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美色撩人在线阅读 - 第 3 章

第 3 章

        美色撩人3

        大年初一这样的好日子,一般的勋贵人家是没资格进宫拜年的。  傅远山身为傅国公,袭一等爵位,也是没资格进宫拜年的,可是娇妻萧氏是庄王爷之女,是庆嘉帝打小玩到大的堂妹,亲得很,是以傅远山才有资格一大清早带着她们进宫去拜年。

        一家子才刚下马车,走在通往太后慈安宫的路上,远远的,就看到一身明黄色太子袍的萧嘉迎了上来。

        太子皮相偏白,撑着躲避风雪的伞远远的走过来,芝兰玉树,连傅远山都不得不赞叹一句“好风采”。

        傅宝筝心底一哼,人面兽心的东西。

        太子快走两步,笑得一脸温和“堂姑姑,堂姑父,知道你们快到了,晚辈特来迎接,先给你们拜个年。”

        堂堂太子哪里用得着等在风雪里接人?这般作态,自然是做给傅远山夫妇看的,代表他迎娶傅宝筝的决心。

        与傅远山夫妇说话时,太子一直等着傅宝筝像以往那般冲上来粘着他,甜甜叫他“太子表哥”。哪曾想,他都与傅远山夫妇说了两三句话了,还没等到傅宝筝的主动。

        很是诧异。

        太子不由得偷偷瞟了眼傅宝筝,只见她安安静静立在萧氏身旁,静得过分了。

        不过下一刻,太子明白了,这表妹昨儿生他气了,怪他光顾着与苏家表妹聊天,没及时去搭救她。骄纵,脾气大,为了昨儿的事故意晾着他,也正常。

        傅宝筝走在萧氏右手边,感觉到太子扫来的目光,只觉得恶心,若是可以,她真想不动声色悄悄儿后退半步,让站在前头的娘亲挡住视线,不让他看。

        可显然不行,总避着他,还怎么唱戏?

        是以,傅宝筝非但没后退半分,还干脆前进半步,将自个小身子整个儿暴露在太子眼皮底下。

        太子注意到了傅宝筝的动作,但显然弄错了她的用意,还以为跟曾经一样,骄纵的她见他没及时哄她,又忍不住搞出小动作博取他关注了呢。

        私心里,太子真不喜傅宝筝这样的骄纵姑娘,远远比不上他的嫣儿,大方端庄又懂事,事事都为他着想,从不给难堪。

        但在萧氏和国公爷跟前,太子该给的面子都得给,是以目光柔柔地望向傅宝筝,尽量语气真诚地夸赞她道

        “筝表妹,这条大长裙果然非你莫属,进贡上来时,孤就在想,除了你,别人怕是都穿不出它的仙气和飘逸。”

        萧氏的笑脸却微微一僵,但只是很短暂的一瞬,短暂到太子都没察觉到。

        傅远山没妻子敏感,一时半会没听出问题来。

        傅宝筝却是心底乐坏了,但一时没揭穿太子,反倒小手勾起月白色大长裙的裙摆,故意显摆似的扇动两下,再朝太子偏头笑道

        “太子表哥,还是你有眼光,一大清早就挑选好这般漂亮的裙子送了来。”

        太子没想到她今日这般好哄,才随意夸了一句,她就笑靥如花了。但太子没多想,只当是她在爹娘跟前扮乖巧,随后太子就陪着他们往慈安宫走,主要与国公爷傅远山说话去了。

        萧氏心底却很是生气,太子对她的筝儿也太敷衍了事了,连今早送来的大长裙是海棠红,还是月白色,都能搞错?

        两种颜色差别巨大,太子却丝毫没看出来筝儿身上这条不是他送的那条。还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称赞筝儿穿出了仙气?

        萧氏心底很不舒服,决定再多观察太子几次,若他每次都对筝儿如此敷衍不上心,他这个女婿,她可要不起。

        傅宝筝扫一眼娘亲眉眼,就知道娘亲在琢磨什么,忍不住心头一松。方才她就是故意诱导太子掉入陷阱的,目的,自然是挑起娘亲对太子的不满。

        太子对她的敷衍,她上一世婚前不是没有察觉,但是每次闹情绪后,太子都会很耐心地哄好她。

        一个男人每次都耐心地哄你,还能是不爱?

