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158章

第158章

        第158章

        在你来我往的甜蜜互动里,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冬日很快过去,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春日。

        熙绝元年的三月初二这日,是傅宝筝和萧绝的大喜日子。

        真不愧是百年难遇的黄道吉日啊。

        连桃花都经过一夜的春雨滋润,倏然绽放,片片桃花瓣亮得耀眼,每一片都仿佛为了帝后的大婚,努力将自己变得喜庆万分了,才敢出世。

        傅宝筝就是在这样的喜庆美景里,换上了大红嫁衣。

        迎着窗外涌进来的明媚春光,傅宝筝站在一人高的穿衣镜前,看着里面从头到脚红艳艳的自己,差点没认出自己来。

        “来来来,再戴一根红宝石赤金凤簪。”

        “脸蛋呀,还不够红,胭脂多上点,多上点,要红透了才够喜庆呢。

        红彤彤似最最绚烂的晚霞啊,那才是合格了。”

        喜娘一见傅宝筝那吃惊的眼神,便知皇后娘娘这是嫌弃太红,忙满面陪笑道:“皇后娘娘,就得这样红,才够喜庆,够吉利。

        这小姑娘出嫁呀,就这一次,得红红火火啊,旺夫又旺国!”

        喜娘说完,又朝萧莹莹寻求赞同似的,讨好地笑。

        萧莹莹笑着拍拍女儿的肩膀,附和道:“筝儿,都听喜娘的,就对了!”

        傅宝筝点点头,她知道喜娘是对的。

        就是……盯着镜子中的那张大红脸,傅宝筝确实快认不出自己了,哪里还有丁点原来的细白模样?

        真心不是一般的红啊!

        脖子上还挂了一个赤金镶嵌巨大红宝石的璎珞,那颗红宝石真的巨大呀,足足有两个鸽子蛋那般大,散发出的红光是说不出的夺目耀眼。

        真真是无一处,不红艳艳啊。

        更别提身上的大红嫁衣了,皇后的嫁衣,那绝对是世上最红艳逼人的嫁衣,再没有比这更颜色正的了。

        尤其上头金线绣的一只只凤凰,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一样,还一只只张着小嘴。

        别小看了这些张开的小嘴,要是懂唇语的人见了,便会明白它们有多精妙了。

        从右到左看过去,那些唇语合起来就是:

        “皇”“后”“娘”“娘”,“新”“婚”“大”“吉”呢!

        这真真是用尽了心思了!

        再没比这更讨巧的新娘嫁衣了!

        穿戴完毕后,傅宝筝细白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身上的红嫁衣,落在上头的目光啊,真真是柔情得要溢出水来。

        耳畔再次回响那夜四表哥的轻声慢语:“筝儿,这款红嫁衣是我忙里偷闲一笔一画为你而设计的,上头的每一个花案,每一道褶皱,每一个唇语,全都是我对你的爱。”

        光是设计,四表哥就花了足足一年多的功夫。

        对,你没看错,足足一年多。

        虽说四表哥登基为帝才短短三个月,但还是晋王世子时,就已经为心爱的筝儿构思这款皇后嫁衣了。

        四表哥要给她的从来都不是区区世子妃,初始的打算,便是赶紧登上帝位,以皇后之礼迎娶她过门,给她一个大坞王朝史无前例的婚礼。

        “快快快,礼部的迎亲队伍来了!”

        一个喜娘在房门口高声催促。

        外头的巷子里突然锣鼓喧天,喜庆的调子昂扬个不停,傅国公府大门口炸响一串串爆竹,那个喜庆哟。

        傅宝筝身边的几个喜娘,听了外头的动静,一个个动作都更麻溜了三分。

        拿红苹果的拿红苹果,拿红盖头的拿红盖头。

        “筝儿,筝儿……”即将出嫁,一直在身旁默默围观上妆的萧莹莹,忍不住呼唤出声。

        大约是太过不舍和激动,萧莹莹声音是更咽的。

        昨儿还是她羽翼下护着的小女儿,今日过后,就成了皇帝的女人,那些日日陪在她眼前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这一刻,萧莹莹心底说不出的纠结。

        这滋味,就像是养大雏鸟的鸟娘亲,明知鸟窝小,不能养小鸟一辈子,鼓励它们长大飞出去,各凭本事自建新巢,可鸟儿们真的离开了,鸟娘亲心里头又是无尽的不舍和失落。

        “筝儿”“筝儿”,萧莹莹连唤好几声,越来越更咽,别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傅宝筝听到了,忙朝娘亲看过去,这时头顶的红盖头恰巧落下来,但傅宝筝还是匆匆瞥到了娘亲眼底的不舍,似乎睫毛根处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这样的一幕,傅宝筝上一世出嫁时也看到过,那会子她不懂,不懂娘亲为何在她出嫁的大喜日子里要哭,欢欢喜喜送她出嫁,给她无尽的祝福,不好吗?

