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19 章

第 19 章

        美色撩人19

        柳珍珠怎么都没想到,来的不是国公爷,而是萧氏,她方才还妩媚至极的笑脸,顷刻间僵硬万分。

        原本要向男人施展媚术的,结果弄错了对象,被那个男人的妻子给瞧去了,柳珍珠怎能不尴尬?

        哪哪都难堪,慌得她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

        一张脸涨成了猪肝红。

        萧氏立在不远处,盯着柳珍珠从头打量到脚,目光里满满的探究,一言不发。

        “表嫂,你来了呀,珍珠给表嫂请安。”柳珍珠脑子倒是不笨,很快反应过来,所谓“抓奸”要抓双,眼下国公爷又没来,萧氏顶多是看到她柳珍珠笑着转过身来而已,能把她怎么的?

        思及此,柳珍珠方才还紧绷的身子,顷刻间放松下来,宛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大大方方走上前去给萧氏屈膝行了一礼。

        一声“表嫂”叫得亲亲热热。

        躲在梅林深处的柳老太太一行人,见外头动静不大对,也都一个个走了出来,看到萧氏带了好些丫鬟婆子杵在那,柳老太太心头犯疑,好端端的萧氏怎的来了?

        难道是走漏了风声,萧氏特意赶来抓奸的?

        若真是如此,这个萧氏未免嫉妒心太甚,小肚鸡肠,不是个能容人的。

        心里这般想着,柳老太太到底是年岁大经历过事,面上可是丝毫不显,还堆出一脸笑容,大老远地就朝萧氏打招呼“郡主来了呀,快来跟咱们一块踏雪寻梅。”

        声音里饱含热情,一如今日初见时那般,连尾音都带着笑。

        可,柳老太太很快笑意发了僵,因为遇冷了。

        萧氏待她们哪里还有今日晌午时的笑模样?

        只见萧氏立在原地,面容冰凉凉的,连个眼神都没瞥向柳老太太,一个穷亲戚而已,她萧氏乐意搭理是给面子,不乐意搭理谁也强迫不来。

        萧氏目光只管上上下下打量柳珍珠,打量着这个身穿大红遍地金长裙,外罩白狐皮披风的妙龄姑娘,再盯着她那张精心装扮过后美艳逼人的小脸。

        有那么一瞬,萧氏捏紧了手指,咬紧了内唇,目光里闪过一片寒光。

        但下一刻,萧氏忽的笑出声来

        “表妹这幅打扮,倒是好颜色,只是脸上的妆容未免太过时了,看着倒像是十几年前流行过的狐狸媚……可惜了,狐狸媚那样的妆容最是挑人的,唯有高端大气的姑娘才能驾驭得住,展示出最迷人的风采……”

        萧氏见多识广,盯着柳珍珠的脸蛋,丝毫脸面也不给

        “可是表妹你……并不适合,你到底出身低了些,骨子里没有那种傲气,撑不起狐狸媚这样的妆容。”

        一句话,萧氏在嘲讽柳珍珠东施效颦。

        柳珍珠自然听懂了,太侮辱人了。

        微微低头的柳珍珠很是不忿,她出身低又如何?她大姐姐跟她一样的出身,可是国公爷还不是爱死了她姐姐作如此打扮?

        男人爱看才是最重要的,萧氏有什么资格批判她们驾驭不住?

        柳珍珠年纪轻,藏不住情绪,心底不痛快唇边就没了笑容。

        随后赶来的柳老太太,听萧氏一个劲贬低她女儿,又是出身不行,又是没有傲骨,批判她们小家子气撑不起妆容的,柳老太太也顷刻间生出一股怨气。

        她们柳家四十年前也是江南响当当的名门,怎么骨子里就没有傲气了?就连妆容都撑不起来了?

        再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旁人有资格数落她女儿配不上狐狸媚,萧氏也没资格说落,要知道,当年国公爷爱看狐狸媚,爱的可是她长女脸上的狐狸媚,萧氏这个替身有什么资格来数落?

        萧氏出身再高贵,再是郡主,再是皇家女又怎样,不过凭着与她长女有三分像才入了国公爷的眼,真要东施效颦也是她萧氏!

        柳老太太正一肚子火爆发不出来时,远处的小路上来了一行人,柳老太太远远一望,立马双眼发了亮,国公爷回来了!

