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七章崇祯的暴怒

第四百八十七章崇祯的暴怒

        崇祯十二年一月二十日。

        卢象升经过三天的追击,终于在河北巨鹿附近追上了建奴的驱赶百姓北归的大部队,并且在第一时间发起了战斗。

        卢象升与阵前亲自带队冲锋,阵斩杀建奴八人,身受刀伤两处。

        天雄军斩杀建奴八百人,自己阵亡一千人,夺回百姓八千人,后建奴多尔衮派东路大军副将杜度率军一万为阻击军,自己带领大军驱赶百姓继续前行。

        对此,多尔衮的亲弟弟多铎很是不服气,因为第一战卢象升率军偷袭而死的八百建奴是他多铎的镶白旗兵马,他本来想要杀回去,为旗丁报仇雪恨,可是多尔衮却却不想跟卢象升死磕,现在继续在中原跟卢象升死磕已经没有战略意义了。

        士兵都升起了归乡之心,这时候恋战不是什么好事,而多铎好勇少谋,不能担任断后的重任,因此就派杜度为后军断后。

        自己则是率领大军继续北归。

        卢象升与杜度大军经过简单的交手,就互相僵持上了,双方进行了几次试探,也都开始偃旗息鼓,不在进行大规模的冲突。

        杜度是不想与卢象升战斗的,原因也很简单,跟卢象升拼命没有意义,他的目的就是在这里阻挡住卢象升大军十天,过了十天,他们这些骑兵就可以追上大部队,跟大部队一切撤出中原,回归草原。

        因此杜度采取的是防御状态,不主动招惹卢象升。

        而卢象升则是因为在这里他又接到了一份圣旨。

        原来是传旨太监回去,把卢象升准备一意孤行的想法跟崇祯说了,崇祯听后都气炸了,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肱股之臣这是准备反水啊,竟然不听话了,这还了得。

        至于卢象升所说的大明百姓没有一个多余的,建奴想要奴役汉人,他卢象升不答应之类的,崇祯虽然听了这感觉热血沸腾,但是他不是一个愣头青。

        他崇祯是一个政客,他要从长远来看这个国家,而不能因为一时热血上头就做出不明智的决定,他要是因为一时冲动而断送了老朱家二百六十多年的江山,他崇祯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他要的是江山,不是什么黎民百姓。

        只要这天下还姓朱,他崇祯不惜百姓的生命,哪怕汉人死光,他也在所不惜。

        崇祯对卢象升很不满,而朝中的大臣立刻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立刻反应过来,开始在朝会之时,公开弹劾卢象升,其中以周延儒与杨嗣昌在朝中的党羽最为嚣张。

        直骂卢象升是无君无父之人,沽名钓誉之辈,为了他的名声不惜那国家的未来做赌注,用陛下的天雄军为筹码,为的就是博他卢象升千古流芳的名声,此等作为简直是可耻,众大臣恨不能生啖其肉。

        崇祯心中本来就有火,被众大臣这一拱火,整个人顿时就炸了,咬牙切齿恨不能把卢象升千刀万剐了,崇祯现在的愤怒溢于言表。

        ….

        而就在崇祯气的想让锦衣卫直接派兵去把卢象升抓起来,关进锦衣卫大牢,等候处置的时候,洪承畴在朝中的喉舌开始说话了。

        洪承畴现在主管辽东兵马,权势很大,本就在朝中话语权极重,就连崇祯都不敢轻视,而且现在对付的还是卢象升,洪承畴,卢象升,这都是朝中不多能打的将领。

        他们手中的兵马甚至能决定大明未来的走向,因此洪承畴的喉舌说话众人还是要听一听的。

        而喉舌也不愧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了,他首先给这件事定性了,是卢象升是一时冲动犯了错,这一下子就把事情性质改变了。

