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共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第一章

        从音乐剧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程叶熏和身边的同伴一一告别,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等在剧院门口。他已经和司机通过电话,还需要再等两分钟。

        正是入冬时节,天气难免有些冷,鼻间呼入的气体也带着凉凉的温度,他不太喜欢冬天。出门的时候应该戴一条围巾的,他想。

        不远处有一个摊点,是阿婆在卖糖炒栗子,隐隐约约有香味传过来,带着点热和甜,程叶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了,突然又想尝一尝。

        黑色的车在他面前停下来,车窗下摇,不是司机的脸,是陆怀珏。

        “怎么是……”

        陆怀珏从车上下来,明明已经是冬天,他身上还只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好像感觉不到冷似的,他见程叶熏迟钝,主动替他拉开车门:“上车。”

        “请等我一下。”

        程叶熏说着就跑到阿婆的摊点,要两份糖炒栗子。

        “只有最后一份啦。”今天天气冷了点,卖得很好。阿婆一边说话一边起身,看到来人顿了一下,又反应过来,“是你呀,很久没见到你了。诶,以前经常和你一起的那个小伙子怎么没来?”

        程叶熏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阿婆把栗子都装在纸袋里包好,递给程叶熏的时候注意到他身后一个年轻人立在车旁等他。她看不太清脸,习惯性地认为还是以前的那小伙子,只是今天开车了而已:“啊,原来在等你。”

        程叶熏顺着阿婆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陆怀珏笔直地站在车门旁,他身形高挑气质成熟,脸上看不出情绪。但他一向这样,从认识他到现在就很少表露出起伏过大的情绪。

        哪怕是求婚的时候。

        “不是的阿婆。”程叶熏接过,掌间一片温暖,热流从手指传至心底,他淡淡地开口,语气平常,甚至不带着新婚情侣特有的甜蜜,他说,“我结婚了,那是我的先生。”

        “啊啊。”阿婆应了两声,为自己口无遮拦后悔,“对不起。祝你们幸福。”

        “谢谢阿婆。”

        -

        “本来也想给你带一份的,可是只有一份了。”程叶熏上车之后和陆怀珏解释。

        车正按着平缓的速度往前驶去,陆怀珏冷硬的下颚骨线条分明,他的目光直视前方,车开得又平又稳,鼻息间淡淡“嗯”了一声,又说:“没关系。”

        车内开了暖气,程叶熏又觉得自己穿得多了,有点闷闷的热,手里还拿着糖炒栗子,正在犹豫要不要吃,可是陆怀珏还在开车,会不会显得没有礼貌。

        “你不用这么客气。”他忽然开口,“我们是夫妻,不是同事,可以自然和谐地相处,你只要随意就好。”

        嗯嗯。话说这么说。程叶熏点头,又想他们结婚不过才一两个月,彼此间并不熟悉,甚至连喜好都没有做饭的阿姨清楚,他在人际关系方面向来迟钝,这下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相处。

        陆怀珏见程叶熏在分心,也没说什么,他沉默了一下,又问:“刚刚你和阿婆在聊什么?”

        “嗯?”程叶熏回过神来,又回想了一下他的问题,“在介绍你。”

        正在等红灯,陆怀珏的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难得的有了点兴致,偏过头来问:“怎么介绍的?”

        “我说……”程叶熏怀疑暖气是不是开得太足了,他感觉自己的脸渐渐发着热,他说,“我们结婚了,你是我的先生。”

        这话他明明刚说过,现在当着人面说出来却觉得莫名害臊。

        “还说什么了?”

        今天的陆怀珏有些不正常,这是程叶熏的第一反应。他平时话很少,几乎不接二连三地问问题,因为他的工作原因,又或者是本身的性格使然,很少像今天这样,闲聊,主动引开话题。

        “阿婆说,祝我们幸福。”

        程叶熏如实回答。他撒不了谎。

        陆怀珏脸上的表情松了一下,绿灯亮了,他转过头去继续开着车,城市夜晚灯光闪烁,偶尔投在他的侧脸,眉目英挺,精英人士。程叶熏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本该毫无关联的人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回到房区花了有一段时间,车停好,程叶熏从车上下来,与陆怀珏一同进别墅。

        他总觉得两个人住这栋别墅有些太大了。很久以前想过结婚,当时想的是一套复式公寓便足够了。但陆怀珏出手阔绰,直接给了他一栋别墅。

        “好吃吗?”

        陆怀珏见他吃了不少,不禁问道。小时候吃过一次,印象中是甜的,他不喜欢。

        程叶熏直接从纸袋里掏出一颗,剥了壳,递到陆怀珏面前:“给你尝尝。”

        陆怀珏好一会儿没有动静,目光落在程叶熏的脸上,直直地看。等程叶熏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讪讪地准备缩回去,突然被他握住手腕,稍稍往前带,低头,咬住板栗又离开。

        垂眸的一刻程叶熏看到他的睫毛,好长,还浓密。

        咬上去的时候唇边碰到指尖,温温的触感,难以形容,带着微弱的触电般的感觉,像是极小的电流在流窜,不重要,但也忽视不掉。

        陆怀珏蹙了下眉,香而甜润,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先生们回来啦。”徐姨听到进门的动静从厨房出来,看到两个人姿态又小心翼翼退回去,“我的汤应该是好了,我再去看看。”

        陆怀珏并不在意徐姨,慢慢摆正身姿,嘱咐程叶熏:“饭后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