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46 章

第 46 章

        美色撩人46

        两个验身老婆子凶神恶煞地走向慕容瑾,        慕容瑾有功夫也没用,        萧绝派了俩个女护卫将她摁倒在地,她有功夫也使不出来,        最后吓得昏厥过去。

        “呵,还以为这位高高在上的郡主多有能耐呢,结果这么不惊吓?”围观的姑娘们大多是勾栏院里的,        纷纷掩鼻嗤笑,“还没验身呢,        就昏厥过去了,        真真是丢人。”

        “也不知道她吓尿了没有?”

        “要不,        你走过去检查一番?”

        “才不要呢。”

        “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啦?”

        几个勾栏院的姑娘,你一言我一语,在某一个勾栏院头牌的刺激下,还真有姑娘走上前去悄悄儿掀起慕容瑾的裙摆,偷瞄了一眼。

        “咋样?”有人催问。

        “哎呀,        让你们失望了,没吓尿裤子呢……只是昏厥不省人事。”那掀开裙子的头牌很有些失望道。

        傅宝筝听到她们大胆的对话,        见到她们大胆的行为,        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        勾栏院里的姑娘,        行事作风到底是与寻常人家的姑娘不同,        与傅宝筝这样循规蹈矩的姑娘更是不同,可谓是言行举止都大胆至极。

        自然,这些姑娘比起四表哥来说,        放浪形骸的程度还远远不在一个级别……

        思及四表哥,傅宝筝不由自主看了眼还坐在马背上的四表哥。

        却不曾想,萧绝一直盯着傅宝筝,她抬头看他,两人立马就四目相对,目光相碰。

        可目光才刚触碰到一块,傅宝筝突地偏过头去,避开了。

        萧绝心中咯噔一下。

        接下来,无论萧绝怎么盯着傅宝筝看,她都不再转过身来看他。

        “花老板,先带两位傅姑娘去你的茶楼品茶,其余的几个受了伤的姑娘,麻烦你给请两个郎中来仔细瞧瞧。”萧绝吩咐一个老板娘道。

        花老板的茶楼,是玫瑰街上唯一一家跟臭香记似的店铺,对外打出的名号是茶楼,内里也做些勾栏院的生意,总体来说算是花街里的清流。傅宝筝去那里稍稍歇脚休息一下,还是可以的。

        花老板识趣地立马应下。

        然后,花老板就热情十足地邀请傅宝筝和傅宝央两位姑娘上她的茶楼去坐坐。

        “谢过花老板,不必了,我和舍妹还有事。”傅宝筝一口拒绝。

        拉着傅宝央,就要登上自家马车。

        一旁站着的秦霸天,一看就知道傅宝筝因着慕容郡主的事,心中到底不大痛快,堵得慌呢。

        “今日绝哥怕是有得哄。”秦霸天幸灾乐祸地凑到李潇洒耳边,悄声道,“兴许磨破嘴皮,都哄不好?”

        李潇洒眨眨眼:“未必吧?”

        “都出了这般大的事,还未必?”秦霸天不信。

        你想哪,突然跑出个前任未婚妻来,闹了个天翻地覆,傅姑娘内心掀起了多大的惊涛骇浪啊?

        要知道,若不是绝哥今日刚巧在这条街,及时制住了慕容郡主,反打脸扳回一局,傅姑娘的名声非得从此毁了不可。

        又是勾引别人未婚夫,又是狐狸精的,这样的脏污帽子扣下来,傅宝筝得哭死啊。

        而这些耻辱……全都是绝哥带给她的呀!

        秦霸天不信,出了这等祸事,绝哥还能不掉层皮就哄好傅宝筝?

        要知道,这等事搁在他秦霸天身上,可是花去他大半个月都未必哄得好女人啊,非得天天看冷脸不可。

        正想着时,李潇洒用胳膊肘捅了捅秦霸天,秦霸天疑惑地看向李潇洒:“干嘛?”