        周延儒等人的意思是卢象升图谋不轨,故意抗旨不遵的,此事蓄谋已久。

        可是喉舌给定性为冲动型犯错。

        错,卢象升肯定是犯了,这是给崇祯看的,毕竟这件事你不能说是崇祯错了吧。

        首先把责任拦下来,紧跟着再给定性为卢象升冲动犯的错。

        也把卢象升的责任摘清很多,紧跟着又说了一些卢象升的功绩,如何力挽狂澜,救大明于水火,又如何对陛下忠心。

        反正经过喉舌一顿操作,连消带打,最后的结果是,崇祯决定重新给卢象升一个机会。

        只要卢象升现在立刻带兵撤出河北巨鹿,不要在追击***了,这件事崇祯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口头批评,把原来准备的封赏扣下不封赏了。

        回头你继续当你的督军,继续当你的大官,为大明效力。

        这个结果朝中的大臣很不满,不过崇祯也从最初的冲动醒转过来,当情绪平复,崇祯觉得卢象升这个人用的很顺手,除了有时候犯浑,其他时候还是很好用的,如此便再给卢象升一个机会。

        于是乎传旨太监二次手持圣旨来到了河北巨鹿,找到了卢象升。

        「卢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传旨太监看到身中两刀,但是依旧在看地图的卢象升,心中不由感慨,上前打了个招呼。

        卢象升见传旨太监来了,很客气的拱了拱手:「有劳公公又跑一趟。」

        传旨太监闻言笑了笑道:「大人客气。」

        说完脸上表情一严肃道:「有圣旨。」

        卢象升很恭敬的进行跪拜,他卢象升是大明的忠臣,这一点誓死不变,因此只要有圣旨,他就很尊敬,毕竟圣旨代表皇上,他虽然擅自出兵,可并不是造反。

        传旨太监这时拿出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卢象升尔想造反乎?」

        圣旨第一句就是很严厉的问责之话,看的出来崇祯非常生气。

        「汝擅自出兵追击建奴,可有朕的同意,无朕旨意擅动国之刀兵,朕来问你,天雄军是你卢象升之私兵否?」

        「建奴裹挟十万百姓北上,朕心亦有悲愤,朕为大义且能忍耐,尔有何不能,这天下乃是朱氏天下,乃是朕的天下,朕尚且可以忍耐黎民百姓被夺之恨,尔却不能,难不成你认为这百姓是你家的不成。」

        ….

        崇祯这几乎话,几乎字字诛心,卢象升听了脸色铁青,什么叫这黎民百姓是朱家的,这百姓是天下的,是汉人的,怎么回事皇室一家的,皇室以为百姓是什么,是猪狗,是他们私有之物吗?

        想到这里卢象升心中很痛,脑海里不由想起了当初在蓝田跟李朝生坐而论道的一些事情,当时他们就讨论了蓝田与大明的区别。

        李朝生说蓝田与大明的本质区别是,蓝田是老百姓的蓝田,而大明是老朱家的大明。

        朱元章逆历史潮流,重启分封的时候,就代表在朱元章的眼中,这天下就是他老朱家的,也就是所谓的家天下。

        百姓就是老朱家样的牛羊,官员就是老朱家的长工,因此到现在建奴扣关,侵害大明的利益,而官员大多是无动于衷的,因为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天下是老朱家的,他们就是打工的,老朱家完蛋了,换个皇帝就行了。

        至于百姓更觉得这个国家跟自己没关系,他们只关心自己眼里那一亩三分地,这就是大明。

        而蓝田,这里是老百姓的,我们这些当官的其实就是给老百姓服务的,他们的意见可以左右一地之政治,他们的想法可以决定他们过什么样的日子。

        因此蓝田每扩张一块土地,或者被谁侵占一块土地他们都会感到高兴与揪心,因为这跟他们的切身利益很可能都是相关联的。

        而我李朝生也从来没觉得自己可以凌驾于百姓之上,我的权利是他们赋

        予的,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维护他们的权益。

        所以蓝田所有关乎百姓的事情,都不是小事情,哪怕是我治下百姓被隔壁大明州府的官员欺负了,我也会点起人马过去把这个官员抓起来,问问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我蓝田百姓一个也不能挨欺负。

        相反你看大明,边关都是什么熊样了,可是皇帝有心无力,大臣事不关己,百姓,只要***不打到我们家,我们就当不存在***这个物种。

        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大明以皇室为主,一切都是为了老朱家服务的,而蓝田以百姓为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百姓服务的。

