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绑架了时间线在线阅读 - 第443章 生命传承载体(8200字章节)

第443章 生命传承载体(8200字章节)

        听着封棋轻声讲述自己的经历,慕暚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满不在乎,逐渐变得认真,期间时不时点头肯定。

        时间点滴流逝。

        北境的极夜环境下,分不清白天与黑夜,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讲述中,封棋也跟随记忆画面陷入回忆,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当他讲述完毕,一滴眼泪顺势从眼角滑落。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慕暚已经站在他的身边,嬉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棋仔,辛苦了。”

        伸手拨开慕暚的左手,已经从情绪海洋中脱身的封棋忍不住翻白眼。

        这条路他自己选的,并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与心疼。

        他在这时开口道:

        “慕暚,现在该我问了吧。”

        慕暚闻言,用力点头,来到餐桌对面坐下后,开始大口进食,随后说道:

        “问吧,知无不言。”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的猜测是对的,我和墨月小胖子的情况十分相似,他是墨月意识创造的分身,而我是太阳意识创造的分身,我们用这种方式行走于世界。”

        听了慕暚的回答,封棋陷入沉默。

        通过之前时间线收集到的情况,他与迷雾之主剖析出墨的身份来历后,就对慕暚的来历有了大致猜测方向,所以慕暚的回答并未令他感到意外。

        他随后继续询问道:

        “我始终不理解一件事,你为什么要打造通天路,将人类中最有潜力的战士送去那里,这么做固然能够创造出一条阻拦领域世界势力入侵的道路,但人类现如今的局势愈发恶劣,尤其是到了1500年后,通天路的存在对人类而言已经毫无意义可言,倒不如让那些战士退守人类世界……例如建立一座类似于星城的人类城市,有通天路上的强者镇守这座城市,这样人类才能拥有更多的成长空间,或许就能成长为不逊色于超级强族的一方势力。”

        面对询问,慕暚先是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脸上浮现陶醉神色,然后才解释道:

        “打造通天路更多是为了延缓被领域世界入侵的时间。”

        “大势降临面前,领域世界的种族势力想要继续活着,只有入侵人类世界这一条路可走,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会选择入侵人类世界,以人类世界的力量根本无法与领域世界抗衡,所以通天路只能暂缓入侵的速度,却不能完全阻挡入侵。”

        “所以通天路为何存在?最好的选择不该是紧缩人类阵地,让这些通天战士镇守阵地给人类争取发展时间吗?”封棋眉头微皱道。

        “你错了,如果没有通天路给人类争取时间,人类文明迎来的不是坚守阵地获得的稳定发展岁月,而是一条没有希望的未来,或许能坚持数百年,但未来终究会灭亡。”

        “此话怎讲。”封棋神色凝重道。

        “举例来形容,人类世界与领域世界就像是相邻的两堵墙壁,一面被染成红色一面被染成了金色,当属于红色的那面墙壁快要崩塌的时候,红色为了存活开始转移阵地,选择入侵金色面,红色每占领一块金色墙壁的区域,上面的金色就会化为红色,最终的结局就是金色彻底消失,世界变为红色,也就是领域世界彻底吞噬人类世界,替代人类世界。”

        “所以打造通天路,只是身为太阳意识分身的你,不想被领域世界吞噬?”

        听了慕暚的回答,封棋心底的一个疑惑被解开了。

        他通过银月族的情报曾得知,领域势力选择携带领域场降临人类世界存在着优势,却也是最为冒险的举动。

        银铃曾对林染说过,通天路上有着一群实力极为强悍的拦路者,他们似乎有感应领域场的能力,运气好银月族能够携带领域场通过,但运气不好就有灭族的危机。

        不想让族人冒险的银月族选择了降低风险,在银铃等先锋战士确定能够适应人类世界的环境后,毅然选择抛弃族地领域场,直接降临。

        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时,他感到十分疑惑。

        不理解为何携带领域场与直接降临,暴露风险的程度差距如此巨大。

        现在听了慕暚的解释,他心中的疑惑被解开了。

        这显然与慕暚有关,携带领域场降临就像是带上了一块能够染色的领土,进入人类世界后将吞噬人类世界的一片空间,伴随着领域场的扩张与蔓延,吞噬还会进持续下去,对身为人类世界意识慕暚的伤害极大。

