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5 章

第 5 章

        美色撩人5

        上一章,枝枝小修了,增添了900字,增添了“女主被太子派的人跟踪了,她害怕到要逃的过程”,还给女主加了个金手指——遇到危险,她的右手食指会灼烧似的疼。知道这两点,不重新看不影响剧情衔接。

        宝福郡主喋喋不休,傅宝筝越发懵了,这一世怎么会没有四殿下这个人呢?

        刚刚那个白衣男子不是四殿下?

        他周身的气息,那不着调的纨绔语气,她怎么可能听错认错?

        最关键的是,这一世的这颗脑袋里,有“被他堵住,强行表白的画面”,虽然只是小片段,与她上一世经历过的事却是完全能对上的。

        傅宝筝脑子乱极了。

        宝福郡主见傅宝筝脸色不好,忽的想起什么来,凑到耳边小声道“宝筝,你不会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说罢,还朝万琉宫方向努了努嘴,“你知道的,十八年前宸妃难产母子俱亡后,这一带就总有冤魂飘荡,好些宫人都见过奇奇怪怪的事。”

        “宸妃?”傅宝筝是知道宸妃的,四殿下的生母,上一世里,宸妃难产而死,四殿下却是活下来的。

        怎的这一世,母子俱亡?

        傅宝筝脑子是越发懵了,两世的事情居然对不上。

        “好了,别想了,瞧你小脸都惨白了,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冻的。”宝福郡主比傅宝筝大一岁,平日里最是心疼这个表妹,忙拉着她前往小木屋换上干爽的鞋袜。

        “咦,多了一道屏风,”两人刚走进小木屋,宝福郡主瞅到床前的花开富贵屏风,忍不住道,“我记得刚刚还没有的。”

        “怎么可能没有?”没有屏风,门口进来个人,身子都得被看光了,傅宝筝笑宝福郡主,“宝福姐姐也被冻傻了,眼神不好使。”

        宝福郡主摸摸后脑勺,一脸认真“方才真心没有,你瞧,这地上还有痕迹呢。”

        傅宝筝低下头一瞧,屏风接触地面的地方,果真另有一道痕迹,这屏风果真被人移动过。

        傅宝筝忽的闪过打雪仗时,有人背地里频频砸她雪球的事。她不是第一次打雪仗,往常可没有那么多雪球瞄准她砸,今日格外多。

        砸她雪球做什么?让她湿了鞋袜和衣裳,快点来小木屋里换?小木屋里的屏风又被撤走……傅宝筝心头闪过一个念头,有人想设计她换衣裳时失去清白。

        再联想到方才一路被人尾随、窥探的事,傅宝筝内心一惊,若非四表哥及时出现,她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傅宝筝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

        ~

        密林里,太子萧嘉沉着脸听小菜子的汇报。

        “原本咱们的人即将得手,可混不吝的世子爷突然出现,咱们的人就没敢动手。巧的是,傅姑娘非但没避开世子爷,还猛地朝世子爷跑去……咱们的人就更没机会下手了。”小菜子今日一再出师不利,都没底气回话。

        “她朝萧绝跑去?”萧嘉一脸的不可思议。

        小菜子战战兢兢道“不仅跑过去,还……还拉住世子爷的手,很是亲密。咱们的人隔得远,没听清他俩说了啥。”

        傅宝筝亲密地拉住萧绝的手?

        太子萧嘉震惊了,这画面不是太美,而是太过不可思议。

        萧绝那么一个花天酒地、混迹市井,成日不着调的浪荡子,傅宝筝怎会突然去亲近他?

        难道……

        昨日萧绝堵住她表白时,甜言蜜语将她哄骗过去了?

        事情太过诡异,萧嘉捏捏眉心,正思绪飞乱时,傅宝筝和宝福郡主换好衣裳从小木屋里出来。

        傅宝筝看上去很不好,一副冻僵了浑身打颤,小脸苍白的模样。

        宝福郡主在一旁道“太子殿下,宝筝很不好,方才……遇到诡异的事,被吓坏了。”

        萧嘉立马迎上前去,脱下自己的厚实披风给傅宝筝披上,温柔安慰道

        “筝儿,别怕,万事都有表哥在。”

        哪知,他的披风才刚披上她肩头,傅宝筝却浑身上下颤抖得更厉害了,还幽怨地看眼太子后,忽的丢掉他的披风猛地跑走了。

        萧嘉……

        这是怎么个情况?

        与宝福郡主对视一眼后,发觉宝福郡主也不比他清楚多少,萧嘉再不耽误,追着傅宝筝而去。

        萧嘉打小作为储君培养,该有的危险意识是有的,今日的事,从大清早赠送裙子她不穿开始,似乎就一直不大顺利。眼下她又哭成这样,直觉告述她,今日若哄不好她,怕是婚事艰难。

        “筝儿,你怎么了?”萧嘉一路追过去,试图拦下她好好哄。

        傅宝筝好不容易想好一招拒婚手段,哪里还会给他机会?

        更何况,上一世瞎眼时有多爱他,这一世就有多厌恶他,傅宝筝撒开两腿,拼了命地朝前跑,哭着远离他。

        萧嘉怎么都没想到,傅宝筝倔强起来,他根本搞不定,中途几次三番拽住她手臂,都被她闹着甩开了,正要狠狠心强行抱住她身子时,萧氏却提前出现在了花园路口。

        “娘……”傅宝筝哭着朝萧氏跑去,一头扎进萧氏怀里,哭成了泪人。

        萧氏哪里见过小女儿这般样子?

