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157章

第157章

        第157章

        庆嘉二十二年腊月十五,是个黄道吉日,举行登基大典,萧绝正式成为大坞王朝第六位君主,史称熙绝帝。

        “哇,咱们绝哥穿上龙袍,肯定是史上最俊的帝王。”

        登基大典是男人们的事,央儿这样的小女子,想去凑热闹,都不行。

        央儿只能玉手托腮,坐在矮几旁,凭着自己的想象,在脑海里勾勒出萧绝身穿龙袍的俊美样子——

        从头到脚金光闪闪,活脱脱一个金子雕刻出来的谪仙,举手投足间还是曾经的潇洒不羁,挥个衣袖,都能扇出一片金光那种。

        “哎呀,筝儿,你都不好奇他穿上龙袍,是怎么个模样吗?”

        央儿幻想了半日,见傅宝筝一直低头做着针线活,认真极了,竟是半点不惦记萧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傅宝筝摇摇头:“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央儿:……

        眨眨眼,自己情郎当皇帝了,初次穿龙袍的样子,正常人不都该好奇吗?

        傅宝筝听了,小脸低垂,蓦地有些羞涩。

        正常人确实应该好奇,可是……

        可是昨夜四表哥又夜闯香闺了,死皮赖脸在她房里脱了衣裳,提前换上龙袍给她看过了。

        他道:“我第一次穿龙袍的样子,只想给你看。”

        四表哥说这句话时的声音,有多柔,她现在还记得呢。

        就像那三月的春雨,细无声,悄悄儿洒落她心头。

        当时还点了十几根蜡烛,围着他摆成一个圈,将他浑身上下照得通明,暖暖的烛光打在明黄的龙袍上,交相辉映,说不出的光彩照人。

        最让她忘不了的,是四表哥张开双臂,闭上眼享受春风吹拂般,在她跟前缓缓儿转了好几圈。

        末了,还双手握住她肩头,不许她躲,逼着她点评了好一通呢。

        可真真是点评了好一通,从地上点评到了床上,扒下龙袍,还揪着他明黄的中衣,将她逼到床榻里侧,半拢住她,一个劲笑问她:“我穿黄的,好不好看?”

        “比起曾经的白衣呢?”

        “你更喜欢我穿什么颜色?”

        就这样,两个人躺在花帐里,他笑着问,她羞答答地答,竟是半夜不曾合眼。

        可谓是,将他身上的所有变化,全都逐一点评到了,真真是各种细微之处都没放过呢。

        就连他喉结,是曾经的白衣衬托下性感动人,还是如今的黄袍下更勾人,都被脸皮厚的四表哥问到了。

        当时啊,臊得傅宝筝眼皮都睁不开了,最后还是被四表哥强逼着半睁了眼,颤抖着睫毛,快速瞅了下他喉结。

        也不知是四表哥深情凝视她的模样,太蛊惑人心,还是他浑身散发出的男人气息太过强大,让傅宝筝完全招架不住,鬼使神差做出了选择。

        “现在的,更勾人。”

        话一出口,傅宝筝就慌忙咬住了唇。

        惹来了四表哥的一声轻笑。

        四目相对,四表哥眼底是满满的得意,他的筝儿很懂得欣赏他男人的美嘛。

        然后,四表哥低头,温热气息喷洒在她耳际,坏坏笑道:“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也这般觉得。”

        傅宝筝听了,小脸越发烧了起来。

        那滋味,就像是被架在极旺的烈火上烤,浑身作烧,还避无可避。

        更要命的是,还不知烈火的尽头是何处。

        因为下一刻,四表哥就做出了令她此生都忘不掉的举动——火速逮住她细嫩的手指,不管不顾的,去触摸他上下滑动的喉结。

        她指尖都跟着发烫起来,却被四表哥紧紧攥住,不肯松手。

        那喉结,也不知上下滑动了多少次,大约是她小脸躲进被子里,再不肯露出来了,四表哥才笑着亲吻一下她发热的小手,放过了。

        你说说,都细细看了一整夜了,无论是穿着龙袍,还是脱下龙袍只着帝王才能穿的明黄绣龙中衣,傅宝筝都记忆犹新,此生忘不掉了,眼下的傅宝筝还用得着去好奇四表哥换上龙袍是什么样子吗?

