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在乡下种田在线阅读 - 第89章 尘埃落定

第89章 尘埃落定

        车子快速行驶的过程中,        窗口扔出一个小东西,后面的司机一般不会注意那是什么,顶多觉得前面司机没素质,开车扔垃圾。

        小蜜蜂智能摄像机顺利地飞向黑色越野车,        稳稳地落在车顶盖,        肚子下面探出两个吸盘,紧紧地粘住。这还没完,        小蜜蜂的嘴巴变长,        顶端带着一个微型摄像头,        悄然地伸展。半开的驾驶座车窗,方便了他的探查。

        微型摄像头贴在车窗的边上,        刹时,车里的情景一览无疑,        清晰地传送到苏凌的手机里。

        升级后的mj智能提升了一个档次,未经主人允许,不会连接直播室。

        车内共有两个男人,司机是个戴墨镜的胡子男,        嘴里叼着一根烟,        吊尔郎当地开着车,副驾驶座是个穿牛仔衣的青年,满脸紧张,        不时地催促。

        “陆哥,跟紧点,        别被甩开了。”

        “放心,        他们那辆车,开到120码都不是咱们的对手。”胡子男无所谓地道。

        “你说……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了?”牛仔青年总觉不对劲。

        “发现就发现呗,反正他们今天必死无疑。”胡子男单手控制方向盘,        抽出嘴里烟,伸到窗外,抖了抖灰,再放回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鼻子里喷出一团烟雾。

        牛仔青年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坐立不安地扭着屁股。“真的能成功吗?这条路的车太少了,要是在镇上,会不会顺利点?”

        “你傻吧你?”胡子男转头瞪一眼牛仔青年,“镇上到处是监控,出现重大交通事故,不得查得一清二楚?”

        牛仔青年缩起肩膀,讨好地笑道:“是,是,我傻了,还是陆哥聪明。”

        胡子男道:“多学着点,省得以后丢我陆三爷的脸。”

        牛仔青年表情严肃:“一定不会丢陆哥的脸!”

        犹豫了会,他问:“真的要把人搞死吗?”

        胡子男嗤笑:“你小子有点出息行不?接了客人的单,当然要完成任务,否则失了信用,以后谁敢找我们合作?”

        牛仔青年:“可是……蔺氏集团的总舵人死了,蔺家其他人能放过我们吗?”

        胡子男:“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雇主自己会收拾残局。”

        牛仔青年搓搓手,唏嘘:“豪门果然是非多啊!为了利益,手足相残,啧啧啧——”

        胡子男:“那是你太年轻,见识少。你陆三爷二十多年前就干了一票,神不知鬼不觉,目标死得透透的,警察根本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最后定性为交通意外。”

        牛仔青年翘起拇指:“陆哥厉害!”

        胡子男扬高下巴:“也不想想我陆三爷是谁?”

        牛仔青年拿起矿泉水,喝了几口,整个人放松了一些。

        “陆哥,再往前就到柳候亭了,我们怎么下手?”

        胡子男吐了口烟,道:“到柳候亭之前,有条桥,我们加快速度,追上去蹭一下,然后——嘿嘿——”

        牛仔青年拍手:“妙啊!车子掉到河里,他们必死无疑!”

        前面的车又慢了一些,胡子男只好踩住刹车。

        “搞毛,越来越慢,龟爬啊?”

        牛仔青年:“陆哥别气,别气,他们车里不是还有个小孩吗?慢点正常。”

        胡子男抽出只剩蒂的烟,扔出窗外。“盯了一个星期,终于等到他们一家三口坐同一辆车了,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苏凌的手机上,清晰地出现胡子男狰狞的侧脸,阴冷的声音在车内回荡:“……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滔天怒火积在胸腔,叫嚣着冲出去肆虐,苏凌因愤怒而颤抖着身体,呼吸急促,脸上布满薄汗。

        听着越野车里两个男人的对话,他的愤怒值冲破天际,恨不得杀到b市揪出蔺智远,将他大卸八块,剥开他的心看看是不是黑的,否则怎么对自己的兄弟下得了毒手?

