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50 章

第 50 章

        美色撩人50

        傅宝筝刚赶到正院外,        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爹爹向娘亲炫耀的话,        什么“今日京城可是出了桩浪漫事”,什么“你心心念念一辈子,却没能实现的”,        什么“简直就是话本子里最让人心动的一幕”。

        听到爹爹的话,        傅宝筝的双脚顿时挪不动步子了。

        她心底腾起一股特别怪异的感觉,        实在是,任谁在外的“风流债”被自个爹爹当做乐呵事告知娘亲,怕是都要怪异至极的。

        尤其爹爹还是那样一副语气……就跟看别人的热闹似的……

        傅宝筝怪异过后,立马头疼起来。

        早知道,就该让人去回府的路上,        先堵住爹爹,拖延一会,这样爹爹就不会抢在自己前头大嘴巴乱说了。

        傅宝筝真真是后悔死了。

        可眼下怎么办?

        她站在院子外,        真真是不敢进去了。

        听爹爹那描述的语气,铁定是不知道那桩浪漫事里的姑娘,是他亲闺女的,要不,        爹爹铁定不敢这样堂而皇之对娘亲调侃。

        傅宝筝真心急死了,        却一时无可奈何,        只得偷偷儿站在院墙外,        偷听一把,见机行事了。

        院子里,萧莹莹一手搁在腹部上,        抚摸里头可能还没成型的小宝宝,一边听傅远山的胡说八道。

        “什么浪漫事啊,还是我心心念念一辈子,没能实现的?”

        萧莹莹知道傅远山的一张嘴爱乱说,但是夫妻么,知道丈夫在胡说八道,作为妻子也得配合地聊上几句。

        若是这个不聊,那个也不聊,夫妻间会没话说的。

        何况,今日傅远山这般兴致冲冲地说,还真吊起了萧莹莹的几分胃口。

        尤其那句“她心心念念一辈子,却没能实现”,勾得萧莹莹很想立马知道,到底是何事。

        傅远山见妻子果然感兴趣,立马笑道:

        “其实呢,事情很简单,就是一个翩翩少年郎因为某些事情,被她心爱的姑娘误会了,姑娘伤心地坐上马车跑了,然后这个少年郎啊就骑着一匹骏马追上去,最后冲到马车前,逼停了姑娘的马车……”

        萧莹莹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少年郎骑马逼停姑娘马车的一幕,大抵是女子在某些时候是喜欢被心仪的男子霸道对待的吧,就好比绝大部分姑娘都喜欢被心爱的男子堵在树干上强吻的一幕,反正萧莹莹脑海里浮现出被逼停马车这一幕,她确实觉得是有几分浪漫的。

        萧莹莹还是待嫁姑娘时,也曾背着父王母妃偷偷摸摸在话本子里看见过类似的桥段的。严格说起来,这些确实是她少女时幻想过,却没实现过的。

        “然后呢?”萧莹莹不由自主问道。

        再之后,傅远山将少年郎当众表白的事儿也说了。

        “还真有当众表白的事啊?”萧莹莹惊了,这种事儿一向都只出现在话本子里的,现实生活里,萧莹莹这样的皇家郡主可是从没接触过的。

        “对呀,就是当众表白,简直跟演绎话本子似的,我光是坐在马车里等候臭豆腐时随意听路人提了几句,就觉得浪漫极了,那少年郎真是个人才啊。”

        傅远山很宠莹莹,知道莹莹怀孕没胃口,一日日的饿着不想吃饭,就每日下值后都跑去臭香记,去给莹莹买几串香辣臭豆腐,辣辣的提味。

        结果没想到,傅远山今日坐在马车里等候时,居然听到了这么一段表白的浪漫故事,想着莹莹怀着孕很多事不能做,日子无聊,就赶紧跑回来跟莹莹分享。

        “那些表白的话啊,可浪漫了,莹莹,我给你学几句啊。”接下来傅远山还真的幻想出表白那个情景,然后他自己演绎少年郎,将莹莹当做被表白的姑娘,深情来了几段:

        “今日的事对你造成了伤害,在下很是惶恐不安,怕你……怕你从此更加不肯看我一眼。”

        “在下知道自己无耻,可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就是喜欢你,喜欢到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追上来大声表白,还望你……不要嫌弃我的胆大妄为。”

        “……”

        “你一直都没说话,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不嫌弃我,愿意接受我的表白?”

