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仙三千万秦林叶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凡人

第六百二十七章 凡人

        “败了。”

        时光之主道了一声。

        无论他是否愿意接受,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宇宙意志,包括天命之子,在这尊外宇宙入侵者面前,一败涂地。

        虚无神域,永恒仙宫。

        娲皇、烛阴、盘、混沌魔主一干大能者聚集一体,看着四周锐减了一半的大能者数量……

        最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鸿蒙陨落了,梵天陨落了,太宇、钧天、江帝、锟铻一干大神通者同样陨落。”

        时光之主说着,语气微微一顿:“最重要的是,秦剑主……以宇宙意志催生出来的天命之子……也陨落了。”

        没有希望了。

        “我们不能通过和那位外宇宙入侵者……即秦小苏阁下协商,共同推动宇宙的融合么?对大能者之上的境界我们亦是十分向往。”

        混沌魔主的意识在会议室中回荡着。

        他的想法,亦代表着场中不少人的立场。

        他们不在乎宇宙生灭,不在乎芸芸众生生死,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前程未来。

        “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用我们的目光,我们的境界去衡量这位宇宙入侵者……”

        时光之主看着混沌魔主:“我们以为,再不济,我们也能通过协助他推动宇宙的融合而换来更辽阔的天地,但……你如何能够确定,大能者之上的境界还需要推动宇宙融合?”

        场中诸位大能者们实际上有过类似的猜测,可听时光之主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仍然心中一沉。

        “或许,当打破大能者境界的桎梏,迈入那片新的领域时,所有人,都是竞争者呢?去竞争……一个唯一的希望?”

        时光之主意识波动低沉:“又或许……对方要的根本不是我们这方宇宙的规则,而是……所有物质、所有能量……”

        众人明白了时光之主的意思。

        如果是第一个可能……

        那位宇宙入侵者绝对不会允许临近大能者之上的存在,相反,谁如果表现出能够打破大能者境界桎梏的可能性,还会引来她的打压、扼杀。

        第二种可能……

        更让人绝望。

        对方如果需要物质、能量,乃至精神结晶的话,有什么东西,比经过无数亿年时间千锤百炼的大能者更为合适?

        “我全程目睹了战斗的始终,除了秦剑主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和那位宇宙入侵者对抗的能力,我们一靠近他,就会被剥夺对规则、时空的所有利用,我们的境界、修为、神通,统统失效,再不济……也是威力大减,就像是科技文明被从物理层面改变了物理规则,火药不再燃烧、钢铁不再坚固、恒星不再聚变……”

        一些幸存下来的大能者们回想着当时的战斗亦是心有余悸。

        差距……

        太大了。

        不是能级的差距,而是境界上的差距。

        同样是人类构建的社会,一个,已经飞出了恒星系,一个,还是刀耕火种,这样两个文明爆发战争……

        怎么打!?

        “秦剑主既是天命之子,为何不率先告诉我等他的身份,如果他愿意告诉我们,我们必然想方设法协助他成长,这一次,就不会只差了一点,说不定……真能一举将这个外宇宙入侵者击败、驱逐了……”

        一位大能者略带遗憾道。

        可他的话却引得了娲皇的冷漠反驳:“如果秦剑主真的暴露自己的身份,恐怕你们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如何协助他尽快成长,渡过这场由外宇宙入侵者带来的劫难,而是将他擒住,想方设法的研究他身上天命之子的秘密,为此,即便将他解剖也毫不犹豫。”

        她的话,让一些大能者神色稍稍有些尴尬。

        哪怕时光之主也是一阵默然。

        因为……

        秦林叶确实曾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而且……

        娲皇也好,烛阴也罢,也不止一次提及,如果他们猜错了该怎么办?

        结果,他们一个个自信十足,心比天高,认为即便猜错了也不用太过担心,这才让事情恶化到了这种地步。

        眼下留给他们的,只有一阵无能为力的沉重和叹息。

        “唯一的希望被我们碾灭。”

        烛阴的神念波动回荡:“犯了错,就该认罚……苟延残喘,听天由命,不外如是。”

        言罢,他的身形消失在了永恒仙宫的会议室中。

        “苟延残喘……”

        其他大神通者们听着这个刺耳的用词,一个个默默无语。

        想不到有朝一日,苟延残喘这个词会用在他们这些站在世界之巅的大能者身上了。

        ……

        “不!”