        完全不用了,真的,各处细节都能背下了。

        可央儿又不是神仙,也没有千里眼,哪里知晓傅宝筝昨夜闺房里发生的事?

        逮住筝儿,那是一个劲询问啊,光是“你怎么就不好奇呢?”

        “莫非你俩吵架,闹别扭了?”

        一类的话,就问了不下十次。

        傅宝筝到后来,实在招架不住,才蚊子声似的,红脸交代了昨儿四表哥夜闯闺房的事。

        只简单叙述了四表哥穿着龙袍在她跟前秀的事,旁的,譬如夜宿不肯走,直直逗留了一夜的事则隐去了。

        “天呐!”

        央儿小嘴张开,双手握拳放在下唇处,作出一副没出息的羡慕样,“咱们的新皇上,真是浪漫死了!”

        “啊啊啊!我嫉妒死了!”

        “臭潇洒,死潇洒,一直说忙忙忙,我都快十天没见着他人影了!”

        “哼,他一个当臣子的,比人家新皇帝还忙?”

        呃,见央儿话题一转,一副要拎起李潇洒开打的架势,傅宝筝暗道不妙。

        下回秀恩爱时,还得将恩爱的程度降低,直到央儿不会再犯嫉妒,才行。

        这倒不是说李潇洒对央儿不好,不够浪漫,实在是四表哥在哄姑娘这方面,天赋特别高!

        一般的男子完全无法与四表哥媲美。

        硬要比,可以这么说,十个潇洒哥哥加在一块,也抵不上一个四表哥。

        换成秦霸天,呃呃,那就是一百个加在一块,也抵不上四表哥一根手指头了。

        ……

        从正式登基为帝后,萧绝就过上了彻底忙碌的日子,没什么时间来夜会筝儿了。

        毕竟刚刚接手一个庞大的帝国,各种大事小事,堆在一块,若是能像纸片那样叠起来,真真是屋顶都得顶穿了。

        纵然萧绝身后的团队经过多年运营,是比较成熟的,但突然接手整个王朝,初期还是有很多不适应之处。

        不仅萧绝忙,连带着一块上位的李潇洒、秦霸天也是忙得不行,连好好儿坐下来细细品口茶的功夫都没有。

        话说,提到萧绝的这俩个好兄弟,不得不插一句。

        李潇洒虽然出身侯府,却不是世子,没有爵位可继承。

        因着有从龙之功,萧绝绕过侯府,另外给李潇洒赏下了国公爷的爵位,且世袭罔替。

        说起来呀,这爵位,能不能世袭罔替,是真的天差地别呢。

        一般的国公爷爵位,传给下一个继承人时,是得自动降一级,变成侯爷爵位的。

        再往下一代,又降一级,变成伯爷爵位。

        一级一级往下降,直到爵位彻底没了,变成平民。

        而世袭罔替的就不同了,除非犯下谋逆大罪,又或者改朝换代了。

        否则,你初始是什么爵位,一代代往下传,也依旧是什么爵位,不带变动的。

        由此可见,李潇洒跟着萧绝出生入死,真的是没白干,也丝毫没被亏待,他和央儿子孙后代的爵位都捞到手了。

        至于秦霸天,因着他本就是北郡王府的世子,是有爵位可继承的。

        萧绝便额外恩典,将本朝第一个异姓王的大好事赏给他了,直接一跃成了北王爷,也是世袭罔替。

        从此,李潇洒和秦霸天可就在大坞王朝彻底牛掰起来了,是新帝的左膀右臂。

        陆陆续续,还有萧绝别的旧日手下,加官进爵。

        几个月后,京城的人彻底惊呆了,合着,他们眼底曾经的那些吊儿郎当的纨绔,一个一个,陆陆续续都成了朝中新贵?

        京城这片天啊,彻底让老百姓们看不懂了。

        只能感慨着,那些纨绔真真了不得啊,脑子活啊,一旦浪子回头,改邪为正,嘿嘿,就有大出息,大造化了!

        又恰逢新帝是个明君,全都一个个破格录用,一个个都牛掰起来喽!