        却见李潇洒朝秦霸天右手边努了努嘴。

        秦霸天一回头……

        呃,只见莺莺冷着脸瞪他,那双美眸里满满都是幽怨。

        秦霸天顿时头大。

        你瞧,他的莺莺宝贝今日还不是最委屈的那个,远比傅宝筝受到的刺激小多了,看上去都这般不好哄。

        秦霸天又偷偷瞄了眼傅宝筝,他就不信了,绝哥能比他更快地哄好傅宝筝?

        ~

        花老板磨破了嘴皮,都没能将傅宝筝留下,眼睁睁看着傅宝筝姐妹登上了马车,即将驾车而去。

        花老板没完成萧绝交代下来的任务,却也不心虚,她知道绝哥绝对早就算准了傅姑娘不会留下来的,让她来游说,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拖延时间做什么呢?

        “啊……滚开……滚开啊……”

        “萧绝……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萧绝……”

        方才昏厥过去的慕容瑾,被几根银针给扎醒了,顿时鬼哭狼嚎起来,一个劲大喊萧绝的名字。

        即将驾车离去的傅宝筝,陡然听到这番变故,忍不住朝窗外望去。傅宝央更爱凑热闹,有热闹看,立马叫停了马车夫。

        也就是,傅宝筝没走成。

        萧绝高高坐在马背上,扫了眼窗口的傅宝筝,才转头看向嚎哭不已的慕容瑾。

        只见慕容瑾被两个女护卫按住肩胛,死死摁倒在地上,她双腿一个劲蹬着胆敢蹲下来看她的婆子,她不配合,蹬翻了好几个婆子。

        萧绝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笑道:“慕容郡主,这满满一街头的婆子,你一个个踢下去,迟早双腿要没力气吧?”

        慕容瑾躺在地上,恨声道:“本郡主武功好得很,也有使不完的力气,踢翻你找来的所有婆子,不在话下!”

        听到这话,萧绝笑着点头:“好了,你都已经踢翻七个婆子了,这出热闹想必围观的人群已经看腻了,实在乏味得很……不如这样,我再派两个女护卫按住你的双腿,如何?”

        此话一出,慕容瑾立马大骇。

        她的双手双脚全被按住,不能动弹,那岂不是能被婆子为所欲为了?

        萧绝真要当着围观群众的面,让这些婆子一个个地来给她检查?

        想到那个场景,慕容瑾吓得面无人色,脑子嗡嗡响了好一瞬,才想起来该向萧绝求饶。

        “萧绝,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慕容瑾带着悲呛道。

        萧绝这回不笑了,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正色道:“很简单,你污蔑了傅姑娘,诚诚恳恳当着众人的面,向傅姑娘道歉!”

        此话一出,傅宝筝心底一股暖流流过。

        慕容瑾却是面皮一颤。

        她前一刻钟还在数落傅宝筝是狐狸精,后一刻钟,就要众目睽睽之下给傅宝筝道歉?

        这也太侮辱她人格了!

        真道歉了,以后在京城简直抬不起头来!

        更重要的是,这简直就是踩着她慕容瑾的脸,给傅宝筝做脸。

        凭什么?

        “做梦!”慕容瑾一口拒绝。

        结果慕容瑾才回绝掉,转眼就看到萧绝打了个手势,立马冲上来两个武艺高强的女护卫,两个回合下去,慕容瑾的双腿就被女护卫按得动弹不了半分。

        一个验身婆子立马蹲下去,当着众人的面要去掀开裙摆。

        “啊……”慕容瑾再次吓得昏厥过去。

        “用冷水泼醒。”萧绝下命道。

        所以昏厥也没用,一瓢接一瓢冷水下去,慕容瑾再次醒来。

        被冷水浇得**的慕容瑾,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开始身子打颤。

        她哀求的目光看向萧绝。

        她一个高高在上的郡主,真被众人围观当场验明是否是处子,极端侮辱不说,她以后真不用再活了。

        “道歉!”萧绝只有这两个字。

        慕容瑾颤抖着身子,最后权衡利弊,躺在那儿,朝傅宝筝的马车方向大声喊道:“傅宝筝,对不起。”

        喊完之后,慕容瑾立马别过脸后,她觉得太过丢人,太过难堪。

        “不够诚心,”萧绝坐在马背上甩甩衣袖,笑道,“慕容姑娘,道歉呢,好歹规规矩矩站在傅姑娘跟前去,将你做错了哪些事,一一讲清楚,再逐一道歉。”

