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378章 大结局

第378章 大结局

        圣墓剑山前,涅天换圣道通阵闪烁着炽盛谣言的光辉。

        在阵法上空,漂浮着一道祭坛。

        祭坛上,是一名男性,他盘坐背对众人,头戴白玉冠,身着白色长袍,腰杆挺拔,宛如神圣之道的化身。

        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俯首称臣。

        此人,便是青曜妖圣。

        如今随着十天时间的蕴养,他已经逐步凝实,距离复苏只差一步。

        那便是,夺舍身躯!

        “来人!”

        紫乌邝话音落下,十几位移花接木体拥有者齐刷刷的被束缚着抵达面前,随着振臂一挥,全部漂浮在了祭坛之上。

        祭坛上的青曜妖圣魂有所感,当即念头通达,释放力量弥漫在这些人身上,缓慢的想要融合,达到夺舍。

        可是……

        砰砰砰!

        每当青曜妖圣散发力量,试图融合的时候,身躯都会顷刻间爆碎!

        “该死!竟然还是不行吗?”

        紫乌邝面色难看,没想到精心准备的这些被夺舍之人的身躯,竟然无法被青曜妖圣使用。

        其实这不怪紫乌邝,这些人严格来说是合格的。

        只是此时的青曜妖圣妄图直接成圣,而他们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这才爆碎。

        并非每个人都拥有沈羽一样奇怪的体质。

        血九婴看到这一幕,面色阴沉,当即喊道:“停止夺舍!”

        青曜妖圣缓缓停下,血九婴道:“我所用的这具身体,经过我的改造后,你应该能用。虽说是女性,但也不碍事,等你彻底成圣后,可以再度进行更换。”

        “你觉得可好?”

        青曜妖圣没有回答,只是气息逐渐平稳,血九婴点点头,就知道青曜妖圣答应了,毕竟现在的他还没有复生,甚至都不算是一名生灵。

        不过,通过祭坛,能够感知到他的情绪和态度。

        当下血九婴召回一句移花接木体,掐指凝印,一股血光从薛敏的体内飞出,融入其中,旋即薛敏的身躯便直接飞升而上,落在了祭坛面前,紧接着青曜妖圣的力量瞬间倒灌而下。

        嗡嗡嗡!

        薛敏的身躯不断颤抖,虽然近乎崩溃边缘,但是,却能完美的融合!

        为了更好的强化身躯,直接将其余移花接木体的拥有者全部抹杀,化作浩瀚磅礴的力量滋补了身躯。

        不过片刻的功夫,薛敏的那双眼眸却缓缓睁开,只是眼神中充斥着古井无波的冷意。

        嗤嗤嗤!

        坐下祭坛嗡嗡作响,无尽的力量涌进体内,随后他掐指凝印,从剑山之内掠夺圣气倒灌,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度成为了妖圣!

        刹那间,妖气冲天,圣光普照,宛如天之神子。

        “恭迎妖圣重生归来!”

        “恭迎妖圣重生归来!”

        紫乌邝等人满眼狂喜,激动的泪如雨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高呼。

        血九婴也是一脸大笑,拱手道:“恭喜青曜兄重生归来,我辈静待你带领我等再度重回巅峰啊!”

        青曜妖圣缓缓的站起身,握了握拳头,旋即嘴角微抿,缓缓来到血九婴面前,拱手道:“九婴兄,多谢了。”

        “客气什么,你我虽不是同一时代之人,但你我皆是同族,自当相互扶持。”

        血九婴大笑,道:“有你一口吃的,还能没有我的吗?”

        青曜妖圣点点头,转身看向紫乌邝等四人,道:“四位起身吧,你们身为我的守护妖族,尽心尽力,我都记在心里,别的不敢保证,但是,他日定当让尔等与我同登圣位!壮哉我妖族!”

        “多谢妖圣大人!”

        紫乌邝等四位族长一脸激动,他们为之付出一生的努力,终于得到了汇报。

        有青曜妖圣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青曜妖圣看向远处跪着的顾清尘,道;“此是何人?”

        “妖圣大人,我叫顾清尘,您忠实的奴仆!”顾清尘恭敬的说道。

        紫乌邝这时小心翼翼的说道;“妖圣大人,为了您的复活,他出了不少力,忠心可靠。”

        青曜妖圣嗯了一声,道:“日后我会赏赐你的,起来吧。”

        “多谢妖圣大人。”顾清尘激动的站起身。

        青曜妖圣转头看向剑山,道:“尔等且先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

        “是!”

