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子不语在线阅读 - 九三 敬天法祖林着明

九三 敬天法祖林着明

        次日清晨,很早很早,当林着明做早课吐纳紫气之时。

        便有村中人提着篮子,带着贡品,以及马甲之流前来祭拜。

        林着明好奇问道:“怎么今日一大早便来拜神?”

        “嗨!林法师,昨夜有神人托梦给我,我家老头子生前在牛棚底下藏了十两银子,今日一早我们便在牛棚里找到了,太灵验了,我们是来酬神的。”

        林着明昨夜修炼,并没有感应到这些。

        不过想来也正常,毕竟林着明已经说明了。

        起码铜井镇,算是林着明的“龙兴”之地。

        村民的祭拜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大家相互认识,相互唠嗑几句,便也知道其中情况。

        有人找到了自己婆婆的金戒指,有的知道哪里有一个耗子洞,掏出了一个小粮仓。

        如此自然一传十,十传百了。

        其实这些都是任鸿友挨家挨户走访,登记成册,顺便发现的一些原本就是屋子主人的东西,倒也不是什么人情。

        只是如此让万寿宫加了不少香火,赵仲信又回归老本行,给村民解签去了。

        只是如今村民最关心的问题还是什么时候下雨。

        “林法师,那蓄水池中水虽然不怎么枯竭,但出水实在有限,我们吃水倒够,但要浇地就不足了……这求雨什么时候开始啊?”

        “求雨的法事不是贫道想做就做的,不过肯定会做的。”林着明开口道:“实在不行,多打几口井,地下还是有水的。”

        “唉……”那族老叹息一声:“那大概什么时候能求来雨?”

        “那得端午时节了,也不过十天。”林着明开口道。

        族老听着确切日期,当下对着林着明感谢:“林法师,往年南京哪里有旱的道理,今年实在是反常……”

        林着明听着他絮絮叨叨,也没有不耐烦,只是又跟着到了那三方蓄水池。

        已经有农人在此用桶挑水回去,池底虽然涌出泉水,但是速度并不算快。

        山龙在池底,如今也十分不自在,见着林着明来了,也发出嘤嘤的叫唤。

        “山龙兄,你可会呼风唤雨之术?”

        “嘤嘤。”

        他也只是龙种而已,并非龙神,能使得溪流改道已经是他所能做到极限了。

        “江宁龙王死了?”林着明听着山龙所言,明显是有些恐惧的。

        “怎么死的?”

        “嘤嘤。”

        铜井矿坍塌还有这么一层缘由在啊。林着明琢磨不定:“旱魃果然已经到了南京了,我道怎么天气越来越燥了。”

        五月初五端阳节,飞龙在天,正是好日子。

        “旱魃都来南京了,追踪旱魃踪迹的赵诚文却没有回来,只怕凶多吉少了。”

        林着明心倒:“宝泉局铸钱母版能镇杀旱魃,镇杀了旱魃之后,再将其打了生桩之后必然能解旱情。”

        “这铸钱母版如今流落之处,似乎只有邪财神那了。”

        和邪财神斗法……

        林着明舔舔舌头。

        “师兄?你在想什么?”赵仲信看着林着明舔舌头的样子,有些变态。

        “没什么。”

        林着明想的是升级火器试试,如果能将六丁六甲的火器升级,说不得可以去和邪财神斗一斗,加上自己刚刚学成的“正一劾神秘箓”,有伐山破庙之威力。

        如果自己的法器是火器就更好了。

        那真的是不用畏惧牛鬼蛇神了,一息三千六百转,大慈大悲度世人。

        那前朝宝剑好是好,就是不如火器利索。

        林着明想着,如果能找到宋应星的手稿就好了。

        可惜自己前世还只是一个高中生,修道又接触不到火器……

        等着村民离去,林着明便又开始研究法本了,却是真正想要研究出一个下雨的法子,或者镇杀邪财神,又或者旱魃的法子。

        只是还没有研究出来,便有一大伙人将万寿宫团团围住。

        “给我砸!”

        却是些地痞流氓,地方恶少年。

        这伙人年岁看起来并不大,却有些“服妖”,穿着古怪,看起来像是丐帮成员。

        身上又有着不知名的刺青,手上更是拿着砍刀,斧头,锤头一看便不是十分好惹的存在。

        “慢着!”林着明直接将其制止:“你们凭什么砸我的庙?”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

        “这次是砸了你的庙,给你一个教训,下次砸的可就不是庙了。”

        为首恶少年面容嚣张,却是一口黑牙。

        林着明呵呵道:“你们敢动一个试试!”

        “爷就动了,怎么啦?”

        说罢还要上前,给林着明好颜色看。

        说实话,这种装逼打脸的套路,林着明不想上演的。

        但很可能那邪财神发现清凉寺和官府的人都是油子,不轻易得罪人,便找了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存在来找林着明的麻烦。

        这些十几岁的少年,不要钱也不要权,一谈兄弟义气,就可以为你打生打死,这样的打手,便宜又够狠,赌场自然大量豢养。

        只是也有一些是纨绔子弟,不想继承万贯家财,出来厮混也说不定。

        比如红楼梦中的小霸王薛蟠,水浒之中的高衙内。

        这为首的这个黑牙恶少年就还真是个纨绔出身,乃是江宁织造的儿子,属于八建奴出身,有权有势。

        至于为何来砸林着明的庙,倒也不是因为别的,正是昨日林着明在寶盆赌坊里面诈了那宋金相,因此惹出来的事端。

        不然那什么巡检,清凉寺,又如何能和江宁织造这样的权贵人家有牵扯。

        这少年说不得就和曹雪芹有些瓜葛。

        林着明修身养性本宜静。

        只是外劫不断,自然要雷霆护道。

        当下一拳而去,正是五行拳中“金行”之势,快若闪电,直直一拳将其面门打塌,鼻歪牙掉,仰头落地。

        “咚!”

        “不中看不中用!”林着明吐了一口。

        那人带来的恶少年都惊呆了,怎么一拳就把头儿给放倒了?

        “怎么?你们还不走?”林着明冷喝。

        当下做鸟兽散。

        “慢着,把他扛走,别落下了。”

        于是那些恶少年又乖乖将人抬走了。

        “师兄,您才是真正的恶霸啊!”赵仲信由衷道:“刚刚那模样,可真吓人。”

        林着明道:“你就是胆气不够,恶人自有恶人磨,你退他就进,你进他就退,贫道敬天法祖,他算老几,也能叫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