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共潮生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上完课之后没着急走,程叶熏自己在教室多待了会儿。

        几分钟后清亮流畅的钢琴声响起来,没有琴谱,只是随意地弹着,指尖落在黑白琴键上,每按下去一个键,就有一个音被拨响。

        程叶熏喜欢舒缓一点的音乐,不过昔日每次剧院演奏的时候,大多都是慷慨激昂的曲子,每每弹奏下来,还是很累的。

        他需要通过钢琴乐来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了。想不通的、想不明白的、无法理解的。

        刚刚上课的时候,那个叫宋航的初二学生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有吗?很明显吗?程叶熏问。

        有的,老师。宋航点头,我叫了您好几声您都没听见。

        老师你在想什么啊,想得好入迷。是不是喜欢的人啊。宋航思索一下,我想喜欢的人的时候也会听不见身边人说话,很奇怪,好像满脑子都被她占据了,可是他们说这是不好的。

        话题被他带偏,程叶熏也不多说什么,笑着接过话题,看面前这个小孩,说,你这么小就有喜欢的人了啊。

        有啊,宋航回答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亮,老师没有吗?

        程叶熏迟疑了两秒,才回答。

        ……没有的。他说。

        寥寥无几的感情经历,全部摊开了也拼凑不起一个能入眼的故事。

        而且,动心是不好的。

        这是不好的。

        程叶熏告诉自己,情绪被一个人轻而易举地牵动,这样的滋味其实并不好受。

        一瞬间的分神竟让他弹错了一个琴键。

        程叶熏停下来,发了一下愣。然后起身准备离开,刚走了两步,视线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身影。陆怀珏靠在门边,正看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程叶熏问他,脚下却挪不开脚步。

        “因为……”陆怀珏一步步走近,“我好像惹陆太太不高兴了。”

        “不是,没生气。”程叶熏感觉他越来越近了,自己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别上前了。”

        陆怀珏不说话,紧盯着程叶熏看了一会儿,直到面前的人脸颊染上一层浅浅的红才放过他。

        “没有吗?”陆怀珏开口,“那你说为什么他昨晚不说话就跑了,早上也不见人,现在还躲我呢?”

        好像真的是在向他询问求解一样。

        但程叶熏感到压迫,哪怕陆怀珏语气平静,脸色如常。他还是觉得空气变得逼仄了,他呼吸也跟着乱了。

        “我、我不知道。”

        陆怀珏又上前一步。

        程叶熏慌张地往后退。然后,背抵在了墙上。旁边就是一扇窗,隐约有白色的细絮飘过,像雪。

        “你别靠近了……”程叶熏伸手抵在他的肩头,这下脸彻底红了,他偏了目光,不看面前的人,只是小声地求着他。

        心也因为他软绵绵的声音发着痒。

        陆怀珏当真停了下来,把他的一切反应尽收眼底。忽然觉得逗程叶熏其实更煎熬的是自己。

        “昨晚没睡好?”食指指节微曲,印上程叶熏漂亮眼睛下的淡淡的淤青,感受着他纤长睫毛颤动几下,轻轻碰触自己的手指皮肤,像羽毛一般。

        程叶熏没有回答,当是默认。

        他又问,“因为我?还是因为那个吻?”

        明显地惊动了一下。

        “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一下那天……”

        “那天你喝醉了,我能理解的。”

        陆怀珏眼眸一眯,问:“理解什么?”

        程叶熏脑海里飞过闪过那晚的画面,“喝醉了嘛,不清醒,要么会认错人,要么会情绪上头,做一些理智之外的事情,没关系没关系。”

        说得一本正经,陆怀珏差点就信了。

        “程叶熏。”陆怀珏握着他的细瘦的手腕骨,一字一句地解释,“我当时很清醒。”

        “可是喝醉的人总是会说自己没醉。”

        程叶熏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百个应对的理由,无论陆怀珏说什么,总有办法应对的。

        “行。”陆怀珏扬了下眉。

        程叶熏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紧接着,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陆怀珏拽着他扯进怀里,一手紧扣腰身,一手掌着他的半个脸颊,重重地吻下来。

        “唔……”

        吻来得又快又急,程叶熏刚建设起来的理智殿宇,一瞬间轰然倒塌。

        陆怀珏抵着程叶熏吸吮他的唇瓣。他的唇柔软,尝进嘴里像舔舐一颗糖果,陆怀珏不厌其烦地含着、吮着。不顾程叶熏的抗拒,撬开他的牙关,长舌驱入,滑过口腔上壁,怀里的人瑟缩着颤抖一下。

        可陆怀珏不打算放过他。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程叶熏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怀抱,唇齿间偶尔有细碎的哼声响起,接着又被吞入腹中。他听到彼此口水交濡的声音,羞得他脸颊发热发烫。

        黏湿、热烈、又缱绻。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室内温度在陆怀珏的挑动下逐渐升高,而窗外,灰濛濛的天,刚有风刮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如絮一般轻,往下落,经过窗前,也忍不住想要探寻一眼室内的旖旎。

        好一会儿,吻得程叶熏快要喘不过气,身子骨跟着发软,陆怀珏才放开他。两个人呼吸都乱得很,沉沉的,搅在一起。

        程叶熏听到沉闷而有力的心跳声,不知道是谁的,只是急促地、一声一声,几乎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陆怀珏平复一下心情,慢慢开口:

        “程叶熏,我不是因为喝酒了才想吻你,我不喝酒也想吻你,清醒的时候也想吻你,就像现在。我说明白了吗?”

        “不……”程叶熏还没从上个亲吻中缓过神来,又是新的一轮信息轰炸,“什么?”

        陆怀珏对于他的迟钝像是习以为常,轻轻叹了一声气,又说,“简而言之,程叶熏,我喜欢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程叶熏的眼睛还蒙着水汽,湿湿润润的,好看极了。

        陆怀珏在等他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