        “远山呐!”柳老太太惊喜地叫国公爷小名,还上前跑了一步。

        柳珍珠听到娘亲亲热的叫唤后,也连忙朝道路那头望去,只见一行人最前头走着一个身穿玄色衣袍的男子,身材颀长,高大挺拔,远远望去像天兵天将般威武不凡。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健壮有力。

        只一眼,柳珍珠就被国公爷勾去了七魂六魄,这样气质不凡的男人真真世间少有,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爵位在身。

        柳珍珠看愣了神,这一刻,她对娘亲的决定无比的认同。

        她看上国公爷了,要做他的女人。

        柳珍珠在这一瞬间彻底遗忘了萧氏的存在,双眼痴痴地望着徐徐走来的国公爷,她白嫩的脸蛋上忽的浮现一层娇羞的红,盈盈上前想甜甜唤一声“大表哥”。

        柳珍珠脸蛋上的每一丝变化,那突然涌现的娇羞,都完完全全落进了萧氏眼底,萧氏冷哼一声,这般不要脸的姑娘真真是……世间罕见。

        萧氏大约是想求证什么,也不急着喝斥柳珍珠,也不交代丫鬟婆子将柳珍珠叉出去,反倒退开一步,转过身去隐匿在红梅树下,透过繁复花枝冷眼睥睨远远行来的国公爷傅远山,一眼不错地紧盯男人的双眸。

        傅远山眸子里的每一个神情,萧氏都不会错过。

        随着傅远山一步步走近,萧氏的手指甲掐进了肉心,指端全部泛白。

        柳珍珠知道,她们一家子已经得罪了萧氏,刚刚萧氏说话极端不客气,似乎要撕破脸,再讨好萧氏也是没用了的,不如好好把握住这次初遇,好好争取国公爷才是。

        柳珍珠内心盘算着,“回眸一笑”那招已经来不及了,不如她干脆伪装姐姐投胎转世附身在她身上,见到国公爷就激动地朝他跑去,再脚下乱了步子,来一出“美人不慎崴脚,跌倒在雪地里”的戏码?

        柳珍珠知道,自己身段柔软,轻盈扑下去,溅起一大片雪花。

        绝对地惹人怜。

        再楚楚可怜地娇喊两声“大表哥”,国公爷怕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拦腰抱起她,给予她所有能给的疼惜。

        柳珍珠行动力极强,说干就干,立马提起火红的裙摆就朝前疾跑而去,微风吹过,鬓前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大表哥……”

        柳珍珠张开樱桃小嘴,边跑边要叫喊出来,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才刚刚张开嘴,一个“大表哥”的“大”字还没发出来,忽的嘴里一阵温热,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进了她的嘴。

        味道怪异极了,恶心得发臭。

        柳珍珠一愣,脚下步子也停了,试着去辨别嘴里的东西,忽的,又是一坨温热的东西砸在她小巧的鼻子上,臭气熏天。

        柳珍珠疑惑地抬起白润小手去摸,鼻子上那坨淅沥沥的,搁在眼前一看,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她的手指上沾惹的像是……鸟粪?

        那刚刚掉进她嘴里的也是……鸟粪?

        柳珍珠大惊失色,恶心得弯腰就吐,狂往外吐口水,企图清理干净嘴里的粪便,可还不等她清理干净,“啪嗒”一声响,头顶好像也中了。

        “哎呀,鸟拉屎啦!快跑啊!”不知哪个婆子大叫了一声,四周一片混乱,纷纷四散逃跑。

        柳珍珠慌忙抬头一望,天呐,头顶一群小鸟飞过,鸟粪乌压压掉落,“啪嗒”“啪嗒”,就是那么凑巧,尽数往她这儿砸来……

        “啊……”柳珍珠尖叫一声,哪里还顾得上嘴里的那坨?不顾形象地赶紧逃,可她逃也没用,那群鸟就像跟定她了似的,飞在她上空,一大堆鸟粪掉落,头发上,肩膀上,身上,处处挂了彩。

        柳珍珠恐惧万分,又是尖叫,又是抱头狂跑,形同疯妇,哪里还有一丝形象妩媚可言?

        美感更是丁点不剩。

        完完全全一个又脏又臭的丑女在抱头蹦哒。

        远远走来的国公爷傅远山,看到眼前这一幕,深深蹙眉。

        傅远山扫一眼柳珍珠身上那件脏兮兮的大红遍地金的大长裙,再扫一眼落满鸟粪的白狐皮披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傅远山越发紧蹙眉心,视线渐渐朝立在红梅树下的萧氏望去。

        萧氏正紧紧盯着男人的每一个眼神,分析他面部的每一个微表情,忽的见他望来,夫妻俩四目相对。

        萧氏眼里满是揶揄,嘴角一丝讥诮,再没有曾经望向男人时的温柔缱绻。

        傅远山想张嘴说什么,可眼下显然不是好时机,最后紧紧闭上了,只默默望向娇妻。

        傅宝筝躲在不远的大树后,最开始看到那样滑稽的一幕时,傅宝筝翘起了嘴角。

        上一世时,四表哥也送了她这样一批野鸟,可惜,她活着时没关注,好在死后成为阿飘,有幸看到四表哥将食指放进嘴里表演口技,吹几下,就能指挥那群小鸟拉屎。

        “亏得我聪明,竟一学就会。”傅宝筝得意地躲在树后笑,她可算是成功毁掉了柳珍珠算计的美好初遇,真真是要令爹爹永生难忘了。

        可就在傅宝筝心里得意时,一个转头,看到了表情不太对劲的娘亲,再仔细瞅瞅爹爹,似乎也是满眼的故事。

        傅宝筝心头咯噔一下,怎的这一世又在娘亲脸上看到了上一世那股子讥诮的神情?对爹爹嘲讽的神情?