        紫乌邝等人拱手送别,旋即青曜妖圣纵身一闪,直接抵达剑山之内,见到了圣墓之主。

        圣墓之主缓缓衍化出圣光,漂浮在棺椁之上。

        青曜妖圣拱手道:“前辈,多谢您的帮助。”

        圣墓之主缓缓说道:“我倒是没想到,堂堂一位妖圣,也会这般儒雅。”

        “虽说妖族不通教化,但我已莅临圣位,自是明白何为礼数,何为恩情,否则如何立足于天地之间。”

        青曜妖圣拱手道:“前辈助我成圣之力,自是感谢。”

        圣墓之主淡淡的说道:“感谢就算了,你莫要动我圣墓即可。”

        “自然不会。”

        青曜妖圣说道:“前辈在此地安养生息,想必也是为了冲击更高的无上帝境吧,我在此祝愿前辈能够完成夙愿,他日定当丰厚礼前来答谢。”

        说罢,他转身离开剑山,头也不回。

        这让圣墓之主满意的点点头,恰逢此时,一道虚影悄然出现在圣墓之主的身后,缓缓说道:“前辈打的一手好算盘啊,一方面帮助我成圣,一方面帮助妖圣成圣。”

        此话一出,让圣墓之主心里咯噔一下,面色大变,转过头,只看到沈羽在三千大道流光的汇聚下,缓慢凝实。

        看着此时此刻的沈羽,圣墓之主震惊的说道:“你你你你……你真的做到了?”

        “主人!”

        棺椁之后躲藏起来的裴盈钰一脸惊喜的出现,震惊的看向沈羽。

        沈羽缓缓拱手,将孤墨塔递给圣墓之主,道:“还要多谢前辈的孤墨塔,否则也不会有我今日呢。”

        看着沈羽手中的孤墨塔,圣墓之主有些不敢触碰。

        因为,他有种感觉,沈羽的气息,太强了!

        他之所以胆敢一方面帮助沈羽,一方面帮助青曜妖圣就是因为他有着十足的把握,控制住局面。

        如果沈羽成圣,便念及他一份恩情,成圣后断然不敢做出过河拆桥之事,否则天谴就会杀了他。

        还可以接触妖圣带来的危机。

        如果沈羽失败,帮助青曜妖圣成功,那么它哪怕没有表现的这般儒雅冷静,它刚刚成圣,也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想必它这么冷静,也是因为实力不足,摸不清自己的底牌,这才不敢大动干戈。

        所以,无论什么结果,其实圣墓之主都没有损失,还多赚了人情。

        可是,现在沈羽出现后,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似乎自己哪怕从棺椁中爬出来,全省状态都不如他此时的气势!

        圣墓之主根本不敢看沈羽手中的孤墨塔,拱手说道:“小兄弟天赋异禀,天赐机缘,与我无关,倒是我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已,你这般答谢,反倒是让我有些受之有愧。”

        “至于这孤墨塔,我留之无用,还是小兄弟拿去吧。”

        “这样不好吧?”沈羽看了看孤墨塔,狐疑的问道,但更像是揶揄嘲弄。

        圣墓之主苦笑道:“你要理解我的难处,我在此地静心苦修无数岁月,为的就是冲击无上帝境,我不想因为任何意外而打搅到我多年的部署,因此这才出此下策,令你们双方同时受益,所以此事倒是我受之有愧。”

        “所以,孤墨塔就送给你了,权当是我的补偿和歉意,你觉得如何?若你不想要,他日用完再还给我即可。”

        沈羽轻轻点头,将孤墨塔收起来,拱手道:“我能理解前辈的心思,所以才没有动怒。也因此,还请前辈理解我的心情。”

        圣墓之主摆摆手,道:“我自然明白,你且无需任何忧虑。”

        “那好,孤墨塔我便收下了,他日前辈所需,自当亲手奉上,毕竟一直都是你的东西,我只是暂时借用。”沈羽道。

        “好。”

        圣墓之主轻轻点头,旋即沈羽招呼一声裴盈钰,便原地消失。

        圣墓之主满眼都是复杂。

        “真是一个怪物啊,这才是集天地恩宠于一身的宠儿啊!”

