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42 2章

第 42 2章

        美色撩人42

        “鬼知道那个破郡主发什么疯,        我都不认识她,忽的,她就不屑地瞪了我两眼,        嘴里还阴阳怪气的,说什么‘还以为傅国公府是怎样的人家呢,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就靠邀请一堆皇亲国戚过来撑场子罢了’。”

        还说什么“只有外强中干的人家,才需要靠表面的繁华来粉饰内里的败絮。”

        傅宝央一个翻身从单杆上跳下来,        坐在草地上,详细说与筝儿听。

        “这种无理的客人,        若是搁在平日,        我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那日顾忌是祖母的好日子,        我忍了,        假装没听到,        结果……呵呵,我没搭理她,        她还来劲了!”

        “那个破郡主突然蹿到我跟前,        抓住我手臂,凑到我耳边嘲讽道,        ‘你们傅国公府内里的龌鹾,怕是你都还蒙在鼓里吧,不知道你的好堂姐傅宝筝为了帮助家里,都急哄哄地献身给晋王世子睡了吧?’”

        以傅宝央平日里对筝儿的维护,        听到这话,她哪里还能忍得住?自然是撸起袖子,一拳就揍了过去!

        哦不,那日傅宝央太愤怒,愤怒到连袖子都还来不及撸,握紧拳头就狠狠揍了过去!

        “要不是破郡主躲闪得快,非得将她眼珠子揍出来不可!”

        傅宝央此刻还激动万分,一把从地上弹跳起来,撸起袖子将那日狠揍破郡主的情形给重现了一遍。

        “她胆敢侮辱你,我就揍死她,若有下次,我还揍她!”傅宝央立在草地上,气鼓鼓道。

        筝儿听完这些话,眉头紧蹙,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此事疑点重重。

        那个郡主出言侮辱筝儿被四表哥睡了,事后筝儿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筝儿记得六十大寿那日送走四表哥后,回到自个小院里就听到傅宝央闯祸被禁足的事,当时立马冲到傅宝央院子去要搞清楚到底怎么了,却被三叔三婶轻描淡写地道“还能怎么的,央儿那混账性子又皮痒痒了,瞎惹事了呗!不好好罚她几日,那臭脾气改不掉的!”

        因着傅宝央曾经屡次与官家姑娘打架,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惹的祸,筝儿也就以为这次也是如此,被三叔三婶哄骗后,就基本信了。

        回到大房,筝儿向娘亲提及此事,娘亲表情没有丝毫异样,也是一副“央儿又犯了小错”的样子,于是,筝儿就真信了。

        眼下想来,竟是爹娘及时将消息封锁,镇压下去了。

        再加上有太子在废井里的那个巨大丑闻爆炸开来,所有人的耳朵和眼睛全都盯着太子,所以破郡主污蔑筝儿被萧绝睡了的事压根没有翻起浪花。

        不对,不对,像筝儿这样的顶级贵女失贞,就算有太子的事挡在前头,也不应该一点水花都溅不起来呀?

        而且,筝儿之前还与太子有一段,太子出事,筝儿也出事,就凭着两人曾经的纠葛,筝儿被曝出萧绝,只会与太子的丑事捆绑在一块,两件事一块发酵,越演越烈才对。

        筝儿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除非……

        陷入思考的筝儿,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哪怕匪夷所思……忍不住截断气愤不已滔滔不绝的傅宝央,提问道

        “央儿,当时那个破郡主造谣时,可有旁人听到她的话?”

        也就是,那个破郡主的话是否只对傅宝央一人说了,身旁的人一个都没听见?

        果然,只听傅宝央立马道“嗯,当时她趴在我耳朵上,小小的嘀咕,旁的人还没来得及听见,就被我狠狠揍了,她再不敢开口的。”

        谣言没流传开来,傅宝央觉得是自己立了大功。

        紧接着,傅宝央又凑到筝儿耳边道“你放心,这事儿我只对你一人透露了,连我爹我娘问我,我都没说实话!”

        筝儿……

        所以,爹娘和三叔三婶当日表情一切正常,不是因为要保护筝儿不受伤害,私下里将事情全都镇压处理完毕,而是因为对造谣的事一无所知?真以为傅宝央是皮痒痒了,挑衅了破郡主?所以,只是将傅宝央禁足了事?

        若真是这样,那整件事就有意思极了——爹娘没封锁,没镇压,“筝儿被晋王世子睡了”的谣言却没有掀起丝毫风暴,甚至一点点水花都没激起,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个破郡主造谣的话只单单对傅宝央一人提及了,还没开始对别的人乱说。

        整件事真的是匪夷所思极了,那个破郡主如此行事,到底目的何在?

