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开局签到亚人血统在线阅读 - 16.捏碎也不给你

16.捏碎也不给你

        吴德发现周围人都在一副“自己人”的表情看着他。

        “我......”吴德惊了,这世道怎么了,如此庸俗,他是那种人吗?

        “大人,就喝酒看舞,不浪费时间。”工具人们纷纷说道。

        “也对。”吴德点头,这才一副我是被胁迫的样子随大流。

        卖饭老爷爷的孙女早回家了。

        夜幕降临,一座空旷广场上,大量被宴请的客人坐在外面摆放桌子边。

        一座三层木楼,花街方面贴心的将二层外围木板拆了一部分,做成现成舞台。

        吴德也不知为啥,没给钱没表现自己,竟被请到了最前排。

        工具人赞叹黛绮丝真有钱时,他打哈气准备补觉。

        当花街小姐登台舞蹈,他睡着了。

        当艺伎登台献艺抚琴一展歌喉时,他刚睡醒发懵。

        同一桌。

        一位被派来进行试探的小姐,作为客人们的小美人。

        她的魅力首次摔了一跤,还一个劲平地摔。

        “不喝酒嘛,先生?”小姐柔声道。

        吴德端酒杯闻闻:“不喜欢。”

        想念香克斯的美酒。

        “那吃点菜?”小姐苦笑。

        “你给我夹菜。”吴德调笑。

        小姐用筷子夹起几片肉,递过来,露出职业性微笑。

        “太腻。”吴德推走。

        小姐夹片菜叶。

        “清淡。”

        “?”

        小姐夹颗花生,他不吃。

        夹了十几道菜,一个锲而不舍,一个就是逗你玩。

        “你想让我吃?”

        “嗯,张嘴~”

        吴德若有所思看了眼菜和酒,脸色轻佻:“我不吃,哎......气死你~”

        “你......哼!”小姐气鼓鼓摔下筷子,起身就走。

        “大人,不必这样吧。”甲不解看吴德。

        “酒喝的开心?”

        “开心。”

        “菜不错吧?”

        “啊,怎么了?”

        吴德忍笑点头,轻声道:“自求多福吧。”

        这座岛给他一种强烈违和感。

        众所周知,草帽团经常在放松时,被各岛民风淳朴的“居民”暗算翻车。

        任何时候,都不得放松警惕,这是航海该有的生存态度。

        他看似开始观看美女表演。

        实则是在观察周围情况。

        嗯,这个潜在敌人真白。

        那个潜在敌人腿真长。

        花魁纷纷登场,站在一起为众人献舞。

        三楼,窗户大开。

        女老板在窗边始一出现,便压盖四位花魁所有魅力。

        她微微撇头,向下方高傲冷笑。

        “哈~”吴德伸懒腰打哈气。

        花魁跳完舞,开始命令小姑娘散发签子。

        “抽到签上刻有红心、梅花、唇印、簪子印记的客人,将会得到与相应花魁相见的机会。”老.鸨站在二楼台上讲。

        女孩走到吴德面前递木筒,微笑:“要不我帮你抽?帅气的哥哥。”

        “随便。”吴德直甩直男王牌话术。

        “好的呢~”女孩抽一根签子,递给吴德。

        “我......”吴德接过签子,看上面簪子印记。

        他难道欧皇签证办下来了?

        “客人运气真是好的出奇。”女孩拿木筒递给甲。

        吴德怀疑人生看签子,又看看二楼向他微笑的美女。

        是那天搞欢迎仪式的旗袍美女。

        呵呵,花魁迎接,老板迎接,花魁抽签见客......

        我信你个鬼!离大谱。

        “要扔了?”吴德嘴上说扔,眼睛打量其他人,看有没有人买。

        吴德随手就扔,气的花魁想骂人,看得海贼想掀桌子。

        “兄弟你卖我怎么样?五百万贝利!”一个海贼激动道。

        “平时花钱见花魁都不止这点钱。”吴德鄙视这家伙。

        他改动作,不扔了,二楼花魁松口气。

        如果签子扔了,她感觉像是被流氓嫌弃一样,侮辱了自己的美貌与才艺。

        吴德稍微用劲捏捏签子,签子留下道手印:“捏碎算了。”

        “你是我大哥,别毁啊!”混在酒桌中的海军连忙阻拦,看向吴德,“我给你800万贝利,签子给我!”

        “低了。”吴德看着对方,心中鄙夷。

        “1000万贝利!”海军连忙加价。

        “差点劲。”吴德摆手。

        “1500万贝利怎么样,不够我还可以再加!”海军笑道。

        “抱歉我不卖,一个女子的情感,无价。”吴德一把将签子捏碎,话半真半假,主要被这贪钱海军恶心到了。

        “你......”那海军无言以对,他其实是想娶一个花魁的。

        (花魁是可以嫁人的)

        他无力的坐回去。

        有个看不见的家伙按住他的肩膀,这位海军冷汗直流,四处不断打量寻找敌人。

        “感情不能唐突,所以我放弃,抱歉了。”吴德情商突然蹭蹭上窜,对着二楼花魁歉意道。

        “呼~”花魁松口气,还好没被羞辱,向他投之微笑。

        三楼,窗户小缝悄无声息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