        那会子她真是太相信太子表面给的爱情了,也实在是她年纪小,没经历过事,从没想过一个男人为了娶一个女人背后的权势,会用欺骗爱情这种方式。

        如今带着记忆重生,再去看太子的伎俩,只觉得漏洞百出到可笑。

        ~

        一行人很快到了慈安宫,太后、庆嘉帝、皇后都在,还有不少后妃、皇子、公主,真真是热闹极了。

        傅宝筝还没走进慈安宫,脚下就有些紧张了,当初还是阿飘时,四表哥每时每刻都表现出思念她的样子,她倍感亲切,只想靠他更近些才好。

        可真到了这一世,真要见到四殿下了,傅宝筝才发觉好紧张啊。

        尤其,昨日她才扇了他一巴掌,说了那样过分的话。

        结合上一世的经历,傅宝筝知道,四表哥昨儿是真的生她气了,等会儿会见到一个看见她就冷冰冰拐道的他。

        也就是说,昨儿他堵了她,今儿得换回来,她得去堵他。

        光是想想,就害臊得紧。

        “傅国公,柔嘉郡主到。”大殿门前的小太监尖细着嗓音,大声喊道。

        傅宝筝脚下紧张也没用,该来的一刻还是来了,跟在娘亲身后,小手藏在袖子下捏紧了手心,深呼吸一口抬高了脚,迈进门槛去。

        一进去,就感觉无数道目光扫了过来,想到其中一道是四表哥的,傅宝筝小脸越发低垂了半分。

        直到给太后、庆嘉帝和皇后一一拜过年了,傅宝筝也没敢抬头去寻四表哥身影,低垂的余光倒是在一堆男人大脚里找了找,可是她对他的大脚和靴子一点都不熟,哪里寻得到。

        “筝儿呐,快来这。”太后可是很喜欢傅宝筝的,娇娇俏俏的小姑娘一个,美得跟朵花似的,看着都赏心悦目。

        跟太后亲热地絮叨几句后,借着在太后跟前站着的空儿,傅宝筝飞快扫了一圈大殿里的人,很快,失望了。

        没看到四殿下。

        傅宝筝奇了,大年初一,一众皇子公主都在太后这拜年,四殿下怎会没来呢?

        病了吗?

        总不会是被她昨日的过激行为给气病了?

        可上一世也没听说他气病了呀。

        傅宝筝正胡思乱想时,大殿里又陆陆续续来了好些进宫来拜年的皇戚国戚,傅宝筝自然不必再杵在太后跟前了。

        皇后一直在打量傅宝筝,皇后可不是太子,她瞅了一眼傅宝筝身上的月白色锦裙,心底就是一个咯噔,这不是她挑选好了让太子送去傅国公府的那套。

        依着之前傅宝筝对太子的情意,不该弃之不穿啊?

        再仔细观察傅宝筝一阵,皇后惊觉今日的傅宝筝一眼都没主动瞟过太子,竟像是对太子已万般不在意了似的。

        皇后一直知道,柔嘉郡主(傅宝筝娘亲)是不想女儿嫁进宫中的,怕宫中规矩多,委屈了女儿。若非如此,皇后也不必安排太子去引诱傅宝筝,让傅宝筝对太子倾心,用这招来与傅国公府联姻。

        是以,当皇后看到傅宝筝今日不对劲后,立马私下找了太子,带去偏殿询问太子可是与傅宝筝闹别扭了。

        太子很是不喜欢母后的质问,颇有几分不耐道“没有,好着呢,方才夸她将早上送去的裙子穿出了仙女的质感,她还笑得很开心呢。”

        皇后不听到这话,还好,听到后立马质问太子,要他将所有细节全说给她听。

        “你真真是不走心,你连傅宝筝压根没穿你送去的裙子,都不知道?她身上那件,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是你今早差人送去的那条吗?”皇后气急败坏道,“你送去的那条是海棠红的,她身上这件是月白色的!”

