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共潮生在线阅读 - 正文完

正文完

        陆母这段时间有空就从老宅过来,说是在宅子无聊,也没个人做伴,来看看两人。

        陆怀珏不拆穿她以前和其他太太玩得乐不思蜀的事,任由着她说,大概是上了点年纪,爱瞎想瞎折腾。

        “我就是想你们了,你俩忙,也不抽时间看看我这孤家寡人。”

        “不是有爸在?”

        陆母“啧”一声,撇陆怀珏一眼,“我就想来多看看小熏。”

        得,原来自己这个亲儿子也只是顺带看看。陆怀珏没再搭话。

        程叶熏倒是受宠若惊,一来陆母每次过来总会给他带很多东西,看起来价格都不菲,他实在不好意思,二来陆母嫌弃他太瘦,总要亲自下厨,给程叶熏准备一系列营养套餐。

        陆怀珏难得同意陆母的看法,说是得多吃点,省得在床上做着做着喊撑不住。

        紧跟着被程叶熏瞪一眼。

        几个星期后的早晨,程叶熏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陷入沉思。

        陆怀珏过来从身后把他抱住,下巴抵在肩头,问:“发什么愣?”

        程叶熏转过身子,有些苦恼,“你看我是不是胖了?”

        陆怀珏仔细端详几秒,皮肤白里透红的,伸手捏捏他脸颊上的软肉,“不胖,这样挺好。”

        “瞎说。”程叶熏自己又动手捏了捏,脸上的肉明显多了一点,“明明有。”

        不能再这么按陆母的营养餐吃下去了,实在是……太放肆了。

        “是是,陆太太说得对。”陆怀珏点点应道,低头凑近,鼻尖快要挨在一起,故意问道,“那……屁股有没有多长一点肉呢?”

        “!”

        程叶熏又羞又恼,“有没有你自己不知道?”

        陆怀珏低低地笑出声,去吻程叶熏的唇,压着唇角,道:“嗯,我觉得有。”

        两个人又抱着亲一会儿,陆怀珏才被程叶熏推开,催促道,“走啦,不然赶不上蓁蓁比赛开场了。”

        “好。”

        蓁蓁的钢琴比赛,他俩最后才到场坐下。

        看完了几个人的表演才等来叶蓁。

        今天穿了裙子,像个小公主坐在钢琴前演奏。

        程叶熏在心里祈祷一切顺利,不要有失误就好。听她弹了一半,发挥稳定,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你紧张什么?”陆怀珏侧头来,声音很轻地问他,又觉得有些好笑。

        “我替蓁蓁紧张。”

        程叶熏想这都多大的人了,还是像个小孩儿一样。

        “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程叶熏点点头,“虽然那时候每天都在练琴,不停地参加比赛,但紧张是难免的。”

        陆怀珏握了握程叶熏的手。

        想认识小时候的认真弹琴的程叶熏。是不是也是穿着小西装坐在白色钢琴前,灯打在他身上,而他的目光只是注视着琴键,沉浸在音乐中。

        他想小时候的程叶熏肯定是可爱又迷人。

        -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陆怀珏收到了陆曼春的结婚请柬。

        对象是陆曼春旅游的时候认识的,两个人心意相投,交往一段时间,便风风火火地领证了。

        陆曼春行事向来如此。

        其实不突然。后来陆曼春又解释道,你总有那么一瞬,能知道面前的人是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如果是,那就得抓紧了。她看向陆怀珏,你当初不也是这样吗。

        陆怀珏垂下眸子,算是默认。认定了程叶熏,那便只要他。

        婚礼在海边进行。场地布置得很大很美,布景和花艺是蓝白搭配,背景纱幔是高级灰蓝,海风一吹,柔软透景的纱幔跟着拂动,迎接这场盛大婚事。

        程叶熏也身着西装,衬得整个人修长又漂亮。婚礼开场他弹奏了一曲钢琴,渲染氛围。

        仪式一结束,大家在海边准备晚宴,陆怀珏就找到了新娘陆曼春。

        “把我太太当免费劳动力使?”

        “哎——”陆曼春换下了婚纱,穿一条长裙,今天格外的美,嘴角笑容没下去过,“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再说了,叶熏这么热情我怎么好意思不答应。”

        是程叶熏主动提出的,婚礼前后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找他。

        陆怀珏也只是开开玩笑,和陆曼春碰杯,“新婚快乐。”

        “谢了。”陆曼春笑,抿了一口红酒,问:“叶熏呢?”

        “被蓁蓁拉走了。”

        陆怀珏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海滩,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坐在海边的岩石上,各自手里拿着个小盘,不知道在吃什么。

        陆曼春也看过去,感叹一声,“这孩子难得这么喜欢叶熏。”

        陆曼春的老公过来和陆怀珏打了个招呼,然后两人一同去照顾其他客人了。

        陆怀珏手里端着酒杯,站在原地,视线还在程叶熏身上。

        下午本来有点热,没穿西装外套,就单薄衬衣在身,和蓁蓁一同吹着海风。

        还是有点凉意的。

        陆怀珏放了酒杯,拿起那被脱在一旁的白色外套,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那人。

        耳边潮声不断,海浪拍打在露出的礁石上,激起一阵阵白色浪花。他看到那人侧过头来看见自己,随即展露一个大大笑容,眼里眸光闪烁。

        陆怀珏的世界也跟着闪烁起来。

        总觉得,还会喜欢这个人很久很久。

        久到时间也难以估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