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子不语在线阅读 - 三十 祓除畔浴三节一日

三十 祓除畔浴三节一日

        四柱纯阴?

        林着明在门里听着真切。

        四柱即出生人的出生年、月、日、时分别称之为年柱、月柱、日柱和时柱。

        所谓四柱纯阴便是天干地支分别按顺序排列。

        以双数为阴、单数为阳。

        天干中乙、丁、己、辛、癸都属阴。地支中丑、卯、巳、未、酉、亥属阴。

        其他均为单数、属阳。

        一般来说,四柱纯阴之人,多有体寒之症,清心寡欲,而且灵感很强,容易碰到“不干净”的东西。

        也就是所谓的“纯阴体质”。

        许多江湖邪师,就喜欢这种命格的人,无论男女,长得都好看,可以做鼎炉,采阴补阳。

        折腾死了,魂魄下禁,可以变成凶魂厉鬼,天灵盖还可以做成法器。

        这种命格之人修行比平常人也容易,因为清心寡欲,做事专注,但也容易劫数重重。

        林着明透过门缝看去,还是之前那两个鬼。

        这两个鬼确定不是奸细?怎么老是在庙门口说这种事情,故意说给我听,好坏他们的好事吗?

        “要是能拿到户吏手中的生民簿就好了,那就知道哪些人是四柱纯阴了。”

        “城隍府的人都是狮子大张口,我们财神爷都懒得跟他们打交道,况且留下了把柄,咱们赚来的钱,不就被他挣着去了吗?”

        “四柱纯阴的虽然少,但总有不是,我们挨家挨户去看,总能找到。”

        林着明听着:“又不像奸细了,倒是个劳模了,一点鱼都不摸,可惜这样的人是升不得官的。”

        两个鬼飘走后,林着明便念着:“可不能让他们害人了去,只是降服这个两个小鬼,难度不大,但是他们身后还有个什么财神爷,还有那城隍也是靠不住的,人家要害人,还能想着去借生民簿来看。”

        又念着:“这是什么日子到了?这些鬼要准备四柱纯阴的人来干嘛?”

        忽然灵光一闪,便翻了翻时宪书。

        也就是日历,但是为了避讳皇帝名字,便改成了时宪。

        一翻不要紧,看了看,吓一跳。

        “上巳节,寒食节,清明节,这三个节怎么挤着一天过了?”

        “阴间也调休?”林着明摇摇头。

        上巳节是天地吐秽之日,是祓除“、“畔浴“之日,这是一种除凶去垢的原始宗教仪式。

        民间多沐浴兰汤来去除污秽之气。

        同样也是少男少女们出去郊游踏春的日子。

        三月三,上巳节。

        此外也是“女儿节”,“桃花节”。

        至于寒食节,寒食节禁烟火,百姓家家户户炉灶不生火,扫墓祭祖,摆上冷食贡品。

        烟火不生,家宅阳气便弱。

        至于清明,那就更不用说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传统鬼节了,与中元,寒衣节,共称三大鬼节。

        此时阴间门户洞开,鬼魂纷纷享受祭祀,与此同时贿赂买通阴差的诸多魔鬼也会趁着这个时候,逃出地府。

        此三节一般先后有序,极少碰着一日。

        虽然节日习俗都融汇到一起了,无所分。

        “以前但凡遇此情况,扫墓要么提前,要么推后。”

        “只怕要有不少八字轻,命数弱的人要冲撞孤魂野鬼了。”

        林着明念道:“赵道士这个时候出门,也不是什么好时候啊!”

        “那两个鬼说着赵道士被追杀,如今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

        “不过庙里的话,有真君爷坐镇,应该不至于出什么事,但是出了庙门的话,就说不定了。”

        “看来我新学的除邪符有作用了,这些日子得多画一些才行。”

        不过画符要开坛,现在不是吉时。

        林着明便又持了几遍咒,等着鸡鸣,这才把赵仲信叫起来一起做早课,练功。

        他昨晚初试打坐,并没有坚持很久,不像是林着明,已经打坐习惯了,原先上学读书的时候就经常打坐缓解“神乏”,但依然还是会睡觉的。

        只是穿越过后,学了日月内炼之术,晚上结璘奔月,往往一定就是两三个时辰,这时候神完气足,已经完全不用再去睡觉来补充神思了。

        寻常人打坐也应如此,睡觉还是要睡的,只是不应该睡懒觉,醒来就起床。

        至于什么时候适合打坐,比如午休时候,可以打坐,心情烦躁的时候可以打坐。

        但是如果打坐打得腿麻,气血不通,甚至强行把腿掰上去,那便没有必要继续打坐。

        赵仲信还有些迷迷糊糊,不过并没有起床气。

        跟着林着明一起做早课,却也是迷迷糊糊。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炁常存,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却也慢慢清醒过来。

        做完了早课,林着明便问道:“贫道都来这里好些天了,怎么感觉你这里没有什么香客啊!”

        “财神庙,城隍庙,文昌庙,他们香火旺盛,这正常,咱们庙里就一个真君,真君爷也只能保个平安,保不了发财,保不了读书,还保不了阴司报应……”

        赵仲信道:“不过初一十五还是有香火的,此外我师父逢年过节,也会打醮,周边百姓也会来祈福的。”

        林着明一听:“难怪,咱们没宣传,你师父不在这里了,我们也举办个活动!”

        “什么?”赵仲信来了兴趣:“林师兄你要办法会吗?”

        林着明点点头:“大会办不了,搞个小会总可以的,给真君爷挣挣香火,我们吃糠咽菜不要紧,真君爷不能啊!”

        “来,做个企划书。”

        林着明叫着赵仲信拿来纸墨笔砚,开始写字。

        林着明的毛笔字还是不错的,因为道士经常遇到“超度”事宜。

        老道爷便经常接触到各类“碑文”,或者对联。

        因此林着明初学毛笔字,都是练的碑文,其中多出魏晋风格。

        魏晋风格欹侧的多、平正的少;粗犷的多、细腻的少;锋芒毕露的多,含蓄蕴藉的少。

        林着明的字也是如此,只不过此时流行的应该“馆阁体”,八股取士,阅卷老师多喜欢这类字体,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欣赏到林着明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