        慕容瑾咬牙,这个萧绝为了维护傅宝筝,够狠。

        可没奈何,此刻的萧绝虽然依然在笑,但那双眸子射出来的眼神却让慕容瑾分外胆寒。

        慕容瑾意识到,这个萧绝不愧是勾栏院里泡大的,行事作风毫无世家子弟该有的样子,整个儿就是一个真正的纨绔,行事无底线,没有他不敢干的龌鹾事。

        若她再不乖乖道歉,萧绝真敢让一群婆子众目睽睽之下给她一一验身,想到那一个个婆子高声大喊“回晋王世子,慕容郡主确实已非完璧”的情形,慕容瑾简直想死。

        “好,我去好好儿道歉。”慕容瑾认命道。

        萧绝挥了挥宽大的衣袖,四个女护卫立马松开慕容瑾。

        重新获得自由的慕容瑾,一脸惨白的走到傅宝筝马车前,牙关打颤地道歉:

        “傅宝筝,对不起,是我先做了对不起晋王世子的事……”

        “慕容姑娘,麻烦说清楚具体事件。”萧绝打岔道。

        慕容瑾一噎,最后只得改了措辞,承认了她和木家公子的事……后来又道:

        “之前一时糊涂,骂你勾引我未婚夫,称呼你为‘狐狸精’,这是我今日最大的错,还请傅姑娘大人大量,原谅我。”

        话音未落,忽的噗通一下,慕容瑾跪在了傅宝筝跟前。

        傅宝筝瞪大了眼珠。

        围观的所有人全体瞪大了眼珠,喔噻,刺激啊,都跪下道歉了。

        秦霸天张大了嘴,表示,绝哥真绝,居然让慕容瑾跪下道歉了。

        “慕容郡主这一道歉,再一跪,傅姑娘心底的憋闷瞬间就能消下去大半啊。”李潇洒摸摸下巴,真心对绝哥服气啊。

        慕容瑾是真心跪的吗?

        铁定不是啊!

        慕容瑾的两个膝盖也不知怎么回事,突地自动跪下了,她自己跪在地上时,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一跪,真真是面子里子彻底丢得干干净净了。

        接下来,慕容瑾拼命挣扎想起来,结果双腿一丁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完全站不起来。

        于是乎,慕容瑾足足跪在傅宝筝跟前,跪了好大一会。

        期间,还伴着萧绝的笑语:“慕容姑娘如此识趣,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便向傅姑娘跪下谢罪……好,你如此有诚意,本世子也当爽快点,今日的事就此作罢。”

        说罢,萧绝衣袖一甩,那些站满街头的验身婆子们全都各回各家,散去了。

        看到这里,李潇洒凑到秦霸天耳朵边,悄声道:

        “瞧瞧,绝哥手段多高明,两根银针下去,慕容郡主就给傅姑娘跪下了,这一跪,傅姑娘心底的气都能消散了一大半,等会儿绝哥再随意哄哄,还能哄不回美人?”

        秦霸天啧啧出声:“高,就是高啊。”

        这手段,他十辈子也学不来。

        李潇洒再指指莺莺,对秦霸天道:“再瞅瞅你,莺莺浑身上下都伤成那样了,衣裙都没了,身上只有一件肚兜,也不见你脱下大长裳去给她裹上,就你这样的,也想哄好女人?下辈子吧。”

        秦霸天一噎:“莺莺身上不是已经披了一件女子披风了吗?还要我的做什么?”

        李潇洒道:“若是绝哥,绝不会给傅姑娘机会披上别的披风,一定会抢在丫鬟拿来披风前,就脱下自己的大长袍裹住傅姑娘,你信不信?”

        秦霸天再次一噎,表示受教。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枝枝有事,就更新比较晚,小可爱们抱歉啦,为表示歉意,本章发红包啦,吼吼吼。明天又恢复下午2-3点一更,晚上7-8点二更啦,明天会肥的

        顺带透露一下,明天上演四表哥哄筝儿大戏,哈哈哈,甜甜甜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