        最关键的是,那个刚从西北回来的破郡主,筝儿压根就不认识她,两世都没打过交道呢。

        却突然冲出来猛咬筝儿一口?

        简直神经病啊!

        ~

        与傅宝央交谈过后,筝儿留下来陪她用了一顿午膳,就回到自个的梨花小院去了。

        折枝见自家姑娘去了一趟四姑娘那,非但心情没变好,反倒眉头紧锁比先前更糟糕了,折枝忙用眼神示意折香到底咋了?

        折香摇头,偷偷跟折枝私语,道姑娘与四姑娘聊过后就满腹心思了,具体聊了啥她也闹不清楚。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傅宝筝走到里间床榻边坐下,面无表情地淡淡道。

        两个大丫鬟立马识趣地退下,带上房门。

        房里只剩下傅宝筝一人,一切都静了下来,她和衣仰躺在床榻上,让自己脑子静下来,一次次思考那个破郡主到底要干嘛。

        为了情?

        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傅宝筝将前世今生的事来来回回过滤了好几遍,在她的印象里真的没有慕容郡主这个人。

        上一世没遇上慕容郡主,这一世却被她缠上了,两世为何会发生这般大的变化?

        是因为傅宝筝身边的人和事变了,产生的连带效应?

        要说傅宝筝变化最大的地方,那就是踹掉了太子殿下,与四表哥在一起了。

        所以,慕容郡主的出现,是因为四表哥吗?

        上一世,傅宝筝没有搭理四表哥,所以她的生命里没有出现慕容郡主这号人。这一世,她与四表哥好上了,所以慕容郡主缠了上来?

        思及此,傅宝筝心底莫名的有了情敌的感觉。

        可若说慕容郡主是情敌也不大对啊,哪有情敌会无端污蔑心上人睡了别的姑娘的?

        真真是个猜不透的谜啊。

        傅宝筝猜了一圈,最后毫无头绪,索性起身去正房寻娘亲,兴许娘亲那里能套出点慕容郡主的消息。

        ~

        “娘……”

        傅宝筝刚走进娘亲的正院,就像往日般撒娇地叫起了娘,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与平日无异。

        毕竟娘亲还不知道慕容郡主造谣的事,傅宝筝可不想娘亲连丁点事端还不知道,就先被自己的眉头深锁吓坏了。

        “是筝儿来了呀。”萧莹莹推开窗户朝院子里的傅宝筝招手,一脸笑盈盈的。

        傅宝筝透过窗户,看到娘亲身前的矮几上似乎搁着一座稀奇的小东西,金光闪闪的,很是漂亮,忙快走几步进到里间。

        只见是一个缩小版的漂亮的小姑娘立在那,浑身上下纯金打造的,不过这个小姑娘却不是普通的人物雕刻,摸摸小姑娘的脸蛋,它居然会发声

        “姑娘真美!”

        “我喜欢你!”

        “姑娘要爱我哦!”

        “你不喜欢我,你是混蛋!”

        傅宝筝双眼里顿时冒了光,这个纯金打造的小姑娘居然会开口说话?

        碰一下它的小身子,它就说一句卖乖的话?

        好神奇的小玩意啊!

        “娘,真有意思呀,哪来的?”傅宝筝一下子来了兴趣,猫腰凑近了金身小姑娘打量个不停,还探出手指头去触摸她的小嘴。

        “慕容郡王府上派人送来的。”萧莹莹坐在榻上道。

        慕容郡王府?

        傅宝筝听到这话,心底一个咯噔,不会就是那个慕容郡主府上吧?

        思及此,傅宝筝顿时歇了触碰金身小姑娘的心,搁在小姑娘嘴上的手指头一下子失去了热情,抽了回来。

        傅宝筝的异样,自然没瞒过萧莹莹的双眼,她道

        “对,就是你祖母大寿那日,与央儿闹矛盾打起来的慕容郡主府上送来的。”

        “娘,他们府上什么来历啊?那个慕容郡主真真是嚣张跋扈,来咱们府上做客,居然就挑衅我的央儿妹妹,害得央儿被罚禁足,十天都不能出院子一步,闷都闷死了。”傅宝筝歪靠在娘亲身边,尽可能地打听消息。

        萧莹莹道“娘亲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慕容郡王是西北边塞的土皇帝,一家子镇守西北三十余年,从未回京过,这次慕容郡主是跟随她爹一道回京述职,会在京城逗留数月。听闻慕容郡主生性刻薄,眼高于顶那种,筝儿,以后你和央儿再遇上她,尽量避远些,也放警惕些。”

