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家弟子都有隐藏身份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间章(大章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四章 间章(大章求月票!)

        “听说了吗?“

        “什么?“

        “就是那件事啊!”

        “哦,你说的是人口普查吧,我全家已经登记在案了。”

        “不是,是另一件传闻。”

        “也听说了呀,北州冒出来了一个上清宗,走出一剑修一和尚,正以拜访之名行砸门之意,已经连挑了十几个宗门。”

        “也不是,是另一个传闻。”

        “你该不会说的是四皇子在北州那个传闻吧,听说皇城内阁发令,找到四皇子的人,将获得一百万灵石的奖励。”

        “就是这个,四皇子在北州是谁传出来的啊,他怎么知道,该不会有什么黑暗阴谋吧?”

        “好像也是上清宗传出来的。”

        “诶,修士的世界真可怕。”

        在短短的半个月里,风平浪静的北州开始喧闹了起来,一连串的大事件成了百姓们的饭后闲谈。

        虽然很多传言都与他们无关,但就算是天道,也无法阻挡闲人吃瓜。

        在口口相传之下,原本就处于风波中心的上清宗,更是闹的全北州人尽皆知。

        人人都是乌鸦,一个个的阴谋论在百姓们口中传播。

        皇城内阁下令捕捉四皇子。

        四皇子潜伏北州多年经营势力,准备成就大业。

        人口普查的记录全部被四皇子收走了......

        其中还有更离谱的。

        有人说上清宗砸场子的宗门全都是四皇子的爪牙,上清宗背后有人命令他们寻找四皇子并除掉。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虽然全部是谣言,但却传的非常真实,以至于某些人相信了。

        就比如说王副城主。

        北源城副城主府。

        王副城主孤身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双手负在伸手,神情惆怅的遥望北源城,他的眼瞳中正在流转着异色。

        久久不语后,一声长叹传了出来。

        王副城主缓缓转头,将目光放到了城主府的方向,轻声喃喃道:“凛冬将至......”

        他那深邃的眼瞳死死盯着城主府,周身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杀意。

        “四皇子的大业,终于开始了!”

        王副城主神情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为自己的选择感到激动和自傲。

        何人,能比我老王站队站的更早?

        四皇子开始行动了。

        这是他在观察上清宗的行动,加上收集各方情报以及流言得出来的结论。

        一,北州的人口普查计划。

        表面上是给他送功绩,但其实真实情况是要将整个北州的平民信息掌握在手中,获得人民的力量和情报。

        二,上清宗拜访各个宗门。

        表面上是以友好交流之名拜访北州的宗门,可实际上却是在秀大腿,仅仅派出了两名弟子就横扫了大多宗门,将上清宗深不可测的消息传达了出去。

        三,帮助回春宗争抢北州丹药市场。

        表面上纪宗主帮助好友夺回市场,可真正目的却是敛财,从平民手中收敛海量灵石,以供后续资源调动。

        四皇子以情报,实力,资源三点为支柱,形成了一张无形的网,将整个北州收入囊中。

        而平民,宗门,修士,甚至赤凰商会,全都是网上的猎物!

        “以鲸吞之势收揽一州,四皇子真乃真龙天子啊!”

        王副城主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路后,忍不住呼吸粗重了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这才多久四皇子就要君临北州了?

        那距离君临大炎还差的远吗?

        “四皇子文武双全,上清宗又个个都是妖孽,何愁大业不成?”

        王副城主双拳紧攥,皱眉自语道:“四皇子手中可用的人才还是太少了,接下来就要轮到我老王了吧?”

        就在他刚刚念动之时,就听府外传来了拜声。

        “回春宗弟子受本宗宗主及上清宗宗主之令,拜见王城主!”

        听到此言,王副城主心神大震,面露狂喜。

        果然,我在四皇子心中也是中流砥柱!

        王副城主直接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大步流星落到那名回春宗弟子身前。

        “我就是北源城王城主,有何要事转达?”

        王副城主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神情平静的看着回春宗弟子。

        “见过王城主。”

        回春宗弟子先是恭敬一拜,然后递上来了一个纳戒,说道:“这里装着价值千万灵石的丹药,请王城主以市场价三五折的价格,尽快销售。”

        王副城主接过纳戒,沉浸心神看去,入眼成山成堆的丹药实着闪瞎了他的眼睛。

        光是这些丹药的价值,就要比他半辈子敛的财还要多!

