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子不语在线阅读 - 五十五 非黑即白?天地玄曛

五十五 非黑即白?天地玄曛

        清明法会又做了一日,也算圆满结束。

        烧去不知道多少香烛纸钱,最后那些纸人纸马,金童玉女,乃至于那些纸牌位,林着明也一起烧了去。

        青华引渡,神仙接引,拔亡超生,救苦救难。

        只是烧着那些纸牌位的时候,林着明总是想起,他们就是那“满堂宾客”。

        “谢谢法师!”一个老人家拿着鸡蛋过来:“我都多少年没梦到我娘了,昨晚上梦着了,我以为她是来接我的……她说是专程来看我的……真的是我娘,声音啊,模样啊,跟当年一模一样。”

        老人家满目浊泪:“谢谢你啊,林法师,这些鸡蛋是我家自己鸡下的蛋,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老人家拿着袖子擦去眼泪,可见别人清明节怕撞见的鬼,却是别人多少年魂牵梦萦都梦不到的至亲。

        林着明叹息一声:“鸡蛋留着家中孙儿吃,贫道拿几个就是了,便算收了老人家你一份心意。”

        几番推让之后,林着明最终还是没有收下全部的鸡蛋。

        但除却这位老人家,还有更多老人,或者小孩说,昨晚上看见了过世的亲人,至于为什么青壮看不到,可能是阳气强盛,亲人不好入梦。

        如此更多村人前来万寿宫拜神,还愿,甚至给林着明送鸡蛋,送鸡,送鸭,送来新鲜蔬菜。

        林着明并没有全收,只挑着一些供奉了真君。

        这些感谢朴实但又充满感动,林着明不知道这算不算一场功德。

        但明显心情也好多了。

        赵仲信张大着嘴巴:“我师父原先也办清明法会,但只有零星几个人说梦到了亲人,带着东西来感谢,但是像师兄你这样办一场法会,效果这么显著的,真的像是做梦一样。”

        好家伙,什么都得跟你师父比,你可真是赵诚文的好徒弟。

        林着明开口道:“法会我也是第一次主持,想来是心至诚以感天地吧。”

        确实感天地了。

        只是怎么个感法就不好说了。

        林着明有些神乏,打了个哈欠:“师弟,贫道去打坐一会儿。”

        “好嘞!”赵仲信看着村民送来的东西,已经在想着怎么改善伙食了。

        林着明对着真君爷打坐,人似假寐,神归暝暝。

        观想日月之华光,炼形完神。

        但观想元神驾驭六龙之车奔日月之时,原本“非黑即白”的境界,也就是不是白天,就晚上,不是太阳,便是月亮。的观想之景,多出来了另外一种变化。

        日夜交替之晨曦。

        日夜交替之黄昏。

        晨曦天色玄玄。

        黄昏天色曛曛。

        上玄而下曛,日以夜继,轮转不修。

        阴阳和谐,而乾坤交泰。

        林着明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体内的“炁”,以及“神”。

        “这就是内视的境界吗?”林着明心道。

        但见自己的心脏之处,隐约红光,红光之上,缠绕着红色丝线,丝线连接不知名处。

        此时明镜大放光明,显现一道法门。

        “紫微命盘”

        “镶星嵌命,诞性修神。”

        却见一一个八角命盘虚影在那里悬浮。

        紫微居中,日月左右,南斗北斗,各显其光,福禄寿三星,连接南北,更有五方镇星,四象二十八宿。

        只是,如今微微有些亮光的,只有日,月,紫微。

        其他星辰,都没有一丝华光。

        除了结璘奔月,郁仪奔日之外,林着明自我诞生了一门根本法门,而且也是从日月之法中衍生出来的。

        林着明心道:“紫微星向来是帝王命星,不是凡星,紫微斗数又称是天下第一术数,不知道修此命盘,能不能预事于先。”

        但吞吃一缕郁仪紫气之后,林着明略感暖意。

        此时醒来,赵仲信已经将坛场收拢。

        林着明那些贡品,扔进了“香火堆”。

        裹着一次层香灰之后,林着明再将其捡起来拿着麻袋装着。

        却是到了江宁河边,此时河边沟渠之旁,隐隐约约有鬼蹿动。

        想要从沟渠之中往蓄水池子中去,如果有孩子在那里玩耍,就会被水鬼拖拽着下去。

        只是这道沟渠已经被林着明念咒施法,阻绝了神煞入侵,但如今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将沾着香火的贡品,一个一个扔进河中。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林着明在打窝呢。

        但见林着明念念有辞,却是在投喂这些水鬼。

        水面凸起水流,一头大青鱼将贡品吞下,随后又是一条。

        这些青鱼阴气极重,有些水鬼正是附身在这些青鱼身上。

        将贡品投喂完,林着明便开口道:“虽然淹死鬼难以往生,昨日也没有将道场摆着江宁河边,炼济你等,但既然吃了贡品,那便给贫道几分面子,此团子吃下去,三年不饿,勿要害人。”

        水下冒出呼噜呼噜的泡泡声。

        林着明才稍微点点头:“既然银江宁河水灌溉,自然平日会敬你们一柱香,此后初一十五,都有香火供奉。”

        林着明本来就能听懂鬼话,如今似乎“通幽”的本事还加强了几分。

        回来的路上,却见着那个瞎眼老妪周寡妇,被几个中年妇人推搡着:“还说不是你偷的!”

        “你身上这件衣服都是我家的!”

        “好你好周寡妇,我们平时帮你衬你,还专门叫我们家汉子给你挑过水,就是看你可怜,你竟然恩将仇报,偷我们家东西。”

        “我就说她明明眼睛瞎了,怎么还能经常出来买东西。”

        “这是我卖布得的钱……我没偷……”

        “你还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行,得去她家看看,到底偷了多少东西,我早就看出她是个贼了。”

        贼之一字,砸着一个盲眼老太太身上,一下子把她脊梁骨都砸弯了。

        “我不是贼,我没有偷过东西,我的手是清清白白的,我……”

        但是辩解苍白无力。

        那几个健壮的农妇不一定是坏人,毕竟其中便有帮忙来道观帮忙做青团的,但愤怒已经左右了他们,以强者的姿态向着弱者宣泄。

        林着明认得那个周寡妇,那个自称是天煞孤星的,想要连着自己都一起超度的苦命人。

        当下恻隐之心发动,走上前去:“几位大姐,发生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