        傅远山打小有过耳不忘的本事,将听来的每一句都表白给了萧莹莹听。

        有情人间随意说几句话都是甜的,更何况傅远山捧着萧莹莹的脸,一字一句深情款款地对她说,完全将那些表白话当成了他自己对莹莹的表白。

        傅远山太过认真,一字一句都饱含深情,萧莹莹一下子就沉溺了进去。

        甚至动情处,萧莹莹眼角还闪烁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不要以为这个夸张,实在是……

        十九年前,莹莹被流言蜚语中伤后,满心伤痕累累,偏偏傅远山嘴笨,她想听他说几句情话,却怎么都听不到足够浪漫,足够贴合她心境,足够使她怦然心动的,臭男人只会一次次发誓,说些最简单粗暴的誓言。

        什么“莹莹嫁给我,我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又或者是“生生世世只钟情你一个”。

        那些誓言虽然也甜,可是与闺阁少女心中想要的心动,还低了一个档次,尤其那会子,萧莹莹偷偷摸摸看了好多本才子佳人的话本子,与里头的甜蜜誓言相比,臭男人给的那些就显得……太不浪漫了。

        没想到时隔十九年,居然从臭男人嘴里听到了,哪怕最开始萧莹莹知道臭男人这是在复述别人的话,在讲别人的故事,可此时此刻他语气里的深情和脸上的深情都是真的啊。

        身怀六甲容易动情的萧莹莹,听到后来,就完全陷进去了,甜蜜得一批。

        傅远山呢,在最初听到这个浪漫故事时,他也是猛地想起十九年前两人被谣言中伤后,他表白的那些话有多拙劣。如今竟然有了这等浪漫的措辞,就干脆借花献佛,好好对莹莹弥补一次。

        没想到……

        效果这般好哈。

        瞧他的莹莹,脸上表情多陶醉。

        傅远山盯着脸蛋微微泛红的莹莹,忍不住低下头,给了她一个柔柔的吻。

        沉浸在浪漫气氛里的萧莹莹,被吻了后,还真有了几分少女的心境,小声丢了句:“讨厌。”

        “讨厌什么,你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炫耀你此刻有多幸福。”傅远山捧着娇妻的脸,笑道。

        “啊?你都能看到我脸上的毛孔了?”

        萧莹莹吓了一大跳,别是怀孕后她皮肤差到这样了吧,连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萧莹莹一下子慌张起来,脸上的潮红差点退得一干二净,赶忙要从石凳上站起,回房里去照镜子,。

        傅远山见了,赶紧打自己的臭嘴:“哎呀,莹莹,我用错词了,我是想说‘你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炫耀你此刻有多幸福,绯红绯红的,好看’。”

        萧莹莹:……

        顿时很无语了,这个臭男人连这种话都能搞错?

        萧莹莹白了臭男人一眼。

        傅远山说错了话,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镜子。”萧莹莹最后还是吩咐丫鬟去拿镜子来,确定脸上的皮肤依旧白嫩光洁无暇才行。

        傅远山为了弥补,亲自跑回房里捧了面大镜子出来,举在手里给莹莹照。

        萧莹莹左脸和右脸都仔细照了照,确定脸蛋依然光洁如孕前,才彻底放了心。

        末了,还是忍不住抱怨了臭男人一句:“你这张臭嘴真不会说话,害得我们母子都白担心了。”

        萧莹莹说这话时,还未显怀的肚子故意挺了挺,告知臭男人他们母子都在抗议。

        傅远山捧着大镜子,嘿嘿笑着,为了重新挽回气氛,他将话题再次绕回到今日浪漫表白的少年郎身上。

        提起少年郎,才刚被臭男人恶心了一顿的萧莹莹,越发羡慕别家少年郎如此会哄心爱的姑娘了,忍不住道:

        “那个少年郎情商很高,看得出,是个会办事的。也不知是谁家少年郎?”

        “甭管是谁家少年郎,都不可能做你女婿了,他心口有了姑娘了。”傅远山不知为何,忽的说了这么一句。

        萧莹莹打了男人一下,笑道:“谁说要他做女婿了?”

