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在乡下种田在线阅读 - 抓鱼直播

抓鱼直播

        吃完早饭,        苏凌给婆婆打了个电话,啥话都没辩解,乖乖地让她唠叨了十五分钟,        最后表示过几天跟蔺封一起回s市,给她带土特产。

        鉴于他态度良好,认错积极,婆婆终于缓和语气,        让他回s市后,        来老宅一起吃顿饭。

        把老太太哄开心了,苏凌挂了电话,长吐一口气,转头哀怨瞪蔺封。

        “都是你的错!”他嘟嚷。如果他没有经常出差,        偷偷摸摸地做奇怪的研究,        自己就不会作茧自缚,        生出离婚的念头,然后离家出走。

        “是,        是我的错。”蔺封摸摸他的发丝,声音低柔地道。

        苏凌扬起精巧的下巴,        鼻子里哼出两团气,        像只傲娇的孔雀,看得蔺封眸色微沉,情不自禁地低头啄了下他粉嫩的唇。

        “还有人在呢!”苏凌用手肘轻击他的腹部,蔺封眼神淡漠地瞥向客厅里的两位客人。

        窦导演躲避他犀利的眼神,        若无其事地逗着茶几上的狸花猫,        阮温雅低头看手机,耳朵泛红。

        客人识相的表现,让蔺封满意地收回视线。

        苏凌掩饰般地清了清嗓子,        对窦导演和阮温雅道:“我先把谷子晒一晒,再一起去田里,对了,你们要不要先回民宿换身轻便耐磨的衣服?”

        阮温雅看看自己身上的职业裙和高跟鞋,果断地同意。窦导演虽然穿t恤和牛仔裤,可都是品牌,沾了泥可惜。

        两人匆忙地回民宿换衣服,苏凌和蔺封一起把谷子从箩筐里倒出来,用木钉钯推平,铺满整个篮球场。

        半个小时后,一群穿t短袖短裤戴草帽的城里人,一脸蒙地站在田间小道上,望着俊美无俦的苏先生,头戴草帽,脚套长筒劳保靴,手里拿一个无底的箩筐,优雅地踩进割完稻谷的水田里,对飘在空中的机械智能小蜜蜂挥了挥手。

        “哈罗,大家好,这里是凌云的直播间,今天我们又见面了。”

        凌先生在直播?

        那个小蜜蜂是智能摄像机?

        大清早窦导和阮经理拜访苏先生,过了一个多小时回来说演员搞定了,明天再开工,今天大伙放松放松,一起去享受农家乐趣。

        众人一听有好玩的事,全都兴致勃勃,换上轻便的衣服,浩浩荡荡地出了民宿,然后——被带到这里。

        所以,所谓的农家乐趣,就是直播抓稻花鱼?

        窦导演炯炯有神地盯着小蜜蜂。“现在的智能摄像机都这么高级了?”

        阮温雅望着叠放在田边的无底箩筐和劳保靴,迟疑地问:“我们……也下去吗?”

        苏先生倒是大手笔,看到剧组的人都来了,大方地去村里的小卖铺买了草帽、长筒劳保靴以及无底箩筐,人手一个,够他们玩耍。

        对,就是玩!

