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 - 历史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在线阅读 - 0404 沟通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途径

0404 沟通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途径

        “贝克经理……”

        向阳花号接舷,洛林在卡门的陪同下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脸上的笑容多少带着一点诡异。

        “非洲公司为王室奔忙,像您这样的大忙人,见一面可真不容易。”

        维洛.贝克尴尬地向洛林伸出手。

        “德雷克会长,百闻不如一见。我早听说您年轻,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年轻。”

        洛林矜持地和他握手,他又走到卡门面前。

        “泽维尔经理,您在柴思胡同的演讲震惊了整个伦敦,北美将成为这个星球最具经济活力的土地,大不列颠失去的远不是一片农场。”

        卡门用扇骨掩住脸,含笑伸出自己的手指让贝克亲吻。

        距离一指的虚吻,说明贝克对洛林和卡门的关系了然于心。

        结束了寒暄,贝克直起身:“会长先生,经理女士,德雷克正处在艰难当中,我对你们的遭遇深表同情,也相信正直终会得到应有的报偿。”

        “但您却不发一言,经理先生。”卡门当先开炮,“在我们年轻的副会长被构陷的时候,您并没有勇敢地站出来。”

        尴尬从贝克脸上一闪而过:“身不由己,哈哈,身不由己!会长先生得理解我的苦衷,我代表陛下在非洲经营,一举一动都容易遭到放大。”

        “一言不发也会被放大!”卡门啪一声合上扇子,“您助长了葡萄牙人的愚蠢,迫使我们不得不和航海家级正面冲突!”

        “这……我也听说里斯本派遣了两位航海家,但既然诸位依旧好好地封锁着马斯喀特苏丹国的海岸,我想,应该是恐吓居多。”

        “确实是恐吓。”洛林哈哈笑起来,“我和斯科拉里说,我会炮轰里斯本。”

        贝克完全僵在了原地:“斯科拉里?讨伐编队提督,葡萄牙海军中将斯科拉里?您见过他了?”

        洛林耸耸肩:“航海家级金玉其外,葡萄牙人日暮西山。事实证明您的克制是对的,一个落暮的帝国不值得大不列颠与她唇枪舌战,我已经把诉状递到了马德里,伊比利亚的蠢事,还是伊比利亚人更适合解决。”

        贝克久久没能作出回应。

        良久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会长先生,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与您相谈。不知您为我安排了舱室么?最好不是在您的旗舰上。”

        洛林的眼里第一次露出欣赏的表情。

        “您的坦诚在最后关头为您加了分,贵妇人号有您的舱室,邻居是几个小商会的观察员,似乎也是您安排的。”洛林想了想,“对了,请问您在马斯喀特有朋友么?”

        “朋友?”贝克愣了一下,继而恍然,“我一直想有苏丹国的朋友。”

        “这样啊……”

        ……

        贝克很快被送上了贵妇人号,洛林却没有离开甲板。

        埃迪偷偷告诉他,贵妇人号上还有一个贵客,对方带着任务来,但在执行任务前,他希望与洛林先见一面,单独的。

        所以洛林孤身一人来到向阳花号的船舱,在舱里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斜造在床边的绅士。

        克里斯.埃蒙斯,沙克身边的毒蛇,赌徒和情报贩子,如果他没有被沙克抛弃,这两年应该在海军部的参谋处任职。

        洛林挑了挑眉毛:“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问题,这位先生,我们应该没有见过面。”

        洛林.德雷克和埃蒙斯确实“没见过面”,新奥尔良的短暂接触,与埃蒙斯产生交集的都是爱德华.肯维,洛林和他们之间的生意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可能知道埃蒙斯这个人。

        埃蒙斯眼珠一转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他悠悠闲闲坐起来,放下书。

        “确实是第一次见面,德雷克会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皇家海军上校,参谋处三科科长兼对外关系处西班牙与葡萄牙科科长克里斯.埃蒙斯。对了,我还是本次德雷克商会非法使用非民用装备一事的特派调查员,受您的兄长沙克.德雷克将军指派。”

        洛林皱了皱眉头:“德雷克商会非法使用非民用装备?”

