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子不语在线阅读 - 三十五 索取无度炉鼎破,家运败散暗不知

三十五 索取无度炉鼎破,家运败散暗不知

        “贫道也不想做这个法海。”林着明摊摊手。

        赵仲信在一边震惊一整年,他,信息含量有点大啊。

        原本赵仲信听着有狐狸精,虽然是公狐狸有些失望。

        刚刚又看见家宅如此状态,本还以为男狐狸精跟那三十出头的小妾有一腿的,哪里知道竟然跟周生。

        周生冷哼一声,转身便走了。

        大概在他心中,他就是那个为爱不顾一切的许宣,胡悠悠就是那个白娘娘吧。

        但是林着明可真不是法海。

        只是狐狸精吸食男人精气这是本能……你再勇猛,再精进,能抗得住妲己的索要无度?

        色是刮骨刀啊。

        况且,狐狸在人家中,也有可能是要借助你家家运修成“狐仙”,此消彼长,最后周家绝嗣,这里就是“狐宅”了。

        那个胡悠悠虽然是狐子学的,听上去正规,但其实还是编外机构,而且都逃课出来幽会了,那更是违反规纪的。

        在林着明这看来,哪怕是你心甘情愿,成为狐狸精的榨汁机,提供精气,但这不仅仅关乎你一个人,而是你家,甚至周边其他人,这是害人害己的。

        狐狸精把周生吸死了,难道还会为你守孝三年,只怕立马就要勾搭上第二个健壮的年轻男子去了。

        况且周生是四柱纯阳,那精气更是大补,林着明可以肯定,那狐狸精绝对是把周生当成炉鼎来用的。

        等阳精耗尽,先天性命根器熬干损坏,便千疮百孔,只剩下阴滓,到时候可是活不长久的。

        林着明可不是多管闲事。

        而那老管家最后出,对着林着明道:“法师暂等一会,我去取了钱来,另外还需要什么,可以写张单子,等会我们再去采买。”

        “好的,还请告诉周员外,让他放宽心。”

        林着明等着一会那管家便拿着一张托盘来了。

        乡下地主大多信不过钱庄的银票,有多少银子都在自家内里,所以拿给林着明的也是现银。

        这银子不成形,不是那种一锭一锭了,也不是那种一两斤一个的银铤,都是铰开来的。

        “林法师清点一下,看看足不足重。”管家提醒道。

        林着明哪里会验银子,赵仲信倒是直接上手,掂掂分量,又看了看上面的牙印,对着林着明就点点头。

        林着明来的时候就准备了钱袋子,特能装。

        此时将银子收下:“这次清明法会,周家上下,哪怕是长工佃户,管家也多多宣传宣传,可以将先人的名讳,八字,或者阴宅地址,记下,来我们庙里,我们写在纸上,做功德位,这次法会一同祈福超拔。”

        “如果生人,想要祈福的话,同样也是,八字,姓名,阳宅住址,可以保平安,消灾祸。”

        “另外刚刚那种除邪符,这几天庙里,每天随缘送给信客十二张,先求先得。”

        “好,好,这些事我一并会转告他们的。”老管家点点头,随后问道:“若是我不知我父母八字,而且也亡去有十多年了,可以参加法会吗?”

        “这不打紧,你将你自己的名字,八字,写上就行,如某某之母,某某之父位,儿子某某立,但阴宅地址一定要有,如果有阴契的话那最好。”

        阴契就是给先人在冥府也买一块地,和阴宅是配套的。

        “好!”老管家抱拳:“谁人不想尽自己一分孝心呢,这次法会,有什么需要,林法师尽管跟我说。”

        这老管家原先看着阴森森的,如今看来却反而更像个正经活人。

        林着明便将剩下的除邪符拿了一张给他。

        老管家双手接过,小心收好。

        “多谢林法师了!”

        “这都没什么。”

        林着明跟着赵仲信随后便出了周财主家,打算坐着骡车去其他财主家里面再众筹法会资金,这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

        但走了另一家马财主家,人家说已经参加了清凉寺的瑜伽焰口法会。

        林着明便说周财主参加了这次法会,又说佛门法会跟道门法会不同,扯着赵道士的脸面,却也只拿到了二十两银子,原先赵道士就是这个价钱。

        毕竟谁也不是周财主一家,出了牛僵尸之事,又有两个恶鬼来搞夺舍找四柱纯阴的人,还有一个公狐狸精在吸男人精气。

        不过马财主答应了通知自家佃户啊,长工啊,可以去万寿宫参加法会。

        毕竟清凉寺的法会是有门槛的,这些贫农也参加不起。况且马财主每年请戏班子来演戏也是要花钱,请戏班子子都要上百两银子,办法会倒是小钱。

        出这点钱,一是积累阴德,二是底下佃户,长工感恩戴德,三是宣传宣传,也是乐善好施马员外。

        马财主还要求,希望林着明在法会上,明显的地方,用大字报写上马财主的南京城的一处茶馆的“广告”,还会有人来摆个摊子,卖茶水。

        林着明当然欣然答应,甚至还打开思路,法会和商业庙会可以相互形成。

        况且马财主是极为有头脑的财主,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地主,以后可以多多接触接触。

        第三家是柳财主,柳财主是一分钱都不愿意出的,甚至还希望林着明拿钱投资他。连通知自家的那些佃户,长工也不愿意。

        林着明见他如此,便也不多聊。

        除此这三家财主外,便就是在周围几个靠近的村子宣传了一波,便在天黑之前回了庙里。

        两人奔波劳累一日,但见着那一百多两白银便不累了。

        “纸人纸马,香,灯油,蜡烛,茶点贡品,黄纸,红绳,蓝幡,白幡……”

        钱虽然多,但是要采买这些东西,却也耗费钱财。

        林着明打算从清明节前一天,做到清明节后一天。

        连做三天的法会,这做法会其实也算是烧钱。

        一百二十两,估计不能留下几两来。

        好在赵仲信知道赵道士经常光顾的几家香烛店铺,也认识纸杂,做香的匠户,明天可以带着林着明去认识认识。

        这种手艺人多身怀绝技,况且是赵道士稳定的供货商,东西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比如纸扎的金童玉女,纸人纸马,总是要质量好些的,有些正气的,不然点睛点斜了,纸人也就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