        “大哥哥?”小方棋担忧地抱住他的手臂。

        苏凌深呼吸,摸摸他的头。“别怕,没事。”

        蔺封眼神冰冷,前方即将到达大桥,他猛地向左打死方向盘,来了个大调头,车尾一摆,穿过双黄线,车子开到了另一条道上,往柳仙镇方向驶去。

        ‘k!他们怎么突然调头了?’

        手机里,响起牛仔青年的惊诧声音。

        ‘干!’胡子男咒骂一声。

        ‘陆哥,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继续找机会!’

        ‘他们要回镇子?’

        视频里,胡子男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目露凶光。

        ‘只能拼了!’

        蔺封踩下油门,加快速度,一手控制方向盘,一手把手机递给苏凌,冷静地道:“给展扬拨电话。”

        “嗯。”苏凌接过手机,拨通展扬的电话,并开了免提。

        “嘟嘟”两声,展扬的声音响起:“蔺总,请指示。”

        ……

        越野车里的胡子男拿了根新的香烟,叼在嘴上,牛仔青年识趣地帮他点火,胡子男抽了数口,吐出一团烟雾。

        “打开手机地图。”

        “是,陆哥。”

        牛仔青年点开手机上的地图app。

        胡子男凑过去瞥了一眼。“快到柳仙镇的路段有一个十字路口,想办法弄个追尾。”

        牛仔青年吞.吐地问:“我……我们……自己撞上去?风险会不会……太大了?”

        胡子男横他一眼:“怕死?”

        牛仔青年摇头,不敢说真话。

        胡子男自信地笑道:“老子这车改装过,硬得很。”

        “哦,哦……”牛仔青年忐忑地盯着前面的车。

        那车不知为啥又放慢了速度,搞得他们只能跟着减速。

        二十分钟后,车子即将到达十字路口,牛仔青年的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飚升,呼吸急促。

        快了!快了——

        马上就要追尾了!

        胡子男露出阴冷地笑,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向前冲去,眼看着与前面的车越来越近了,那车忽然飘移,换到了左车道——

        “啊!陆哥!小心!”牛仔青年惊恐地大叫。

        胡子男失措地松开油门,死踩刹车,然而车子因惯性依旧冲向前。

        “砰——”

        越野车重重地撞上拦在十字路口的路障隔离墩。

        “吱吱吱——”

        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越野车打了数个转,最后冲进路边的草坛里,翻了个面,四脚朝天。

        “呜呼呜呼呜呼——”

        警笛声响砌天际,十几名警察训练有素地围住越野车。

        苏凌抱着小方棋站在车前,小蜜蜂摄像机完成任务,欢快地飞回来,落在他的肩膀上,蔺封带着展扬一起走向草坛。

        胡子男和牛仔青年狼狈地从车里爬出来,被那么多警察围住,一脸蒙逼。

        ……

        晚上九点,苏凌在何姨的帮助下,给小方棋洗了泡泡浴,洗完澡,两人香喷喷地躺在床上,看故事书。

        “小兔子和小猴子是好朋友,它们一起去森林里采蘑菇,遇到了一只狐狸,小猴子吓得爬上了树,小兔子没地方逃,着急地东蹦西跳……”

        小方棋听得入神,两只白嫩的小腿不断地在丝被上扑打着。

        苏凌有声有色地讲着:“……后来呀,小猴子和小兔子平安地回到了家——故事讲完了,棋宝贝要睡觉了。”

        小方棋拉着苏凌手哀求:“再讲一个嘛,大哥哥。”

        “不行哦,已经九点半了,小朋友要早睡早起,身体才会长得又高又壮。”苏凌合上故事书,放到床头柜,给小家伙拉上被子,亲亲他的额头。“闭上眼睛,快快睡觉。”

        小方棋扁了下小嘴,躺好,转头看向右边,摸摸枕头。

        “大哥哥,小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苏凌搂着他的小身子,轻轻地拍打着。“小爸爸有事要忙,忙完就回来,我们先睡。”

        小方棋揪着他的睡衣。“是要惩治坏人吗?”

