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二章:谁赞成,谁反对?

第二章:谁赞成,谁反对?

        “我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李长青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破碎的木盆,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

        试探着又拿起木盆,对着盆的边缘轻轻一捏。

        咔。

        肉眼可见的裂纹立马便从手指的部位向着四周蔓延,他的眼睛逐渐睁大,手上的力气不自觉地再度加大。

        砰。

        又是一大块木盆被他掰了下来。

        “难道是这木盆放久了发潮容易变脆?”

        从江边随意捡了块鹅卵石举过头顶,五指一松。

        砰!

        石块落在木盆上,将其砸了底儿翻,但看似脆弱的木盆却毫发无伤。

        他又抓起刚才被鹅卵石砸中却完好无损的木盆边缘,轻轻一用力。

        咔。

        又是一大块木片被他掰了下来。

        李长青终于反映过来,不是木盆发潮变脆了,是他的力气真的变大了。

        第一时间,李长青就想到了刚才进去他身体的幽蓝色光团。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又看了眼木盆里被剐好的鲤鱼。

        “难道说,这条鱼成精练出了内丹?”

        “嘶——好像也不对,成精的鱼哪儿有那么容易被我捉到。”

        李长青以前看过不少武侠小说,吃内丹增加功力这种东西还是有所耳闻的。

        岸边一颗柳树随风而动,李长青手上一痒痒,就跟拿了榔头看谁都是钉子一样,抬手握拳便是一下。

        谁知……

        “嗷!”

        李长青面孔扭曲,他捂着自己的手,嘴里一抽一抽地出气。

        “好痛,什么情况!”

        好半晌他才缓过来,又拿起木盆试着掰了掰。

        原本随手就能撕开的木盆,此刻却变得无比坚硬,好像刚才的神力如水般褪去了。

        “不对。”

        李长青恍然,他突然扭头看向江边,试探着一步迈出。

        左脚刚刚没入江面,一股清凉的感觉便从脚底升起,那股力量又回到了他体内。

        再拿起木盆。

        砰的一下。

        这次他直接将木盆扯成了两段,那一尾鱼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原来如此,不是刚才那东西增加了我的力量,是江水给了我力量。”

        冰凉的江水没过脚面,李长青抬起双臂,十指紧握,一股股力量正从沱江向他体内蔓延。

        李长青缓缓低头,余光看见了碎成一地的木板和掉在地上的鱼,脸色勃然大变。

        “我的盆!我的晚饭!”

        ……

        离阳城的天色很早,公鸡尚未打鸣,天际已然泛起了鱼肚白。

        将破门用锁链捆好,李长青穿着还没有干的粗布短衫便出门了。

        他的眼睛在阳光下微微反射,昨晚他在江面测试到了三更天。

        如他所料,增加他力气的不是那枚幽蓝色的光团而是沱江,那枚光团只是一个媒介。

        当他站在江水中,他的力量会产生极大的膨胀,从手无缚鸡之力到能轻松在树干上留下拳印。

        而一旦离开江水,他的力量就会下降,但江水赋予他的力量却不会完全消失,只要持续接触江水,他的力量就会不停上涨。

        李长青捏了捏拳头,感受着相比于之前这具营养不良的身体已经发生极大变化的力量,虽然无法与直接接触江水的状态相媲美,但他估计此刻自己的力量完全赶得上一个健壮的成年男性。

        这是十分恐怖的提升,要知道他从一个营养不良的竹竿变成现在这样子,只是一个晚上。

        也就是说,如果不停接触江水,那他的力量也会不停增大。

        直到,触及可以成为武夫的门槛。

        到时候,即便不进入武学堂,他也能靠自己成为武夫,摆脱流民的身份!

        提起渔网,李长青大步迈向沱江码头,成不成为武夫是一回事。

        先把今天的鱼打了,填饱肚子再说吧。

        来到码头偏僻处,李长青登上自己这艘破旧的小船,感受着甲板发出嘎吱的哀嚎,他瘪瘪嘴。

        “就这东西还租我一天六文,黑心!”

        渔船离岸,李长青看了眼不远处那条适合捕鱼的江段,今天他起的很早江面上还没有人,李长青四下看了看,随即摇动船桨。

        能多捕一会儿是一会儿。

        力气相比于之前大了不少,江面波动,渔船很快来到了江段中央。

        也没有功夫看看水下情况,他直接拿起网就撒了下去,时间不等人,希望今天运气好些。

        然而,还没等李长青准备好,一声讨厌的呵斥便遥遥传来。

        “你这扫把星,居然还敢来这里打鱼?”

        远处的码头,一艘艘渔船离岸,直奔李长青而来,为首的正是昨天把他赶出江段的渔民。

        “你这流民,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渔船迅速逼近,那人脸色青白地大骂道:

        “你这晦气的扫把星,你是不是想把水鬼引来,好叫我们全部人陪葬!”

