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十分愧疚

第150章 十分愧疚

        噗!

        第十鞭子抽下去,衣婉君的整张脸直接溃烂,让她惨叫都发不出来。

        不过灰光缭绕,她再度恢复。

        为首的一名妖人端起地上的石碗,扣住衣婉君的嘴,直接咕嘟咕嘟强行灌了进去!

        她痛的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此刻又被蛮横灌进去妖魂血液,整个人神情狰狞而痛苦。

        等全部灌进去,衣婉君周身散发着滔天的恐怖血气,层层紫雾蒸腾,血气在紫雾中化作各式各样的妖魂,发出阵阵嘶吼,咆哮,似乎要将衣婉君撕碎!

        “啊啊啊!!”

        衣婉君在折磨中不断惨叫,看向妖人,挣扎的伸出手,道:“把,把药给我!”

        妖人站起身,后退两步,冷哼一声,道:“药?今日就不给了!作为你杀人的代价!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说完,它直接扛着死去的妖人尸体,抓起雷鞭,和其他人一起离开。

        等他们离去后,沈羽连忙想要凑过来询问情况,他有办法解决,但是衣婉君神情狰狞的怒道:“滚!离我远点!这力量会伤了你!!”

        “实在抱歉!”

        沈羽深吸口气,感觉分外愧疚。

        若不是自己,恐怕她不会遭受这样的折磨。

        她这样做,自己承受了折磨,却救了沈羽。

        只要每次妖仆来喂药时,沈羽都被空间之力隐藏,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沈羽传送到万妖国,万魂上尊也一定会通知十大妖君四处调查。

        现在它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沈羽会出现在这里。

        他帮了自己,岂能看着她受苦。

        沈羽深吸口气,说道:“我精通丹法,知道一种术法可以改善你……”

        “没有解药,任何办法都没有用!”

        “不用管我,十个时辰后,我的体质自会全部吸收!”

        衣婉君痛苦的狰狞,身躯内不断有血色鼓包浮现,似乎一个个妖兽发出震怒嘶吼,要将她的身躯撕碎!

        “有方法!我曾研究过移花接木体,你这种情况,我曾经也遇到过。”

        沈羽当即说道:“立刻控制你原本的六种上古遗种血脉,行走天通穴,北盎脉,险命穴,可压制吸收!至少比你受折磨要好!你试试看!”

        衣婉君眼神中有一抹诧异的神情闪过。

        移花接木体的体内构造与常人不同,穴位名称也都大不相同。

        沈羽竟然知道?

        短暂犹豫后,衣婉君按照沈羽所说的运转。

        虽然加剧了体内痛苦,但是真的有压制效果,她感觉左手臂不再那么痛了,血脉之力正在飞速吸收!

        “是不是有效果?”

        沈羽连忙说道:“继续!走洞天穴,绕过北盎阴脉,走器路……”

        沈羽当即快速告诉她方法。

        沈羽曾研究过移花接木体,更是和那位成圣的虚天圣女聊过,给她提供了意见和方法。

        这种方法可以完美控制自己身体。

        唯一的弊端就是血脉快速扩张吸收,力量增强,会导致体内阴气过重,欲望增强。

        但是,她已经达到圣境,以圣法克制即可。

        实在是克制不住,寻找一种阳性极强的丹药也可以压制。

        还是没有,找个男人或者傀儡大合欢。

        只需要发泄出去即可。

        因为这件事,虚天圣女可是分外感谢他。

        对于圣女都有用,不可能对衣婉君没用。

        果不其然,当衣婉君按照沈羽的方法逐步尝试,暴躁的力量缓慢被吸收,她也终于不在痛苦。

        她的肌肤浮现一层诡异的灰金色,仿佛她的体魄强度,再度得到升华变迁。

        “竟然压制了?”

        衣婉君抬起头,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几百年来,每次被喝下妖魂血液,若没有解药辅佐,都需要承受十个时辰的折磨痛苦。

        那种感觉如临地狱,死的心都有!

        没想到现在短短一刻钟时间压制了!

        他似乎,真的很不一般!