        这一世的柳珍珠不是还没接近爹爹么?

        傅宝筝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忽的察觉上一世她可能对爹娘关注不够,以至于眼下有点抓瞎。爹娘上一世的问题,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不要脸的柳珍珠?

        看到娘亲脸上那股子熟悉的讥讽,傅宝筝有些慌神。

        强自镇定一小会后,傅宝筝看到摔趴在雪地里的柳珍珠,忽的决定不管真相如何,先让爹娘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其余的,回去后再另想办法。

        傅宝筝忙身子一闪,从大树后跑出来,一路跑去了狼狈不堪的柳珍珠身边,大声叫道

        “哎呀,表姑姑,你这是怎么了?怎的脸上、头上全都是鸟粪啊?”

        “哎呀,这脏得都没人样了!”

        “哎呀,太臭了!”

        傅宝筝做出一副弯腰要去搀扶柳珍珠的假样子,可忽的一下,像是靠得太近,忍受不住那股粪便味似的,傅宝筝捂住胸口猛地大呕起来“呕,呕……”

        很快,傅宝筝小脸憋得通红。

        气都快上不来了。

        原本,萧氏一直静静立在红梅树下,死死盯着傅远山,与男人打着眼神战,见到筝儿身体不适后,什么心思都歇了,萧氏赶忙奔过去扶住筝儿,吓得脸色都白了

        “筝儿,你怎么了?”

        “你别吓娘啊?”

        傅宝筝为了吸引住爹娘的关注,可是狠狠费力表演了一通,张着嘴狠狠呕吐,强逼着自己将午膳吃的东西尽情吐了个干净,这还没完,张着嘴大口大口干呕,简直要将肺都吐出来的架势。

        吓得远远看见的国公爷傅远山,直接狂奔了过来,一把从萧氏怀里抱起筝儿就朝大房奔去,边跑边催萧氏“快去请太医!”

        萧氏哪里敢耽搁,再不跟男人置气,连忙吩咐下人去办事,她自个也小跑着追在男人身边,与男人一起将筝儿送回大房。

        夫妻俩,一个眼风都没给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柳珍珠。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枝枝打脸是不是挺爽的?喜欢枝枝打脸爽文的小仙女,可以去看看枝枝的完结文《宠妻为后》和《娇妻为后》哦,全都是打脸爽文,巨爽那种,评论区一片嗷嗷叫!!!

        《宠妻为后》

        太子妃甄宝铃被一剑抹了脖,凶手是她的闺蜜兼表姐,临死前才知闺蜜是太子心头的明月光,野种都五岁了。可笑的是,甄宝铃怜悯闺蜜在婆家过得不如意,多次让她带儿子来东宫玩耍,还让太子抱……有比她更眼瞎的吗?

        上一世,甄宝铃是侯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身边众多高门世子环绕,是太子信誓旦旦只爱她一人,非她不娶……最后,反倒责怪她死缠烂打,拆散了有情人?

        呵呵,这一世,太子就是跪死在她跟前,也别想她再多看他一眼。

        甜版文案上一世眼瞎,才答应嫁给太子,结果被一剑抹了脖。这一世,甄宝铃决定改变身边人的命运,一家子和和美美过日子,幸幸福福到天边。至于夫婿?没想过。实在也用不着她想啊,冷冷的四皇子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紧紧黏着她,躲都躲不掉啊。

        该死的,她才六岁,就被盯上了?

        四皇子表示,宠媳妇要趁早,这样才叫一生一世。

        《娇妻为后》

        林姝被批红颜祸水,各府女眷弃之唾之,

        对此,重生的林姝只有一个态度,谁敢再说她红颜祸水,她就祸害谁的儿子!光顶了祸害之名,不行祸害之事,怎么行!!!

        不到一年,燕京城的贵公子们,尽数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各个公子都在府里闹绝食,不向林姝提亲,就不活了!气得那些个贵夫人组成联盟,都想扒下她那张千娇百媚的美人皮。

        唯独……甄贵妃是个意外,四皇子十里红妆强行要聘林姝为皇子妃,甄贵妃不仅不反对,还偷偷教儿子如何追姑娘。

        这是一个甜甜宠宠,打脸虐渣的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