        如此珍重价格,让他不由脸色凝重了起来,看着那名回春宗弟子,郑重说道:“替我转告纪宗主,王西洪必将竭尽全力!”

        他之前就收到了纪平生邮过来的留影镜,自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操作。

        不就是收割平民吗?

        我,王西洪,懂。

        回春宗弟子又说道:“纪宗主还说了,此次销售的灵石,王城主可留一成。”

        竟然还给我留了一份?!

        王副城主一脸惊愕,心中大为感动。

        四皇子真是体贴下属啊!

        他上一次为了大业,给了四皇子六百万灵石的积蓄,现在这是四皇子来报答了啊!

        可这钱......我不能要!

        “呼。”

        王副城主吐了口气,对着那名弟子说道:“再替我转达一句,谢谢纪宗主好意,但这钱我不能要,一切以大业为重!”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不想因为一点财物给四皇子留下一个贪财的印象。

        回春宗弟子:“......”

        “王成柱,你说不要?”

        “对,你告诉纪宗主一切以大业为重,他就懂了。”

        回春宗弟子神情茫然的离开了。

        什么大业?

        王副城主手中握着轻如鸿毛的纳戒,却感觉这重量宛如千丈高山。

        “这就是信任的重量啊!”

        王副城主感叹道,转身走进府中开始召集人手了。

        他,不想辜负四皇子的信任。

        先有舍钱而取义的王副城主。

        后有为钱而拼命的真武宗主。

        “你说这里面装着上千万的丹药?!”

        真武宗主满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回春宗弟子......的手中纳戒。

        上千万灵石是什么概念?

        他们真武宗承包建城都赚不了这么多啊!

        纪宗主不愧是大势力走出来历练的天命之子,竟然敢将千万灵石让一个小修士来送。

        真不知道这是胆子大,还是脑筋直啊。

        真武宗主心中感叹的接过了那个纳戒。

        “纪宗主还说什么了?”

        真武宗主问道。

        回春宗弟子回道:“纪宗主说了,销售额一成归真武宗主所有。”

        “一成?!”

        真武宗主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感觉自己真的是上了一条大船。

        这千万灵石的销售额,一成不也得几百万灵石啊?

        明明只是小事一桩,竟然给了如此大的回报。

        真是大方呢。

        “纪宗主这是给本宗主送了一份大礼啊!”

        真武宗主感叹一声后,对着那名回春宗弟子说道:“回去转达纪宗主,我必将全力以赴!”

        “是。”

        待到那名回春宗弟子走后,真武宗主握着手中的纳戒,站在原地突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价值数千万灵石的丹药,就这么干净利落的给我了?

        真不怕我黑掉吗?

        还是说......真的不怕我黑掉?

        真武宗主想到这里,突然脸色猛变,用谨慎的目光扫过周身四面八方。

        他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一道隐藏极深的视线正在盯着自己。

        “前辈,前辈是你吗?”

        真武宗主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对着空气低声道。

        他骤然想起半年前的一件事。

        自己曾经被纪宗主背后的大能扇过巴掌。

        如果是那位前辈来盯着的话,他肯定是不敢升起异心的。

        “前辈您在不在?”

        “前辈我的脸又痒了呢!”

        真武宗主试探性的对着空气说了几句,可却无人回应。

        这虽然让他有点失望,但也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藏的这么深,不就是为了盯住我吗?

        “小辈懂了。”

        真武宗主自言自语道,转身回到了宗门里。

        “小伙子们,接大单啦!”

        王副城主为了未来选择放弃了眼前的利益。

        真武宗主则是在虚无飘渺的大能注视下,接下了这个大单。

        可除了他们两个尘世浊人以外。

        还有人以理念之名,不想蹚浑水。

        合意寺前。

        “老衲是不会帮助纪宗主的,这位施主还是请回吧。”

        神交大师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回春宗弟子,淡淡说道。

        “不接?”

        回春宗弟子一脸懵逼,拿着纳戒的手都僵硬了。

        纪宗主,你也没告诉我有人拒绝该怎么办啊!

        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焦急之色,连忙说道:“大师别啊,这里面装着价值千万灵石的丹药啊!”