        这是苏先生的原话。

        “来都来了,当然要下去啊!”窦导演率先脱掉脚上的运动鞋,换上劳保靴,拿起无底箩筐,小心翼翼地踩进满是水的田里。

        有人带头,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跟着下去。

        城里人第一次下地,既新奇又兴奋,脚踩淤泥,嘻嘻哈哈地行走。

        苏凌的直播间一开,早就守候的网友纷纷冒头,弹幕密集,都快满出来了。

        【啊哈哈~终于等到了!小哥哥早安安安安——ヾ(≧o≦)〃嗷~】

        【hi~        o(* ̄▽ ̄*)ブ激动的抓鱼时刻来临了吗?好期待~】

        【今天的小哥哥还是那么的帅!(≧≦)】

        【那啥……醋王没来了吗?】

        【好像多了一些奇怪的人?他们是小哥哥雇的捕鱼达人吗?】

        【下单,下单,我要下单~鱼鱼怎么卖?我还没有在小哥哥的网店里看到稻花鱼的销售信息。】

        苏凌让小蜜蜂飘近一点,看着悬挂下面的手机,与网友互动。

        “他们是我的朋友,最近来村里工作,被我抓来当壮丁了。”苏凌笑眯眯地介绍窦导演等人。

        “一会儿等我们网店的小经理来了,我让他把稻花鱼挂上店铺,不过,由于生鲜不宜长途运输,远的地区,快递需要走两天以上的,暂时不发货。”

        【啊?怎么这样?呜呜呜——我想吃小哥哥养的稻花鱼(。﹏。)!】

        【东北大汉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西北姑娘也伤心欲绝!】

        【住在青藏高原的我,已经习惯了呢!】

        【内蒙古+1】

        苏凌看着一群+1的弹幕,朝镜头抛了个飞吻。“抱歉,等下一季度的蔬菜丰收了,一定不会忘了你们。”

        【啊啊啊啊~飞吻!我接到了!!!!】

        【小哥哥好可爱!怎么办?好想把他抱回家~】

        【前面的,你的思想很危险,小心醋王——】

        【叮!凌宝的老公为凌云送上一头霸王龙!】

        【叮!凌宝的老公为凌云送上一头霸王龙!】

        【叮!凌宝的老公为凌云送上一头霸王龙!】

        【叮!凌宝的老公为凌云送上一头霸王龙!】

        【叮!凌宝的老公为凌云送上一头霸王龙!】

        得,醋王如期上线。

        苏凌看到手机屏幕上蹦跶的喷火霸王龙,抚了下额头。

        他带人到田里抓鱼,留蔺封一人在篮球场晒谷子,好像从这一群喷火的霸王龙身上感受到了男人的怨念。

        窦导演踩着淤泥,艰难地走到苏凌身边,凑了过来,盯着悬挂在小蜜蜂肚子下面的手机。

        喝!

        在线人数三十万!

        这个数不比一般的小明星差呀!

        他瞥了眼苏凌的脸,感慨。

        果然长得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戴着草帽都能显示出艺术家的优雅气质。

        他的出现,引起了网友的注意,很多人在弹幕里询问他是谁。

        不等苏凌介绍,窦导演指指自己。“我吗?我是一个来乡下.体验农村生活的城里人。”

        说完,他推了推眼镜,镜片在耀眼的太阳下反光。

        苏凌笑道:“他第一次干农活,大家猜他能抓到几条鱼?”

        窦导演点头:“嘿,抓几条鱼先不提,我只有一个问题,用这个东西怎么抓鱼?”

        他举起无底的箩筐。

        “这个啊……”苏凌无辜地眨眼:“不知道。”

        窦导演:……

        往他这边聚集的众人:……

        【哈哈哈哈哈——】

        【我要被小哥哥的诚实给打败了!哈哈哈哈哈!d=====( ̄▽ ̄*)b】

        【小哥哥怎么会这么可爱?我爱死了!o(*≧▽≦)ツ】

        【不会抓鱼,却整得特别有范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老手呢!】

        被一群网友给嘲笑了,苏凌没有一丝困窘,他特别自然地抱着无底箩筐,勾起嘴角,脸上扬着自信的笑容,修长的手指比了比,对准镜头。

        “我记住你们嘲笑我的id了,哼哼!”

        挑了挑秀气的眉毛,一脸傲娇。

        冲击力太大,坐在屏幕前看直播的网友们,纷纷捧住了小心脏。

        项佳差点被喝进嘴里的咖啡给呛到了,她咳了数声,放下杯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

        刚刚她好像也发了嘲笑的评论呢!

        男神会记住她的昵称吗?

