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151章

第151章

        第151章

        傅宝筝回到庆嘉帝的承乾宫时,庆嘉帝已经身子不济,又睡过去了。

        萧莹莹坐在院子凉亭里的石凳上等,一见女儿回来了,忙起身朝太监总管朱顺辞别,带了女儿往停在甬道里的马车走去,预备出宫了。

        “你这半日不见,去哪了?

        听总管朱顺说,你跟着太子出去了?”

        刚登上马车落了座,萧莹莹就急急盘问起女儿来。

        生怕女儿是被太子要挟着出去的,上上下下打量女儿有没有受伤。

        傅宝筝见了娘亲的目光,“噗嗤”一声笑了。

        今儿个,身上受伤的人,还真不是她,而是傅宝嫣啊,手指甲都掰断了,渗了血。

        傅宝筝对娘亲丝毫不隐瞒,将方才发生的事,详详细细说给了娘亲听,先说的太子。

        “太子真是个恶心人的混球!就他那副尊容,也不找个镜子照照,配得上我花容月貌的女儿吗?”

        萧莹莹语出嘲讽。

        若不是怕说粗话,污了女儿的耳朵,萧莹莹真真想脱口而出的话是:“就他那副残疾样,也不撒泡尿照照,配得上吗?”

        纠结后,萧莹莹到底是文雅人,换了个文雅的说法。

        但傅宝筝兴许是母女心有灵犀,瞅着娘亲愤怒的那个样,傅宝筝脑海里荡出来的话,还真就是那句粗俗些的话。

        说真的,要说埋汰人,还真是那些粗鲁一些的话,更能应景。

        萧莹莹骂过太子后,又忍不住嘀咕女儿道:“你搭理太子做什么?

        万一他在宫里给你设套,可如何是好?”

        虽说庆嘉帝的承乾宫附近,最是守卫森严,安全得很,但是当娘亲的哪能不担心。

        傅宝筝见娘亲急了,这才又笑着将傅宝嫣偷窥的事儿说了,还将傅宝嫣事后咬牙切齿那个样儿,绘声绘色给描述了一番。

        凭着傅宝筝入学攻读十几年的好文采,可是将傅宝嫣那愤恨的小模样,说得惟妙惟肖,让萧莹莹有了身临其境之感呢。

        萧莹莹听了后,心头爽快了,心底恨恨道,那个贱蹄子,活该被气死!

        末了,傅宝筝就傅宝嫣极有可能破坏太子登基的事,与娘亲小声探讨了一番。

        萧莹莹听了后,沉吟了一会,然后点头夸赞女儿道:“你这主意,很好。”

        其实,太子失了宠,又成了个残废,还有萧绝那样有实力的人虎视眈眈,太子的储君之位必然是要不保的。

        太子为了顺利登基,会有小动作,是人人都能猜到的事。

        有傅宝嫣在关键时刻,痛击太子,就能让萧绝省心很多了。

        萧莹莹目光温柔地看向女儿,若萧绝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筝儿就是皇后了。

        虽然平日教养女儿时,总在强调要做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是作为一国之母,还是有点心机手腕的好。

        见女儿逼到一定份上,还是懂得去谋算的,萧莹莹心头隐隐松了一口气。

        ……

        从皇宫到傅国公府,并不远,两刻钟就回到了府上。

        但傅宝筝心头还有一个巨大的疑惑没想明白,就跟着娘亲一路到了上房,摒退了丫鬟后,又挨着娘亲落座,挽住了娘亲胳膊,小声问道:

        “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想明白,您能帮我解解惑吗?”

        萧莹莹与女儿一块坐在临窗凉榻上,低头见女儿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禁好笑道:“何事,你说就是。”

        傅宝筝又瞅瞅窗外,确信外头没人偷听,才将嘴唇凑近了娘亲耳朵,声音极小道:

        “娘,既然皇舅舅处处不待见苏皇后和太子,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有多冷淡,那……皇舅舅为何不干脆直接废了太子……”

        直接废掉太子,再认回四表哥,给予四表哥皇子身份,光明正大册封四表哥为储君。

        这并不是傅宝筝异想天开,实在是,今日见了痴痴看宸妃画像的庆嘉帝,再想想这些年庆嘉帝对四表哥的各种纵容和讨好,尤其是今日庆嘉帝对四表哥的思念,傅宝筝有强烈的感觉,庆嘉帝绝对是想将万里江山传给四表哥的。

        既如此,那为何,还留着太子这个明面上的储君?

        不碍事吗?

        废了太子,对四表哥来说,不是更好?

        可庆嘉帝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是不提废太子的事,傅宝筝真的是满心疑惑。

        萧莹莹听了,面色闪过一丝为难。

        其实,这件事,萧莹莹也曾经深深疑惑过,但今日与庆嘉帝一番长谈,她突然领悟了点什么,隐隐能猜出庆嘉帝为何这般做,为何迟迟不动太子。

        但是,要将庆嘉帝背后的目的,跟女儿抖露,就有些不合适了。

        有些事,对庆嘉帝来说,只能做,却不能说出来。

        说出来,会显得庆嘉帝太过无情无义,甚至会改变了女儿对庆嘉帝这个皇舅舅的看法。

        因此,思之再三,萧莹莹说不出口,只是将些是是而非的话哄女儿道:

        “帝王的心思,咱们妇道人家哪里能猜得到。

        筝儿,你放心就是,你的皇舅舅最爱的儿子就是萧绝,不会亏待他的,必定会给他安排好后路。”

        一定会是最好的那条。

        傅宝筝听了,只当娘亲也猜不透幕后的事,只得作罢。

        悻悻地退出上房,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

        在无尽的疑惑里,傅宝筝真真是看世间一切物体都充满了疑惑。

        恰逢树上掉下一片叶子,好巧不巧,落在她的脚边。

        小小的一片枯叶,黄黄的,被她白色的湘裙一衬托,亦发黄了起来。

        傅宝筝忍不住弯下腰去,探出两根细白的手指,将它捏了起来,放到嫩白如美玉的手心,盯了半晌后,疑惑地对黄叶道:

        “为何一到了秋天,就要落叶呢?”

        “是你的树妈妈,宠爱了你一个春天和一个夏天,腻烦了,不爱你了吗?”

        说到树妈妈,傅宝筝不由自主仰起了小脑袋,痴痴望着逐渐光秃秃的树枝。

        她虽然不懂树妈妈为何抛弃了这些黄黄的树叶,但是她懂,树妈妈绝不是因为不爱这些树叶宝宝了,才将它们抛弃在泥土地里的……说不定,就是因为太爱了,舍不得它们跟着自己一起在寒冬里受冻,才将它们震落在泥土地里,早早化成肥料,去过另一番好日子呢。

        蓦地,傅宝筝联想到了庆嘉帝,表面上的做派是不废太子,不认回四表哥,但背后的真相恐怕是相反的?

        一切都是在为四表哥铺路?

        只是铺的什么路,她暂时还没看懂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