        “葡萄牙人提出的指控。”埃蒙斯咧开一嘴白牙,“结合葡萄牙派出讨伐舰队,您依旧在这逍遥等一系列情报,我猜想您应该完全忘记了这件小事。”

        洛林确实是忘了……虽然不是那种完完全全的不记得。

        在南安普顿短泊的时候他让拉莫斯动用关系试探过海军部的态度,结果是【不大张旗鼓】。

        船上的智力们一致认为不大张旗鼓的意思就是不调查,洛林还专门给海事集团去了信,让他们把贵妇人号和瓦尔基里号的外部海试报告原件送到南安普顿,让律师团配合海军部把这件事应付过去。

        谁知道,不大张旗鼓的意思居然是秘密调查……

        洛林调整着脸上的表情:“埃蒙斯先生,您穿着便装,偷偷登上我的船,住在下层舱。而且据我的非洲会长跟我说,这半个多月的航程您只在甲板无人时才会出舱,连贝克先生都不知道船上除他以外还有另外的客人。”

        “过度的神秘主义会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我,现在我就在猜想,您究竟是一位尊贵的上校军官,还是一个高明的诈骗犯……”

        啪!

        一份文件滑到洛林面前,抬头写着【对德雷克商会的秘密调查建议书】,下面有海军部的公章,向沙克的转送意见以及沙克的签字和私人印鉴。

        洛林坐下来,一字一句阅读起文件上的文字。

        “简单说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埃蒙斯交叠起十指,“贵商会在蒙巴萨做了一些事情,冲动的事情,致使葡萄牙驻伦敦公使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白金汉宫面见了我们的陛下。”

        “因为现在是和平时期,我们刚结束和法国佬、乡巴佬的战争,所以陛下对事件很关注。他答应公使,一定会给葡萄牙一个公正的交代。”

        洛林停下看文件的眼睛,突然插嘴问:“公正,您确定不是满意么?”

        “葡萄牙还不值得大不列颠低眉顺目。”埃蒙斯笑了一下,“而且相比于打牌喜欢作弊的葡萄牙人,陛下显然更愿意相信自己国民的无辜。”

        “然而,任务总归是发下来了,因为涉及海军的专业,全权交托给海军部查处。海军大臣本打算把您传唤到伦敦自辩,但商务大臣和首相却警告他,德雷克商会是英格兰王国的顶级财阀,对您的调查需要慎重,任何查无实据的侮辱都可能干扰英格兰的经济生态。”

        “于是德雷克将军,我们尊贵的参谋次官就站出来,主动揽下了调查事宜。”

        “不得不说他或许是做这件事最合适的人选,塔维斯托克男爵是高贵的世袭爵位,德雷克家族是传奇的海军家族,他本人是一言九鼎的尊贵人物,海军高官,更别说您和他还是兄弟,半个欧洲的贵族圈都知道你们兄弟水火不溶。”

        “葡萄牙公使用最华美的语言赞美了我们的陛下,在御前会议结束后,还邀请将军共进晚餐。”

        说到这,埃蒙斯咳嗽了一声。

        “会长先生,您可能以为您的兄长在接受这个调查任务的时候怀着恶意,我只能说您误会他的。替大臣办理棘手事务原本就是参谋次官的工作重心,那是他的本分。而且他最近很繁忙,正忙于交接职务,准备接受新的任命。”

        “他根本没空为那些鸡毛蒜皮的葡萄牙人奔忙,就如这件事,他随手从自己的属官当中抽中了我,让我来到非洲,代替他履行应尽的义务。”

        “基于以上这些,我来了。被迫放下手上千头万绪的重要工作,穿着便装,躲在底舱站在了您的面前。现在您相信我的身份了么?”

        “很清楚。”洛林消化了一会,放下文件,敲打着桌子,“那么,不知这些天您可有收获?”

        “收获,这就是有趣的地方。”

        埃蒙斯靠近了一点,眼睛闪闪发光。

        “1781年,贵商会收购了一家造船厂,波士顿海特造船厂。对大不列颠岛来说这家船厂名不见经传,但因为我的上一份任职,我恰恰对她非常熟悉。”

        “这家船厂在1780年之前属于一个名叫唐娜.琳卡的西班牙女人,这个女人为一个臭名昭著的大海盗服务,爱德华.肯维,您听说过么?”