        有点小紧张,又有些小刺激,她挪挪屁股,换了个姿势,让自己靠得更舒适。

        昨天被妹妹闹得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不济,只能喝咖啡和看男神的直播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是真的没有料到,一通电话,竟给微博热搜提供了那么多的热门话题,一个新晋的流量巨星如昙花一现般,消纵即逝。

        昨天下班回家,发现妹妹被林云直播挑唆人肉总裁夫人,她当场就给展助理打了电话,并严厉地批评了妹妹。

        然而妹妹反而觉得她多管闲事,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处于判逆期,道理一点都听不进去。

        她苦口婆心地劝了半个多小时,微博热搜炸了,林云被爆出有吸毒史。

        妹妹看到这个话题,不敢置信,脾气总算收敛了一些。

        不过,妹妹迷了林云一年,一时半刻放不下,仍坐在沙发上不断地在微博里发表评论。项佳担心她被粉头利用了,坐在旁边监督,熬到凌晨,h市警方毫无预兆的发了个公告。

        林云被抓了!

        尿检是阳性!

        妹妹放声大哭,项佳心情复杂地抱着她安慰,趁机教育。未成年要以学业为重,理性追星,不要让自己成为被明星割的韭菜。

        熬了一夜,妹妹哭累了,呼呼大睡,她却顶着一双熊猫眼,赶到公司上班。

        这会儿看到凌云的直播,一下子神清气爽了。

        广告剧组的人听到苏凌理直气壮的话,个个眼神古怪。

        所以……苏先生究竟哪来的自信,面对网友善意的嘲笑,依然保持着贵族般的风采。

        苏凌淡定从容地道:“我的小老师马上就来了,大家稍安勿躁。”

        “小老师?”窦导演困惑。

        “苏哥哥——”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背着箩筐的少年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苏凌手一指,道:“看,这不来了?”

        李大海跑到田边,气喘吁吁,歉意地道:“对……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时间刚刚好。”苏凌朝他招招手。

        剧组的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少年,脸上流露出质疑的神色。

        他?小老师?能行吗?这么瘦弱的孩子,有十五岁吗?

        乍然被二十多双眼睛盯着猛瞧,李大海紧张地手脚同步,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地进田里。

        苏凌朝他走了过去,安抚地对他道:“不要紧张,今天,我们都是你的学生。”

        李大海腼腆地搔搔头,拿下背上的无底箩筐,示范:“其实很简单,我们只要把箩筐像这样往淤泥里一扎,然后在箩筐里摸一摸,运气好就能摸到鱼了。”

        正说着,他摸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哇!抓到了!”

        “原来如此!无底箩筐是为了限制鱼的活动空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

        “哈,有时候,越简单越难发现。”

        “这就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呀!”

        “来来来,不要废话,我们都试试,看谁抓得多!”

        一时之间,二十多人四处分散,举着箩筐乱扎,接着弯腰伸手进箩筐里东摸摸西摸摸,顺利摸到了鱼,个个兴奋异常。

        苏凌学着李大海的方法,成功地从箩筐里摸出两条稻花鱼。

        蔺封晒完谷子,赶到田间,看到的就是这样美好的场景。

        戴着草帽的青年,左右手各抓一条肥硕的鱼,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离了水鱼儿垂死挣扎,尾巴剧烈地甩动,青年哈哈笑地躲开,漂亮的脸仍被甩了泥水,为他增添了无限的活力。

        苏凌发现站在田边路上的高大男人,手里抓着鱼,淌着泥水朝他走去。

        “看,我抓的鱼,肥不肥?”

        蔺封眼神温柔地注视他。“凌宝很棒!”

        苏凌得意地道:“晚上给你做烤鱼~”

        “好。”蔺封抬起手,用拇指轻轻地抹去他脸颊的泥水。

        站在附近被迫喂了一嘴狗粮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终于赶在12点前更新了,乖巧~~明天再接再励!握拳!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