        这就是本质上的区别,当时卢象升不是很理解,可是刚才听到了圣旨中的崇祯口口声声称百姓是他的,他为了大义可以舍弃百姓,在一对比蓝田,卢象升就感觉自己心中好堵。

        他突然发现大明未来输给蓝田可能不是文臣武将,不是国力差距,而是意识形态,是最根本的国策。

        也许蓝田才是真正勐子说的那般,百姓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卢象升想到这里沉默了,而传旨太监继续道:「不过念尔是一时冲动,朕也知你心,故给尔一次机会,接旨之后,立刻率军退出战场,不得追击,退守山东,交出兵权,由杨嗣昌暂时接管,等候朝廷旨意,以观后效,钦此。」

        ….

        「卢大人接旨吧。」

        传旨太监看着卢象升说道,卢象升听了这话看看传旨太监道:「臣接旨,谢主隆恩。」

        「行了,卢大人快快起来吧,身上还有伤呢。」

        传旨太监说着要去搀扶卢象升,卢象升伸了伸手拦住传旨太监道:「无碍。」

        传旨太监闻言笑了笑道:「卢大人,你这次是真的鲁莽了,皇爷很生气,听了您这事,他砸了三个瓶子,都是宋的,糟蹋了。」

        卢象升没说什么,传旨太监继续道:「不过大人您也不用过于担心,这事没您想象那么遭,皇爷虽然很生气,但是对您还是信任的,您这次回山东之后,把兵权暂时交了,估计会被安排个闲职,但是大人,以您的能力,估计很快就会再次被重用的。」

        传旨太监对着卢象升一阵说,卢象升听了这话表情很澹定,紧跟着又把甚至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紧跟着来到了刚才看的地图旁,眼睛盯着地图。

        传旨太监看着卢象升这个表现愣住了,瞪着眼睛对卢象升道:「卢大人,您这?」

        卢象升回过神来:「哦,这两军交战,没啥好招待公公的,公公可以回了。」

        「不是卢大人,您何时退兵啊?」

        「哦,等我把十万百姓救回来,我就退兵。」

        「啊,大人,您可不能胡来啊,这可是陛下给您的最后机会,您不能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啊。」

        公公焦急的对卢象升说道,卢象升听了这话看了看传旨太监笑道:「公公,卢某向来不喜欢半途而废,我既然都追出来的,就不可能再退回去了。」

        「啊,卢大人,您可别犯傻啊,现在陛下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您要是把握不住,就算您打了胜仗,把百姓都夺回来,到时候逆了圣意,到时候,功劳没有,小命还可能不保啊,大人莫要犯湖涂啊。」

        公公真急了,这个人咋就说不通呢?

        自己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他就铁了心的要一条道走到黑吗?

        公公看着卢象升万分不解道:「卢大人,您这是为了什么啊啊!」

        「当官发财,行,您高尚,不为了这个,可是你们读书人的理想不是学好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吗?现在***就在前面向您招手,您何必为了一群贱……百姓触怒皇上呢,您,您可急死我了。」

        「为了什么?」

        卢象升听了公公的问话,沉默了片刻抬头看了看天空道:「心。」

        「什么?」

        公公傻傻的看着卢象升,卢象升笑了笑道:「公公,还得麻烦你一次,把这封书信交给陛下吧。」

        卢象升这时坐在椅子上,拿出笔墨写道:人生在世,自问无愧于心,陛下胸怀四海,微臣眼中却只有眼前之利,故,恕臣不敬之罪,臣心意已决,当与建奴不死不休,大明百姓是陛下之百姓,更是天下之百姓,臣不能无视之,若要治罪,臣若与建奴战而未死,再请陛下杀臣以泄愤。

        臣,卢象升,敬书。

        卢象升写完了之后,也不用火漆封口,直接递给公公道:「幸苦公公,再跑一趟。」

        「卢大人,你这,何必呢,唉~」

        说完公公不在多说,转身离开,而等公公离开之后,卢象升召集众将官,不能等了,再等不知道还有何变故,诸君随我杀!

        桃符

        wap.

        /76/76064/31546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