        但重来一生的傅宝筝,懂了。

        这出嫁的女人哪,一旦出了娘家的大门,到了夫家,日子过得好不好,就全凭造化了,娘家爹娘再也无法像曾经那般将女儿护在羽翼下,给予万全的保护。

        上一世的傅宝筝,嫁错了男人,婚后可算是将“娘亲当年送她出嫁时的那份担忧和不舍”体会了个透。

        不过,这一世,要嫁的是四表哥啊,那个全心全意护了她两世的男人。

        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傅宝筝对婚后的日子,充满了希望。

        她相信,往后的每一日,都会是明媚的春日,永远都日头高照,永远是大晴天。

        就算偶尔有毛毛雨,四表哥也一定会举着红灿灿的油纸伞,站在她身后,勾唇一笑抱住她,夫妻俩在谈笑风生中就度过了风雨天。

        她对四表哥的信任,在出嫁这日,达到了顶峰。

        “娘,您放心,女儿嫁过去,绝对是享福的。

        女儿会成为史上最幸福的皇后,您等着瞧就是。”

        傅宝筝自信洋溢的声音,穿透大红盖头,钻进萧莹莹耳里。

        一字一句,如三月的春雨,细细柔柔地洒进萧莹莹心头。

        “娘,您就算对女儿没信心,也要对您的绝儿有信心嘛,这个女婿可是娘亲千挑万选,才敲定的。”

        这调皮话,可是将萧莹莹给逗笑了。

        “好,好!”

        萧莹莹抹去晶莹的泪珠子,启唇笑道,“咱们的皇后娘娘,一定要幸福给全天下人看啊。”

        “娘,您等着就是!”

        在傅宝筝自信万分的回答里,三四个喜娘簇拥着傅宝筝走出了贴满喜字的闺房,来到撒了一层桃花瓣的走廊。

        傅宝筝头顶大红盖头,视线有限,只能看到盖头下的一番小小天地,每一步都轻轻踏在象征着爱情的桃花瓣上,看着自己大红绣鞋,一步一步从灼灼花瓣上走过。

        若是寻常的新嫁娘,出嫁这日,会有新郎率领着族中兄弟一块来新娘府上迎亲。

        可傅宝筝是皇后,天家规矩大,前来迎接她的是礼部一众人等,领头的是皇室派来的迎亲使臣,身份尊贵的承平王。

        所有的出嫁流程,在娘家时该如何走,进了皇宫后又该如何挪步,统共要行多少步,一步不能多,一步也不能少,傅宝筝全都记得滚瓜烂熟。

        此刻,傅宝筝在礼部派来的喜娘搀扶下,依旧每一步都走得很谨慎,生怕出了错,给四表哥丢脸。

        忽然,前头一阵骚动。

        “天呐!”

        “天呐!”

        “哇……”

        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傅宝筝能明显感觉到,搀扶自己的两个喜娘脚下一顿,她们宛若看到了不得了的事,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傅宝筝还能感受到跟在自己身后送嫁的娘亲也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

        皇后出嫁,规矩繁多,是容不得出错的,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

        可眼下周边的情形,明显不对劲啊。

        傅宝筝愣住了,有心想挑开红盖头一看究竟,但碍于规矩,到底不敢轻举乱动。

        就在傅宝筝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时,她的红盖头下猛然出现了……

        傅宝筝看到时,先是愣住了,随后震惊了,心都停止跳动,脑中有一刹那的空白。

        赫然出现在她红盖头下的,是一个男人的红色衣摆。

        是男人大婚时穿的喜袍,上头还绣着一条腾飞的龙,喜气洋洋的。

        她身前这个男子的身份,毋庸置疑,她不用去看脸,也知道是谁来了。

        我的天!

        “四表哥,你……你怎么来了?”

