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我在乡下种田在线阅读 - 11. 新路争议

11. 新路争议

        有村长帮忙,苏凌的秧苗终于有着落了,今天趁着天气好,他花钱雇了十来个村民帮忙插秧。

        一开始,他站在田边小路上观看,看了十多分钟,觉得插秧很有趣,便跃跃欲试了。

        不过,让苏凌直接赤脚下田,踩进泥里,那是万万受不住的。他的洁癖不允许皮肤长时间与泥土进行过度亲密的接触。

        李大海帮他想了个招,从家里拿了一双父亲以前用的劳保雨靴借他穿。

        于是,苏凌头带斗笠,挽高运动服的裤腿,穿着一双黑色长筒的劳保雨靴,踩进泥泞的水田里,手中拿着一把秧苗,学着李大海的插秧姿势,笨拙地把一小撮秧插进泥里。

        人家的秧苗插得直挺整齐,他插得东倒西歪,惨不忍睹。他东张西望,瞧不出自己的手法和别人的有啥区别,为啥效果差那么多?

        “苏哥哥,秧苗不能插得太浅,也不能插.得太.深,要保持在1-2厘米之间。”李大海拿着秧苗教他技巧,“像我这样用食指和中指钳住秧苗的根部,然后顺着它的根朝下,顺势插进泥里。”

        苏凌试了试,仍然有点歪,皱着秀眉问:“没有尺子,怎么能知道插.得有多.深呢?”

        李大海咧嘴笑:“靠手感,插得多了,就学会了。”

        他十三岁跟爷爷下地干活,第一次插秧也和苏哥哥一样,七零八乱,遭到爷爷的各种嫌弃,后来连着插了三四天的秧,就熟能生巧了。

        “靠手感吗?”苏凌拿着秧苗,慢慢地插进泥里,“这样?”

        秧苗成功地立住了,苏凌露出欣喜的笑容,下一秒,秧苗又歪了。

        得,还得再接再励。

        这边苏凌跟在李大海后头慢吞吞地插秧,那边他雇来的村民,速度飞快,转眼已经插完一亩田了,苏凌佩服不已。

        果然是术业有专攻,行行出状元啊!

        插了三行秧苗,苏夫腰酸都快直不起来了,被李大海扶着艰难地从田里出来,一屁股坐在田边的草地上。

        “大海,你也坐。”苏凌见李大海要继续插秧,出声喊他,拍了拍身边的草地。

        “没事,苏哥哥,我不累。”李大海摇头。

        “你还未成年,我雇你算不算雇童工呀?”苏凌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从搁置在边上的箱子里取了一瓶矿泉水,递给李大海。

        雇人干活,除了给工钱外,还要提供水和午饭。

        水是他从小卖铺里买的矿泉水,午饭请刘婶帮忙,用土灶的大铁锅,炒了米粉,米粉里加了肉片、虾仁、煎蛋、香菇、鱿鱼干,满满一碗,几位干活的村民们吃得津津有味,翘着拇指说苏凌大方,竟然加了这么多好吃的料。要知道,石溪村贫穷,大部份人舍不得吃猪肉,更不用说是虾仁、鱿鱼了。

        李大海一脸感激地接过矿泉水,说:“在我们村里,十五岁是大人了,西村的阿章他妈都急着要给他找媳妇了。”

        苏凌给自己也拿了瓶矿泉水,拧着盖子,诧异地问:“阿章?也只有十五岁吗?”

        十五岁娶妻,会不会太早了点?女方呢?难道也是未成年?没有达到法定年龄结婚的,属于违法行为吧?

        李大海说:“他初中缀学,十三岁跟他叔在镇子上给餐馆洗盘子端菜,一个月能赚两千元。”

        苏凌蹙眉:“九年义务教育不用学费,为什么不读完初中?”

        李大海揪着身边的草说:“初中在镇子上,我们村去镇子来返不方便,他爸舍不得花钱在镇上租房子,就不让他读了。加上他成绩差,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就想早点打工赚钱养家。等赚了钱,盖了新房子,娶个媳妇,生个儿子,给家里传宗接代。”

        这样的事是偏远贫困农村的普遍现象,对自小生活在发达城市里的苏凌而言,匪夷所思。听了李大海的话,他心情沉重。这些少年本该意气风发,志存高远,却因为贫困早早地背负起家庭的重担,他们像折了翅膀的鸟,被限制在笼子里,无法高飞。

        还都是孩子,却承受这年龄本不该承受的压力。

        见苏凌沉默,李大海丢下草,起身拍了拍屁股。“苏哥哥,我继续干活了。”

        苏凌开口问:“如果我资助学费,你愿意继续念书吗?”

