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重写,请重看

重写,请重看

        美色撩人16

        本章已全部推翻重写,小仙女记得重看一遍

        傅宝筝听说柳珍珠一家子这一世提前来了,一颗心瞬间炸了。若是按照上一世的日程,不要脸的柳珍珠怎么也得再过一年才来京城的,傅宝筝都准备好了到时求四表哥想法子给他们一家子设置障碍,让他们来不了京城。

        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世日程竟对不上。

        傅宝筝心头不爽至极,赶紧下床穿衣。

        “我爹在府里吗?”傅宝筝边穿衣边问折枝。

        折枝道“国公爷今日不休沐,还未下值回府。”

        傅宝筝这才想起,已经过了正月十五,各部门各衙门都恢复运转了,得下午寅时正才下值回府。不管怎样,爹爹眼下不在府里就是好事,免得她还没做好准备,爹爹就被柳珍珠算计了去。

        傅宝筝稍稍舒了口气,坐在梳妆镜前仔细打扮一番,收拾妥当,就前往娘亲的正院汇合,要与娘亲一块去祖母的正堂院见客。

        “筝儿,等会你见了客人不许端着贵女架子,尽量给足了你祖母面子,那柳老太太是你祖母嫡亲的四妹妹,当年嫁的柳家也是名门望族,只是这二十年来有些家道中落,你切不可因为这个而有所怠慢。”

        萧氏知道女儿素来骄纵,对地方来的穷亲戚怕有些看不上,出门前一个劲叮嘱。

        傅宝筝嘴上答应,心下很是反感,上一世的娘亲就对柳珍珠一家子特别好,可好心换来好报了吗?

        柳珍珠缠上爹爹后,将他们一家简直搅了个天翻地覆,温馨的小家彻底给毁了。

        但娘亲这般耳提面命的,傅宝筝知道,在没有抓住柳珍珠错处前,娘亲是绝不允许她怠慢祖母家的亲戚的,只得口不应心地承诺道“知道啦。”

        萧氏又道

        “柳老太太此次进京,带来了小儿子一家三口和还未出嫁的小女儿,你要叫他们表叔、表婶和表姑姑,不要因为对方年纪不大,就错了辈分。等会见到了,要记得嘴甜些。”

        “给他们面子,就是给你祖母面子。”

        “……”

        前往正堂院的路上,萧氏一个劲叮嘱了好些事,真真是因为敬重婆母,生怕素来骄纵的筝儿怠慢了那些穷亲戚,惹得婆母面上不好看。

        傅宝筝呢,表面上听着,内里却一直在盘算这一世该如何解决了柳家人才行。

        柳老太太此次进京的目的很明显,是想走爹爹后门,给她小儿子提拔进京,当个京官。

        至于柳珍珠,那个姑娘委实太贱,十八九的年纪,不憧憬嫁个年龄相当的少年郎,却一心打自家爹爹的主意,自甘下贱委身爹爹做妾也要赖上傅国公府的泼天富贵。

        想起上一世发生那件不堪的事后,娘亲一下子心灰意冷,再不愿正眼看爹爹一眼,偶尔说句话也是情绪激动闹着要和离,傅宝筝真的恨死了那个不要脸的柳珍珠。

        还不等傅宝筝想出好的解决方法,已经来到了老太太的正堂院。

        “筝儿,快来。”傅老太太一看到傅宝筝,立马笑着朝傅宝筝招手,迫不及待要将自个最喜欢的孙女在娘家人跟前长长脸。

        “哟,这小姑娘水灵,远看像世外仙子,近瞅更是不得了,就是王母娘娘的嫡亲孙女也不见得有这般好相貌啊。”柳老太太嘴甜,一个劲儿天上地下地夸傅宝筝。

        末了,柳老太太一把拉了她身边的柳珍珠上前,朝傅老太太笑道“平日里呀,那些拍马屁的一个劲夸赞我的小女儿珍珠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如今与你的筝儿一比,还是差上老远啊。”

