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在乡下种田在线阅读 - 56、闹了一晚上

56、闹了一晚上

        蔺封稍一用力,将他打横抱了起来,憋着一口气快速冲上二楼,到了卧室,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床上。

        苏凌接触到柔软的丝被,滚了两圈,摊开四肢,霸占大床。

        “你……去客房。”他还记得下午的事,蔺封对他所谓的“好朋友”三缄其口,让他很不高兴,晚上不想和他一起睡。

        蔺封坐在床边,低头亲他光洁的额头。“我去客房睡,晚上渴了谁给你倒水喝?”

        苏凌无力地推着他,嘟嚷:“不用……我有手有脚,自己会倒。”

        蔺封捉住他的手,半压.着他。“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睡。”

        苏凌挣扎着扑腾两下,因醉酒的关系,身体软绵绵的,实在挣不开,他气呼呼地说:“你快起来!重死了!”

        蔺封挪开,柔声问:“把衣服脱了再睡,好不好?”

        “嗯……”苏凌应声,乖乖地抬手翻身,不一会儿,皱巴巴的衬衫和裤.子一并脱下,只剩一条小内内。

        看到横.陈在眼前的诱.人美景,蔺封的黑眸里逐渐酝酿危险的情绪,强忍心中的裕望,他转身进卫生间,用温水拧了把毛巾,回到床边帮苏凌擦身。

        几肤接触到蕰.热的毛巾,苏凌舒服地低吟,蔺封听着他的声音,眼神更暗了,指.尖滑过他谜.人的琐.骨,引得苏凌多嗦了一下。

        “唔——”

        他睁开眼睛,迷茫地瞅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

        “老公……”他伸手,搂住男人的颈项。

        蔺封终究不是柳下惠,爱人如此热情地邀请,怎能让他失望?

        低头封住他的唇,罙.深地索.取。

        苏凌被动地回应,摸着他的后脑勺,稍微用力地揪住他的发丝。

        他的本意不是和他亲.热,而是另有其事。

        感受到伴侣的抗拒,蔺封保持一丝理智,暂时放过他,声音低沉地问:“怎么了?”

        苏凌喘着气,四处寻找。“我……我的手机呢?”

        蔺封柔声地劝道:“现在很晚了,不要玩手机。”

        苏凌勉强撑起身体,靠在柔软的枕头上,抚开垂在额前的发丝,抹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我还没……微博开奖。”

        按计划,今天晚上八点钟该开微博转发大奖了,结果和蔺封一起去参加宴会,把这要紧的事给忘了。现在都不知什么时候了,粉丝会不会等得失望?

        “帮我拿手机。”他打了个呵欠,用脚丫子轻踹单膝跪在床边的男人。

        蔺封叹气,从他脱下来的裤子兜里找到了手机,递给他。

        苏凌拿到手机,立即打开微博,果然,他收到一堆的评论和私信,粉丝从八点等到十点半,都快望穿秋水了。

        揉了揉眼睛,苏凌双手齐上,先发了一条道歉的微博,表示今晚有事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然后进入微博后台,迅速开奖。

        操作完毕,他松了口气,把手机往被子上一丢,整个人往下滑去。

        蔺封拿起手机搁到床头柜,帮他调整姿势,让他躺得舒服。“要睡了?”

        “嗯……”苏凌歪着脑袋,睡眼惺忪地看他。“我要刷牙。”

        蔺封只好扶起他,带他去卫生间,刷完牙洗完脸,再送回床上,苏凌一躺回床上,滚到中间呈大字形,无情地下逐客令:“你可以去客房了。”

        蔺封也不和他争辩,拖拖拉拉地脱自己的衣服,脱完后,低头打量苏凌,听到他发出细细的呼噜声,宠溺地轻笑,去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

        洗完澡,他回到床边,掀起被子躺在苏凌身边,苏凌像寻找温暖的小动物般,自动滚入他的怀里,嗅着熟悉的气味,发出满足的声音。

        蔺封拍拍他的背,搂着他睡,正要关灯,苏凌突然“啊”了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吓了蔺封一跳。

        “宝宝,噩梦了吗?”他紧张地问。

        苏凌眨了眨眼,伸手摸了把男人的脸,迷迷糊糊地说:“有个记者……想采访你……要记得……”