        所以为了阻止这种可能的发生,慕暚打造通天路,率先针对那些携带领域场降临的领域势力。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慕暚嬉笑着询问道。

        “或许……你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封棋并未将话说死,因为看过慕暚的记忆,所以他知道慕暚对人类始终心存善念。

        “嗯,如果我的本体陨落,人类文明即使还存在,却也没有了发展空间,终究会迎来灭亡,根本不可能成长到足以与领域巅峰族群抗衡的实力。”

        “为何?”

        “人类是太阳法则下诞生的生命,他们与领域世界的规则最多只能是兼容,却无法真正融入……如果领域世界彻底吞噬人类世界,即使人类还占有世界的一席之地,现有的所有修炼体系都将被推翻大部分,所有努力将功亏一篑,他们只能另辟蹊径去寻找一种更兼容于领域世界的修炼法门,抛弃现有的修炼体系。”

        听到这番话,封棋心神剧震。

        他忽然想到了最初几条时间线,了解到的一则情报。

        当时他调查黎明军创造的黑暗时期时,有这么几个重要关键信息。

        第一个关键信息:沐晴组建起黎明军,并背叛人类,选择与人类为敌。

        第二个关键信息:沐晴带领黎明军展开屠城,造成生灵涂炭……

        第三个关键信息,沐晴开始大力推行符文改造计划,将这个猩红研究院也打算逐步放弃的项目重拾,往后黎明军内诞生了大量符文战士。

        ……

        结合慕暚刚才的解释,他忽然明白了沐晴为何会在未来大力推行符文改造计划。

        显然是沐晴通过慕暚了解了真相。

        觉得既然现有修炼体系的最终归宿是趋于无,想要人类去兼容领域世界的规则,只有猩红研究院的终极项目“符文改造计划”,将人类改造成接近领域生物的生命形态。

        而沐晴也是符文改造计划的实验体之一。

        现在想来,当时沐晴是在为人类寻找一条可行的新出路,而不是历史描述的那般,为了创造更多邪恶战士,这才推行符文改造计划。

        回过神来,他抬头望向满脸享受进食中的慕暚。

        如果慕暚的解释就是真相,人类的未来显然与慕暚的本体“太阳”息息相关。

        且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像是破晓游戏对抗模式中,敌我双方的主水晶基地。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通天路如此重要。

        通天路存在的意义是抵挡领域势力入侵的速度,同时给了人类发展喘息之机,这期间人类可以大力发展最适合自己的成长道路。

        那时候慕暚显然预料到了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

        为了应对出现的最坏情况,与沐晴发起了推动符文改造计划的进一步发展。

        想到这里,他望向慕暚继续询问道:

        “我明白通天路存在的意义了,但我不理解的是,你为何不留一些强者给人类,而是将他们一股脑的全部送去了通天路,导致后方严重失守。”

        听到这番话,正在干饭的慕暚忽然沉默了。

        沉吟许久,她嬉笑着解释道:

        “其实我曾经培养过许多人类强者,例如肯定存在于你们历史课本中的叶皇,正是他们带领人类反抗领域势力的入侵,缔造了现如今的五大城市……动荡时期结束后,人类处在高速发展阶段,一切都是欣欣向荣,面对领域势力的入侵压力得以减少,反倒是通天路那边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他们被我送去了通天路。”

        说到这里,慕暚忽然叹气: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将这些战士留在人类社会中,他们固然能够让人族短时间内得以安稳发展,但这个时间很短暂,如果没有通天路创造更多时间,这时候的努力就像是镜花水月,等这个世界被领域场覆盖,他们的付出将变成一场空,争取更多的时间,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个时间内创造出足以让人类匹敌领域生族群的力量体系。”