        傅宝筝听到这话,大致懂了,娘亲将慕容郡主定性为——是个报复性很强的女子,央儿揍了她,以后的日子里筝儿和央儿一定会被慕容郡主追着报复。

        听着娘亲这样说,傅宝筝心头笼罩了一层更深的阴霾。

        傅宝筝琢磨了两下,决定将慕容郡主污蔑自己被四表哥睡了的事,告知娘亲。万一将来慕容郡主真的挑起什么大事端,有爹娘帮着谋划,毕竟好些。

        只是,那事儿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几次涌到嗓子眼了,都没能吐出来。

        正在这时,循例来给娘亲请平安脉的府医来了,有外男在,傅宝筝只得暂时闭嘴不提。

        “恭喜郡主,有喜了!”府医把了一会脉后,立马起身朝萧莹莹贺喜。

        “你……你说什么?”萧莹莹怀疑自己听错了,她都十几年没有动静了。

        “恭喜郡主,您有近两个月的身孕了!”府医再次道喜。

        萧莹莹难以置信地低头抚摸自己的腹部,里面又有了一个小生命了吗?

        当年生傅宝筝时难产,她身子受损不少,调养了十几年,一直都没怀上,她真的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傅远山是国公爷,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是不够的,而且那个儿子还常年在战场上卖命,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后继无人,爵位都得旁落。

        是以,这些年萧莹莹是迫切能再多生几个儿子的,多多开枝散叶。

        盼了十几年,如今真有了,萧莹莹幸福得一个劲儿笑,放在腹部上的双手都在激动得打颤。

        傅宝筝呢,先是跟娘亲一样欢喜得不行,可随后傅宝筝就欢喜不起来了,她想起上一世娘亲的这一胎是小产了的,小产时娘亲痛不欲生的模样是傅宝筝心底的噩梦。

        不过上一世,娘亲是被柳珍珠给活活气得小产的,这一世柳珍珠都嫁进东宫了,柳老太太也搬去京郊柳府住了(按照柳老太太遗言,柳家儿子隐瞒柳老太太死去的消息,偷偷将柳老太太的尸身搬走下葬,对外宣称柳老太太回京郊了),如此,这一世娘亲腹中的胎儿应该能平安出生吧?

        这个念头刚刚在傅宝筝心头闪过,就听到府医紧接着正色道

        “不过,郡主,您当年难产损伤了身子,又喝了十几年的汤药,是药三分毒……郡主的身子有些虚弱,此胎得精心照看,方能瓜熟蒂落。”

        萧莹莹脸上的欢喜顷刻间少了半数,府医的话她听明白了,怀是怀上了,却不一定能平安长大到出生。

        傅宝筝微微咬紧了唇,是的,上一世那些太医也说了类似的话,最后娘亲被柳珍珠刺激得情绪激动,在胎儿六个月时小产了。

        娘亲不能受刺激,所以傅宝筝明白,“她被造谣睡了”的事也不能告知娘亲了。

        实在是,四表哥对外风评不太好,传闻眠花宿柳睡遍勾栏院头牌的浪荡子,宝贝女儿被造谣给这样的四表哥睡了,娘亲怕是会激动得立马流产。

        就算隐瞒不住,总有一日要告知娘亲,也至少得等到胎儿过了三个月的安全期才行。

        思及此,傅宝筝立马打消了要告知娘亲的念头,当下只当个孝顺好女儿,尽量朝娘亲欢欢喜喜道

        “娘,不知道肚里的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呀,我都迫不及待要牵着他们的小手手玩了。”

        有傅宝筝这般乖巧的女儿,萧莹莹没两下就忽略了自己身子虚弱的事,全身心沉浸在有孕的喜事里。

        傅宝筝陪伴娘亲整整一个下午,期间宫里来了好几个太医,一致肯定只要郡主身心愉悦,不受刺激,好好养胎,此胎绝对能瓜熟蒂落。如此,萧莹莹的一颗心彻底放心了。

        这日黄昏,傅远山下值回府,听到娇妻有孕的好消息,他欢喜得抱起娇妻转了好几圈,高声大喊“哈哈哈,我又要当爹啦!”

        “又要当爹啦!”

        傅宝筝看着爹娘秀恩爱,看着爹爹脸上欢喜无限的表情,忽的决定,这两日先让爹爹开心开心,她被人造谣的事还是过几日再悄悄儿告知爹爹好了。

        不过,这事儿暂时不告知爹娘,却是要先给四表哥透透气的。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一更来啦,4000字,还算肥,晚上8点二更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