        李大海转头,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一脸茫然。“念书?我可以继续念书吗?”

        苏凌温和地道:“只要你想读书,我就资助你,高中、大学、研究生……直到你工作为止。”

        李大海墨黑的大眼里充满了希望,张了张嘴,几乎要应下了,忽然想到什么,他失落地低头,一脸黯然。“我爷爷不会同意。”

        如果他去读书了,谁来照顾爷爷奶奶呢?爷爷去年中风后,手脚不利索,行动不便,奶奶年纪大了,家务活也干不动,爸妈一年到头不回来,除了他,还有谁能撑起这个家?

        苏凌看他为难,劝道:“你爷爷那边,我去做思想工作。”

        李大海内心挣扎,犹豫地说:“还是……算了,谢谢苏哥哥。”

        吸吸鼻子,他对苏凌一笑,提起一捆秧苗,踩进田里。

        苏凌望着他瘦弱的背影,若有所思。这孩子分明喜欢读书,却因为某些顾虑,放弃了自己的未来,太可惜了。

        人多力量大,十几个人一起干活,七亩水田一天就插完秧了。

        傍晚,夕阳将整片田野照得通红,归巢的鸟儿在天空飞过,凤凰山被染成了橘红色,领到工钱的村民喜气洋洋地回家。

        苏凌的衣服和裤子上都沾满了泥,手里提着运动鞋,赤脚走在石子小路上。

        刚才在田边摔了一跤,雨靴进了泥水,衣服沾了泥,他欲哭无泪,破罐子破摔,脱了靴子,赤脚踩进泥里,硬着头皮坚持了几分钟,好像也没想象中恶心。

        人一旦打破原则,就肆无忌惮了。

        最后一点秧,他跟着插完,看着一大片绿油油的田地,充满了成就感,身上的泥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进了院门,他走到池塘边,用池水洗了洗脚上的泥,脱掉运动衣,扔在草地上,正要脱裤子时,king从屋里“汪汪汪”地跑出来。

        “哎哎,别扑,全是泥!”苏凌眼疾手快地捡起地上的外套,以防小东西趴上去。

        “汪,汪呜!”小奶狗围着他团团转。

        苏凌无奈,匆匆地洗了洗,往屋里走去。“等我洗完澡再和你玩,好不好?”

        “汪!”小奶狗摇晃尾巴。

        苏凌弯腰,挠挠它的下巴。

        二十分钟后,他把自己洗刷干净,散着一头半湿的自然卷发,穿一身宽松的衬衫和牛仔裤,从楼上下来,抱起蹲在地上的小奶狗,上下其手,揉得小家伙开心地露出肚皮。

        玩了好一会儿,他放下小奶狗,准备做晚餐。

        “小苏,小苏,你在家吗?”院外,传来刘婶的大嗓门。

        苏凌走过去开门,疑惑地问:“刘婶,有事吗?”

        刘婶说:“你快去趟村委会吧,老许家为了造路田地的补偿款,和村长吵起来了。”

        苏凌一头雾水:“补偿款不是说好了吗?为什么要吵?”

        刘婶啧了一声:“人心不足,蛇吞象哟!”

        苏凌秒懂。无非是有人起了贪财之心,想拿到更多的补偿款。俗称,坐地起价。

        给小奶狗的狗盆里放了狗粮,苏凌穿上外套,和刘婶一起去村委会。

        到了村委办公室,只见四五个人围着村长,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村长拉长了脸,面无表情。

        “哎,让让,让让,小苏来了!”刘婶胖胖的身体往前一撞,硬是给苏凌开出一条道。

        大伙看苏凌来了,安静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凌猛瞧,仿佛他是一块移动的金元宝。

        苏凌一脸淡定,走到村长面前,低头看办公桌上的工程地图,不解地问:“村长,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金村长瞪向角落里那对头发花白的夫妻,冷哼道:“既然小苏来了,那你们就自己和小苏说说,究竟想怎么解决问题。”

        老许一脸褶子,眼神闪烁,被身边的老婆子扯了下衣摆,连忙道:“呃……是这么回事……造新路是大好事,全村的人都同意,可是赔偿金方面……是不是少了点?”