        “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圣墓之主摇摇头,缓缓回到了棺椁之中。

        外界纷扰,与他无关。

        他也早无任何牵挂,现在只想潜心苦修,冲击无上帝境,已了解生平夙愿。

        除此之外,任何事情,任何大义也好,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

        青曜妖圣走出剑山,再度回到山下,刚要招呼紫乌邝等人,询问现在的局势情况等诸多事情,便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从剑山内出现。

        青曜妖圣面色阴沉,也没有回头,只是冷漠道:“前辈,我给您面子,难不成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他对圣墓之主那么客气,可不是因为他懂恩情,妖族自出生以来,便不懂这是什么东西。

        他只是清楚的知道一件事,自己刚刚成圣,又是夺舍他人身躯,根基不稳,力量不足。

        圣墓之主在此地盘踞多年,实力身份都深不可测,招惹不得。

        万一刚刚重生,又要面临死亡,实在是太过于惋惜,他可不希望这样绝望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他很客气,圣墓之主也很聪明,这是他最满意的结果了。

        但是,这不代表他害怕。

        现在感受到这股气息,他有些恼怒。

        然而,一道爽朗的笑声缓缓响起。

        “我可不是你的前辈,我是你的斩首者!”

        青曜妖圣转头,眼眸冷冽的看向身后。

        只见剑山之巅,浮现出沈羽和裴盈钰的身影。

        沈羽的无上圣威气息,让青曜妖圣感受到了可怕的压迫力!

        在他面色阴沉,有些无法理解这个年轻人是从哪里出现的时候,紫乌邝等人全都懵了!

        “十天成圣?这,这不可能!!”

        紫乌邝的声音尖锐而充满了恐惧。

        青曜妖圣眉头眉头,不等询问,血九婴就传音说明了诸多事情,随后道:“此子十天前前往剑山内,便消失不见,那时还只是道主之境,没想到就今天成了圣,着实有些……有些不可思议!”

        “噢?”

        青曜妖圣神情有些诧异的看向沈羽,道:“你这小辈,竟然这般厉害。”

        沈羽淡淡的看向他,道:“你这蝼蚁,倒也足够顽强。过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苟存复活。”

        青曜妖圣道:“你对我妖族的偏见,可真大呢。”

        “难不成我说的有错?”

        沈羽冷笑道。

        他最清楚妖族的嘴脸,更清楚青曜妖圣的嘴脸。

        当年他复活圣,可是带给了五域诸多可怕的灾难与末日,死亡了不知道多少生灵。

        莫要看着像个人,实际上这就是个恶魔!

        妖族骨子里的恶,是很难根除的,并不会因为成圣而有所改变,相反会变本加厉。

        “今日你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沈羽冷漠道:“是你自己主动自缢呢,还是我亲手送你归西。”

        青曜妖圣笑了笑,道:“我当真是有些期待,你到底是有多强呢。”

        “十天成圣,从古至今都不曾出现过,我倒是见证了历史呢。”

        他随后一挥,紫乌邝等人快速倒飞了出去,傲立在半空,伸出手笑道:“试试看。”

        沈羽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诚心寻死,那我就送你归西!”

        念头一动,圣光透体而出,整个天地都在波动,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圣光竟然以沈羽和青曜妖圣为中心,扩散,形成了内在空间,虽然还置身在这片空间内,却已经分化出了新的空间,置身在宇宙星空之中。

        哪怕二人打的天崩地裂,也不会影响到这个空间的人。

        青曜妖圣眼眸微凝,刚要有所动作,忽然发现以沈羽为中心,三千大道圣光垂落,似乎此时此刻的沈羽就是大道圣主!

        “三千道!”

        青曜妖圣懵了。

        这怎么可能。

        寻常人掌握的道法不可能超过十道,哪怕是圣人也是如此,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家伙,竟然掌握了三千大道?

        这大道气息,让他感觉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他计划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掌握三千大道,宛如天地圣主,创世之力,又岂是他能抗衡的。

        “跑?”

        沈羽冷笑一声,掐指凝印,顿时三千大道法则秩序勾勒凝成万般柔和之光,直接形成捆锁圣网。

        青曜妖圣怒吼一声,便要挣脱,却不曾想沈羽冷哼一声,圣网直接将他紧紧扣下,根本无法挣脱。

        他一身修为和本领,任凭如何反抗,都无动于衷,毫无反应。

        “这就是妖圣吗?不堪一击。”

        沈羽单指凝印,直接将青曜妖圣招到面前,满脸冷笑。

        二人虽说同为小圣,但是沈羽掌握三千大道法则秩序,这等威力简直可以硬悍圣帝!