        “我也曾犹豫过该如何抉择,也找了叶皇等人进行商议……当时人类社会较为安稳,面对外部威胁固然有压力,但不至于达到文明灭亡的程度,相比之下通天路伴随入侵而来的领域势力增多愈发艰难,人类世界的空间正在被大量蚕食,如果再不增添力量,入侵的脚步还会进一步加快。”

        “于是我带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奇迹战士,他们在通天路上替人族负重前行,尽量争取发展时间。”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陷入沉思,随后询问道:

        “你应该很久没有回来人类社会了吧,否则也不可能任由五大城市被领域势力渗透。”

        “我已经离开人类世界很久了,期间不曾归来,所以让这些领域潜伏势力得逞。”说着,慕暚忍不住龇牙,似乎越想越气,她下意识气愤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慕暚的解释让封棋恍然。

        如果慕暚还在,肯定会发现些许端倪,不可能任由领域势力渗透进人类社会。

        也难怪她现在什么都不知情了。

        “你离开的这些年去了哪里?”

        “去了虚空世界。”

        “虚空?”

        这并不是封棋第一次知晓虚空的存在。

        他曾在一次未来梦境线中,通过一座虚幻的传送阵去往了幽影城主打造的幽影城,那座城市就悬浮于虚空之中。

        旁白对虚空的解释是,这是一处依附于领域世界与人类世界的特殊空间,里面的环境极为恶劣,根本不是普通血肉生物能够生存的地方。

        而幽影城之所以能够存在于虚空之中,也得亏了幽影城主耗费巨量资源打造的空间壁垒保护层。

        封棋心中好奇的是,慕暚消失的这些年究竟去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当即询问道:

        “慕暚,你为什么去虚空世界?”

        “虚空世界中有一座残破的悬浮岛屿,那里有上个纪元的生命遗留下来的许多东西,也是我了解世界真相的地方,结果就在那座岛屿被困住了,直到现在才得以解脱。”

        “上个纪元?”封棋愕然:

        “你指的是柱神所在的那个纪元?”

        慕暚将嘴里的食物咽下,随后郑重点头:

        “对,很有可能是柱神所在的纪元留下的历史遗物,我在那里了解到了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

        “你没接触过柱神吗?”

        “我怎么可能接触过,那是上个纪元,甚至数个纪元前的超级强者,我诞生于这个纪元,当然不曾接触过柱神。”

        听到这番话,封棋顿时有些懵了。

        他原本想要询问慕暚关于柱神的信息,却没想到慕暚竟然也不了解柱神。

        “那你可知道奇迹物品的来历?”

        奇迹物品的来历,是始终困扰他的疑惑之一。

        如果慕暚无法给他答案,他就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真相了。

        “我在那座遗迹岛屿上找到了一些残缺的信息片段,大致能够拼凑出一些答案,奇迹物品应该是柱神纪元的生命留给这个纪元的生命的遗物。”

        听到慕暚知晓这方面的信息,封棋顿时来了精神,当即询问道:

        “详细说说。”

        慕暚并未解释这个问题,干饭的同时鼓着腮帮子,说道:

        “其实我与你一样,也曾怀疑过这个世界究竟是游戏还是真实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许多设定与人类灾变前研发的许多网络游戏十分相似。”

        “其中最令我感到不解的是,领域世界与人类世界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但在网络游戏里我找到了答案……如果你玩过网络游戏,会发现领域世界与人类世界的设定与游戏十分相似。”

        沉吟半晌,慕暚继续道:

        “人类世界就像是玩家的主世界,领域世界就像是玩家的攻略世界,也可以称之为副本世界,所以那里的世界被分割成一个个不同的小世界,就像是游戏里不同难度的副本,每个副本又有不同的种族,攻略后能产出不同的资源。”

        听到这里,封棋忍不住皱眉。

        他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原因来自于奇迹物品的许多功能。

        此刻听慕暚这么说,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是游戏的概率更大了,领域世界真如慕暚所说,就像是游戏里的副本世界。

        “你的答案是什么?”