        洛林想了想,点了点头:“一个走私犯,我在海盗中间听说过他。”

        “差点忘了您还是一个专杀海盗的海盗王殿下!”埃蒙斯用夸张的语调赞叹,“爱德华.肯维,他是大不列颠近十年来悬红最高的邪恶之徒,他的走私行径谋杀了成千上万尊贵的英格兰人,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们在新大陆的失败!”

        洛林挑了挑眉毛:“如果他真的如此……邪恶,为什么会容许他逍遥法外?”

        “他很狡猾。”埃蒙斯说,“他的产业有保护,就比如海特造船厂,他的行动有规划,他似乎在海军中有可靠的眼线,更重要的是,他的船太快,我们抓不住他。”

        “无论如何,我曾奉将军之命在新大陆对他进行过最深入的追踪,所以知道一些特别的事情,整个海军部都不知道的秘辛。”

        埃蒙斯神秘地笑起来:“会长先生,请问您收购海特造船厂的时候,有没有在她的货仓里发现某些特别的东西?”

        “特别?”洛林跺了跺脚下的船板,“我猜瓦尔基里就是那件特别的东西。”

        “不不不!大船是大船,非民用的船舶清单是依照炮门来区分的,只要载炮不超过60门,哪怕您把船造到一百米长,那也是您的自由。我是说,一些戳着法兰西皇室枪炮厂印戳的三十二磅长程舰载炮。”

        洛林不由眯起眼睛。

        埃蒙斯继续兴奋地说:“我有一个秘密的消息,爱德华.肯维,那个新大陆的恶魔曾向他的邪魔伙伴,法兰西伯爵加尔维斯购买过至少50门三十二磅炮。法国人说他们有一整船的重炮因为风暴原因沉入了海底,但我知道,那些炮就在肯维手上。”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件不容易被追踪的往事。”洛林看似心不在焉地插上话,慢悠悠的语调让人无从分辨他的心情,“四年前的故事,遥远的新大陆,法兰西的军工流向,一位尊贵的伯爵和一个消失的罪犯……”

        “这样,为了洗刷商会遭受的构陷与冤屈,我愿意资助一千镑,请您把那些火炮从传说的海底挖出来。”

        埃蒙斯愣了一愣:“抱歉,您说什么?”

        “一千镑,还我清白。”

        埃蒙斯眨了眨眼睛:“但这种消息,我似乎更应该向海军部汇报,请他们抽调更多人手,以便进行更细致的调查……”

        “两千镑。”洛林用手指在沙克的印戳上重重敲了两下,“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还是不要大张旗鼓,免得您的工作能力被人质疑。”

        埃蒙斯依旧很为难:“然而这种调查是非常艰难的。三十二磅是严令禁止的非民用火器,偏偏对非专业的人士来说,它的样子和十八磅的合法大炮相差无几……”

        “三千镑。”洛林在印戳上敲了第三下,“调查可以慢慢进行,反正葡萄牙王国不会短时间灭亡,那位国王虽然愚蠢,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短命的样子。”

        “就像您说的,此事还关系到外交关系……”

        “四千镑。”

        “您忘了计算陛下对此事的关注……”

        “五千镑。”

        埃蒙斯终于踌躇了。

        他站起来,在狭小的船舱里来回踱着步:“您真打算资助我五千镑深入挖掘这件隐秘?”

        “真心诚意。”

        “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10分钟后会有人来与您对接,时间、地点、接款人皆由您来指定。”

        埃蒙斯又想:“会长先生,您应该了解我不可能无限期地拖延调查报告,实际上最好的状态是在本次事件结束前,我能提交一份足够详实的初步报告。”

        “我的手边有瓦尔基里和贵妇人号的全套海试文件副本,正本正航行在大西洋的海上。我想拥有这些,再加上您接下来的实地检查,应该足够形成一份详实报告。说起来这样对我也有益处,毕竟那些火炮的去向与我无关,我只要清白。”

        “果然,沟通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途径!”埃蒙斯愉悦地向洛林伸出手,“会长先生,贵舰队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实地检查嘛,我希望能看到舰载炮的实弹射击。”

        “您会看到的。”洛林起身和埃蒙斯握手,“靶场我已经找好了,马斯喀特风景优美,气候宜人,而且地处偏荒,与文明世界全无瓜葛。在那里射击的话,您想看多久,就可以看多久。”