        “自然能压制,这个方法得到过圣人验证。”

        沈羽说道;“只不过,唯一遗憾的是,它有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衣婉君话还没说话,忽然她脸色骤变,发现体内升起一股邪火。

        这股邪火很诡异,根本无法靠着血脉与修为的力量压制。

        邪火快速流转全身,让她双腿都有些发软发麻。

        “这种感觉……”

        衣婉君脸色粉嫩欲滴,她不是小姑娘,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她也总算明白后遗症是什么了。

        沈羽缓步走过来,衣婉君下意识的抬头看,顿时间,她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欲望。

        占有他!

        这股念头极其可怕,几乎要吞噬衣婉君。

        沈羽立刻挡住她的眼睛,低沉的说道:“闭上眼睛不要看我。”

        衣婉君咬破舌尖,才短暂的清醒,强行压制内心的这股欲望,闭上眼眸说道:“这,这怎么办。”

        “我也没办法,想要压制这种突然暴增的妖魂血液,就需要付出一定代价。若是有足够强盛的阳气调和就会没事,只是暂时没有。”

        沈羽指掌间运转起磅礴的不灭凰炎,一掌拍在衣婉君肩膀,化作雄浑精火流转体内。

        “不要抵抗我,看一看能否有作用。”

        沈羽深吸口气,控制精火走遍衣婉君体内。

        试图用不灭凰炎的雄浑精火中和。

        只可惜效果甚微。

        沈羽又调动自身阳刚气血,疯狂冲进衣婉君体内。

        这次稍有作用,暂时压制住。

        只可惜衣婉君肉身太强大,经过浴火滋生沸腾,所需要的气血也越来越多。

        沈羽几乎调令了全身气血,依然不起作用。

        沈羽又控制磅礴的魂力,妄图刺激衣婉君的魂体,令其灵魂加强,反扼制。

        奈何收效甚微。

        “真是要命!”沈羽眉头微皱。

        面对这种邪火欲望,他一时间也没有办法。

        若是给他时间炼制特殊丹药,或许还来得及。

        不过,沈羽没有停止,继续输送自身气血,一时间沈羽都有些摇摇欲坠。

        这种灌输气血的方式,十分消耗身体,稍有不慎就会留下暗伤。

        但帮人帮到底,沈羽没有停歇。

        可是,砰的一声,衣婉君微微一震,阻止沈羽继续给自己输送。

        沈羽气血亏损,身体被她一震,微微摇晃的半跪在地,苦笑道:“很抱歉,我尽力了。”

        除非他自杀,让衣婉君吞噬了自己,否则根本压制不住。

        衣婉君睁开眼眸,满眼温柔的看向沈羽,眼眶中有泪水在氤氲。

        “算了,你继续下去,会死的。”

        衣婉君说道:“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沈羽一愣,摇摇头,道:“因为我你才被迫受伤,若没有我的突然出现,你也不会挨十鞭子。我还以为救了你,没想到却害了你。”

        “我很愧疚,这只能算是微弱弥补吧,可惜还没帮上忙。”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不将这股邪火发泄出去,会死人的!你等等我,我身上有丹炉,暂时炼制一些丹药,应该能缓解。”

        说着,沈羽就要起身,却被衣婉君按住。

        看向沈羽的眼神中,充斥着一丝愧疚。

        “很抱歉,其实我骗了你。”

        衣婉君说道:“我有方法直接送你出去,安然无恙的离开。”

        沈羽一愣,卧槽?老子被骗了?

        “而且,我完全不必受这十鞭痛苦。只要我喝下药物,它们就不敢打我,服药后的状态我的身体无法自愈,它们可以折磨我,但绝对不敢杀我,否则妖君会要了它们的狗命。”

        “药效的折磨,我也有方法压制,只是没想到你会提供更合适的方法,还让我从中受益。”

        “我故意承受十鞭痛苦,故意让妖人不来找麻烦,故意在你面前表演,都只是因为我不想你走,想要让你带着一丝愧疚的留下陪我。我太久没有见到活人了,太久太久没有说过话了,老天恩赐,让你随机传送过来,我不想放走你。”

        “只是没想到,你会如此真诚,宁愿自损身躯也要帮我,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最愧疚的是我。”

        衣婉君眼神中充满了愧疚,随手一挥,一缕衣袍被撕裂,轻轻遮住沈羽的双眼。

        “作为回报,我将自己送给你,也正好算是帮我。”

        “请,不要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