        太子这才收起了不耐烦,发觉了不对劲。

        “太子,如今大皇子、三皇子都封亲王爵位了,实力不可小觑,你真想坐稳你的储君之位,就好好儿琢磨怎么拉拢傅国公成你的岳丈!你要知道,傅宝筝身后的势力可不止她爹爹一个,后头还有一个庄王外祖父,你好好儿想想吧你!”

        皇后狠狠瞪了太子一眼,甩袖走了。

        走后,皇后想起还有话要交代,又折回去道“不管你心底真实想法是什么,你都给本宫记住,这半个月好好儿将人给哄好了,待正月十五赐婚圣旨下了,本宫再不管你!”

        说罢,皇后扭头就走。

        皇后知道,太子不是个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为了他的江山,他懂得怎么做。

        太子久久立在偏殿,他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母后的话让他很屈辱,他一个大男人为了上位,居然要靠出卖色相去笼络傅宝筝。自从母后提出这个方案后,他就每想起一次,就愤怒一次。

        可再愤怒,再屈辱又如何?

        朝堂形势不容人,他是太子,若保不住储君之位,就连个闲散亲王都做不得,等待他的只有丧命。

        “嫣儿,对不住了,孤……不得不对傅宝筝好。”太子闭上眼,心底默念几遍后,再睁眼,双眼已恢复最迷人的样子。

        他天生有双多情的桃花眼,只要他愿意,看向任何女人都能含情脉脉,最初就是靠这双眼睛,看得情窦初开的傅宝筝红了脸,继而两人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整理好思绪后,太子回到主殿就笑着邀请几个公主、郡主去倚梅园踏雪寻梅,她们自然给太子面子,全都笑着要去。

        自然,最终的目标是傅宝筝,邀请傅宝筝时,太子特意避着人,用手指勾了勾傅宝筝的小手,声音苏苏的

        “筝儿,你也去,怕你待在这闷得慌,孤才建议去倚梅园的。”

        太子勾她的小手,傅宝筝已恶心得不行,借着喝茶才避开他肮脏的手触碰第二次,再听到他故作苏柔的话,傅宝筝差点一口茶呛死了。

        “来吧,来吧,筝儿,我们都去。”有郡主笑着催促。

        傅宝筝心底惦记着四殿下是不是病了,有心去他住的千玺宫看看,而倚梅园离千玺宫不远,想了想,就应了。

        再说,要想让太子频频犯错给爹娘揪住,就避免不了多接触太子。

        所谓,多做,才能多错。

        ~

        太子不知道傅宝筝为何不穿他送去的裙子,真实原因他也没兴趣知道,但是他必须将她哄好了。

        是以,一行人前往倚梅园的路上,太子还像曾经那般,招待他人一会后,就故意磨蹭在傅宝筝身边,宠她宠得所有人都看得见。

        “哎呀,你的太子表哥又黏上来了。”走在傅宝筝身边的宝福郡主,在傅宝筝耳边偷偷笑一声,立马就丢下她跑到前头与别的公主、郡主打打闹闹去了。

        若是曾经,傅宝筝每每听到这种话,都要脸红心跳一番的,不过如今,她除了觉得以前的自己蠢以外,就是觉得太子够恶心。明明心底爱的是堂姐傅宝嫣,还屡屡在所有人跟前表现出对她傅宝筝情有独钟,与众不同的深情样。

        怎么做得出?

        傅宝筝余光扫到太子明黄色的衣摆,都恶心得想吐。

        话说太子,自从被皇后训斥一番后,还真对傅宝筝重新用了心,从慈安宫出来的一路上,他的目光都时不时黏在傅宝筝脸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傅宝筝还真的一次都没扫过他。

        他明明记得昨天她还频频瞅他的。

        略略思忖一番后,太子有了计较,靠近傅宝筝,小声道“筝儿,你都不看孤一眼,看来你昨儿是真的生气了。昨儿那事,孤……”

        傅宝筝不知道太子又要哄骗她什么,但他这张嘴说出什么谎言,她都不会觉得意外,也没那功夫再听。

        眼下,一行人正走在千玺宫不远处,傅宝筝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前头的千玺宫,四表哥就住在里头呢。

        傅宝筝心下一阵激动,双眼都亮了三分,琢磨着要寻个什么借口,摆脱太子,单独离开去寻四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