,麻子你自己说,你能有多少钱拿去孝敬他?”

        闻言,陈麻子胸口的气一下就泄了,他缩在椅子中,双眼依旧是仇怨,他从未想过自己变成这样是咎由自取。

        “老太爷,难道就任由那个该死的流民这样逍遥?如果我们这样忍气吞声,以后那些流民都会得寸进尺啊。”

        渔民们不干了,作为有户籍的人,他们天生就对李长青这样的流民有着极端的优越感,今天居然被一个流民吓住,此刻所有人都是无比的愤怒。

        但碍于李长青今天的表现,他们却又不敢当面发作,只能暗地里进行讨论。

        “不,既然他敢挑衅我们,自然地受到惩罚。”

        老头感受着四周渔民投来的目光,作为维护利益集团的扛把子,他吐了口烟气。

        “就在刚才,我已经找到了王五那三个泼皮,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明天之后,那个流民不会再出现在沱江这边了。”

        “王五!”陈麻子眼色一喜。

        “是那三个泼皮流民?老太爷,你居然已经安排下去了!”

        可紧接着,陈麻子脸色又变了变,他想起了今天早上那变化巨大的李长青,凶恶的眼神就好像鬼神一样,自己的腰腹隐隐作痛。

        “老太爷,王五他们三个泼皮对付一般人确实厉害,可是那个李长青,他——”

        陈麻子没有继续,四下的渔民纷纷点头,他们见识过今天李长青一棒打破渔船甲板的场面,一般人绝对没这个本事。

        面对众人的疑虑,老太爷却是慢悠悠地吐了口气。

        “我当然知道,虽然那个流民力气很大,等闲人恐怕奈何他不得,不过好汉架不住人多,双拳难敌四手。王五他们三个,办事很利索的。”

        “更何况,打架又不是请客吃饭,谁会空手而去?

        “对付流民,自然得让流民来。”

        陈麻子的脸色骤然舒展,他拳头攥紧,脑中已经浮现出李长青横尸臭水沟的绝美场景了。

        此刻,李长青的破屋外。

        他光着上本身,腿上只穿了条短裤,两脚踏着草鞋,几下便跑到了门口。

        只见三个泼皮无赖正拿着石头,他那可怜的木门已然横尸在地。

        “你们是谁!”

        李长青眼角都被气得撑开了,他就出去泡个水的功夫,家居然就被人给拆了?

        “你就是李长青?”

        “是我,怎么了。”李长青眉关紧缩,看着阴影中走出来的三个人影。

        “我不认得你,你为什么来砸我的家。”

        “为什么?”

        王五差点儿被逗乐了,他一只手放在身后,握着一把剔骨刀。

        他记得老太爷给他说的话,面前这小子力气不小,得小心行事。

        王五使了个眼色,另外两个泼皮分散开,隐隐将李长青包围,他背后就是江面,退无可退。

        “要说为什么,那就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王五果断迈步朝着李长青逼近,后者眼神闪烁。

        “不该得罪的人,谁?”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听好了小子,下辈子记得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敢抢老太爷划定的捕鱼江段,你就是一个死了也没人在意的流民!”

        “是那群渔民?”从王五口中得到了这个荒诞的答案。

        只是自己在江面上捕了次鱼,他们居然就动了杀心。

        “小子,下辈子记得把眼睛给擦亮一点儿!”眼看包围完成,王五一把掏出藏在背后的剔骨刀就准备下手。

        话音未落,就在他刚刚迈步的刹那间。

        原本摆出一副要和他死战到底的李长青,突然转身,紧接着拔腿就跑。

        直接冲向了沱江。

        王五当场愣住,足足过了一秒钟他才反应过来。

        “快,抓住他!”

        活了真没久,他还真没见过这种跑的那么利索的家伙!

        不是说,这小子很狠的吗?

        破屋后的空地本就不大,几步路的功夫,王五三人追着李长青便来到了江畔。

        “跑啊你,你不是挺能跑的吗?我倒要看看,是你游的快,还是我的船更快!”