        傅远山道:“瞧你对他评价那么高,又是夸情商高,又是夸会办事的,难得见你如此肯定一个男子……这么些年,就没见你如此肯定过我。”

        说到最后,傅远山声音小了下去,似乎在不满的抱怨。

        萧莹莹很是无语,白了一眼男人道:“就你做的那些事,真心情商不高,也不会办事,让为妻如何夸赞你?”

        不说旁的,就说刚刚的毛孔事件,就真心让人夸赞不起来。何况,此类事还层出不穷,她不嫌弃他,都是她大度了。

        还夸?

        脸真大。

        傅远山立马涨红了脸,道:“所以你看上那个少年郎了,不想着将他弄成女婿,想着将他弄回来给你当郡马爷?”

        这话里的意思,是说萧莹莹要休掉傅远山这个情商不够高的,换个情商高、会办事的夫君?

        听到这话,萧莹莹两只小拳头一起上,对着傅远山胸口一顿打:“傅远山,你欠扁!”

        接下来,就是夫妻俩的小打斗了,院子里本就站得远远伺.候的小丫鬟,看到两个主子这打情骂俏的样子,越发挪远脚步,躲得远远的。

        实在是,郡主脸皮薄,回头发现与夫君的互动全被他们底下人瞧了去,会连着一两日都不愿看见她们的,她们就跟失宠了似的。

        当然,更主要的是因为,小小年纪的她们,还没有经历过爱情呢,比郡主脸皮更薄,都不敢继续逗留原地偷听偷看。

        ~

        傅宝筝呢,一直站在院墙外偷听,原本听到关键处——爹娘的话题涉及到了“女婿”二字,还以为接下来会听到更多对少年郎的评价呢,譬如在不知道这个少年郎是四表哥的前提下,在置身事外的客观里,娘亲到底接受不接受这种女婿啊?

        哪知,想听的话没听到,被爹爹一个醋意下去,两口子就打情骂俏起来,话题越扯越远,压根捞不回来了。

        傅宝筝内心真真是……很想将爹爹暴打一顿啊!

        不过,遗憾归遗憾,想暴打爹爹一顿的心情也是真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一句,今日的爹爹无形中做了个大功臣。

        值得傅宝筝崇拜一下的。

        实在是,傅宝筝怎么都没想到,原本有些难以启齿的表白事件,居然被爹爹以这种轻轻松松的方式呈现在了娘亲跟前,整个过程还浪漫至极。

        将娘亲哄得完全不介意故事里的大胆和开放,一心只看得见浪漫。

        这给了傅宝筝太多的意外。

        说实话,这种隐去姓名的告知方式,真心挺好的,至少娘亲听后不会激动,不会动怒,还能率先在心底产生一种比较客观理性的看法。

        你瞧瞧,娘亲在不知道那个少年郎是四表哥的前提下,目前对故事中的少年郎可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情商高,会办事。

        一个男人,能不能嫁,这两点还是很重要的。

        思及此,傅宝筝心底的担忧,瞬间少了一半。

        人呐,心底对一件事的最初印象和看法是最重要的,待日后再知道事件中的当事人是谁,也就不会那么那么激动和震怒了。

        不管怎样,由爹爹主导发生的一切,目前来看效果很不错,甚至比傅宝筝一开始筹谋的告知计划还要好。

        所以,今日的爹爹是该称赞的,自然,若是最后关头没拐到阴沟里去吃醋,就更好了。

        “臭爹爹。”傅宝筝小嘴嘟囔了一会,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她这个当女儿的真心不好意思再继续偷听了,悄悄儿溜回自个的梨花院。

        既然爹爹将告知表白事件的开头改了,后续的告知方案自然也得跟着改,傅宝筝坐在自己的临窗长榻上,小手托腮,望着窗外流窜在天边的绚丽红霞,苦思冥想该如何告知娘亲——那个被她夸赞过的少年郎,是四表哥呢?