        柳老太太表面看,是在恭维傅宝筝,可将柳珍珠特意拎上前的举动,却是在向傅老太太推举她的珍珠。

        柳老太太早就打听好了,国公爷傅远山身边只有萧氏一个女人,妾和通房都没有,若萧氏是个能生的倒也罢了,偏偏肚子也不争气,十八年了只生下一个带把的,其余两个皆是丫头片子,赔钱货。

        换句话说,国公爷傅远山子嗣单薄。若那唯一的儿子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就绝后了。

        以柳老太太对傅老太太的了解,铁定是希望国公爷一脉子孙兴旺,开枝散叶的。

        恰巧她的女儿柳珍珠,因祖父、爹爹相继去世守丧六年,耽搁了花期,如今顶着十九岁高龄,再要嫁去别的高门府第做正头太太,怕是艰难。嫁去门第低的,又对自家儿子的仕途毫无助力,不划算。

        思来想去,柳老太太还是决定牺牲一把,让女儿柳珍珠给国公爷做妾,既能解决国公爷的子嗣问题,帮他开枝散叶,又能让他们柳家从此多了傅国公府这个大靠山。

        更重要的是,萧氏生的那个儿子如今在战场上,万一老天看他不顺眼,让他死在沙场上,而萧氏年纪大了,怕是再也生不出了。如此一来,那爵位可就归了她女儿的子孙后代了,那可是无穷无尽的泼天富贵啊。

        打着这样的主意,柳老太太赶紧让柳珍珠在傅老太太跟前多露露脸,柳珍珠也懂得把握机会,盈盈上前给萧氏请安,脸蛋红红地叫“表嫂”。

        柳珍珠一举一动都规规矩矩的,侧着身子,却将自己能生好生的大屁股,完完整整地在傅老太太跟前呈现了一遍。

        她的大屁股,在江南时,可是好多老太太夸赞过能生的。

        稍微懂点经验的老太太,一看,就懂。

        傅老太太自然看到了,不过,几个儿子全都儿女成群了,老太太没那闲心去操心儿子的妾室问题,扫过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萧氏混迹后宅多年,自然也看出来柳老太太带柳珍珠进京,是来寻婆家的,不过柳老太太这种想法很正常,萧氏还琢磨着若有合适的少年郎,可以从中撮合一下呢。

        初次见面,萧氏很给面子,当即退下手腕上的血玉镯子,赏给柳珍珠当见面礼,还催促傅宝筝上前叫“表姑姑”。

        傅宝筝只得上前,逼着自己一脸笑容地朝柳珍珠叫了声“表姑姑。”

        正在这时,二太太邢氏和三太太郑氏结伴进了正堂院,傅宝央是最喜欢热闹的,早就听闻府里来了个美如仙子的表姑姑,当即一路小跑就进了堂屋门。

        “哇,表姑姑真好看啊。”傅宝央双眼顷刻间发亮,盯着柳珍珠舍不得挪眼。

        柳珍珠腼腆地浅笑。

        “央儿,不许无礼啊。”三太太郑氏性子豪爽,笑着进门,与柳老太太一行人见礼。

        傅宝央管不住自个的眼,只管盯着柳珍珠瞅,还时不时对傅宝筝来句“养在江南的美人,就是与咱们北边的美人不一样,浑身上下都柔软无骨。”

        下一句傅宝央又悄悄道“别说,她和你竟还有三分神似,都是柔若无骨的那种美。”

        傅宝筝……

        听到柳珍珠与自己有几分神似,真真是污耳朵,谁要与那种恶心人神似?

        何况,她和她一点也不神似好不好,她傅宝筝大大方方的,柳珍珠却是从内到外一股子小家子气,哪里神似了?

        真心怀疑傅宝央眼神出了问题,傅宝筝不满地掐了傅宝央手臂一把,傅宝央不服气道“神似,真的神似!”

        二太太邢氏在看过柳珍珠那张脸后,心头猛地一个震荡,随后赶紧偷偷瞟了萧氏和傅宝筝几眼,随后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诡异地笑了。

        再之后,邢氏对柳珍珠一家子越发热情起来,恨不得将柳珍珠当亲生女儿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