        李长青脸皮有些发红,只觉得气血上涌。

        “你是捕鱼的,我也是捕鱼的,要是水鬼来了,我们不是都得死,难道我就想死吗?”

        “我看你这扫把星还不如死了算求!”

        那渔民大骂一声,抄起船便的木棒对着李长青脑袋就是一下。

        咚!

        完全没用料到对方会突然动手,李长青只觉得头顶一凉,整个人站立不稳摔在甲板上,半截身子落入江水。

        他抬手摸了摸额头,猩红的血气扑面而来。

        “你这该死的流民,还不快滚。”

        那渔民还不解气,拿起木棒对着李长青的肩膀猛然砸去。

        “像你这种流民没死在叛军脚下,就该被水鬼拿去吃了!活着浪费粮食。”

        江水冰凉,李长青晕眩的大脑快速恢复,他抬起头,瞳孔猛缩。

        挥动的木棒刹那间变成了慢动作。

        他下意识一伸手,五指如钢筋般扣死住木棒接下来的运动。

        那渔民也是一愣,眼看木棒被李长青抓住,他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变本加厉大吼一声。

        “松手,你这该死流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流民?”李长青抬起头,热血直冲大脑,力气迅速膨胀之下,上辈子对于司法的畏惧正迅速瓦解。

        看着面前猖狂的渔民,想到这穿越三个月来自己所遭受的无辜欺压,李长青狞笑一声。

        “我看你这刁民才该死!”

        恐怖的力量瞬间夺去渔民手中的木棒,李长青挺胸而起,阴影投射,后背挡住了阳光。

        迎着面前渔民惊诧、恐惧的目光,李长青果断抬起右臂。

        “给我滚!”

        砰!

        木棒结结实实打在渔民的腰腹,力道之大直接将他掀翻,跌入江中。

        原本还准备吃瓜看戏的渔民纷纷愣住,他们嘴巴一张,正要对着李长青一通大骂。

        后者猛然抬头,微缩的瞳孔反射着寒芒,一时间整个江面鸦雀无声。

        李长青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的渔民,他又举起木棒,看了眼那人的船,一棒挥出。

        “啪!”

        甲板被直接砸了个小坑,力量的威慑效果立竿见影。

        李长青仰着脖子,一手指着自己,一手指着脚底的江面。

        “从今天起,我要在这儿打鱼。”

        “谁赞成,谁反对?”

        无人敢应声,只有被打入江面的渔民发出的咕咕喝水声,然而人此刻却没人敢向他伸出援手。

        “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样定了。”

        李长青这才徐徐转身,将渔网洒下,四周的渔船像是见了瘟神般迅速远离。

        渐渐回过味儿来,脑中浮现起刚才的一幕幕画面,李长青右手攥紧拳头。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已经不在上辈子的那个世界了。

        在这里生活,绝对不能软弱。

        这些渔民便是欺软怕硬的代表。

        “打的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日落西山。

        码头处,小贩惊诧地看着李长青,他站起身。

        “我滴个乖乖,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鱼的。”

        不怪他惊讶,小贩知道李长青没有户籍,又被当地渔民排挤,扣除船费,每天赚几个铜板就不错了。

        可今天,看着面前一箩筐的大鱼,只是粗略估计,至少也值个几十文。

        足足翻了四五倍。

        再回头,那些渔民此刻还飘在江面,似乎在等李长青完事。

        要知道以前,可是李长青最后才来算钱的。

        李长青回头望了望,冲着小贩嘿嘿一笑。

        “可能是他们知道自己错了吧。”

        我信你个鬼。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也没用道破,依照称量了鱼的价钱。

        “除去六文船费一共四十八文,今天你运气不错。”

        李长青拿了钱,手指摸了摸,匀出去二十几文钱。

        “给我来二两黄牛肉。”

        “嚯,不赖嘛,居然舍得吃牛肉。”

        “改善改善生活。”

        入夜。

        破屋内,李长青抱着一块水煮牛肉生啃,很快牛肉便下肚,腹中依旧空落落的。

        李长青叹了口气,无奈转头抱着馒头开啃。

        这个世界十六两为一斤,二两牛肉还不够塞牙缝,却花了他二十三文钱。

        “早知道不追求品质了,吃什么牛肉,是鱼不香吗?”

        说是这样说,李长青几口把大馒头啃完,随后便迫不及待地来到江边。

        脱下草鞋,光脚站在水中。

        想了想,他又干脆四肢没入水面,坐起了俯卧撑。

        一下,两下……

        肌肉收缩间,一股股热流传入体内,李长青眼睛一瞪。

        还真有效!

        吃了牛肉,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力量的提升加快了。

        果然优质蛋白才是增加力气的好帮手。

        心里一咬牙,虽然牛肉很贵,但李长青决定了,明天还是得买!

        成为武夫才是最重要的。

        “哐当!”

        就在这时。

        一声巨大的响声从他屋子那头传来,随即是大门被暴力破开的巨响。

        “李长青是吧,出来。”

        “收保护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