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在乡下种田在线阅读 - 正式开始直播!

正式开始直播!

        s市;蔺氏集团总部

        展扬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        看到有人抱着一叠资料在走廊上不断地徘徊。

        “项经理,怎么不进去?”他问。

        项佳看到展扬,推了推脸上厚重的眼镜,        不好意思地问:“那个……展助理,蔺总今天的心情怎么样?”

        展扬道:“和昨天一样。”

        项佳在心里顿时哀嚎。

        和昨天一样,那她现在进去不得褪层皮?

        打从前天蔺总自h市回来后,        集团高层发生大地震,        多位高管被调离,发配边疆,        尤其是房地产部门的蔺部长,        人在国外却直接被卸了部长头衔。

        蔺总冷酷起来,        连自己的堂哥都不放过,        公司里人人自危,        生怕哪里没做好,        被削职问责。

        不过,房地产部门被整顿,        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花二十亿在h市竞拍了块地皮,不仅没有为公司带来利益,还因**事件把蔺氏集团推到了**的风口浪尖。蔺部长作为部门负责人,竟然在当口去国外出差,        下面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窟窿越捅越大,        蔺氏集团股票大跌,        蔺总不得不亲自出马去h市收拾烂摊子。

        不愧是蔺总,做事雷厉风行,短短五天,完美地处理了所有事,        成功挽回了蔺氏集团的百年声誉。

        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公司的人松了口气,然而,蔺总回来后大刀阔斧,从上至下,无一遗漏。

        这下,一些安逸多年的老员工,开始提心吊胆了。

        项佳进公司五年,是企划部的产品经理,能力卓越,善长交际,人缘很好,但也顶不住蔺总的一个冷漠眼神。

        呜呜呜——

        她好怕一会进去说错话,被蔺总无情地辞退了!

        蔺氏集团的工资很高,不加班不熬夜,每逢过年过节发补贴,长假还会组织员工出国旅游,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里挤,但公司里一个萝卜一个坑,哪那么好进?

        她愁眉苦脸的模样太明显了,博得了展扬的同情。

        “是什么资料?我帮你拿进去。”

        项佳眼睛一亮,迅速地把怀里的文件夹递给他。“是公司的周年庆策划书,谢谢展助理!”

        展扬接过来,笑道:“行,下不为例。”

        “是!”项佳鞠躬。

        展扬回总裁办公室,刚一开门,一股低气压扑面而来,他咽了下口水,不动声色地走进去。

        别说项佳怕蔺总的冷脸,其实他一样怕,无奈身为贴身助理,躲不开。

        蔺封在打电话。

        确切的说是接电话,电话另一头是他的母亲荣思秋。

        听着母亲的唠叨,他面无表情,手里的钢笔隐隐有被捏断的趋势。

        展扬聪明地站在一旁,安静地等待。

        电话里,荣思秋不满地道:“苏凌这段时间究竟在做什么?电话打不通,去香岩山别墅见不到人,到底去哪儿了?”

        “嗯。”蔺封回了一个字。

        荣思秋郁闷,迟早有一天会被儿子气死。儿子这段时间总是回避苏凌的问题,难不成两人真的出现感情危机,苏凌和他置气,离家出走了?

        “我听人说苏凌在和你闹离婚?”荣思秋问。

        “咔擦——”蔺封手里的钢笔被捏断了,沾了满手的墨。展扬一惊,放下文件夹,拿了湿巾和纸巾给他擦拭。

        蔺封由着他擦手,眼里闪着寒光,难得地说了个长句:“你听谁说苏凌和我闹离婚?”

        展扬擦拭的动作一顿,心里惊讶。

        蔺总和蔺夫人闹离婚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公司这边除了蔺总自己就他和昀卓了。他和昀卓绝对守口如瓶,蔺总不可能到处宣扬,那到底是谁把消息透露了?

        荣思秋道:“谁跟我说不重要,我只问你,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蔺封道。

        “没有吗?那为什么苏凌三天两头不见人?”荣思秋表示高度怀疑。

        “……他在闭关。”蔺封道。

        “闭关?闭什么关?”荣思秋不可思议地问。闭关修仙吗?