        更重要的是,该如何告知娘亲,被四表哥公然表白的那个姑娘,是她傅宝筝。

        ~

        主院里,傅远山和萧莹莹打闹了好一会,直到萧莹莹怕伤到了肚里的小宝宝,夫妻俩才静静搂着躺在院子里的美人榻上歇息。

        “远山哥哥,你今日怎的如此浪漫?就跟偷师学艺了似的。”

        萧莹莹躺在傅远山怀里,小手抚摸着腹部里的宝宝,回味了一番今日男人回来后发生的一切,她忽的狐疑起来。

        实在是,平日里的傅远山虽然也喜欢逗她,但真心段位远远不能跟今日的比。

        傅远山听到娇妻的询问,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今日还真的拜了个师傅。

        原来,傅远山去臭香记买臭豆腐时,巧遇了晋王世子萧绝。

        自打老太太六十大寿那日,傅远山被萧绝救了,避免了废井里被人暗算,傅远山待萧绝就亲厚了很多,再加上萧绝潇洒不羁,很会来事,挺对傅远山胃口的,两人就处得跟袍泽兄弟似的。

        很是亲近。

        几句闲聊下来,傅远山就将萧莹莹口味不佳,时常烦闷的事说了。

        然后,萧绝就给傅远山出了这个讲浪漫故事的点子,还告知他从头到尾该如何操作,如何一点点放出故事,最能赢得娇妻的心。

        萧绝是谁啊?

        传言中萧绝简直就是浪漫它祖宗,最会哄女人的那种浪漫男子,对于萧绝的话,傅远山压根没深思,就全盘接受了。

        也实在是,说破了天也就是一个浪漫的点子而已,说说浪漫的情话,再叙述一段姑娘小伙间的浪漫故事罢了,又不是什么决定国家大事的谋略,确实也用不着三思四思的。

        觉得可用,傅远山立马回府就用了。

        然后,效果果然不错。

        瞧,他的莹莹,眼下还脸蛋红红,瞧气色,看上去简直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回到了她还是害羞的小姑娘那会,有了浪漫气氛的开头,她整个人比往日要能撒娇多了。

        不过面对娇妻的询问,傅远山才不会傻得冒泡,真的坦白自己拜了师傅呢。

        若是被娇妻知道,他今日所有的浪漫,都是萧绝那个晚辈教的,他这个大男人的面子往哪搁?

        更重要的是,他日后还打算多跟萧绝学几招呢,若是被莹莹知道他施展出来的所有浪漫,全部都是别人的点子,没一个是他自己的,他铁定会被莹莹鄙视和嫌弃的。

        男人么,就喜欢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有面子。

        瘦子也得打肿了脸冒充胖子那种。

        而且,临走前,萧绝有特意叮嘱,千万别让堂姑姑知道点子是他出的。

        所以,傅远山打死也不会承认拜师了。

        于是,傅远山哄她道:“我一日日地在兵部当差,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哪里有时间去偷师啊。”

        萧莹莹想想也是,便放过了男人,不再深究下去。

        自然,最关键的是,傅远山不管是拜师也好,还是看了什么话本子被点拨了也好,只要男人有颗对她好的心,萧莹莹就心底甜滋滋的。

        忽的,萧莹莹又想起那个表白故事里的少年郎来了,想接下来继续听故事。

        傅远山见自己讲的故事,莹莹果然爱听,高兴得跟什么似的,立马开讲。

        一刻钟后,萧莹莹终于听完了打脸前任未婚妻,高高捧起现任心头爱等一系列震撼心扉的过程,可是该死的臭男人,却忽的戛然而止不肯放结局,寻了个内急的借口跑了。

        哪有听故事不听结局的呢?

        难受死了。

        好不容易等到傅远山解决完了个人问题,重新回到石桌边来,结果傅远山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劲,居然卖起关子来硬是不说。

        萧莹莹没法子,只得贴上前,主动问道:

        “远山哥哥,那个少年郎,最后表白成功了么?”

        瞧瞧瞧,为了听结局,连“远山哥哥”都叫上了。

        傅远山见自己女人这般惦记那个会耍浪漫的少年郎呢,心底很是吃味。再想起,他在叙述故事时,莹莹那一眼崇拜少年郎的表情,傅远山就越发吃味了。

        好在想起故事的结局,傅远山忽的又痛快起来了,狠狠道:

        “没成功!被拒绝了!”

        萧莹莹一愣。

        真心有点意外,她没想到面对这般浪漫的少年郎,居然还有豆蔻年华的姑娘能拒绝?