        唬了一跳,忙搂住道“筝儿,你这是怎么了?”

        傅宝筝偷偷摸摸又掐了把自己大腿,疼得豆大泪珠唰唰掉,开始演绎上重生回来后的第一场大戏

        “娘,娘,我……我……”

        她哭得气接不上来,反头瞅太子一眼后,忽的白眼一番,昏死了过去。

        “筝儿!”萧氏吓坏了。

        萧嘉整个人也是僵了,傅宝筝昏厥过去前,那个幽怨看他的眼神,将他都吓到了。

        隐隐感觉要坏事。

        偏偏萧嘉还没把握住脉门,压根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傅宝筝很快被抱往皇后的凤仪宫休息,太后、皇后一行人全都去探望,太医提着药箱来给傅宝筝把脉。

        “怎么样?”皇后为了表示关心,抢在萧氏前头率先问,一副特别在乎傅宝筝的样子。

        太医把过脉后,一脸为难,这傅姑娘脉象来看,啥病没有啊。可人却昏迷不醒,这……最后斟酌道“回禀太后、皇后、郡主,傅姑娘她……怕是受了刺激,导致昏厥,微臣给她扎针试试。”

        听说要扎挣,躺在床上“不醒”的傅宝筝真的好害怕啊,该死的太医,掐她人中不会啊?扎什么针啊?

        傅宝筝正腹诽没两句,头上就挨了针,疼哟。

        不过下一刻,傅宝筝就假装悠悠醒转,演起了戏。只见她双眼还闭着,就开始浑身颤抖,哆哆嗦嗦喊叫起来了

        “爹,救我!救我!娘,有人跟踪我,要害我!爹,娘……”

        喊声凄厉,可怜万状。

        太后、皇后一行人听到这话,全都变了脸色。

        萧氏更是慌的手抖,忙问宝福郡主发生了何事。

        宝福郡主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方才宝筝打雪仗湿了鞋袜,就去小木屋换,哪知一去不回,待我寻过去时,宝筝吓得脸色苍白,说……说她……”

        关键处,宝福郡主不大敢说,实在犯了忌讳。

        正在这时,庆嘉帝得到消息,和傅远山一块赶了来,听到宝福郡主支支吾吾不敢继续往下说,庆嘉帝立马道“有话直说,朕恕你无罪!”

        宝福郡主这才继续道“宝筝说她撞见了四殿下……说她被鬼魅缠身……”

        四殿下刚从母胎落地就死了,见到他,可不就是鬼魅缠身。整个宫里早就在传,宸妃母子冤魂索命,吓尿了好几波人,年年因为这个都得吓死个宫人。

        “四殿下”一出口,庆嘉帝脸色率先变了,太后和皇后也微微变了色,在场的老人,知道当年事的全都屏气凝神不说话了,生怕呼吸重了,会被庆嘉帝拖出去重重地罚。

        整个寝殿,针落可闻。

        唯有傅宝筝一人还躺在床上,恐惧万分地乱喊“别跟踪我,走开,走开,走开啊……娘,救我……”

        傅宝筝又喊又哭,又双手乱舞的。

        是个人见了,都觉得是被鬼魅缠身了。

        萧氏、傅远山夫妇心疼得不行,全去床边抱着女儿,可无论夫妇俩如何出言安抚,闭着眼的傅宝筝都只陷入在恐惧中出不来。

        最后还是庆嘉帝率先打破了沉寂“宝福郡主,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筝儿嘴里的‘跟踪’是什么意思?谁跟踪她?”

        宝福郡主仔细回忆傅宝筝在小木屋里与自己说的话,一点一滴试图还原道

        “宝筝清醒时,好像说过她在倚梅园那边被人跟踪了,被好几个人跟踪,事后回忆时,她小脸都惨白无血色。”

        突然联想到什么,宝福郡主一拍脑袋,对庆嘉帝道“舅舅,我知道了,宝筝是被跟踪她的人吓坏了,一直疯跑逃到万琉宫那头,舅舅,你也知道的,宫里一直都在传言……传言万琉宫那边闹鬼,宝筝本就被坏人追踪得心都慌了,再无意撞到了万琉宫,一害怕就幻想出鬼魅来了。”

        陆陆续续的,宝福郡主又将小木屋里那个神奇去又来的屏风给抖露了出来。

        傅远山气愤万分,她的掌上明珠居然在皇宫里被人盯上?被人追踪?还被吓得胡言乱语,病魔了?

        简直没将他傅国公傅远山放在眼里!

        萧氏抱着魔怔不已的小女儿,哭得眼泪直掉,在最疼爱她的庆嘉帝跟前,她的眼泪比什么都好使。

        庆嘉帝见了,心头越发恼怒。

        这么多诡异的事,害的又是三皇叔的宝贝外孙女,傅国公的掌上明珠,堂妹最宠的小女儿,庆嘉帝无论如何都得给个说法的。

        何况,庆嘉帝也是最疼傅宝筝这个娇娇外甥女的,当场下令去查

        “不管牵扯到谁头上,都给朕揪出来!胆敢在大年初一,在宫里闹事,简直反了天了!”

        傅宝筝又哭又喊又双手乱舞的,边闭着眼继续演戏,边在心底对自己的杰作得意万分——太子敢对她设计那般龌鹾事,就算没成功,她也要扒下他一层皮。

        作者有话要说  1关于四表哥,他这一世没有活在“四殿下”的身份里。

        2本章继续发红包,稍后枝枝去发上一章红包

        3本文固定在每天下午6点更新,如有延迟,就晚上78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