        后面几个字含糊,听不太清。

        蔺封低语:“好,我知道了。”

        帮人把话带到了,苏凌放心地继续睡,完全忘了要赶男人去客房的事,长.腿一跨,压.在男人身上。

        蔺封半是享.受半是煎熬,皱着眉头再次按墙壁开关,苏凌忽地拍他的胸.堂。

        “给……村长打电话……鱼……”

        蔺封:……

        “明天打电话,好不好?”他贴在苏凌的耳边,哄着说。

        苏凌的意识即将被周公拉走,但心里念着事,不断地与睡虫拉锯战,隐约听到蔺封的话,他心里不高兴地回着:不好!不好!

        然而,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只是几道模糊不清的呓语。

        蔺封妥协,从床头柜拿过他的手机,握着他的手,用指纹解锁,在通讯录里找到村长的电话号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发完后,他放回手机,对苏凌道:“告诉他了,你快睡觉,不许再闹。”

        这句话像魔法般,苏凌终于安静了。

        蔺封捏捏眉心,快速关掉灯,搂着他睡觉。

        凌晨两点,蔺封被一股噪.熱弄醒,倏地睁开眼睛,借着从窗帘细缝射进来的月光,望着在他身上“忙碌”的青年。

        “宝宝……”

        明感的地方被燎.拨,他哑然出声。

        苏凌一把按住他,漂亮的桃花眼晶晶发亮,人似乎清醒了。

        “别动,不要阻止我品尝美食。”

        被当成美食的蔺封:……

        苏凌忙得不亦乐乎,却苦了蔺封,艰难地忍耐着,他饱.含裕.念地开口:“凌,好好睡觉。”

        “我睡醒了。”苏凌神采奕奕,“你只管躺着,我可以自力更生。”

        一系列熟练的操作下来,很快直奔主题。

        如愿以偿地得到想要的,他双手搭在蔺封的肩膀上,找到了最好的节奏和频.率。

        既然事已至此,蔺封只能配合他,尽量忍耐,以防自己反客为主。

        半个小时后,苏凌发出清亮的声音。

        舒服了,他眼睛一闭,趴下来继续呼呼大睡。

        蔺封:!!!

        凌晨四点多,苏凌又一次搔.扰蔺封,折.藤到五点,终于乖乖睡觉了。

        早上六点半,被折藤了一夜的蔺封睡眠不足地下楼。

        何姨端着粥从厨房出来,看到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的高大男人,惊讶地问:“蔺先生,您没睡好吗?”

        蔺封拉开椅子,坐下喝粥。“嗯。”

        何姨关心地道:“要不……今天在家休息?”

        “不了。”蔺封绷着脸夹起一个小笼包,一口塞进嘴里。

        何姨知道劝没用,便不再多说什么,暗忖定是醉酒的苏先生闹了他一夜。

        当然,她不知此闹非彼闹。

        苏凌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舒服地坐起来伸懒腰,猛地一顿,放下手,大皱眉头。

        “混蛋,竟然连醉酒的人都不放过!”

        他磨磨牙,扶着酸.疼的腰下床。

        昨天在宴会上喝了三杯果酒,脑袋晕乎乎的,怎么回的家,怎么上的床,隐约有点印象,至于半夜发生的事,他毫无记忆。

        然而,身体不会遗忘做过的事,那熟悉的酸.胀,完全是事.后的感觉。

        冲了个热水澡,梳洗完毕,苏凌顶着一头半湿的卷发,穿着大t恤和短裤,懒洋洋地从楼上下来。

        听到抽烟机的声音,他来到厨房门口,倚着门框问:“何姨,有吃的吗?”

        何姨正在煲汤,听到他的话,转头亲切地说:“有,有,午饭快好了,你去餐厅等着。”

        “哦。”苏凌耸了耸秀气的鼻子,摸着饿扁了的肚子,坐在餐厅的椅子上。

        何姨摆好饭菜,解下围裙,慈祥地道:“这是黑豆鹌鹑汤,养胃补气,多喝一点。”

        苏凌拿起勺子,喝了两口,点头:“好喝,谢谢何姨。”

        何姨笑眯了眼。“好喝就多喝点,昨晚你醉酒了,蔺先生照顾你一夜,早上起来我看他都精神不济了。”

        苏凌停下喝汤的动作,狐疑地问:“他精神不济?”