        毕竟,那个年纪的小姑娘,是最容易被男子俊美的皮相和外在的浪漫所打动的,而且能这般高调行事的少年郎,背后的家世也铁定是一流的,否则还真心不敢在街头公然上演这样一出戏——打脸前任恶毒未婚妻,维护住现任心头爱的尊严,再浪漫表白现在的心头爱。

        在众人的目光下,给足了心头爱面子。

        换句话说,从傅远山娓娓道来的故事里,萧莹莹能感知到那个少年郎有着一流的家世,有着俊美的皮相,有着超高的情商和果决的行动力。

        是个魄力十足的人。

        这样的少年郎,摆在任何一个姑娘面前,都是光芒万丈的。

        这样的少年郎,若萧莹莹自己回到待嫁时光里,她怕是也很难不动心。

        结果,故事里的那个姑娘居然拒绝了?

        “为何啊?”萧莹莹忍不住问道。

        傅远山不客气道:“人家姑娘说了,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浪漫表白什么的她不稀罕,能过了她父母那一关才是正紧的。”

        萧莹莹愣了半晌,才“哦”了一声。

        傅远山见莹莹居然一副很遗憾的样子,他真心又醋上了——果然,女人都喜欢懂得浪漫的男子,为了这份浪漫,连他一向守规矩的莹莹都破天荒地希望故事里的姑娘抛开世俗,当场应下少年郎的表白。

        傅远山忽的很很嫉妒那些天生懂得浪漫的男子。

        不过嫉妒一阵后,傅远山忽的平复了下来。因为如今的他已经有了萧绝这个浪漫高手当师傅啊,总有一日他也能被调、教成浪漫界的绝顶高手。

        到时候,他的莹莹会将所有崇拜的目光都只投向他一人的。

        思及此,傅远山越发觉得萧绝那个臭小子不错了。

        ~

        呃呃,“单纯”的傅远山怎么都没想到,他已经跌进萧绝的娶亲计划里了。

        原来,萧绝躺在桃花树下一下午,苦思冥想了一下午,最终还是决定要想提亲成功,得先解决了他萧绝的形象问题——他绝对不是个没有能力,只有爵位的废物。

        怎么解决呢?

        今日不是发生了表白大事件么,反正过不了一两日,丈母娘萧莹莹就会听到这件事,与其萧莹莹先听到长舌妇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版本,不如他先想好如何好好讲述这个故事,让萧莹莹在这个隐去姓名的故事里,意识到里头的少年郎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这样,随后几日,萧莹莹听到拥有姓名的完整版故事,心底就会震撼——里头那个了不起的少年郎,居然是浪荡子萧绝吗?

        怎么可能?

        完全不像一个人啊。

        从而开始思索,之前对萧绝这个人的评价是不是不够客观?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然后再在傅远山有意无意的指点下,让萧莹莹渐渐儿意识到,原来萧绝在藏拙。

        如此这般,尽可能地改观一下萧莹莹对萧绝的固有印象。

        基于这个策略,萧绝可是琢磨了一个下午,去构思该如何讲好这个表白故事,反复推敲确定无误后,萧绝假装偶遇,与傅远山搭腔上了。

        然后,就有了之后的故事,傅远山变成了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不失事实,又一点点,一步步美化了这个并不符合世俗的爱情故事。

        先借助一开头的浪漫表白,让萧莹莹沉浸在甜蜜里,再掰开了揉碎了一点点展开故事情节,重点突出少年郎的“年少有为和魄力十足”。

        男子么,有实力,有魄力,有手腕,才是最吸引女子,也是最能打动女子的地方。

        果然,萧莹莹被套了进去,一点点喜欢上了故事里的少年郎,末了,萧莹莹居然还遗憾里头的姑娘拘泥于世俗,没点头,为这段戛然而止的爱情惋惜上了。

        可以说,在玩弄人心上,萧绝真的是个活祖宗。

        自然,也亏得萧绝早早就将自己混成了傅远山的救命恩人,早在老太太六十大寿那日,就果断在傅远山跟前展露部分实力,让傅远山对他既刮目相看又充满感激之情,要不然,傅远山一个长辈,能随随便便就这般听萧绝这个晚辈的话?

        让傅远山如何按照步骤讲故事,傅远山就照做,听话得简直不能再听话了。

        所以说呀,做人做事,得高瞻远瞩,提早布线,才有后福。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一更来啦,为了弥补昨晚咕咕掉的二更,今日一更真心很肥啦,近7000字。二更晚上7-8点。本章发红包哦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