        “下个月张千逸大师画展,苏凌是关门弟子,需展示画作。”蔺封面不改色地道。

        一旁边的展扬忍不住惊奇地望着他。蔺总说起谎来都不打草稿,如此从容,如此淡定。

        荣思秋听到这个答案,无话可说。她算是知道了,搞艺术的都有怪癖,为了老师的画展,苏凌不仅出去取材,还要闭关画画。

        叹了一声,她道:“你当初执意和苏凌结婚,那就好好过日子。我不想看到任何关于蔺氏集团总裁离婚的新闻。”

        蔺封皱眉道:“不会离婚。”

        荣思秋没好气地道:“不离最好,总之,让苏凌早点……出关,下个月底带他一起回主宅参加你祖父的九十岁大寿。”

        说完直接挂电话,懒得再听儿子那不冷不热的声音。

        蔺封放下手机,重新拿了一支钢笔,继续批阅文件。

        “蔺总……”展扬刚刚站得近,隐约听到老夫人的话语。老夫人让蔺总下个月底带蔺夫人回主宅参加老太爷的九十大寿,这个难度有点大呀!如果下个月还没找到人,蔺总去哪变一个蔺夫人带去主宅?

        “视频里的男人查到没?”蔺封问。

        “没有。”展扬道。视频里的陌生男人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想查找他,难度系数相当大。傅林集团的老总不愧是搞电子技术的高手,连机场监控都有办法抹去。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蔺夫人在h市。

        只要确定了范围,找起来人就方便多了。

        蔺封因为这个否定的答案,眉头紧蹙,身上的寒气更盛了。

        展扬摸摸鼻子,准备把手上的周年庆计划表递给他。项佳那小妮子不进来是明智的选择,否则这会儿面对蔺总阴森可怕的气场,恐怕会吓得哭出来吧。

        “蔺总,这里有一份企划部的……”

        “砰——”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粗鲁地推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蛮横无礼地闯了进来。

        展扬看向来人,面上一惊。

        他是……蔺总的二叔蔺历豪,蔺部长的父亲。

        “蔺封!”蔺历豪闯进总裁办公室后,气势汹汹地走向办公桌,手掌重重地拍打桌面,质问道,“你凭什么撤了我们家智远的部长职位?他是你堂哥,比你早进入公司,尽心尽力了二十年,你一句话就把他撤职了,问过其他股东的意见了吗?问过我了吗?”

        蔺封淡然地看着他发飚,眼里没有一丝波动。

        蔺历豪问了个寂寞,怒气值升到一半卡住了,无处发泄,只能继续拍桌。“你年纪轻轻坐上这个位置,经验不足,做事不够圆滑,容易得罪人,当初我就跟你父亲说了,让你先进从基层做起,历练四五年再往上调,偏你父亲不听劝,直接把总裁之位让给你。如今倒好,你不问青红皂白乱撤高层的职位,引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对得起蔺家祖宗百年心血吗?”

        蔺历豪痛快地吼完,严厉地盯着蔺封,等待他的回答。

        好一会儿,蔺封对展扬道:“给我二叔搬张椅子,泡杯茶。”

        “是,蔺总。”展扬尽职地搬了张椅子放在办公桌前,请蔺历豪坐下,又去茶水间泡茶。

        蔺历豪坐下手,冷硬地道:“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我就不走了。”

        蔺封低头浏览文件,边批阅边道:“随你。”

        蔺历豪七十岁的人了,听到他的话,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血压飙升,额冒青筋。

        展扬泡好茶,放在老人面前的桌上,退到一旁作壁上观。

        侄子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从小就不讨人喜欢,蔺历豪深有体会,要是换了别人这么晾着他,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但蔺封不行,他是蔺氏集团的掌舵人,蔺氏家族长辈小辈见了他,都要礼让一分。

        今天他来兴师问罪,说了一堆话,对方不痛不痒,蔺历豪越想越气,伸手按住蔺封的文件,冷声道:“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

        蔺封放下笔,平静地望着他。“二叔问过大堂哥被撤职的原因了吗?”

        得到回应,蔺历豪松手,整整身上的西装,扬着下巴道:“不就一点小事吗?把下面的人处理了就行,有必要撤了智远的部长之位?”

        蔺封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示意展扬:“将调查报告交给我二叔。”

        “是。”展扬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双手递给蔺历豪。

        蔺历豪狐疑地接过,翻开看了两页,眉头越皱越紧。

        毕竟在蔺氏集团工作过几十年,对数据敏感,当看到他的儿子蔺智远用五亿的实际价格拍下h市的地皮,却向公司报价二十亿时,他呼吸急促了起来,接着往下看,那一串串超过实际价格的数据,令他额头布满了细汗。

        蔺封靠着椅背,手指交握地搁在桌上,冷漠地注视蔺历豪。“公司不需要这样的蛀虫。”

        蔺历豪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怕血压直线上升要爆表。

        儿子利用职务之便,不断给自己敛财,从最初的几万到如今的十几亿,胃口越变越大,已经动了蔺氏集团的根本,这还不算,他用这些贪来的钱,在海外注册了一家公司,故意和蔺氏集团对着干,简直可恶可恨!

