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共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把蓁蓁和馒头送回家以后,两人没着急回家,沿着湖边慢慢地走。

        不时有人从身边走过,有慢跑的,有牵着宠物遛弯的,还有一对对老年夫妻迈着悠悠的步伐在散步。两位年轻人并肩的身影在其中好不显眼。

        “所以说,你一开始找我就是有预谋的。”在一起后又回想了一下当初,程叶熏才后知后觉,“根本就没有什么继承人需要结婚对象吧?”

        陆怀珏不说话,低着头往前走,算是默认。

        程叶熏大跨步走到他面前停下,“是吧?”

        等对方抬起头才发现眼里含着笑,看来自己真的被骗了!程叶熏想自己真是太傻了。但确实是因为陆怀珏,舅舅的生意才能继续开下去。

        可是哪有这样追人的,程叶熏当时可真是措不及防地被求婚。

        陆怀珏把那份窃喜藏起来,正了正神色,看傍晚余晖下的程叶熏被夕阳映照着,整个人披着霞光,夕日的金晖温柔地落在他的眼睫上,陆怀珏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他回答,“嗯,继承人是假的,但想和你结婚是真的。”

        总要先把人留在身边不是。

        程叶熏“哼”了一声,没再计较,谁让对方这么会说话。

        陆怀珏给自己表明心意之后没几天,程叶熏打电话问过舅舅,当初为什么会同意陆怀珏和自己结婚。

        何雄旭在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才开口,“他当时找到我的时候,提的并不是你答应结婚可以让我们家怎样怎样,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想和你结婚,他喜欢你。”

        “我那时候还想这小伙子哪儿冒出来的,这么莽地就说这个,后来一看他还挺真诚,看起来工作也挺忙的,结果抽时间找我说了好多次,没让你知道。”

        “小熏,其实这门亲事我答不答应都没什么所谓。你结不结婚,和谁结婚,都是你的自由,你只要做你想要的选择就好,我同意这件事,我觉得小陆这孩子不错,都只是参考,但最后的决定权,始终在你手里的。”

        “他确实对你挺好的吧,没欺负你吧?”何雄旭问。

        “没有,舅舅。”程叶熏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思绪万千,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就好。”何雄旭觉得程叶熏情绪有些不对,安慰道,“你要是觉得两个人可以处,那就处着,要是不能处,咱也别勉强,没关系的。你开心是第一位。”

        “……嗯,我知道了,舅舅。”

        “干嘛啊,偷偷哭呢?”

        “哪有。”程叶熏刚被感动的情绪又憋了回去。

        “我还不了解你,臭小子。”

        程叶熏一直记得舅舅说得这些话,他说要是有喜欢的人就要及时抓住,顺便还提到了舅妈,给程叶熏秀了一把恩爱。

        公园凉亭那儿传来阵阵手风琴的声音,程叶熏闻声望过去,是几位老人正悠闲地聚在一块儿演奏呢,最经典的《喀秋莎》。

        “其实我也会一点手风琴呢。”程叶熏跟着哼了个小调,然后小声给陆怀珏说道。

        “陆太太这么厉害。”

        程叶熏扬了下眉,一副“那当然”地神情,他又解释道,“在意大利的时候,经常去的那家琴行的老板会手风琴,教了我一些。”

        “男的?”陆怀珏拧起眉头,危机感袭来,“多大?”

        程叶熏看他立马板起脸色实在觉得好笑,故意逗他,“二三十吧,年轻有为。”

        陆怀珏眼里黯了点,闷闷地接话,“哦。”

        早知道就不问了。

        程叶熏笑意更甚,不忍心再编下去,不然醋坛子打翻了可不行,“好啦,不逗你,是我没说清楚,老板是一位老爷爷,花甲之年了。”

        陆怀珏瞥他一眼,“真的?”

        “真的。”

        程叶熏去拉他的手,主动示好,“再说,谁能有你年轻有为啊,陆总。”

        陆怀珏把他的手反握回去,拇指摩挲了一下那细瘦的指节,想到一个事情,“要不要回剧院工作?”

        “嗯?”程叶熏没想到他会谈这个,他摇摇头,“不用,现在挺好的。”

        是真的挺好的。

        虽然他知道只要他想回剧院的话,陆怀珏肯定有办法的。但是他现在不想了。培训班的工作不忙,那群小孩他也很喜欢,落个清闲自在,如果回去的话,两个人都忙起来,是没有时间好好相处的。

        “想好了?”再确认一遍。

        “想好了。”程叶熏点头。

        “过几天给家里装架钢琴,你要白色还是黑色?”

        “干嘛突然买钢琴?”

        “给你的。”陆怀珏这些日子才意识到,自家太太就是钢琴师,结果家里竟然没有钢琴,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当然,还有一点小私心,陆怀珏又说,“给你解闷。”

        “那黑色好了。”一家人,程叶熏也不客气了。

        “说真的。”程叶熏一直想问了,“从小在陆家长大,会不会压力很大?”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陆家只有你一个儿子,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嗯。”陆怀珏点头,“压力确实有。”

        从小陆怀珏就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他的时间都被学习占据,学学过的,学没学过的,那时候陆父对他要求很高,容不得出一点错误。还好自己对金融类仅存了一点兴趣,不然的确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很少有属于自己的时间。”陆怀珏回忆,“陆曼春每回出去玩都跟我得瑟,而我只能看着读不完的材料叹气。”

        “好辛苦。”程叶熏说。

        “等我们老了,就有很多时间。”程叶熏说话慢慢地,轻轻地,想着以后,“你可以喝茶看报,悠闲地晒太阳,我也不弹钢琴了,我在旁边给你演奏手风琴,给你弹《巴黎天空下的塞纳河》,弹《罗萨舍酒庄》,你想听什么弹什么,好不好?”

        陆怀珏就听着他说,看他的眼里带着隐隐的期待,好像真的把以后都规划出来了,两个人,两个人的生活。

        程叶熏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紧了紧,过了会儿才听到他的回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