        “不知道,但墨月小胖子说他研究过这个世界的规则原理,觉得这个世界大概率是真的。”

        “你和墨月的关系很好吗?”封棋愕然。

        “曾经关系不错,我时常去领域世界吃大餐,他也时常来人类世界游玩……直到他有了雀占鸠巢,想要将我吞噬的想法。”

        “我发现墨的实力并不强,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将他杀死吧?”

        “我只能杀死他的意识分身,想要将他彻底杀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领域世界的所有领域场全部击溃,就像是你描述的1500年后,墨月将整个世界染成猩红色一样,他与我之间只有一种死法,那就是被覆盖。”

        听了慕暚的描述,封棋内心对于人类世界与领域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慕暚是太阳的意识分身,墨是墨月的意识分身。

        他们分别代表人类世界与领域世界。

        但相比之下,慕暚的作用显然比墨月更大一些。

        同是世界意识的分身,慕暚代表整个人类世界,但墨月无法完全代表领域世界,即使没了墨月,领域世界内还有不同的小世界,每个小世界内都有属于自己的意识与规则。

        但人类却不能没有慕暚。

        如果慕暚倒下了,属于人类世界的规则将会彻底紊乱。

        这也是慕暚说如果领域世界彻底占领人类世界,那么人类的成长上限将被压制,无法开辟最适合人族的成长方式的原因。

        也难怪历史中沐晴要将符文改造计划设定为黎明军的主要成长路线之一。

        这条道路固然不是首选,却必须要有。

        万一通天路防线崩溃,领域世界彻底占据人类世界,没有了太阳的人类将难寻出路。

        思念通达,他忍不住暗暗点头。

        此刻他心中还有诸多疑惑没有得到答案,他望向慕暚继续询问道:

        “慕暚,我曾在一条时间线与墨有过接触,他说人类是至强者的封印器皿,这句话怎么解读?”

        “哦,这是我与他曾经探索遗迹岛屿的时候,通过那里残留的部分信息拼凑出来的一种答案。”

        “详细说说,你提供的任何情报都会影响到我制定新的未来线。”

        慕暚点头:

        “我与墨曾在探索遗迹岛屿时了解过一段信息,这段信息具体存在了多久我也不清楚,那段残留的破损信息经过我们的解读,明白了大致意思。”

        “听墨说,这段信息应该是那些莫名死去的柱神留下,他们在寻找一种能够将他们的知识与力量传承给下一个纪元的办法,但他们似乎遇到了困局,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保留属于他们的痕迹。”

        “我没听明白。”封棋表情疑惑道。

        “举例来说,你想要将一段信息保留下来,传给你的孙子,你会选择什么办法?”

        “我记录信息的方法是笔记本。”封棋果断回答道。

        “你的方法没错,但用笔记本来记录内容,又能记录多少,柱神们的知识无比浩瀚,即使将全世界的纸张都加在一起,都不足以记录,更难的是即使能够用纸张记录,这些知识又能保存多久,别忘了,纸会被腐蚀。”

        “除了纸张,人类最先进的记录手段在时间面前都近乎无效,硬盘、数据库,乃至将文字刻在石块上,这些手段或许能将信息记录百年、千年、万年……可将时间拉长至一亿年,十亿年,百亿年,人类能够用于记录的手段都将灰飞烟灭,遥远的未来不会留下任何属于人类的痕迹,一切都将在时间的腐蚀下泯灭……即使强如柱神,也无法寻找到一种能够真正抗衡时间腐蚀的信息记录载体。”

        听到这番话,封棋心中疑惑:

        “我不理解,这与我们人类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我与墨的发现能够证明,人类最初应该是由柱神创造,且极有可能是柱神生命的延续,亦或是柱神的力量与知识的载体。”

        发现封棋的表情逐渐懵逼,慕暚继续解释道:

        “柱神在研究如何存储知识与力量的时候发现,只有一种东西能够真正抵御时间的腐蚀,那就是生命传承。”

        “用你能够理解的话来解释,1克的dna可存储455eb的信息量,所以人体dna可以存储的信息量非常之庞大,同时dna还能将存储的信息复制传承给下一代,让下一代继续保留信息,然后再传给下一代……这是一种生命传承接力,每次传承都是新生。”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顿时懵了:

        “dna即使能继承给下一代,但是会发生变化啊,多代传承后基因原本的信息应该会被打乱吧,依靠生命传承存储的信息不就错乱了?”

        “基因的重组与改变并不代表信息会丢失,这就像是那些定时变更密码的电子锁,表层的密码变了不代表内部存储的东西会变,即使真的变了,也能通过逆推变化过程来还原最初的信息,有的是办法。”

        “你可以这么理解,柱神们因为某种原因即将陨落,但他们希望将力量与知识传递给未来的新纪元,于是创造了能够承载知识与力量的人类,为了保证这些信息不会丢失,他们设置了许多复杂的保护机制,例如人类对繁衍的本能渴望,就可能是设定之一。”

        “伴随着繁衍进程,知识与力量的载体不断分散,导致部分人类附带奇迹,而部分人类则没有附带奇迹物品。”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逐渐理解了为何墨会称呼人类为封印器皿了。

        “还有其他信息吗?”

        “有,墨曾猜测说,人类或许是柱神另一种形式的生命延续,柱神们知道自己逃不过大势的碾压,于是将自己的信息存储于你们人类称之为核糖核酸的物质里,将其传递给了下一个纪元,并最终进化成现如今的人类模样,试图以此躲过最终危机。”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在这时开口道:

        “所以你寻找的奇迹,其实就是人类本身对吗?”

        “没错,我与墨一起研究出了一种能够激活隐藏人体内神秘力量的方法,但这种方式并非对所有人类有效,只有那些显露部分能力特征的潜力者才有办法通过我的方式激活体内的神秘力量。”

        慕暚的解释,解开了始终萦绕在他心头的一个疑惑。

        原来天枢、叶皇、蔚薇……他们本身就是处于潜力半激活状态,慕暚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慕暚始终在寻找奇迹,而不是去创造奇迹战士。

        想到这里,新的疑惑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那些奇迹物品又是什么?难道是从人体剥离出来的特殊力量具现化?”

        面对询问,慕暚点头又摇头:

        “不清楚,我诞生的时候人类与奇迹物品就已经存在了,根据我在遗迹岛屿上查到的信息,有许多柱神的力量并未被保留,或许正是这部分没有获得传承资格的柱神将自己的力量具现化,变成了奇迹物品,也就导致绝大部分奇迹物品在时间的腐蚀下出现了破碎、分裂等状况,只要时间足够久,这部分奇迹物品也终将化为虚无,成为世界构造的一部分。”

        慕暚的解释让封棋陷入了沉思。

        可以看出慕暚了解到的许多信息,也只是基于有限线索给出的猜测。

        但具体真相是什么,即使慕暚也无法给出肯定的保证。

        毕竟慕暚诞生于这个纪元,但柱神却是上个纪元的生命。

        慕暚诞生的那一刻起,奇迹物品就已经存在了,她与墨同样是世界真相的探寻者。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迷雾之主。

        迷雾之主体内也存着一个奇迹物品,这件奇迹物品就是通过血脉的方式传承至今。

        就连迷雾之主自己都不曾知晓自己的血脉中潜藏着一件神器。

        但令他疑惑的是,为什么迷雾之主的老祖宗能够通过舔舐柱神留下的血液获取那部分信息。

        想到这里,他当即对慕暚说出了心中疑惑。

        面对询问,慕暚面露思索,随后道:

        “其实外部的大部分奇迹物品都是破损状态,极少数没有破损的可能是扛过了时间的腐蚀……毕竟当初柱神肯定也没料到新纪元诞生会在什么时候,肯定是保存越久越好,生命传承是最保险的办法,其他奇迹物品则任由时间腐蚀,或许能够保留至新纪元,或许会在时间的腐蚀下消散。”

        封棋闻言,不由得点头。

        慕暚的分析不无道理。

        或许外界的奇迹物品是柱神放弃的力量与知识,任由这部分力量与知识承受时间的腐蚀,能否留到下一个纪元一切随缘。

        这或许就是近乎不可摧毁的奇迹物品,大部分都是残缺状态的真相。

        对于这个问题,封棋没有再细想,他望向慕暚继续追问道:

        “你知道自己是如何诞生吗?”

        “不清楚,我诞生意识时就发现自己悬浮于人类世界,那时候这个世界就已经存在原始人类了,墨是我探索世界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与我一样十分疑惑自己的来历,我们都有怀疑过自己是否也是柱神创造出来的特殊意识体。”

        “为什么这么说?”

        “我与墨在奇迹岛屿上解析了一段破碎的信息,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我们的延续会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发起挑战。”

        “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柱神们知道自己会死,但他们并未选择向未知屈服,他们打算将自己的力量与知识以传承的形式留给下一个纪元,让掌握了他们力量的新纪元生命重新向未知发起挑战,并试图战胜未知。”

        封棋在这时点头:

        “你口中的未知,应该指的是大势降临吧?”

        “我与墨也是这么想的,觉得柱神或许在我们这个纪元出现前就已经挑战过大势降临,并失败了,所以留下了诸多传承给新纪元的继承者,我与墨很有可能也是柱神留给新纪元生命的传承。”

        “就连柱神都逃不过的大势降临,我们真的能够抗衡吗?”

        “应该会输吧,但我们不该坐以待毙,要学会反抗。”慕暚的脸上浮现灿烂笑容,说着将手里的鸡腿一口塞入嘴里,闭上嘴巴后用力一扯,拉出骨头。

        望着慕暚脸上充满感染力的笑容,封棋也跟着笑了:

        “是啊,即使失败也绝不屈服。”

        相视微笑间,他们的内心产生了共鸣。

        他发现慕暚与他是同一类人,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慕暚始终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乐观姿态。

        “还有什么问题吗?”慕暚在这时好奇道。

        “当然……对了,你能为我延续寿命吗?”

        “额,貌似不能,蔚薇拥有悠长的寿命是她自带的潜力,并非是我直接赋予了她悠长的寿命,所以……你懂的。”

        “要不你瞧瞧身上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潜力,说不定我的基因中隐藏了某个柱神的力量与知识,激活后也能像蔚姐、天枢那般获得悠长的寿命。”

        “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你非常普通,并非潜力者,放弃吧。”

        封棋:……

        面对慕暚否定,封棋心中感慨,知道自己终究是难逃一死。

        他不再细想这个问题,决定继续向慕暚了解更多的情报信息。他现在还有一堆问题没有得到答案。

        “慕暚,沐晴身上的那颗猩红符文晶石是什么来历?”

        “沐晴是谁?”慕暚愕然。

        “还记得你曾经将一颗猩红色的符文晶石交给猩红研究院的第一任院长吗?为了找到这颗符文晶石的适应者,猩红研究院进行了无数次实验,从猩红研究院成立至今用了数百年时间寻找,而沐晴就是唯一的猩红适应者,也是现在猩红符文晶石的拥有者。”

        听到这番话,慕暚豁然站起身,两眼放光:

        “猩红符文晶石出现适应者了?”

        “嗯,已经出现了……所以,这颗符文晶石到底是什么来历?”

        ------题外话------

        qvq明天继续二合一大章~我真的已经很努力在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