        “是啊,两只眼睛都有黑眼圈。”何姨道。

        苏凌轻哼两声,低头继续喝汤。

        趁着他睡觉,夜里对他酱酱酿酿,能不累吗?

        公司里,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的蔺封打了个喷嚏,放下笔,他抽了张纸巾,擦擦鼻子。

        许昀卓推门进来,询问道:“蔺总,是否安排午饭?”

        蔺封“嗯”了一声,在许昀卓离开前,又唤住他:“财经杂志想采访我?”

        许昀卓道:“他们之前预约了数次,不过您很早前说不接受任何杂志的采访,所以我给拒了。”

        蔺封的手指在桌上轻点了两下。:“下午给他们安排一个小时。”

        许昀卓心有疑惑,面上不动声色地应道:“是。”

        s市财经杂志社——

        江宜接到许昀卓的电话,愣了好一会儿。

        蔺总同意采访了?

        她是不是幻听了?

        再三确认,得到肯定的答案,她挂了电话,兴奋地吼叫:“啊啊啊啊!”

        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被她吓得不轻,莫名其妙地看她。一向成熟稳重的江主任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发疯了?

        江宜吼完了,开心地跑到同事面前,神秘兮兮地问:“你知道吗?”

        同事摇头。她能知道个啥?

        “蔺氏集团的总裁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了!三年!整整三年!啊啊啊啊!我终于成功了!”

        同事推了推厚厚的眼镜,吐出两个字:“恭喜。”

        兴奋过后,江宜冷静下来,恢复平时的一本正经。

        “看来,我昨天遇到了贵人。”

        她感慨。

        不知这位贵人是谁,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突然,她瞥到同事的电脑,但见屏幕上正在播放一个视频,视频里,一个头戴草帽的俊美青年提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向屏幕外的观众介绍。

        “这是稻花鱼,肥不肥?”

        “他——”江宜呆愣地指着视频里的青年。

        “哦?他呀?”同事道,“最近很热门的一个农产品带货主播,身份似乎不凡,我想找到他做个采访。”

        江宜把脸凑了过去,仔细观察后,严肃地对同事道:“他,就是我的贵人!”

        “咦?”

        ...

        苏凌今天很忙。

        昨晚稀里糊涂地开了奖,今天打开微博app,差点崩了,卡顿了许久,才正常进入。

        一百位中奖的粉丝给他发了私信,有网店订单截图,有收获地址。

        他一一记录下来,接着开车去包装批发市场,买了一百个漂亮的包装盒,回家和何姨一起忙活,忙到下午四点钟,终于把所有包裹都寄出去了。

        五点半,蔺封下班回家,苏凌接过他的公事包,语气温柔地说:“辛苦了,亲爱的。”

        蔺封换上拖鞋,听着“亲爱的”三个字,微微蹙眉。

        果然,下一秒,苏凌踮起脚,对着他的耳边吹气:“昨天‘照顾’我一晚,今天又上了一天的班,累不累?”

        此时,蔺封还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抱了下他,柔声道:“不累。”

        苏凌暗自磨牙,也不为难他。

        晚饭吃得相安无事,到了上床睡觉时间,他拿起床上的枕头,一把塞进蔺封的怀里,将他推到门口。

        “昨天没让你睡客厅,今天去睡吧。”

        蔺封无奈地望着他。“宝宝,别闹。”

        “我没有闹啊!”苏凌指控,“闹的明明是你!趁人之危,对我这样那样,还有理了?”

        蔺封握住他戳自己胸.膛的手,眼神倏地凌厉,充满了侵.略性,看得苏凌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干……干嘛?”

        蔺封慢不经心地道:“如果是我主动,你以为两次就能结束?”

        苏凌呆滞。

        蔺封给他会心一击。

        “你压着我承……”

        苏凌快速地凑上去,封住他的薄唇,吻去了那个“骑”字。

        吻罢,他像无尾熊一样地挂在男人身上,耍起了无赖。“老公,我们一起睡觉吧!”

        蔺封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微微翘起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苏凌:这个误会有点大,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