        何惧之有!

        他刚刚复生,又岂能是自己的对手。

        “你你!”

        青曜妖圣面色难看,满眼都是恐惧。

        他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有人能够做到,将三千大道尽数习修,这简直超出了人能做到的极限。

        从古至今,都不曾寻得一人!

        自己刚刚复活就遇到这么一个变态,真是天要亡也!

        “时也运也命也啊!”

        青曜妖圣欲言又止,最终只能仰天长叹,满眼悔恨。

        早知如此,就应该立刻逃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现在……

        “明白就好。”

        沈羽冷哼一声,指掌间圣光翻腾,法则秩序绽放毁灭之光,青曜妖圣直接无声无息的在指掌间化作虚无。

        堂堂妖圣,刚刚复生,意气风发,却这样在沈羽手中,悄然化作了虚无。

        这一次,哪怕是神仙都无法将其复活!

        青曜妖圣虽然死亡,不过他占据的薛敏身躯,并没有被摧毁,而是在沈羽特意的圣光保护下活了下来,静静躺在地上。

        砰!

        紫乌邝顾清尘等人,尽皆瘫软在地上,面色苍白。

        他们费尽心思,献祭了不知道多少生灵,这才辛辛苦苦的将青曜妖圣复活,哪曾想就这样忽然陨落了。

        死在了一位十天成圣的少年手中!

        “真乃,天意啊!”

        紫乌邝仰天悲呼。

        沈羽面色淡漠的缓步走来,可怕的圣威压迫下,让紫乌邝等人面露绝望。

        尤其是顾清尘,一脸死寂。

        他雄心壮志,意图复活妖圣,弄死沈羽,再度得到顾倾城,谁曾想,沈羽竟然有如此逆天之举,顷刻间成为圣人!

        “这次,圣器可救不了你的性命!”

        沈羽淡漠的看向顾清尘,道:“为你的罪恶行径,到地下忏悔吧!”

        一个眼神,顿时法则秩序扩散,顾清尘直接在面前无声无息的化作齑粉。

        所谓圣器护体,根本毫无意义。

        沈羽一个眼神,就足以将其尽数抹去!

        沈羽,终于为父报仇成功!

        “父亲在天有灵,还请安息。”

        沈羽深吸口气,朝天微微躬身。

        至于身旁的紫乌邝,沈羽看都不看,当场暴毙,化作齑粉永恒消失!

        一场足以让青曜域陷入末日的可怕危机,在沈羽手中,却转瞬为安。

        “你的实力提升的好强。”裴盈钰神色复杂的说道。

        “运气好而已。”

        沈羽笑了笑,道:“现在应该足以帮你报仇了吧?”

        裴盈钰恭敬的叩拜在地上,道:“多谢主人!”

        沈羽摆摆手,蹲在薛敏面前,道:“醒来吧。”

        薛敏只感觉一层柔和的光晕覆盖在面庞,旋即她的精神仿佛沐浴春风,缓缓清醒。

        看着面前满带笑容的沈羽,她又看了看自己,看了看四周,喃喃道:“我,我恢复自由身了吗?”

        沈羽嗯了一声,道:“你已经安然无恙。”

        “那,那为何我还能感受到妖圣的气息。”薛敏说道。

        沈羽道:“我将青曜妖圣的圣法留在了你体内,日后你好生参悟,即可有希望成为妖圣,这算是你经历折磨的奖赐。”

        薛敏一愣,眼神复杂的看向沈羽,道:“多,多谢。”

        沈羽站起身,道:“好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忙,你自便吧。”

        薛敏看着沈羽要走,当即说道:“那个,你现在,是圣人?”

        沈羽转头笑道;“不像吗?”

        薛敏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有些复杂。

        这才过多多长时间?

        短短半年时间?

        竟然从一介凡尘少年,蜕变成了圣人。

        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又让人不得不接受。

        沈羽挥挥手,带上裴盈钰告别。

        很快,便找到了七朝世界的牧云曦衣婉君等人,此时无头巨人早已解决,所有人都在这里留守等待。

        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件事,如果沈羽不能解决危机,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在这里团结一致,或许还有应付危难的机会。

        不过,当他们亲眼看到沈羽从天而降,周身圣光环绕之时,一个个都有些吓傻了。

        尤其是贾悠顷,他曾见过圣人,此时沈羽的气息和圣人一样,不,比圣人还要强,让他着实有些震惊。

        “你,你成圣了?”贾悠顷吞了口唾沫,道。

        沈羽轻轻点头,便来到了牧云曦衣婉君身旁,温柔的说道;“两位娘子,我如约回来了。”

        “太好了!”