        长叹一声,蔺历豪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智远这事,你做得对,二叔没了解情况就来问你,是我不对。”他脾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作为长辈,被小辈这么打脸,心有不甘,于是从别的地方找回场子。“你和男人结婚终究不是事儿,孩子的事必须考虑清楚。等你祖父大寿,本家的人都回主宅了,仔细挑挑哪家孩子合适,早点过继,早培养感情。”

        展扬嘴角一抽,无语地望着蔺家二叔。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蔺总的逆鳞有两处,一是蔺夫人,二是孩子。蔺二叔倒是都触及了。

        果然,蔺封面布寒霜,冷冷地道:“不劳二叔费心,展扬,送客。”

        蔺历豪伸手指了指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端起桌上冷掉的茶,一口喝掉,气呼呼地走了。

        展扬礼貌地把他送至门口。“您慢走。”

        送走老人,展扬关上办公室的大门,转身看向蔺总,只见素来强大的男人捏着眉心,疲惫地靠在椅子上。

        展扬走过去,低沉地道:“蔺总,下午的会议是否取消?”

        蔺封放下手,恢复精神。“不用。”

        “但是,您昨晚只睡了两小时……”展扬担心他身体吃不消。

        蔺封拿过搁在桌边的文件夹,正是项佳提交的周年庆策划书,看了两页,手机响了,他蹙眉,不想接,展扬作为助理,只好代劳。

        “喂,您好……”话还没说完,对方操着标准的英语,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

        “哦,蔺封,我亲爱的伙伴!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我们的研究马上要成功了!是的,你没有听错!你投资的项目,即将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医学成果!只要你再让我抽一次干细胞!我保证,你要的结果一定会实现!”

        对方的声音太高昂了,即使没按免提,两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蔺封拿过手机,似乎有些激动。“你确定?史密斯教授?”

        “是的!我确定以及肯定!”

        二十分钟后,蔺封挂了电话,深深地凝视手机屏保上的苏凌照片。

        “展扬……订明天去l国的机票。”

        “是,蔺总。”

        ——————————

        林舟和他的属下在石溪村住了四天,安装完所有电子设备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苏凌看着山脚下平房内一台台精良的电子产品,心情愉悦。

        有了这些电子产品,对茶农的管理更捷便了。

        他给两百多名茶农建立人事档案,输进电脑,然后在镇上的服装厂订制数百套统一制服,制服上绣有凤凰图标,正是他们凤凰山雨露茶的商业标志。

        茶农们免费领到两套新制服,喜气洋洋,第二天上班穿着制服,精神抖擞。

        除了制服,茶农们还领到了一个智能手环。

        这是傅林集团发明的产品,也是苏凌购买的重点。

        手环的功能很多,其中最主要的用途是记录手环主人的活动轨迹,其它像侧体温、计步数、看时间、消耗卡路里等都是辅助功能。

        茶农每天上班前,到平房的办公室里用手环打卡,激活程序,监控电脑便接收到手环信息。到了傍晚,茶农下山回平房办公室,再用手环打卡,监控程序关闭,就能下班了。

        第一次使用手环,茶农很不习惯,用了两三天,发现还挺方便。因为这手环有内部网络,茶农与茶农之间隔着距离,也能语音对话,省了不少事。

        除智能手环外,苏凌还向林舟购买了上百个监控摄像头,安装在茶山上,全方位监控茶山的每一个角落。

        监控与智能手环的结合,完美解决了茶农的上班计时。

        不过,苏凌没有辞掉李月娥,把她安排在平房办公室。她虽然有过谋私的行为,但她在茶农面前有威严,能管束一些老油条。

        监控室需要懂技术的人,苏凌去镇上招聘了一个电子专业的毕业生,一个月工资三千,包吃住。

        观察了两天,那位毕业生工作认真负责,苏凌便放心地去种田了。

        正如林舟所言,他家十亩地,种了这么多农作物,等成熟了,该怎么处理?