        苏凌微愣,安抚地笑道:“是,小爸爸惩治了坏人后,我们就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了。”

        小方棋打了个呵欠,蹭着苏凌的怀抱,闭上眼睛。

        “小爸爸回来了……要叫我哦……”

        “好。”苏凌应着,有节奏地拍打,很快,小方棋睡熟了。

        孩子睡了,他却精神紧绷,毫无困意。

        蔺封现在还在警局,他的手机里有视频存档,被当成了证据,暂时交由警方,无法联系。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那两个男人有没有招供,蔺封能否一举拿下蔺智远?

        等待最令人焦虑。

        今天的情况,十分凶险。

        要是没有小蜜蜂摄像机,他们一家三口已经被越野车撞进河里,死于非命了!

        也幸亏蔺封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时刻应对危机,展扬和警察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到十字路口并布好局,等凶手入套。

        胡子男和牛仔青年被警察按在地上,嚷着狡辩自己是无辜清白的好人,直到苏凌面无表情地举着手机,在他们面前播放视频,两人震惊地瞪大眼,露出骇然的神情。

        一起故意杀人未遂的事件,就此落下尾幕。

        回到苏家宅院,苏凌仍心有余悸,怕何姨担心,便没有向她提一个字,只道蔺封工作忙,晚上可能住镇上酒店。

        何姨不疑有他,用新买的海鲜和肉类,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苏凌胃口一般,吃了半碗饭,陪孩子和猫狗玩了一会,上楼洗澡睡觉。

        此时此刻,看着怀里熟睡的小方棋,他眉头紧蹙。

        熬了十多分钟,他放弃了,下楼泡牛奶。

        何姨还在客厅里用吸尘器吸地毯,看到他下楼,按掉开关,问道:“孩子睡了?”

        “嗯,睡了。”苏凌道,“何姨也早点休息吧,明天张婶会过来打扫。”

        何姨道:“很快就好,我就吸下客厅。”

        苏凌见她坚持,只好去厨房给自己泡好牛奶回楼上卧室。慢慢地喝完,他漱了漱口,躺在小方棋身边,听着孩子均匀的呼吸声,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半夜,有人掀被子,他猛地惊醒,正要攻击来人,身体忽地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老公?”他含糊地问。

        “嗯,是我。”

        黑暗里,男人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浑厚。

        苏凌清醒了一些,转身与他面对面,摸摸他的脸,轻问:“怎么样?”

        蔺封道:“抓住了。”

        苏凌惊道:“这么快?”

        蔺封:“嗯。”

        苏凌来劲了,翻身坐起。“快说说,怎么抓住他的?”

        蔺封睡在床边,他一动,差点被挤到地板上去,长臂一捞,干脆让苏凌趴他身上。

        “我一直让人盯着蔺智远,今天的事发生后,这边警局联系b市警局,连夜行动,在b市的巴塞酒店抓住了蔺智远。”

        那家伙被抓时,正在一名年轻女人的肚皮上。

        苏凌听完,张大嘴巴:“他……他都做爷爷了,竟然还这么风流?对得起老婆孩子孙子吗?”

        不过,他都干得出杀人的事,出轨简直微不足道。

        “蔺家那边……你通知了吗?”

        “没有。”蔺封抱紧怀里的人,“明天再说。”

        苏凌听出他声音里的疲倦,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辛苦了,亲爱的。”

        蔺封揉着他的发丝,加深了这个吻。

        如果不是身边还睡着一个小宝贝,两人可能控制不住地发生点什么。

        半晌,苏凌趴在男人的胸膛上,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声,安心地闭上眼睛。

        窗外,天已破晓,古色古香的苏家宅院弥漫着一层白色的薄雾,朦朦胧胧,充满了神秘色彩。淡青色的天空点缀着几颗残星,云彩聚集,东方迸射出无数道金光,黎明已至。

        新的一天,到来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