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窍穴有神灵在线阅读 - 第一章:沱江

第一章:沱江

        浪打船头,冰寒的江水溅在皮肤上,刺骨的冷。

        深秋的离阳城已经有了几丝寒冬气象,李长青穿着单薄短衫,浑身飘着一股江水特有的腥气。

        拉开一张渔网,李长青低头看着水面准备寻找落网的好地方。

        但下一刻。

        哗——

        冰寒的江水突然泼来,溅了李长青一身,本就酷寒的江水被风一吹,水气带着仅存的热量蒸发,从头凉到了脚底,狠狠打了个寒战。

        “你干什么!”

        李长青冲着来人怒目而视。

        “干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想打鱼滚到别处去!你个扫把星,别他妈把霉运沾到我们身上!”

        一个凶恶的渔民站在船头,手里拿着船桨,刚才就是他把江水泼到李长青身上的。

        “这沱江那么宽,你的地盘和我八竿子都打不到,为何要来碍我?这沱江又不是你家的!”

        李长青有些气短,但想到今天打不到鱼就得饿肚子,他直视着来人的双眼,一步不退。

        “你这厮。”

        渔民见李长青居然敢和他对视,狞笑一声。

        “谁说沱江不是我的,你问问,这沱江是不是我们的地盘!”

        “大家告诉他,这沱江是谁的?”渔民抬头高呼。

        旁边那些看热闹的渔民纷纷大笑道:

        “哈哈,我作证,这沱江就是我们的。”

        “这片河道都是我们的,你个扫把星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一个没有户籍的流民也敢来这儿捕鱼?水鬼怎么没有把你给吃了,快滚!”

        李长青的脸有些苍白,他梗着脖子。

        “没有户籍就不能在这儿捕鱼吗?”

        “没错,你没户籍就是不能再这儿捕鱼!”那渔民理直气壮道。

        “你这扫把星再不滚,别怪我们无情。”说话间,几艘渔船靠了上来,看着那些比他状实的渔民,李长青几乎要把一口牙咬碎。

        但他却无可奈何,自己势单力薄还是一个流民没有任何权利。

        低着头摆动船桨,渐渐远离了刚才捕鱼的河段,身后回荡着渔民们的清脆的口哨声。

        李长青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三个月前他才来到这个地方,原主只给他留下了支离破碎的记忆,让李长青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

        这个世界和他上辈子不同,存在着各种妖魔鬼怪,原身便是死于水鬼之手才被他穿越而来,在旁人看来他李长青是躲过了水鬼。

        但从此之后,所有人看见他都跟看见瘟神似的,认为被水鬼盯上的人晦气,觉得他是扫把星。

        摇动船桨,离开了刚才的河段。

        江面逐渐颠簸起来,李长青站在船上下肢不稳,试了好几次才把渔网洒下。

        这里已经不是适合捕鱼的地方了,水流湍急,江面下地势又复杂,鱼儿都躲在石头缝里。

        从李长青出门到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他捞起渔网,残阳下,几尾巴掌大小的小鱼有气无力地在网内跳动。

        算上今日渔船的租金,他几乎没赚几文钱。

        眼看天色下晚,李长青赶忙摇动船桨开始朝岸边靠去。

        在这个世界,妖魔鬼怪不是什么远离生活的传说,如果晚上还待在江面,很可能遇见水鬼,他可不想和原身一般死在水鬼手中。

        船即将靠岸,他又看见了那群驱赶他的渔民,活蹦乱跳的大鱼装了好几竹娄,反观他自己,竹娄中只有零星的小鱼。

        沱江渔产很丰富,要是能去适合捕鱼的江段,他也能吃饱穿暖。

        将鱼篓从船上搬下来,交给面前的小贩称了称。

        “一共十二文钱,扣掉船费六文。这条太小了,卖不出什么价,你自己拿着。”

        小贩随手将一条食指长的鲤鱼甩给李长青,后者接过后揣进兜里。

        辛苦一天,看着手里的六个铜板,李长青嘴角扯了扯。

        现在的离阳城一个粗粮馒头都要一文钱,还有柴火,衣服……

        这点儿钱什么也做不到。

        不过还好。

        李长青收起铜板,朝着城内赶去,趁着太阳还没落山,他还有要事去办。

        那就是户籍。

        作为流民的原身自然也明白没有户籍是多么不便,在李长青穿越过来之前,原身已经花了好几年的功夫准备申请户籍的材料。

        李长青又准备了三个月,在昨天终于搞齐全了。

        这是个不安定的世界,如今世道不太平,边境都有零星战火,更别说还有妖魔鬼怪。

        而想要保全自己,通过武学堂选拔踏足武道修行成为武夫,是当今最好的选择。

        但很不巧,如果想要拜师,除非你天赋异禀,否则没有户籍根本进不去武学堂。

        衙门距离沱江不算远,沿着江边走,两侧的房屋愈发高耸,从最开始的破木门变成了涂有朱漆,门前挂着兽头的阔气大门。

        李长青很快便看见了一座宏伟的府邸坐落在道路旁,他连忙理了理衣衫走了上去。

        官府的大门紧闭,李长青轻车熟路地来到旁侧的小门。

        最近十年天下不稳,很多地方都闹了兵灾、粮荒,流民大量涌入城市,这是官府专门为这些流民开办的,用来申请户籍的地点。

        “大人,小的是来申请户籍的。”