        秦林叶猛然清醒过来。

        似乎正在做着什么可怕的噩梦。

        可当他惊醒过来,稍稍恍神后才发现……

        没有什么噩梦。

        甚至……

        他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惊醒。

        如果要说唯一让他惊醒的……

        大概是高考结束马上能查分了?

        不过……

        高考考上什么学校,以他的家庭环境来说,重要么。

        秦家作为大周国顶尖家族之一,父亲更是仙秦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

        哪怕他只是父亲秦天铭六男八女十四个子嗣中的一个,未来的人生也足以称的上衣食无忧。

        “呼!”

        想到这,秦林叶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看了看这张宽大的床铺,秦林叶掀开有些单薄的被子,下了地,来到已经点缀满光辉的阳台上。

        以前好像没怎么觉得,可不知为何……

        今天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到底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

        摇了摇头,秦林叶换下了睡衣,洗刷完毕,出了门。

        “九少爷,早安,今天早上的早餐是煎蛋、牛奶和土司可以吗。”

        门口,听到动静的女佣上前问候道。

        秦林叶点了点头。

        秦家作为顶尖世家,自然有很多家族世代替他们服务。

        哪怕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兴盛,甚至在七十年前,诞生了核武器这等足以摧毁任何阶层的大杀器,可大周数千年的思想教育和改造,不是那么简单能够扭转过来。

        眼下所谓人人平等的旗号,只是换了一种说法罢了。

        就秦林叶自己知道的,他大哥、三哥手底下都不干净。

        尤其是三哥秦东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一个女人跳楼了,后来那个女人的家人找上门来,当时闹得很凶,新闻媒体沸沸扬扬。

        结果……

        秦东来表面上各种道歉,希望得到死者家属原谅,可实际上该做什么仍然做什么。

        随着一个月后,媒体舆论过去,那个女人的家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在这个资本主义国家,顶尖世家、财阀掌握着各种资源、媒体舆论、上升渠道,盘踞于食物链顶端。

        法律只是一块维持内部稳定,方便统治民众的遮羞布。

        顶尖资本家若联合起来能动用自己的影响力令首相下台、修改法律。

        “我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秦林叶问了一声。

        “安凝小姐约了您去华夫马场骑马。”

        “安凝……”

        秦林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的妙曼身影。

        是同校不同班的一个同学,家里开装修公司,小有资产,一个亿上下,在得知他父亲是仙秦集团董事长后,这一个月都缠着他。

        倒也不是缠着他……

        他好像也挺有想法的。

        他是在两年前,也就是十六岁,母亲病故时才知道自己的身份。

        刚来时,他表现的谨小慎微,十分拘谨,可两年下来,他的心态已经从一个普通人,渐渐的完成了富二代的转变。

        尤其是一个个同学、朋友不断围绕着他吹捧、阿谀……

        他的心思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纯粹了。

        “我知道了,那就打电话……”

        秦林叶话没有说完,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到了前方八十一寸的电视墙上。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电影,电影中,一位年轻男子白衣飘飘,仗剑天涯,看上去……

        “很帅。”

        秦林叶自言自语,紧接着,他心中涌现出一种悸动:“我也想这样。”

        “九少爷,这是电影。”

        女佣道。

        电影……

        确实是电影。

        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人。

        似乎最顶尖的剑术大师,武道大师,也扛不住一颗子弹。

        但……

        他心中的悸动不止没有压下去,反而越来越强烈。

        似乎……

        这些剑术里面蕴含着什么对他十分重要的东西。

        “我要学剑术。”

        秦林叶道:“今天就不去骑马了,帮我联络一下顾管家,我想学剑。”

        女佣见状,只得行了一礼,应了下来。

        数分钟后,二管家顾全走了进来:“九少爷。”

        “我离正式上大学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期间我想找点事做,打算学一点剑术、格斗,同时也当作锻炼身体,麻烦顾伯帮我安排一下。”

        秦林叶道。

        “九少爷愿意锻炼健身这是好事,张天启大师乃是名满全国的武道大师,教出的弟子中有两个拿过全国武术冠军,他现在开设的武馆就是我们仙秦集团的产业,我可以帮您安排过去。”

        “有劳了。”

        秦林叶点了点头。

        顾全虽然只是秦家在天海市一脉中的二管家,可仙秦集团作为市值数千亿的庞然大物,他的话也极有份量。

        安排他去某个武馆练上一段时间的武自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