        牧云曦和衣婉君紧紧抱住沈羽。

        无论沈羽是否为圣,都是她们的夫君,在她们眼中都没有任何变化和影响。

        她们也比任何人都相信,沈羽早晚都会成圣。

        “傻丫头。”

        沈羽笑着揉了揉二人的脑袋,旋即看向一旁的王长东等人,他们每个人眼神都有些复杂。

        谁能料到,沈羽就这么几天时间,成了圣人,将他们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莫要说追赶,简直都看不到背影了!

        “真是变态啊!”王长东感慨的说道。

        沈羽转头看向贾悠顷,道:“妖圣我已经解决,妖族也已经全部死亡,你们可以继续在七朝世界搜寻宝物,圣墓也可以去探寻,但是,中央深处的剑山不要去打搅,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

        “是,是!”贾悠顷恭敬的欠身。

        沈羽牵起牧云曦衣婉君的手掌,道:“娘子,走吧,随我来,我们去办点大事。”

        看向王长东曲昆仑等人,沈羽轻轻点头,传音让他们在这里好好历练,照顾好古司芊后,便纵身消失。

        “这个时代,因他一人,达到了无法匹敌的高度!”曲昆仑感慨道。

        ……

        沈羽带着两位娘子直接回到了青曜宫盟。

        青曜宫盟内的盟主傅玉城正在房中不知道盘算着什么,忽然感知到圣威降临青曜宫盟,吓了一跳,还不等感知,忽然沈羽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你你!圣人?”傅玉城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看到沈羽后,目瞪口呆。

        沈羽轻轻点头,道:“还不错吧。”

        傅玉城神情呆滞,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闲话少说,多了我这么一位圣人,可否将青曜宫盟肃清?”沈羽问道。

        傅玉城当即低沉的说道:“可以横扫!”

        “那便好。”

        沈羽道:“走吧,去宰了三位副盟主,除掉所有人,若有人不服,全部格杀勿论!”

        换做以前,自然是需要计划,徐徐图之。

        现在成了圣人,那么一切都反而可以变的简单起来。

        很快,傅玉城便以盟主身份,号令青曜宫盟所有长老出现,包括那些隐世不出的长老。

        当三位副盟主看到沈羽带着牧云曦衣婉君出现的时候,全都是懵的。

        傅玉城低沉的说道:“青曜宫盟内,三大家族以三位副盟主为首,自称为守旧派,时常以下作乱,妄图分裂我青曜宫盟,实乃该死!而今我以盟主身份下令,将三位副盟主斩草除根!以儆效尤!”

        “可有人反对?”

        “我……”

        噗!!

        三位副盟主要说话,沈羽一个响指,圣威扩散,直接将三位斩杀!

        当场化作齑粉!

        沈羽抖了抖衣袖,看向全场众长老,笑道:“我沈羽,自今日起,为青曜宫盟副盟主,全权代为管理,那么,可有人反对?”

        “叩见副盟主!!”

        所有长老清一色的叩拜。

        事实胜于雄辩。

        圣人之威,岂能造假。

        面对这等实力,只能选择臣服!

        嗡!

        殿宇中央,猛然浮现一位白发老者,眼神冰冷而深邃的看向沈羽,道:“你这小辈,突然出现,顶替副盟主位置,好大的胆子!”

        傅玉城对沈羽说道:“此为青曜宫盟的守护圣人,三大家族中贾家……”

        “我本为青曜宫盟弟子,如今十日成圣,登临副盟主之位,有何不可?”

        沈羽根本不等他说完话,淡淡的说道;“你不服?”

        “哼,我……”

        砰!

        不等他说完话,沈羽一个响指,三千大道凌空化作一道法则秩序之剑,直接漂浮在他头顶之上。

        “三千……”

        圣人面色大变,当即吞了口唾沫,忌惮的看向沈羽,道:“我,我……”

        “念前辈一心守护青曜宫盟,我自然不会为难,日后我们也是朋友呢,你说呢?”沈羽拱手说道。

        圣人当即低沉的说道:“沈兄所言在理!”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插手!”

        “告辞!”

        他本就是青曜宫盟守护的圣人,根本不会管辖任何人,更不会随意插手。

        平日里一直都在苦修罢了。

        哪怕是三大家族的人,但是早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对他而言,只有青曜宫盟是重要的。

        现在青曜宫盟能够安然无恙,那还担心什么?