        他当时回答说要直播卖菜,可真让他上镜头直播,还有点小顾忌。

        网络是一个没有界线的世界,任何人都能网上冲浪。万一他认识的亲朋师长看到他在直播,得多尴尬?

        作为苏家的少爷,骨子里多少带点小骄傲,一时无法放下身段搞直播。

        时间在忙碌中过得飞快,一转眼,已是六月中旬了。

        苏凌看着日历,惊讶地发现自己在乡下住了两个半月了。

        而更令苏凌惊讶的是,蔺封居然一直没有找到他!

        **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是林舟前期为他做了太好的掩护,以至于蔺封查不到线索呢,还是蔺封根本不在乎他,完全没有找过他?

        之前他想只要蔺封找到自己,就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如今倒好,两个半月了,蔺封那边没有一点反应。

        苏凌感到脸火辣辣的疼。

        自作多情了不是?

        都留下离婚协议书了,竟然还奢望对方会挽留这段婚姻。

        也许一开始被离婚,蔺封伤了男人的自尊心,恼羞成怒,想找他算账,所以给林舟打电话问他的去向,后来时间久了,怒气消了,就顺理成章地离婚吧?

        苏凌自嘲地笑,拉不下脸回s市找蔺封对质。

        都是男人,他也自尊心。

        左右目前在乡下如鱼得水,苏凌决定暂时忘记蔺封,好好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一周后,直播的事,终究提上日程了。

        起因是,村长找他谈了下关于村民种菜的销售问题。

        “往年都是菜贩下乡来采购,价格压得很低,有些人不愿卖给菜贩,自己拉车去镇上卖,运气好能售罄,运气不好遇上城管,罚得比卖菜钱还多,赔得血本无归。今年村里人跟你学着大棚种菜,产量是往年的一倍,销售更成问题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村长抽着烟斗,愁眉苦脸地问。

        “……我想过直播卖菜。”苏凌把自己的想法和村长说了一下。

        村长炯炯有神地望着他,赞叹地道:“还是你有办法!我们这些老人完全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行,这事交给你办,我放心!”

        说完,鼓励地拍拍苏凌的肩膀。

        苏凌傻眼了。

        他只是提个建议,村长怎么就一锤定音了?

        没办法,苏凌在村长的期盼中,硬着头皮上了。

        直播卖菜没那么简单,首先他得注册个网店,然后联系速度最快最靠谱的快递,接着上最热门的直播平台,注册账号、认证身份信息等等。

        若是以前,担心被蔺封发现行踪,苏凌不敢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如今感到蔺封并不在乎他,他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忙了几天,一切就绪,苏凌穿上最华丽的西装礼服,扎了条小马尾,仔细地打理脸部,使皮肤看起来更加的光滑细腻。

        他像一个欧州城堡里走出来的高贵王子,站在从林舟那快递来的直播设备前,让李大海打开灯光,照亮整个黄瓜大棚,正式开始直播。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终于写完今天的更新了,555,太不容易了!

        明天的更新会很晚,因为明天要上那个夹子,为了千字高点,白天不好更新(虽然我平时更新也很晚,望天!!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

        ——————

        我的预收文,请大家有空先收藏下哦!

        书名《我被敌国的强a标记了》《装人鱼的鲛人成了万人迷》文案大家可以返回专栏看哦!

        ————————

        推荐基友的文:

        书名《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by:半夜灯花

        文案:

        《圣域》是蓝星星系第一款全息网游。

        乔南统一魔族,平定人界,差一点就杀上神界的时候,《圣域》删档了。

        本应被弹出游戏的乔南却被困在了游戏当中,经历一次又一次删档内测。

        在此期间,乔南换了无数个阵营,魔族,精灵,海族,人族,乃至神界,仗着删档,更是肆无忌惮的刷着npc和种族的好感度。

        然后在乔南悄无所觉的某一天,《圣域》公测了。

        以为是删档重来的乔南,又一次选择了魔族阵营,开着小号蹦跶到了魔族主城。

        被他亲手任命为魔族大公的男人单膝跪地,亲.吻他的手指

        欢迎回来,我的王

        乔南:???

        然而情况还远远不止如此,等他披着魔族壳子去其他种族的时候,发现事情似乎有点大条了。精灵族的大祭司,海族的被囚禁百年的王子,人族百年前伟大英杰,神域被迫沉睡的光明神……都对他投来了恭敬又狂热的目光。

        乔南:等等,这是怎么一回事?!

        世界好像......融合了。

        cp:霍启洲×乔南

        切片攻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