        李长青拿捏着语调,尽量贴合这个世界的习惯。

        他面前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小吏,虽然没有什么权利,但却是李长青这样的流民最害怕的家伙。

        没有户籍就不受官府保护,面对小吏的敲诈勒索毫无办法。

        “申请户籍是吧,行,放这儿吧。”

        见李长青来,小吏看了他一眼,只见来人双手空空,他的脸立马就冷下去,随手将李长青专门用油纸包封好的材料扔到了一旁。

        无数文件叠在一起都快发霉了,看起来好几个月都没理过。

        李长青心中忐忑,忐忑地问了句。

        “大人,请问大概什么时候我可以拿到户籍?”

        “多久,等着吧。”

        小吏看都不看他一眼,随即戏谑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求人办事居然双手空空的。”

        赤裸裸的话语,就差当着李长青的面告诉他给钱才办事儿了。

        可摸了摸空荡荡的裤兜,李长青一脸苦涩,他哪儿有钱啊。

        “大人,不知可否宽限二日,小的……”

        “那你什么时候把礼送来,你的户籍什么时候开始办吧。”

        那小吏端起茶碗吹了吹。

        “要是没有,你就等到下辈子。”

        嚣张!

        无比的嚣张。

        然而,李长青却无可奈何。

        碍于他流民的身份,甚至他去举报这个小吏,对方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反倒是他从今往后会不得安生。

        “刘盈,东西在哪儿。”

        另一侧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毫无声息之间,穿着黑色短打,腰悬雁翎刀的男子突然出现。

        噗——

        名为刘盈的小吏一口茶水差得喷出来,他一咕噜翻身而起,伸手从桌下取出一份早已放好的文件,双手奉上。

        “燕青大侠,早就给您准备好了。”

        刘盈翻脸比翻书还快,一脸谄媚看的李长青人都傻了,这是刚才那个羁傲不逊的小吏?

        怎么和舔狗一样。

        “这份是最近离阳城失踪人员的名单,这份是所有可疑地段的调查资料,不过您也知道,最近南边又在打仗了,进城的流民有些多,身份不一定能统计完。”

        燕青从刘盈手中接过资料后抽身就走,只留下一句。

        “和之前一样,一旬之后你要准备好这几日失踪人员的所有资料,不可大意。”

        “燕青大侠您慢走。”

        小吏点头哈腰送走了燕青,直到后者的背影消失,小吏脸色一正,看见了一旁的李长青。

        “你在这儿做什么,还不快滚!莫非要我留你吃饭?”

        人模狗样的东西,李长青心中暗骂一声。

        被刘盈唤作大侠的燕青正是武夫,在这个世界既有妖魔鬼怪,自然也有专门解决这些妖魔的武夫。

        大侠则是对这些武夫的尊称,一个最低级的武夫都能与县令平辈交往,更别提刘盈这样的小吏了。

        从小门离开官府,顺着江边,他一路走向城南。

        屋舍逐渐破落起来,这里是离阳城的贫民窟,只有他这样无法进城租房的流民才会住在这儿。

        打开门,微凉的夜风在屋内晃荡,李长青抬头一看,前天铺的稻草又漏了一个洞,顺着窟窿还能看见月亮。

        李长青没钱点灯,任由大门敞开,水面反射着月光,就着微光将灶台下的柴火点燃,李长青打了几碗清水倒入锅里,又放入一把小米。

        等着粥熟,他又拿了个盆,来到屋后江边,从兜里取出那条今天被小贩拒收的鱼苗。

        “你不要,我自己吃。”

        熟练的剐去鱼鳞,拿了把刀开膛破肚。

        一团幽蓝色的光团掉出了鱼腹。

        “什么东西?”

        李长青一愣,他下意识伸手触碰。

        嗖——

        毫无征兆地,光团突然动了起来,随即在李长青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冲入他的身体。

        一股清凉之感从小腹蔓延至于全身。

        嗖的一下。

        李长青惊的一窜就跳了起来。

        “见鬼了!”

        突然,他双脚在岸边泥上一打滑,整个人仰面栽倒,衣衫被江水浸透。

        狼狈起身,李长青依旧惊魂未定,他看了看手中处理好的鱼,却又舍不得丢掉,只得将鱼扔向一旁的木盆,随后抓住木盆边缘就要起身。

        五指一用力。

        砰!

        木屑纷飞。

        上好的木盆边缘,出现五个指头粗细的孔洞。

        李长青也愣住了,他抬起手,有些发呆地上下打量,又扭头看向一旁的木盆。

        痕迹清晰可见。

        “这是,我干的?”李长青难以置信。

        “我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