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共潮生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腊月中旬正好是程叶熏舅舅的生日。

        陆怀珏和程叶熏下午才到,从车上下来,陆怀珏拎了满手的礼物。

        程叶熏当时看到还惊了一下,想着自己去陆家老宅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结果人来拜访自己的长辈又准备这么多礼物。

        “就当提前拜个早年。”陆怀珏说。

        又是温琴来开得门,看到二人喜笑颜开,连忙招手让他俩进来。

        “这是给舅妈您的按摩仪,长期操劳容易肩酸颈痛,您就用它,效果好。”陆怀珏说着又把另一份给介绍,“舅舅爱喝茶,特地托朋友带的上等烘青,还准备了一套定制的紫砂壶具,希望舅舅喜欢。”

        “小陆真是有心了。”温琴开心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夸赞陆怀珏。她对陆怀珏真是越来越满意了,不仅长得好,人还贴心。当初陆怀珏来找到何雄旭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对,怕程叶熏在陆家受欺负,这段时间看来,两人处得还可以。这小陆,属实不错。

        “都站门口聊什么呢。”何雄旭从棋牌里抬起头来,招呼陆怀珏过去,“会下象棋吗?”

        陆怀珏点点头,“略懂。”

        “你来。”何雄旭让何硕之起开,“我儿子下棋不行,还得你试试。”

        程叶熏见了何硕之喊了声“哥”,陆怀珏也跟着喊。

        “甭客气。”何硕之也人高马大,结了婚以后整个人更是圆润不少,不免看出家庭幸福,老婆照顾得不错,他摆摆手,“幸好你来接班,不然这棋我真下不下去了。”

        程叶熏见陆怀珏正思索着下一步怎么走,也没打扰他,去厨房看嫂子和舅妈正在做饭。

        嫂子叫唐美娟,巴掌脸,大眼睛,倒也是个美人,人热情又机灵,能说会道。她见程叶熏一直看自己做饭的流程,顿时明白了些什么,不禁问道,“对下厨有兴趣?”

        “学不会。”程叶熏感慨。

        “那没关系。”温琴接话,“再说了,小陆也不用你做饭吧。”

        “话是这么说……”

        “怎么着,家里保姆不够下厨的?”唐美娟调侃道,又朝程叶熏眨眨眼睛,意味深长地开口,“还是说……想在陆怀珏面前展示一下厨艺?”

        “不是,嫂子……”这一调侃直接给程叶熏整慌了,他一边帮忙着洗菜,一边垂着眸回答,“你也知道……”

        你也知道,我们只是一纸契约的关系。

        为什么会答应陆怀珏呢。程叶熏当时分手有一段时间了,也不是忘不了周然,只是每天陷入了那个情绪里,需要有人拉他一把,逃离出来。陆怀珏正好出现了。那时候舅舅的饭店也出了点问题,被对家盯上,总是不免出岔子。陆怀珏说只要结婚,何雄旭餐馆的一切麻烦陆家都能解决。毕竟,这对于陆家而言,根本不足以成为问题。

        “哎,话别说这么满。”唐美娟往熬好的汤里加了点调味料,又开口,“我看他挺在意你的。”

        温琴也在一旁跟着附和,“是啊。小陆这孩子真挺好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程叶熏皱皱眉头,不懂她们这是何用意,继续洗着蔬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个多钟头后,饭菜都上了桌。

        几个人围成一桌,倒是热热闹闹的,男人们免不了要喝酒。

        何雄旭给陆怀珏倒,被陆怀珏推辞,“舅舅,我不能喝酒,一会儿还得开车。”

        “哎?”何雄旭不乐意了,“小熏不喝可以,你来了我这儿哪有不喝酒的道理。”

        陆怀珏侧头程叶熏一眼,眼里犹豫,又不放心地问,“你能开车吗?”

        程叶熏点头,明白舅舅这回是真酒瘾来了,不喝不行。

        陆怀珏这才放心了。

        三个大男人,在何雄旭的带动下,都喝起来。

        陆怀珏喝酒很少说话,是真的在喝酒。他不像很多人,一喝就开始说大话,开始回顾自己的光辉事迹,吹半把个钟头说自己多牛逼多厉害。

        他就安静地坐在一旁,听何雄旭和何硕之讲话,偶尔搭上几句,又不说了。趁空隙间凑到程叶熏面前,小声开口,“我酒量不好。”

        语气像是陈述事实,又带了点摸不清的含义。

        程叶熏愣了下,陆怀珏明明看起来酒量很好的样子,但还是心软了,“那别喝了。”

        “没事。”陆怀珏的眼眸深邃不见底,说不上是不是醉了,但说出的话还很清晰,他说,“有你呢。”

        于是又跟着舅舅喝起来。

        “……爸我老实说,那时候你对程叶熏真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亲……”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聊到程叶熏身上,何硕之喝得满脸通红,开始吐槽,“我才是你儿子啊,你天天就围着他转,他开心了你就开心,你想想我了吗?”

        饭桌上气氛忽然地有些怪。

        程叶熏没想到会有这一茬,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住在舅舅家,何硕之一直对自己有意见的。

        何雄旭也上头了,逮着自己儿子就骂,“你成天不学好就想着这些?!我亏待你了吗!小熏是你小姑的孩子,托付给我!他那么小,亲人都没了,就我一个舅舅,我不对他好对谁好!”

        “是啊,对他最好,还没毕业就掏了家底送他出国,结果呢,回来当了个音乐……”

        程叶熏一瞬间脸色变了。

        “行了,都少说两句!”温琴难得地发了脾气,呵斥完整个人有些发抖,“在人小陆面前说这些,像什么话!”

        一桌子人都沉默下来。

        程叶熏敛着眸子,手在桌底下攥得紧,胸腔里闷闷地难受,每呼吸一下,心就跟着扯动一分。下沉的空气,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