        “别说一千万了,就说一个亿都没用。”

        神交大师神情渐冷,语气中带有一丝怒意的说道:“我等修士与天争,与万灵争,与修士争,此乃无法违背的天意。”

        “可天意之中,却没让我们与平民去争!”

        神交大师的声音如雷滚滚,怒气爆棚,吓得那个回春宗弟子脸色发白,双腿打颤。

        “我......我......”

        回春宗弟子哭着脸说道:“大师,我们也没与平民争的意思啊,这是在给他们发福利啊!”

        “这是偷换概念!”

        神交大师脸色阴沉的呵斥道:“平民积攒了多年十几年的积蓄,就因为你们的蛊惑而全部扔了出去,买了一些用不到了丹药,这算什么福利,这分明是坑人!”

        “老衲虽佛法不精,口舌不利,但也明知人间正理!”

        “纪宗主为了一己贪欲不顾百姓生计,老衲羞于他为伍!”

        “尔替老衲转达一句话,告诉纪宗主,日后老衲必上上清宗,为平民百姓讨一个说法!”

        神交大师冷眼瞪着回春宗弟子,语气中带着无法压制的怒火。

        他的话音刚落,周身便弥漫出了浓郁的佛光,神圣而正直的气息笼罩全身,令回春宗弟子不敢直视。

        “我知道了......”

        回春宗弟子苦着脸点头应道,身体僵硬转身,艰难离去。

        任务失败,丹药没送出去,这该怎么办啊!

        同时,他的心中也对神交大师升起了强烈的敬佩之情。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视金钱如粪土的修士啊。”

        回春宗弟子一边走一边感叹道:“数千万灵石的一成留给他都不要,这种觉悟太震撼了。”

        就当他口中的低喃刚刚停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等等。”

        回春宗弟子脚步一顿,转头茫然道:“还是什么事情吗大师?”

        神交大师皱眉问道:“你说的一成是什么意思?”

        回春宗弟子老老实实的回道:“纪宗主说了,总销售额的一成,留给大师翻修寺庙所用。”

        神交大师:“......”

        你怎么不早说啊!

        神交大师沉默片刻后,吐出了两个字。

        “拿来。”

        随即,他身上的佛光逐渐消失。

        回春宗弟子疑惑道:“拿什么?”

        神交大师面不改色的说道:“纳戒。”

        回春宗弟子:“......”

        待到神情鄙夷的回春宗弟子离开时,神交大师的掌心中多了一枚纳戒。

        “阿弥陀佛。”

        神交大师怅然道:“一入凡尘便身不由己,纪宗主,是你赢了。”

        他转身,背影有些落魄的回到了合意寺中。

        开始摇人了。

        这三人以不同的形式接下了纪平生的委托,开始以自身为中心,收割整个北州的平民。

        短短的时间里,海量的灵石流入了北源城王副城主,真武宗主,神交大师的口袋中。

        随后又在一波周转后,汇聚到了回春宗中。

        这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资金。

        而纪平生在临走之前就留下了一道命令。

        以灵石收购药材,炼制丹药,开始回收北州的丹药市场。

        他在事情还未定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赤凰商会肯定会离开的。

        在前往千北城的路上。

        吕和金还是有点怕见到自己的大债主,苦着脸说道:“纪兄,你去不行了吗,为什么非得带上我啊!”

        纪平生看了一眼他,笑着说道:“我们是去接收地盘的,虽然是赤凰商会主动让的,但明面上我们也是胜利者。”

        他们先一步将目标放到了北州平民身上,一步快步步快。

        赤凰商会如果不果断一点的话,当‘平民有钱’的消息传到整个大炎皇朝的时候,那另外三州也没他们的份了。

        既然慢了,赤凰商会肯定会放弃北州,将主要目标转到其他三州身上。

        而接着这个机会,纪平生在提出重要合作,吸引了秋新蝶的注意力,请她放弃了北州的丹药市场。

        所以,看似是赤凰商会主动退出的,但实际上是他们以弱胜强。

        这一次去见秋新蝶,是以胜利的姿态。

        他虽然不会多说什么,但免不了会被秋新蝶阴阳怪气一番。

        带着吕和金,让他当吸引火力的目标。

        等秋新蝶发泄完了,不就能心平气和的谈合作了吗?

        想到这里。

        纪平生不禁拍了拍吕和金的肩膀,叹息道:“有些时候,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吕和金:“?????”

        怎么又是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