        傅宝筝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说话的尾音都在发颤,激动的。

        历朝历代,帝后大婚,依着规矩,皇帝绝不该亲自去登门新娘家迎亲。

        一律由颇有威望地位的皇室宗亲当任迎亲使臣,迎接皇后入宫。

        因为皇后纵然是一国之母,在地位上,与皇帝也是有天囊之别的。

        帝王,是君,高高在上,不能纡尊降贵亲自迎亲。

        可,可四表哥,居然一身大喜红袍,此时此刻,全然不顾君不君的,骤然来了她娘家,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站到了她面前。

        这不仅是无视规矩了。

        简直就是在全天下人面前,将规矩章程抛在九霄云外,公然挑战皇室规矩。

        这,这,这。

        傅宝筝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看到我来了,你欢喜得傻掉了?”

        萧绝一身大红喜袍,站在走廊入口的三层台阶上,看着立在最上一层台阶上的筝儿。

        筝儿站在上头石阶上,他站在下头石阶上,但是萧绝个子高,所以两人脑袋是对着的,平齐的。

        萧绝望着自己戴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他喜庆的红唇一弯,笑得明媚。

        若是傅宝筝敢挑战皇家规矩,撩开红盖头看他一眼,便会发现,这是四表哥这一世以来笑得最阳光,最灿烂的一次。

        宛若冉冉升起的太阳,将最最明媚的光束,全都投射在了萧绝的脸庞上,那个明媚,真真是光芒万丈,谁也媲美不了的。

        连嘴角上翘的弧度,都是无与伦比的美。

        萧绝继续说着温暖的情话:“终于娶到了你,这般令我激动和欢喜无限的事,哪能不亲自来?”

        “若是错过了,会是我一生的憾事。”

        “再说了,我若不来,你孤零零坐上花轿,若是害怕了,怎么办。”

        萧绝的话,轻轻柔柔的,声音也不大,把握得特别好,唯有她一人能听清的那种。

        傅宝筝顿时有了错觉,宛如飘进耳里的不是四表哥轻柔的话语,而是一股暖暖的温泉,从耳里流入,缓缓进了心田。

        四肢百骸,都酥了。

        萧绝见傅宝筝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一座憨态可掬的雕塑,唯有红盖头在随风摇曳。

        萧绝一看,便知筝儿被他大胆的举动和言语,给弄傻了。

        萧绝敛了笑,也不再用言语逗她,只伸出手掌,递在傅宝筝身前,虔诚无比。

        那只手掌宽宽大大,掌心向上,细白如一汪美玉。

        傅宝筝看到乍然出现在红盖头下的男人手掌时,却愣住了。

        她完全不知道四表哥这是要干什么,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因为按照既定的章程,这会子她该趴在爹爹背上,由爹爹背着一共走九百九十九步,送出傅国公府大门口,上花轿了。

        可,四表哥,却突然朝她伸出了手掌?

        何意?

        见她不敢动,萧绝笑着身子前倾,凑在她耳边柔柔低语:

        “给我你的手,从此,你的人生都交给我保护。

        再也不许离开我,陪我白头到老,走完你所有的人生。”

        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萧绝的声音无比虔诚,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郑重地给她承诺,一字一句,都发自肺腑。

        傅宝筝鼻子一酸,眼眶蓦地湿润了。

        一滴眼泪,不争气地掉落,恰好掉落在萧绝的如玉大手掌上。

        似乎为了掩盖住那滴眼泪,傅宝筝再不犹豫,很快将自己白嫩的小手,放在了男人的大手上。

        傅宝筝的小手太过白嫩,在春日阳光下,熠熠生辉,晶莹似雪,瞬间衬得男人的手黯淡了几分。

        被比下去了,萧绝却只觉得欢喜,他的女人,自然比他要美。

        两人手牵手,十指紧扣。

        傅宝筝娇娇小小的,紧跟着高大的四表哥,一步一步,虔诚万分地走在撒了桃花瓣的红毯上。

        红盖头下的她,只能看到下头的一小块地,看到她和他飘荡起来的红色衣摆,来路有什么转折,又有什么绊脚的门槛和台阶,她一概不知。

        但有了四表哥的手,她每一步都走得从容安稳。

        真到了门槛处,四表哥也会提前提醒:“前方三步有门槛。”