        目送圣人离去后,沈羽和傅玉城相视一笑。

        “剩余的事情就交给你慢慢处理了。”沈羽说道。

        “简单。”

        傅玉城大笑。

        三大家族的族长以死,圣人也决定不插手,那么肃清青曜宫盟内部的其他人员岂不是太简单了?

        “我听闻太阿魔渊的血河摩诃族即将出世,我去去就回,帮我照顾好我两位娘子。”

        沈羽纵身一闪,便直接来到了太阿魔渊上空。

        太阿魔渊乃是横亘大陆无数岁月的禁忌之地,也是阻拦五域和九界的天堑之地。

        看上去漆黑如墨,如同一条黑色大道。

        实际上其内辽阔无垠,深不见底,自成世界。

        沈羽抵达后便感知到暴动的魔族气息,冷哼一声,三千法则圣威浩荡翻滚,直接化作光之天河倾泻而下,冲击整个太阿魔渊。

        数万万年不曾见光的太阿魔渊,如今极光绽放,亮如白昼,无数魔渊族的族人,被圣光抹杀,惨死当场。

        法则秩序天河倾泻而下,直接穿过前两层,抵达第三层。

        第三层到处都是邪魔血花,只是感受到沈羽的圣威后,全都萎靡不敢乱动。

        在第三层深处地下就是十八层魔狱。

        此时,血雾翻腾间,血河摩诃族似乎要重现人间。

        在第三层,沈羽感知到了血穹歌,念头一动,一股法则之光化作一只大手,直接将懵逼的血穹歌抓起,直接送到面前。

        血穹歌惊魂未定,看到面前的沈羽,直接瞪圆了眼睛。

        “你你你……”

        血穹歌懵了。

        被沈羽这圣威实力吓死了!

        “你可曾料到,我会十日成圣!”

        沈羽冷哼一声,也不跟他多废话,一掌拍在天灵感。

        “去死吧,这是你必然的归宿!”

        轰!!!

        圣辉震荡,血穹歌当场惨死,化作齑粉消散。

        不过,半空中,却有诸多光辉闪烁,这些都是极其罕见的强大圣器,并没有被沈羽随手摧毁。

        其中最为耀眼的自然就是苍弥擎天塔。

        沈羽手握苍弥擎天塔,满眼感慨,牧家因它而亡,血穹歌又因它而死。

        宝物再强,若不能守护,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摇摇头,沈羽抬手将其炼化为己用。

        其他圣器也纷纷手下,感知太阿魔渊的第三层,血河摩诃族内,传来凄厉的怒吼声。

        沈羽冷笑一声,道:“血冥海,我想你听得见我的声音,不用装死。”

        “你想重见天日的心我已知晓,只可惜啊,你遇到了我沈羽,那么你的计划就再拖延几千年吧。”

        掐指凝印,圣法衍圣阵,圣阵从天降,轰隆一声,镇刻在第三层!

        有了自己的圣法之阵加持下,血河摩诃族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招摇撞骗!

        “啊啊啊!!”

        第三层内,传来血冥海凄厉悲愤的嘶吼。

        它不甘心。

        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年,如今终于要重见天日,可是却又被沈羽尘封地下。

        它何等心情,恐怕只有它自己最清楚了。

        沈羽冷哼一声,若非杀了它实在麻烦,沈羽一定全部肃清,以绝后患!

        看向青曜域这苍茫大地,沈羽满眼都是温和。

        “如今,终于将所有事情都解决,再无遗憾。”

        沈羽抬头看向太阿魔渊尽头,那里有一片接连天穹的山壁。

        此为太域天山。

        太域天山外,便是九界。

        九界才是沈羽所向往之地。

        有无数圣人潜修,更有无上大帝。

        那里,才是他追求之地。

        青曜域的事情解决,五域便没有了逗留的意义。

        自可前往九界,寻找成帝登仙之路!

        亦可屠灾厄七帝,报前世之仇!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多逗留些时日,让我娘子为我生上两个白胖儿子才行。还要让她和娘亲,都登临大贤,我也可放心离去。”

        沈羽仰天哈哈大笑,纵身一闪,返回青曜宫盟。

        未来还很长远,他眼下不过刚刚开始。

        成仙之路举步维艰,他雄心壮志。

        功夫不负有心人,心之所往,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