        但朝中旧臣,却是一个个都明白过来了,敢情新帝萧绝就是只老狐狸,深藏不露那种。

        表面只是纨绔,实际上那背后的势力啊,远不止晋王府一个呢。

        细数起来,简直要吓死了个人。

        暗中,竟是早就获得了京都超过半数的权贵之家的支持。

        这也就难怪,曾经的太子、恭王和福王,全都不堪一击,败在萧绝手下了。

        就连退位的庆嘉帝也拗不过萧绝,直接让庆嘉帝一脉在史书上绝户了,将晋王一脉改成了正统,延续萧家王朝。

        啧啧啧,萧绝这只老狐狸,真的老谋深算,不简单啊。

        ……

        萧绝确实不简单,他的不简单还不单单展现在长在宫外,却能冲出重围,顺利登基上,更展现在他登基后的一系列利国利民的国策上。

        各项举措,总结起来,就是“科技兴国”。

        细分下去,从疏浚运河,发展漕运,到改良医药,大面积种植宫中太医悉心培育出来的控制水痘的药材,再到研究火药,加强抵御外敌的能力……

        可以说,傅宝筝坐在深闺,时不时给四表哥绣个鸳鸯荷包,亦或是打个五色穗子,打发时间,等待来年三月的大婚时,萧绝在朝堂推行新政,忙得是热火朝天。

        不过,萧绝再忙,每月里都至少能保证有五个晚上,会夜闯香闺。

        不过登基之初,太过忙碌的他,每回来时,都过了子时了,傅宝筝早就进入了梦乡。

        不过对萧绝来说,即使不跟她说话,能这般静静坐在床沿边,偷瞅她恬静的睡容,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是一日里最美的时光。

        今夜,月光溶溶,她的睡颜太美,一头乌发拔了发簪,倾泻下来,挡住她半张白莹莹的小脸。

        有几根头发丝儿比较调皮,垂落下来,偷偷亲吻她的小鼻子和红唇。

        熟睡的她,什么也不知道,吹气如兰,那几根发丝轻轻拂动,痒痒的,睡梦中的她,时不时抬起小手去触碰。

        这样的小动作,真真是说不出的可爱呢。

        萧绝坐在床沿边,不知不觉看痴了。

        忽的,萧绝回过神来,轻轻摇头,笑了:“真是个不老实的小家伙,今夜若没有我,你明日是不是又得头疼风寒了。”

        别说,这个冬天,她还真头疼脑热了两回了。

        随着萧绝视线望过去,只见傅宝筝睡相不老实,侧躺的睡姿,一条小腿露了出来,架在胭脂红的锦被上。

        裤腿高高撩起,晶莹如雪的小腿肚子都露在了外头。

        如今,正是天寒地冻的正月,纵然屋里烧了地龙,这样光光露在外头,也是容易着凉生病的。

        萧绝刚要伸过手去,忽然想起什么,缩回手来放在自己脖子间,试探一下温度。

        嗯,手不凉,不会冰着她,才再次伸过去握住她小脚,小心翼翼塞进热乎乎的被窝里去。

        黑夜很快过去,黎明快来了,萧绝才从床沿边站起身来,依依不舍地弯腰亲吻她眉心一下,然后如他来时那般,悄无声息地跳窗离去。

        日上三竿,傅宝筝终于从睡梦中悠悠醒转时,身边被四表哥久坐而陷下去的床褥痕迹,早已弹回来,没了踪迹。

        不过傅宝筝还是瞅过一眼,便知道四表哥昨夜来过了。

        因为她昨日搁放在枕头边的那个鸳鸯荷包,不见了。

        每回她绣好个小玩意,预备送他的,便会假装无意地搁在枕头边。

        然后,等四表哥顺走。

        而四表哥呢,若是得了个什么新奇的上贡小物件,也会夜里带来,悄悄搁在她枕头边。

        就这样,两人在过去的俩个月里,你来我往,已经交换了不下十个情侣小物件了。

        傅宝筝琢磨着,待大婚那日,她要专门用一个雕刻鸳鸯戏水的大红木匣子,装上四表哥陆陆续续送她的小物件,抱在怀里,坐上大花轿,一块嫁进皇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