        王五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要李长青跳江,他就会上船拿着粪叉把后者刺死在水中。

        “跑?”

        站在水里,感受着江水带来的久违力量,李长青缓缓转身,王五三人已然近在迟尺。

        望着站在原地的李长青,王五笑的愈发狰狞,只要杀了面前这个人,老太爷许诺给他的银子就能兑现了。

        剔骨刀直刺李长青的胸膛,就要把他的心脏给挖出来。

        轰隆——

        雷鸣电闪,沱江下起了瓢泼大雨。

        坐在屋内,老太爷优哉游哉地吃着旱烟,抬眼看了下窗外尚未被乌云遮蔽的明月。

        “三更天了,王五他们应该回来了。”

        话音未落。

        “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在雨夜显得格外清脆。

        “老太爷,您真是料事如神。”陈麻子眼中尽是变态的兴奋,他已经迫不及待听见好消息了。

        “不急。”老头优哉游哉地按灭烟头,用高姿态吩咐道:

        “进来吧,门没锁。”

        咚咚——

        敲门声依旧。

        “王五,进来。”老头皱起眉头。

        他扯着嗓子喊了声。

        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好似鼓点落在他们的心头。

        毛骨悚然的诡异,在整间屋内滋生。

        “王五,你再捣乱,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头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然而。

        咚咚——

        诡异的敲门声一如既往,这下所有人都发现不对了。

        “老七,你去把门开开。”

        屋内,一个中年汉子站起身来,他咽了口唾沫,虽然心底不愿,却不敢违抗老太爷的命令,咬着牙走到了门前。

        这时,诡异的敲门声停止了。

        迎着着众人的目光,老七一咬牙,猛地拉开房门。

        哗啦啦——

        瓢泼大雨浇在地上,却空无一人。

        屋檐下,一个被绳子绑起来的东西正随着风敲打房门。

        “老太爷,不是人在敲门,是风。”老七松了口气,嘿嘿一笑。

        “嗐,原来是风啊,我当是什么呢。”

        “你们这群胆小鬼,哈哈哈——”

        似乎想用笑声缓解尴尬,老七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轰隆——

        雷鸣再起,电光刹那照亮了沱江。

        老七下意识抬头。

        屋檐下,王五的脑袋淌着血,伴随着狂风一下又一下地撞击在房门上。

        老七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血色褪去,王五的脑袋随风而动,死不瞑目的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啊——”

        刺耳的惨叫声划破天际。

        他一趟子冲进屋内,失心疯般大吼着:

        “不是风,敲门的不是风,有鬼!”

        鬼!

        恐怖的字眼刺入在场所有人的心口,他们条件反射般的看向门口,正好对上王五圆瞪的双目。

        整个房间再无半点笑声,宛若一群被掐住脖颈的公鸭子。

        老太爷手指颤抖,嘴唇哆哆嗦嗦道不出一句话。

        就在这时。

        砰!

        另一头的房门骤然被人推开,狂风席卷,突如其来的动静让整屋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尖叫道:

        “鬼!是鬼在敲门!”

        “鬼?”

        淡漠的人声在暴雨中回荡。

        “不。”

        “敲门的人是我。”

        短暂的雷鸣照亮了世界,同时也照亮了来人的面庞。

        “怎么会是你!”

        陈麻子慌了,他眼中的惊惧几乎溢于言表,老太爷也坐起身,同样的难以置信。

        咚咚——

        两个圆鼓鼓的物件滚落在地,朝着屋中央的老头滚来。

        李长青站在雨中,他的表情如厉鬼般渗人,十指染血。

        “老太爷,谢谢你的礼物,我李某人很喜欢。”

        咕噜噜——

        屋内的烛光下,两个圆滚滚的物件来到了老太爷脚边。

        光芒之中,王五手下两个随从的面庞无比狰狞。

        “不知李某人的礼物,你是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