        傅宝筝会心一笑,“一,二,三”,数到三时,再抬脚,绝对准确无误。

        能给她一生安稳的男人,就该如此吧,未来之路上无论有多少荆棘和坎坷,只要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只要他轻轻提点一下,她的心就是安定从容的。

        两道红衣,红毯上缓缓并肩而行,是这个春天,最动人的一道风景。

        作为筝儿的娘亲,萧莹莹看得是热泪盈眶,如此浪漫又细心的女婿,真真是没挑选错啊。

        作为爹爹的傅远山,那也是一汪暖流在胸怀里蹿啊,看得他都想重回二十几年前,重新迎娶自个的莹莹一次了。

        绝儿这个女婿啊,真真是他爱情之路上的好榜样啊。

        等等,今日是傅远山嫁女啊,怎的好端端的,扯到傅远山他自己的大婚上去了?

        呃,实在是绝儿太浪漫了,感染力太强了,感动了不知多少憧憬爱情的热血男女啊。

        傅远山宝刀不老,总想时时刻刻给萧莹莹来一些力所能及的浪漫,自然不知不觉就……想偏画面了。

        不能怪傅远山的,要怪只能挂萧绝太能浪漫了,是吧?

        帝王做到这个程度,真心很够了。

        不知馋红了多少围观人的眼。

        “哇哇哇,好浪漫啊,好激动啊!”

        在一旁送嫁的央儿,激动得双脚直蹦。

        一个劲在李潇洒耳边囔囔,“我不管,我不管,下个月咱俩大婚时,你要比照着这个来!”

        李潇洒:……

        媳妇儿,你能不能,不做跟屁虫一次?

        实在是跟屁虫太多次了,李潇洒都不好意思了。

        一旁,陪着过来迎亲的秦霸天,看着这些个浪漫画面,却是笑不出来呀。

        此刻的秦霸天啊,他是头疼得很呐:

        “好你个绝哥啊,你是潇洒了,浪漫了,回头挨批被参的是小弟秦霸天我呀。”

        你道为何?

        原来,皇帝亲迎皇后,是祖制决不允许的事,太过自降身份,也太过惊世骇俗。

        那些皇亲国戚和文武百官里的老顽固们,就怕萧绝早些年纨绔惯了,潇洒不羁惯了,一不留神就干出点什么惊天骇俗的事来,老顽固们呀,是早八百年就叮嘱萧绝要按照老祖宗的规矩来,切忌不可玩什么乱七八糟的新花样。

        皇帝亲迎这事儿,若是早早透露,老顽固们保证要一批批折子上的,各种劝谏啊,能烦死你。

        所以,老狐狸的萧绝,事先是各种保密啊。

        别的不提了,就说昨夜吧,萧绝还乖得不像话呢,面对老一辈们,是各种微笑点头。

        连礼部最后报出来的章程,也是各种符合祖上的老规矩,老顽固们是个个满意啊。

        人人都以为萧绝会老老实实坐在皇宫里,等着皇后抬进宫门呢。

        谁曾想,萧绝竟躲在迎亲队伍里,躲在皇后的喜轿里,一路从皇宫来到了傅国公府。

        而秦霸天是负责迎亲事宜的,到头来,从本该空空的喜轿里钻出个皇帝来,上演了一出百年不遇的大戏啊。

        又是偷偷坐花轿,又是亲迎皇后。

        你说,出了这等大大大……事,那群老顽固们,事后还不得找他秦霸天拼命?

        那就是一群苍蝇啊,各种嗡嗡嗡,杀伤力未必大,但是聒噪个不停啊,简直想聋了自己耳朵那种啊。

        “靠,总算知道,为何迎亲这种差事不交给李潇洒,而要交给我了……因为是苦差事啊,哭……”亏他之前还在李潇洒跟前洋洋自得。

        秦霸天偏头,看着那头的李潇洒与央儿亲亲密密咬耳朵,顿时明了,绝哥就是看他秦霸天至今没娶,连个心爱的姑娘也没有,才舍得将这份苦差事交给他的。

        就是欺负他受委屈了,也没有姑娘替他撑腰啊!

        秦霸天突然觉得,自己也该找个媳妇儿,好好儿站在他身边,给他撑腰了。

        就像有央儿小姨子在,绝哥就不怎么敢欺负李潇洒那样!

        对,就是这样!

        该找个靠山媳妇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