        有人带头,另外几人立即跟风。

        “是啊,是啊,我听说隔壁的柳河村造路,一亩地赔十万元呢!咱们村才赔六万元,是不是差得有点多呀?”

        “为什么不在原来的那条道上修路?新规划的路不经过我们家的田地,我们家不就没有赔偿金了?”

        “凭啥有些人赔得多,有些人赔得少?”

        “这太不公平了,我们觉得不合理。”

        都是些没什么文化,年纪超过五十岁的中老年人,个个觉得自己吃亏,争先恐后地想得到更多的赔偿金,说出来的话,简直令人啼笑皆非。

        苏凌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拿起桌上的工程地图,仔细查看。

        前几天他和村长去了趟s市,找到一家造路的工程队,谈妥价格后,工程师给他们规划了一条新路。

        原来出村的那条泥路弯弯延延,拉长了路程,不仅浪费材料还浪费田地,所以工程师给他们找出一条最短路线,从村口走直线到达柳候停,全程只有一千三百米,比原来的两千一百米少了八百米,既缩了路程,还为苏凌省了大半的钱。苏凌和村长自然双手赞成,可一些村民不这么想,他们只觉得自己拿到的赔偿款少了,而那些没被征用田地的村民,更是感到自己吃亏了。

        造路本是一件善事,但被某些贪婪的人一搅和,就变味了。

        “大伙静静,静静——”李月娥出声打圆场,“小苏是城里来的贵人,愿意捐钱给咱们村造路,大善大德,你们嚷着要赔偿金,不觉得令人寒心吗?”

        村民被她这么一说,安静了下来。

        “李姐说得对。”另一个村委干部赞同地道。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肯出钱修路,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竟然有人自私自利地想从牟利?

        村长严肃地拍桌道:“柳河村是柳河村,石溪村是石溪村,他们村怎么赔款我管不着,咱们村的价格是大伙开会商量的结果,当初大家都按手印同意了,没道理临时变卦。老许,你们家的田地征用了半亩不到,按三万赔款,已经优待了。”

        他们村的征地赔款,完全符合当地政策的标准,他作为村长,不能让村民赔了,但也不能让一个捐款造路的好人当冤大头。

        老许欲言又止,他老婆张秋脸上堆起笑容。“别人家征用的是水田,我家的是菜田,我听人说,水田和菜田的赔款费不一样,所以过来为自己争取点利益,这没错吧?”

        苏凌放下工程地图,看向老许,温和地问:“许伯伯觉得赔多少合适?”

        老许轻咳了几声,比了比手指。“八万。”

        “八万?”李月娥惊呼,“半亩地还是一亩地?”

        张秋立即接话:“当然是半亩地了!菜田比水田值钱呐!”

        “八万,半亩——”苏凌的手指在工程地图上轻轻地敲着。如果换成刚到乡下的自己,面对这样的场面,只怕束手无策,甚至可能会出于同情,心软地同意赔付八万元。不过,如今在乡下住了一个月,对村民有一定的了解,尤其上周发工资时,发生李月娥中饱私囊的事,苏凌懂得了做好事不能一厢情愿,否则有些人会得寸进尺,毫无底线。

        老许满脸期盼地望着苏凌。

        苏凌的手指在地图上一划,问村长:“这块就是许伯伯家的菜地吗?”

        村长道:“对,这一大片都是他们家的地。”

        李月娥凑过来看着地图,肯定地说:“新路走直线,必须穿过老许家的地。”

        苏凌笑了笑。“其实也不是必须走直线。”

        他话一路,其他人愣怔。

        啥意思?啥叫不是必须走直线?

        老许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抓住李秋的手,李秋也有点慌了,眼睛下意识地瞟向李月娥。

        村长捋着山羊胡子,看着苏凌修长的手指在工程地图上划出一条新线路,惊讶地蹙眉。

        “你要绕过老许家的田?”

        老许不敢置信地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